校园鬼故事之邪恶的影子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1-09-16 15:16 出处:网络 作者:佚名编辑:@女鬼屋
校园鬼故事之邪恶的影子 (一) 一直以来我都认为,一切看上去美好的事物,在其光鲜亮丽的外表下,都隐藏着不为人知的阴暗,网络亦是如此。

校园鬼故事之邪恶的影子

(一)

一直以来我都认为,一切看上去美好的事物,在其光鲜亮丽的外表下,都隐藏着不为人知的阴暗,网络亦是如此。

邪恶的影子,我的淘宝网名。我想,拥有邪恶影子的人并不一定是坏人,就像淘宝网一样,东西价格都非常低且充斥着假货,但是当你淘到一件宝贝的时候,那种欣慰会让你忘却所有上当受骗的经历,我喜欢这种感觉。

影子,你发什么呆呀?你都看了这个网页足足20分钟了!

无需多想,这必定是我那姿色可以参加加油好男儿的好友Soul。很多女生暗恋他,她们固执地认为Soul是一个拥有冰冷眼神和俊朗外表的酷哥。但只有我清楚在他冷酷的外表下,有着一颗极度狂热的心,我叫他热血男,但他喜欢别人叫他Soul,他说能体现真实自我的,只有灵魂。

Soul,这个包怎么样?我的指尖停在屏幕上。那是一个二手包,银灰的边儿将暗黑色包裹的严严实实,浑厚的颜色让你感觉它像是夜间出生的精灵,被这个世界的邪恶吞噬着。包面上的白色字体The Death显得格外耀眼。

名称:死亡的影子,生产商:不详,备注:二手、限量,但最让我心动的是价格:44元,包邮。

我看了眼Soul,他也被这个包特有的气质吸引,就像看到漂亮女生总喜欢盯着不放一样。他的面部表情由缓和逐步过渡到惊讶,又慢慢转化成欣喜。

他对我一笑:我敢肯定你又淘到了一件好货!

我嘿嘿一笑,有这样从小玩到大,一直在同一所学校上学,甚至还在同一间宿舍住的朋友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更重要的是我们都喜欢篮球,喜欢谈论女生,甚至志同道合到上网都喜欢去淘宝网上逛逛。

就如同以前几次购买经历一样,我毫不犹豫地按下了鼠标,通过网上银行汇了款,并如同以前一样期待货品邮回来时带给我的惊喜。Soul起身离开我的电脑,临走还不忘留下句话你命可真好。

(二)

其实命好的是他才对,在别人眼里我不过是光彩夺目的男主角的好朋友,一个影子。每次与Soul在一起,他的外表总会吸引许多我在意或不在意的女生的目光。而这些女生中,只有一个是他喜欢的。

欣,安静、纤细,并同Soul一样拥有讨人喜欢的外表。她就像一个天使,在图书馆里、教室里默默的做着自己喜欢做的事。或者说,她就是一个天使。

没有人能够进入她的世界,她曾用甜美的微笑拒绝了无数追求她的人,她说她有喜欢的人了。Soul曾无数次一本正经地问我,欣指的是不是他,我骂他自恋狂,他扑上来摆出一副要与我拼命的架势。

就在那一瞬间,记忆后退到了那晚小酒吧不起眼的角落,只有我和Soul。

我们醉了,醉到忘记了那天发生的许多事。但我却记得Soul哭了,很伤心,像个小孩。他说他好喜欢欣。我对他说,我帮你。然后我们抱头痛哭,也不知哭到了什么时候,最后被人抬回了宿舍。我很清楚,那一天总会到来的。

接着过了很久,那一天到来了。我希望它到来时天气可以惨烈些,但老天好像与我作对,柔和的阳光温暖照射在欣的侧脸上,的确是个表白的好天气。

我轻轻地在欣的身旁坐下,她抬起头来疑惑地望着我。

欣,你知道,我和Soul是很好的朋友,他我胡乱地说明了Soul的意思,也只有在欣的面前,我的头脑才会如此发热。

欣微笑,我的目光定格在她的脸上。那一刻,我多么希望她能拒绝Soul。

有你这样的朋友可真好啊。那么请你告诉他,我愿意

天旋地转。极度失落好像让我的脑细胞集体死亡。接下来发生的事都没有任何印象了。回到宿舍才知道,下午Soul帮我捎回来了死亡的影子。

但是我却没有什么心情去打开它了。

那晚,Soul很开心,他与其他舍友愉快地聊天。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我无聊地上网。内心的波澜仍然无法平息。我在网上瞎转,希望可以找到一个让我暂时忘记今天惨痛经历的避风港。

淘宝网上那卖书包的店关了,我通过QQ与店主聊了几句:

我买的是最后的一个包吗?你怎么不卖了?

呵呵,我只卖一个包。

感谢你让我拥有了这个包。我随意地打出几个字来。

感谢这个包拥有了你。莫名其妙的一句话,我明显被这句话搞得摸不着头脑。

什么意思?难不成它会吃人吗?

它不会吃人,但会吃掉很多东西。

更加莫名其妙的一句话,在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的时候,他悄然下线了,我想他一定是疯了。

但是,我仍是抗拒不了好奇的诱惑,拿出包来研究,外表没什么特别的。所以我轻轻拉开了拉链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间发觉后背有点冰凉,我顿时清醒了许多。我站在一个陌生的地域,四周像极了只有在鬼片中才可以看到的凄凉场景:坟墓、十字架、黑云、枯树,被四周幽幽的蓝光连接了起来。

在冷风中,枯树的影子虽然模糊不清,但仍然沙沙作响,好像用低沉的声音欢迎我的到来。在迷雾中的坟墓时隐时现,我生怕从里面突然爬出来血肉横飞的尸体。

这是哪儿?我尖叫着,声音好像一把利剑划破乌云,然后无影无踪。周围依旧一片寂静。我的心剧烈的跳动着,好像要从嘴里跳出来。我试图捡起地上的一根木棒,在半空中停住了手。那不是木棒,而是一根白骨,地上歪歪斜斜躺着一块破旧的木板,模糊不清地写着:

黑暗空间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