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鬼”玩游戏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1-09-23 11:16 出处:网络 作者:佚名编辑:@女鬼屋
乡村鬼故事:和“鬼”玩游戏 一、只是游戏 月圆之夜,我和杨军,晓华和陈昊两对情侣聚在杨军家的老房子二楼,等着零点到来时我们玩四人游戏。
乡村鬼故事:和“鬼”玩游戏

一、只是游戏

月圆之夜,我和杨军,晓华和陈昊两对情侣聚在杨军家的老房子二楼,等着零点到来时我们玩四人游戏。

这个提议是晓华说起来的,她的一位儿时好友于恒去世了,他们曾经有过约定,两个人中任何一个人过世,对方都要在他的头七夜,在一间老房子里玩这个游戏,看能不能叫来已逝之人的灵魂,以确定世界上到底有没有鬼。

杨军是陈昊的死党,于是。我也参与到这个莫明的招魂游戏里来了。

游戏规则是:两男两女四个人,找一间没有窗户的房间,在深夜12点分别站在房间的四个角落里,由熟知死者的人开始,心中默念死去人的名字,走向下一个墙角,拍站在那里的人的肩膀,依次循环。无论谁走到没有人的角落时都要咳嗽一声,然后继续前进。不久,你会发现,将不再有人咳嗽……

于是这天晚上,我们四个吹熄蜡烛,关掉手机,在一片漆黑的房间里,游戏开始了。

我们各自走向一个墙角,顺序是陈昊、晓华、我、杨军。

游戏从晓华开始。我听见晓华那浅浅的脚步声向我走来,她的手很快就搭上了我的肩,然后放下。我开始向前走,由于没有任何的方向感,只能用右手摸着墙壁。我抬起左手到大约杨军肩膀的高度,慢慢地,慢慢地向前走,终于,我摸到了他那熟悉的肩膀,然后轻轻放下。

杨军过后便是陈昊了,陈昊的前面没有人,他应该咳嗽。果然陈昊咳嗽了一声后继续开始向前走了。我在心里算了一下,接下来咳嗽的该是杨军了。没多久,我就听到了杨军咳嗽的声音。那么,下一个咳嗽的就该是我了。(鬼怪吧:http:///转载请保留!)

晓华柔软的手又一次搭上了我的肩,然后轻轻放下。我依然用右手摸着墙壁向前走,但这次我没有把左手抬起来。因为我明白,我的前面不会有人。一步,一步,我还是抬起了左手,摸了出去,碰到的是——冰凉的墙壁。

我的那一声浅浅的咳嗽在我听来更像是长长嘘出的一口气。然后,左转,继续往前走,右手摸着墙,左手抬起。不知为什么,我突然觉得这屋子里的气氛开始诡异,似乎有一个冰凉的东西来到了我们的中间。

我静静地听他们的脚步声。到晓华了,她的脚步声停止了,该咳嗽了。

可没有任何的声音!就连脚步声都没有。我紧张地挺直了脊背,然后,我清晰地感觉到一只冰凉的手搭上了我的肩膀。冷气迅速渗入到了我的骨头里,我不知自己是怎样把手搭上杨军的肩膀。

杨军分明是迟疑了一下,但最终他还是走了出去。我想大家都明白,有个什么东西加入了我们……

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哇”的一声,晓华哭了出来:“它走了!它走了!”

顿时,我觉得自己腿一软,瘫在了地上。蜡烛被点亮了,杨军跑过来抱住我,陈昊扶起了晓华。

就在这时,手机短信的声音突然响起,是从杨军的身上发出来的,但我明明亲眼看到他关掉了手机。杨军按下了确定键。

“我回来了”只有这四个黑色的字。发信息的号码是一串乱码。

我们四个人对望一眼,迅速向外跑去,恍惚中,仿佛有一个女人的笑声传来……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