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鬼屋

神秘的失窃案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19-03-22 22:00 出处:网络 作者:魔法兄编辑:@女鬼屋
N市繁华的街道旁。 老王正斜靠在一间已经关闭的门市大门上悠悠的抽着烟,突然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老王灭了烟匆忙说了几句,转头回屋简单收拾了一番,出门叫了个出租车就直奔N市江山别墅区去了。

N市繁华的街道旁。

老王正斜靠在一间已经关闭的门市大门上悠悠的抽着烟,突然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老王灭了烟匆忙说了几句,转头回屋简单收拾了一番,出门叫了个出租车就直奔N市江山别墅区去了。

老王全名叫王顺天,已经年过40了,虽然至今仍孑然一身,但在N市开了家私家侦探社,日子倒也过得自在。

江山别墅区位于N市较清净的一个郊区,远离市区,多是些有钱人养老休闲的聚集地。大约半个小时的车程,老王便来到了目的地,多方打听后终于找到了赵老板的居所,此前正是赵老板打来的电话。

“王探长,你来得正好,请进,请进。”赵老板五十来岁,挺着诺大的啤酒肚,直招呼老王进屋。

分宾主坐落之后,赵老板便讲明了事情因由,希望老王能够帮忙处理一下。

原来近期这段时间赵老板家里总是接连发生失窃,许多家中贵重物品都被洗劫一空,连家中保险柜里面的现金都没能避免。家中监控根本就查询不到画面,一连几次下来,赵老板无奈只好找到了老王。

老王听后心里俨然明了,只是一宗盗窃案而已,这个赵老板不选择报警处理而是找到了自己,这其中恐怕有些东西是见不得光的。想到这里,老王也没有多问,只是站起身来四下查看了看,不由的疑惑起来。

经过一番仔细的勘察,现场并没有发现什么蛛丝马迹,据赵老板说,失窃的时间都是在晚上,因为有了之前的意外,他还特意安排了好几个人轮流看守,但是仍然接二连三的被盗。

“赵老板,想必这个窃贼不是一般的小偷,从现场来看这个窃贼行事十分诡秘,甚至连指纹都没有留下,据我所知在十五年前,曾经有一个叫刘飞的人,人称飞子刘,这个人曾经作了多起盗窃大案,也一直没有落网,后来还是他自己留下挑衅的字条才知道他的名字,难道……”

“那,那怎么可能,这个人,这个人我也是知道的,之前曾经跟他有过一些交集。不过他已经死了啊!”

“死了?赵老板,你怎么会知道?”

“这个嘛,王探长你还是别问了,我是通过张队长介绍才来找的你,想必你自有过人之处,希望你能早点破案,需要什么人力、物力我全力支持配合,请尽快找回我丢掉的东西,那对我很重要!另外为了方便调查你可以住在这里我去别处居住。”

赵老板好像有些不耐烦,自顾的点了一支烟,看了老王一眼便扭头出了门。

老王无奈只得咽了口唾沫,摇了摇头去查看监控台,希望能从中发现什么,只可惜看了好半天仍然是没有任何发现,看来非得在此停留几夜了,这个窃贼如此狡猾嚣张,想必在这几天晚上应该还会再来光顾!

想到这里老王便拨通了电话叫了助手小海过来帮忙,至于其他人他倒用不着,这个小海可是个散打高手,平常好几个人都不能近身,有他一人再加上自己应该是手到擒来的。

安排好了一切以后,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为了能吸引这个窃贼,老王故意叫赵老板放出消息说,家里购置了一幅价值连城的名画。打点好一切,他一早就跟小海潜伏在了暗处。

这一等就是好几个钟头,外面已经静悄悄一片了,时间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老王拉了一把在一旁打盹的小海,示意他提起精神来。自己也滴了几滴眼药水,轻轻揉了揉深邃的眼睛孔。

赵老板果然依照自己的安排已经撤走了先前看守的人,整个别墅如今就只剩下老王和小海两个人,显得极为空旷。

可是一连直等了两个晚上,这个所谓的窃贼一直都没有出现,直把赵老板急得火冒三丈,老王也是气不打一处来,两日来他跟小海几乎都是彻夜守候,这该死的窃贼似乎知道自己的计谋似的,就是不上钩啊。

夜又深了,小海打了一个哈欠动了动有些干巴巴的嘴唇,小声说道:“王哥,你说今晚这个该死的货来不来,他若不来我们总不能一直这样吧,得另外寻找线索才是啊。”

“嘘。”小海话音刚落,老王只觉得耳畔好像有几声细微的脚步声传入,他立马比了个手势打断了小海,朝他使了使眼色。

小海屏住呼吸,侧耳凝神听了半晌,也没有听出什么动静来。他这一点可不如老王了,老王天生就有一双敏锐的耳朵,这当年在可是出了名的,他听见的八成假不了。

果然,等小海再回过神来,只见大门外面的门后印着一个黑影子,那影子随着微弱的灯光有些缓缓的摇动,显得有些扭曲不太对称,小海拉了一把老王,将手里的钢丝绳子递了过去,看来鱼儿已经上钩了!

一眨眼功夫,那黑影子就已经进入了内屋,老王心里不禁有些暗叹,这大门都是牢牢锁死,各窗户也是密密紧闭,这个人能够不带响动轻松溜进来,还不留下破坏的痕迹,实在是端地有些手段啊!

这黑影子溜入了大厅,身后好像还带着一股凉风,瞬间老王直感觉脸上有些丝丝凉意划过,小海蜷缩着身子趴在一旁,似乎也感觉到了,眉目间满是疑惑的望向老王。

“动手!”老王当机立断比了一个手势,窃贼既然已经入了门,管他是什么来头今夜也势必要将他擒住。他当先一个箭步冲了出去,后面的小海也不甘落后,他见老王发了手势,也是急忙几个跃步直冲向了大门,死死堵住了大门口。

老王冲上前去一个猛扑,双手用力将黑影子死死按在了地上,嘴里喘着粗气,大喊:“小海,快来,快来帮忙!”

刚喊出几声,忽觉得手上一阵阵冰凉感浸透全身,好似双手掐在了一块冰上,寒冷刺骨,他不由得低下头来细细瞧了瞧被按住的这个黑影。

“啊!”老王一声惊呼,死死扣住的手顿时急忙缩了回来。

眼前这个被按倒在地的哪里是个人啊,这根本就是一具冰凉的面无血色的尸体!

尸体脸上那一对空洞的眼睛里面似乎透着一股寒气,直直的瞪着老王,老王吓得满脸苍白,额头冷汗一滴一滴滴落在肩膀,片刻间衣衫就已经湿了一大片。

小海听见老王惊呼,当即几个箭步冲了过来,顺势一个翻滚两手抓住黑影子的一只手臂,双脚一个交叉靠住了黑影子的脑袋,嘴里喊道:“王哥,我捉住他了,你赶紧拿钢丝绳绑了!”

扭头间只见老王在一旁一脸苍白的直向自己摇头,小海顿时觉得不妙刚要侧身看个究竟,突然只感觉手上一阵冰凉,一只大手已经死死的把他抓住。

“小海,不要动他不是人!”

老王刚喊出声来,只听“啪”地一声,一股劲力已经将小海甩出了老远,直撞到了一头的墙上,直摔得他眼冒金星,头脑一片嗡嗡作响。

“你们也要替赵德光做事,那就不要怪我了!”转眼间那具尸体已经站了起来,此时也看不清面目了,只感觉整个屋子都是他鬼魅的声音刺入耳膜,让人有些毛骨茸然。

“我,我们也只是受人钱财而已,有什么得罪之处,请,请见谅!”老王这时候稍稍回过了些神来,知道今夜这是着了鬼道,若不想办法开脱那就是死路一条了。

“赵德光丧净天良,表面上是一个正经商人,背地里却专干杀人越货的勾当,我要是不着了他的道,岂会死得不明不白!”

“如果真是这样,你大可以放心我们,我们虽然是私家侦探,不过也不会置法律不顾帮助坏人。”

“我早就知道你了,王顺天,这也是我今晚来的原因。”

老王心里虽然颇为惊讶,但也只得默默的听着这鬼声。

“我就是人称飞子刘的刘飞,这里有一些东西,你既然来了,我就转交给你。”鬼声刚落,顿时连同那尸体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只留下老王跟一旁吓傻了的小海。

第二天下午,赵老板赵德光就被相关部门抓走了,连同他的公司也一并被端了,据说查出了大量的现金还有一些不法交易的文件,案情也在审理当中。

在去往X市的车上,小海看了看车窗外的天空,转头问到:“王哥,那个刘飞给你的是一些交易证据吧,我们为什么要离开N市啊?”

老王顿了顿,看了看小海没有说话,过了半晌才说道:“我早也察觉赵老板有异了,刘飞之死可能是他贪得无厌惹的祸,至于赵老板嘛,天网恢恢他迟早也逃不脱,我们离开只不过是找一片净土重新开始吧,这个世界上什么都可以被盗,若是人性被盗了,失了就永远也找不回来了。”

“王哥,那你说哪里才是净土啊?”。

“净土啊……”老王抬头望向了一群南归的大雁,悠悠的说:“净土,不远了,它就在前方!走吧!”

阴阳纹,阴阳身上纹,出入保平安,富贵手中握,生死不由命!事情,就要从我接了一个艺术学院女生的纹身订单开始……

生命的最后一站,半夜不安宁的尸柜,致命的死人头……别打开,否则你会……

0

上一篇:

没有了:下一篇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