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乐场鬼屋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1-10-02 01:53 出处:网络 作者:佚名编辑:@女鬼屋
内涵鬼故事:游乐场鬼屋 一到了夜里三点之后,林城所在的游乐场就不准在有人进出了。最近万圣节不是快来了吗?
内涵鬼故事:游乐场鬼屋

一到了夜里三点之后,林城所在的游乐场就不准在有人进出了。最近万圣节不是快来了吗?

他就想着在招几个人过来办办

等到把他们的工资都给结了,已经两点半了。自己正要将鬼屋的门锁了快点回家的时候。突然有一双手在他的肩膀上一拍。

他转头除了一个推着车卖棉花糖的老头,正在安静的收拾东西外,偌大的游乐场很是空旷。

那一双冰冷的手,它又拍了拍他的肩膀。

林城开始觉得害怕,又仔仔细细的看了看周围。此时一阵阴风从他的耳边刮了过去,呼呼的声音,好像是一个女鬼趴在他的耳朵上吹气。

他浑身一个哆嗦,故意撞着胆子喊了句:你是谁,赶紧给我出来。

当那个余光再次照到老头的时候,他双眼无神指了指林城背后。忧郁压抑的说道:他就那里。

林城虽然是鬼屋的老板,但是谁没个害怕的东西。他感觉自己寒毛都快立起来了,心瞬间条跳的极快。

眼睛悄悄的挪了过去。突然之间一身惨叫。

嗨咯,老板,我能不能来这里工作。

这个穿着红色马甲,网格短裙的女孩儿,将一头死长死长的假发从头上拿了下来。

她眯着眼袋极大的眼睛,带着血的嘴角露出了一丝丝浅笑。

林城胆子差点被她给吓破了,一脸没好气说:大晚上出来吓人,有意思吗?快滚。

可是人家就觉得这份工作适合我嘛。

她苍白的手瞬间拉住将林城的衣角身体摇摆倒是开始撒起娇来。

这姑娘脸皮真是厚,林城无奈的给了她一个白眼儿:没用的,就你今天的行为我都不会要你。

我这个月一点收入都没有,我错了还不行吗?老板你不要我那我就要饿死了。

女孩儿一边说一边掉眼泪,搞得好像是林城欺负他一样。

好了。你今天晚上如果能在这里过一夜,明天我就让你来上班。

这个游乐场晚上三点之后就是不能有人再进,说是这里以前是一座很大的坟场,有什么忌讳。林城可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他有仇必抱。

这可是老板说的。

女孩儿看来并没有听说过这个规矩,居然欣然同意了。

林城看看现在还有十分钟就三点钟了,游乐园里的保安在四处巡逻。看看还有没有没有离开的。

他匆忙把鬼屋的钥匙给了女孩儿:这天晚了,我就先走了。

好的,老板。

林城这才踏出游乐园,心里就不踏实了。不过他也没有多想,直接回去睡觉了。等到第二天下午,他张罗着人去鬼屋,才发现有许多人围在那里议论着什么。并且还出现了警方的黄线隔离。

这是出了什么事啊。

他着急的扒开人群,看着眼前被分尸的女孩儿,差点吐了出来。她的手上还拿着假头套,脸上的妆容一点没变,并且眼睛睁的老大,就这么死死的盯着林城。

她居然死了,她.....

林城不可置信的扫视着周围,此时天气昏暗,寒风呼呼。在某个看不清角落里,他总觉得有一双眼睛在死死的盯着自己。

等到警察带着他们一行人去警察局做完笔录之后,他回家之后夜里就开始做梦。

他梦到在空旷的卧室里,有一个女人的头轱辘轱辘的从床下滚了出来。她脸上那惨白的颜色不再的厚厚的粉底推积而成。带着血的牙齿突然之间咧开。

幽怨空灵的声音瞬间在林城的耳朵里响了起来。

老板,你看我现在样子是不很吓人。这回你能不能让我过来工作。

你别过来,你别过来。林城在梦里辗转,他能感觉到自己出了许多的冷汗,那种粘着衣服感觉特别不舒服。

可是老板不是说了吗?那我在这里过上一晚,你就录用我。

可是你已经死了啊。

你放过我好不好。

可以,老板你不是答应了我的吗?

她声音里夹杂委屈,嘤嘤的哭泣声让他根本就受不了,林城心里一横,反正只是一个梦:好好好,我答应你是不是就好了。

那一晚上,这才算是安宁了。

但是第二天晚上,林城才知道。她是真的来了。

所有进去鬼屋里的人,都突然失声尖叫的跑了出来这还不止,他请的扮鬼的人,也跑出来了。

林城当是气到发疯,问他们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都支支吾吾的说:有人看到昨天死去的那个女孩儿在鬼屋里面。

林城心里突然之间一个咯噔:什么她她真得来了。

什么真的来了?

他突然之间愣在了那里,魂飞破胆的感觉到在好不受。全身颤抖对着空气大声说道:你快走吧,你快走吧,我给你多烧烧纸钱好不好?

周围本来就人心惶惶,听到他这么说。更是吓得不敢不说话。那天晚上这个鬼屋里所有的人都全部被撤离,连带着工作人员一起。

林城刚刚在这里开的店,现在也没胆子要了。索性每天都待在家里不出来。

可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一个月之后。她又来了。

那天林城所住的公寓停了电,他当时正在做饭,慌忙将天然气给关了。自己摸索着去客厅里找手电筒。刚刚打开电视下面的柜子。

突然之间一只冰冷的手抓住了他,月光打在从漆黑的柜子里,一个女人脑袋露了出来。

老板,你能不能把这个月的工钱结了一下?

林城吓得直接坐在了地上:我我告诉你你别过来啊!

她好像一点都不在乎他说了什么,只是一直在重复着刚才说得那一句话话:老板,你能不能把这个月的工钱结算一下。

他知道自己这次一定不是在作梦,神识紊乱的将钱包直接扔给了她。

她突然笑了,声音极为小,空灵幽怨的说道:我有钱,可我找不到回家的路了。这都是你害得。

他觉得有人在掐他的脖子,一股窒息感油然而生。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