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花盆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1-10-02 01:46 出处:网络 作者:佚名编辑:@女鬼屋
内涵鬼故事:医院花盆 大家好,我就是那个单身了近三十年的老光棍儿,网络下三流恐怖小说写手小浪,四天前因为一个急性阑尾炎,我在附近的一家小医院做了手术,并且在这里度过了漫长又无聊,又充满诡异的七天,今天就
内涵鬼故事:医院花盆

大家好,我就是那个单身了近三十年的老光棍儿,网络下三流恐怖小说写手小浪,四天前因为一个急性阑尾炎,我在附近的一家小医院做了手术,并且在这里度过了漫长又无聊,又充满诡异的七天,今天就是我出院的日子了,心中的感觉只有一个那就是开心死了!

总结这七天的经历,我只能用大失所望来形容,没有漂亮的护士姐姐陪伴,只有一个大晚上还喋喋不休,和死去老伴聊天的夜游症老太太,整天给我视觉,听觉和心里上的折磨,医院的伙食也是差的要死,卫生不过关也就算了,口感也非常的差,唉~!不说了,说多了都是眼泪,反正我今天就要摆脱这个破地方,永远和它说拜拜了!

深秋北方白天的时间开始逐渐变短了,已经慢慢习惯早睡早起的我,一觉自然醒来的时候,才是凌晨四点多钟,拉开窗帘看到窗外才刚有些蒙蒙亮,周围都是静悄悄的,一点儿声音也没有,包括临床的那个老太太也都睡着了,但是时不时的还会发出几声呓语,看样子她自言自语的毛病早就根深蒂固,这辈子是改不了了。

看看时间还早,我又闲着无聊,就在病房外面的走廊里,一个人瞎溜达,我这超级死宅的习惯在医院里已经被我发挥到了极致,每天都会有人来给我送饭,洗漱间就在我病房旁边,再旁边就是厕所,所以我的活动范围就定格在了这三个小房间里。

其绕过那三个小房间过去,还是一条小小的走廊,走廊呈L型,直接走过去一侧是一排和病房一样的小房子,里面不知道放的是什么重要的东西,门上也没有任何标记,门上的窗户也被布帘子遮挡的严严实实,也不知道里面有什么秘密。

至于是什么我没有心情去关注,不过走廊另一侧的景象却吸引了我的目光,这里紧靠着通向外面的窗户,阳光可以直接透过窗户照进来,在窗台的大理石窗台,还有窗户附近的地面上都摆放着许许多多的花盆,粗略数一下大概有四五十盆。

和大多数男同胞一样,我对花卉不是很熟悉,这些红红绿绿的植物中,我只认识两样,一个是仙人掌,另一个就是仙人球。

虽然不认识这些花,但是我看得出这些花培育的不错,每个逗枝繁叶茂的,在这个季节,还能够培育出这么茂盛的花卉,这个养花人还真是挺厉害的嘛!

人都比较喜欢美丽的东西,虽然我对花不是很感兴趣,但是无聊的我看到这些鲜艳的花朵也忍不住凑近观察一下。

靠近之后一股淡淡的腥甜味儿就扑鼻而来,眯着我的小小近视眼,发现花盆里的土壤也是呈现出淡淡的红色,我心里顿时有了一个想法,这家医院不会是在用人血浇灌这些花朵吧!

电影电视剧里面不是经常有类似场景嘛,在那些乱坟岗上通常都是环境优雅,景色迷人,树木茂盛的,就是因为有死者血肉的滋养。

想到这里再看看周围数十盆花卉,忍不住一激灵,不过马上又忍不住自嘲的笑了起来,可能是我写恐怖小说太久了吧,现在的脑洞是不是太大了,见到什么东西都会往那方面联想,怪不得好多大作家都有精神分裂症什么的。

脑子里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我的手上同样也没有闲着,随手拿起窗台上一个可能也是用来松土的小树枝,开始挖掘一个花盆里的土壤,看看有没有什么新的发现。

下面的土壤和表面的都差不多,也是呈淡淡的粉红色,不过那股腥味好像更加浓烈了,挖掘了没几下就看到了一个,准确的说应该是一坨好像是动物内脏一样的东西,看起来血淋淋的而且还有些轻度腐烂了,看的我一阵恶心,急忙拨拉一些土,那个好像内脏的东西重新埋好,匆匆忙忙的跑回病房,就像是一个做错了事情的孩子一样。

上午还要输两瓶消炎液才能够出院,吃过老妈送来的早饭,休息了一小会儿,就到了八点钟,护士们开始为病人们扎针输液。

这个过程漫长而又无聊,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睡觉,扎上输液针没多久,我就很快进入了梦乡找老周下象棋去了,有老妈在一旁为我看液,心里就是踏实!

睡着睡着感觉鼻子有些发痒,睁眼一看我的床头竟然坐着一个可爱的小男孩儿,孩子的年纪真的是太小了,看起来就像是刚出生没多久,嘴巴里面还没有几颗牙,见到我醒来,冲我可爱的一笑,一下子从床头蹦到了地上,摇摇晃晃但是速度很快的向病房外面跑去。

这么大一个孩子,让他一个人这样乱跑实在是太危险了,于是我就从病床上爬了起来追了出去。

小男孩儿年纪不大,但是跑起来还挺快的,我刚做完手术,也没敢追的太快,小男孩儿好像是在故意在等我一样,跑几步就停下来转身看看我,看我要追上他了,就继续往前跑。

我们一个追一个跑很快又来到了厕所旁的走廊里,接下来诡异的一幕发生了,小男孩儿纵身一跃,直接跳进了一个花盆里消失不见了,看着里面有些松散的土壤,这不正是我刚才用树枝挖掘的那一盆嘛!难道那一坨内脏是那个小孩子的尸体!

猛然睁开了双眼,发现只是一场梦而已,我依旧躺在床上输液,老妈正在和其他病人家属聊天聊的起劲儿。

这时候走廊里传来了一阵杂乱的脚步声,有人被推进了手术室,听着外面人的谈话,原来是又有一个小宝宝既将降临到这个世界了,祝愿他们母子平安,一生健康吧!

很快我就挂完了吊瓶,老妈去楼下给我办理出院手续,我又闲着无聊去溜达,不自觉的又去看了那些花盆,看看会不会有个小男孩儿从里面跳出来。

这时候一阵脚步声传来,抬头一看是一位护士姐姐,手中还拿着一个塑料袋,里面装着一个和动物内脏一样的东西,熟练的挖开一个花盆,将手里的东西埋了进去。

后来我才知道那个东西,原来是胎盘,至于埋在花盆里有什么讲究我就不知道了。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