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春面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1-10-02 01:45 出处:网络 作者:佚名编辑:@女鬼屋
内涵鬼故事:阳春面 一把细面,半碗高汤,一杯清水,五钱猪油,一勺桥头老陈家的酱油,烫上两颗挺括脆爽的小白菜兵荒马乱的年代,百鬼夜行,人不是人,鬼不是鬼,不如一碗阳春面来的实在...
内涵鬼故事:阳春面

一把细面,半碗高汤,一杯清水,五钱猪油,一勺桥头老陈家的酱油,烫上两颗挺括脆爽的小白菜兵荒马乱的年代,百夜行,人不是人,不是鬼,不如一碗阳春面来的实在...

深秋的夜里,赵明一个人走在大街上,此时已是半夜十二点,街上几乎没有半个行人。赵明是刚刚毕业参加工作的大学生毕业生,当初从小地方来到这个大城市,为了能留在这个城市,赵明努力的拼搏,经常加班加点的工作,今天又加班到了这个时间点,赵明一直认为,自己年轻,就应该努力拼搏,回报父母。

一阵冷风吹过,赵明不禁裹了裹自己身上的衣服,深秋的夜里已经十分寒冷了。咕~咕~赵明的独自不自觉的响了起来,的确,为了工作,自己晚几乎没有吃,现在早就饿了,可是环顾整条街,这个时间点街上的夜宵摊也几乎都关门了,唉!还是回家吃泡面吧。赵明心想。

回自己的出租屋需要走一个小巷子,刚拐进去赵明就看到了一点薇薇蜡烛的光,走进一看,只见一个小小的门店门前摆着两三张桌子和凳子,一个似乎有人在屋里忙碌着...

小伙子,要来碗阳春面吗?

突然,一个中年妇女的声音想起。赵明回过头,看到一个中年妇女站在自己面前,那位妇女神情看上去很是和蔼,只是脸色看上去很苍白,穿着也有些奇怪,是民国时期的那种对襟袄。在这个时间这么冷的天气里还有可以吃东西的夜宵摊,赵明已经想不了那么多了,是的,阿姨,给我来一碗阳春面吧。

好的,小伙子,请稍等,你先坐一会,马上就好。说完中年妇女就转身进屋忙碌了。

不一会,屋里就飘起了热气,突然,赵明在外面听到中年妇女在屋里独自自言自语:一把细面,半碗高汤,一杯清水,五钱猪油,一勺桥头老陈家的酱油,烫上两颗挺括脆爽的小白菜兵荒马乱的年代,百鬼夜行,人不是人,鬼不是鬼,不如一碗阳春面来的实在...

听到这里,赵明顿时觉得那句兵荒马乱奇怪,这个时代,怎么会是兵荒马乱呢?但也没有多想。不一会儿,一碗热气腾腾的阳春面端到了赵明面前。

吃吧,小伙子。

看着面前香气扑鼻,热气腾腾的面,赵明不禁食欲大增,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顿时驱走了周身的寒气。不禁如此,赵明发现,这碗面虽然没有多么珍贵的调料,但却十分好吃,几乎超过了以往自己吃的所有面,赵明禁不住好奇,问:阿姨,您这碗面是用什么做的,怎么这么好吃?

小伙子,我的面根本没有什么特别的,就是一般的材料,主要是用心做就好吃了。

赵明突然想起,为什么这个中年妇女这么晚了还在这里做生意,难道没有家人吗?赵明不禁问:阿姨,我看这么晚了,街上其他的店铺都关门了,您这么晚还不休息,您没有家人吗?

呵呵,小伙子,我的丈夫早就去世了,我唯一的儿子也去了很远的地方,我一个人也闲着无聊,所以对我来说,时间早晚也都没有什么关系了。

听到这里,赵明的心里不禁有了一丝感慨,这位阿姨的儿子和自己一样在外打拼,看着这位阿姨,赵明也不禁想到了自己的父母。

很快一碗面吃完了,阿姨,多少钱?

不要钱。

那怎么合适,阿姨,您这是小本生意。

年轻人,已经不知道多久没有人来我的店吃面了,以后你就多多来照顾我的生意吧。

好的,阿姨。赵明心想,这位阿姨人真好。

以后的一段时间,赵明几乎天天去这个中年妇女的面摊吃面,虽然第一次吃免费,以后也只是象征性的收赵明五块钱一碗,赵明每天吃的也都是阳春面。

赵明去那里吃夜宵不仅仅是因为那位中年妇女的阳春面好吃,而且两个人可以彼此交谈,不知为什么,每次赵明去吃面,那位中年妇女看赵明的眼神似乎充满了慈爱,就像母亲看自己的儿子一样。

赵明想,自己一人在外拼搏远离自己的亲人,而这位中年妇女年龄也与自己的母亲相仿,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也是一种精神寄托,而这位阿姨自己的儿子也在远方家里也没有什么亲人,这样两个人精神上互相依靠,也是一件舒心的事。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位阿姨只是晚上开店,白天赵明经过这家店的时候点门都是关着的。也行,是因为晚上工作到太晚,白天需要休息吧。赵明想。

过了一段时间,赵明与公司里的同时与前辈渐渐熟悉了起来,这天,赵明与自己公司的一位年龄比较大的前辈无意间聊起了这件自己天天在面摊吃阳春面的事。那位前辈一听说这件事,顿时露出了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

什么?你确定你是在那里吃的阳春面,而且摊主是一个中年妇女?

是啊,我已经去吃很多次了。

唉!你...

前辈欲言又止的说。

前辈,到底怎么?看到前辈一脸差异的样子,更是勾起了赵明的好奇心。

见赵明一再追问,前辈终于说:你是刚来没多久的外地人,你不知道,我也是听我爷爷告诉我的,那是在抗日战争时期,那位中年妇女是这条街上卖阳春面的,当初她的丈夫死在了日本兵的手里,他的儿子也去了抗日前线,他的儿子去了没多久就传来了已经牺牲的消息,也许是失去丈夫又失去儿子,他的脑子有点坏了,总认为自己的儿子一定会回来,别人怎么劝都没用,就是守着自己的面摊,一定要等儿子回来,后来日本鬼子来到了镇上,别人都逃跑,可她依旧不跑,总说自己跑了儿子回来找不到她,最后自己也死在了日本鬼子的刺刀下,听说,这位中年妇女死后,多少年来,人民总是在午夜那位中年妇女面摊的原地看到一个买面的妇人,可是从来没有人敢靠近过。

张明听完,顿时感到十分震惊,回想这段日子,为什么在白天从来没有看过那位阿姨,原来...想到这些日子与那位阿姨相处,想到那位阿姨看自己的眼神,张明绝定,今晚依旧去,无论那位阿姨是人是鬼。

当晚,张明依旧去了那个面摊,远望去,却再也没有了烛光,走进后只见门店已经破败不堪,似乎已经荒废了好久,只有门前其中一张桌子上有一碗热气腾腾的阳春面,只见阳春面碗底有一张纸条小伙子,谢谢你这段时间一直陪着我,我在人人间已经太久了,要去投胎了,你好好保重吧...看着这张纸条,张明心里久久不能平静...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