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命交易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1-10-02 01:30 出处:网络 作者:佚名编辑:@女鬼屋
内涵鬼故事:拿命交易 赵直山驾驶着新买的车,行驶在夜色浓郁的城郊。为了舒缓紧绷的神经,他打开了车载电台。音乐声悠扬响起,他紧抓住方向盘的手,松弛了僵硬的指关节,手心才感觉到泌出了一层汗。他放下一只手,在
内涵鬼故事:拿命交易

赵直山驾驶着新买的车,行驶在夜色浓郁的城郊。为了舒缓紧绷的神经,他打开了车载电台。音乐声悠扬响起,他紧抓住方向盘的手,松弛了僵硬的指关节,手心才感觉到泌出了一层汗。他放下一只手,在车前操作台上抽过一张纸巾。他眼睛直视前方,看着路灯照明的城郊公路,迅速的用纸巾擦干了手心,擦干了方向盘被汗水潮湿的部分。音乐声停止了,换成主播的声音。他不想听,分散注意力在车载电台的操作屏上,点触着调频,换成音乐的旋律再次回荡在耳边。

他抬眼看回路灯照明的公路,一辆警车闪烁着警灯,不鸣警笛的从车边经过。他心跳加速,脚下一使劲,本能的反应踩下了刹车,刹停在仍有车辆行驶的城郊公路上。紧跟着,又一声刹车响,车尾被撞到了。是尾随在车后面的一辆车,司机做出猛踩刹车到底的反应,还是没能避免两辆车发生碰撞的车祸事故。司机开了车门,跨出腿来,赵直山比他下车的速度更快,跑到了车尾。他看车后箱的盖没有被碰撞开,仍锁住的,只是边缘有了凹陷,剐蹭掉了一些漆皮。他舒了一口气,用手机拍了车祸现场的照片,将两车追尾造成的痕迹拍照片上传网络,发送给保险公司申请理赔。

司机也举着手机拍照,没有语言交流,不需要,车祸的赔付都是由保险公司承包了。拍照完了,各回各的车内,驾车继续前行。再继续前行了一公里后,赵直山选择了一个出道口,驶离了城郊公路,驶上了通向山林连片的土路。车头灯照及处,狭窄的土路两边,树木杂乱,错列着。他停了车,车头偏向土路的一侧,车头灯想照进树林最深处,但最终还是被错列的树木遮挡。他下了车,走到车尾,打开了边缘因车祸有些凹陷的车后箱的盖。弯腰,伸出双臂,从车后箱里抱出了用一条毯子包裹住的女人。她露出毯子一缕染成棕色的烫发,双脚露出毯子外面。脚面和脚踝上有纹身,蝴蝶和蜘蛛网,组成一幅青黑色的画,布在白皙的皮肤上。他抱着被毯子包裹着的女人,走进了车头灯光照明的树林中。

随着他渐渐走进了林中,车头灯光渐渐的被错列的树木遮住了。他置身在林影中,眼前是浓郁的墨色,就在这里停下了。他蹲下身,放下毯子包裹着的女人,揭开了毯子的一角,露出了女人的脸。年轻,加上化妆品的修饰,双眼闭着,好像睡美人。他站起身,摸出塞在衣兜内的手机,摄像头对着地上的美女,拍下了一张照片。定格了美女裹在毯子中,平静的躺在树林里的地面上的画面。上传,发送给了需要这张照片的雇主。赵直山转身欲走回到车边,突然,他的脚踝上传来被抓住的压迫感。他大惊,做出剧烈的反应,猛的原地蹦起,跳开来。地上本该毫无生气的睡美人,如僵尸的剧情演绎一般,在地上翻过身。侧身半坐半卧的姿势,睁着一双翻白的眼睛,盯着刚刚挣脱了她的手的赵直山。

他想赶快逃走,但身体不听他的使唤,钉在了地上。他眼睁睁的看着,地上的本该是死了的女人,站起了身。眼睛盯着他,伸出了双手,冰冷的十指掐上了他的脖子。他的呼吸变得困难了,艰难的呼吸着每一口空气。张着嘴巴,使出了全力,拼命的掰开掐住脖子的十根手指。一声清脆的响,女人的一根食指被他掰开了,指关节掰到脱臼了。起到了效果,女人松开了狠狠掐住他脖子的双手,注意力转移到了被掰到脱臼的那根食指。

女人没有皱一下眉,面部的表情也平静无变化。她动手将掰脱臼的食指摆正了位置,清脆的接骨响声,食指伸展,收回,复原了。赵直山趁机会逃离了树林,逃回到车上。踩着油门,不用调转车头,狭窄的土路上调转一辆轿车,费时间,他不想浪费掉逃命的宝贵时间。侧身坐在驾驶座位上,扭头望着车后的挡风玻璃。借助车尾的灯光,他隐约的看见,在树林阴影中延伸进黑暗中的土路。

一座别墅的一楼客厅亮着灯光,薄纱的窗帘垂落着。隔着薄纱能够看见,一个人影,正在窗户边来回的踱步,困兽在笼子里来回走动一样。不时的停下来,抬手掀开一道窗帘的缝隙,露出半张脸来。看窗户外面的路灯下面,没有车辆或者行人路过。此时已经深夜,别墅区又是住户不密集的地方,会在这个时候的路灯下面路过的,是巡视别墅区的保安。他在深夜里最后一次对别墅区例行的巡视一遍,也就是查看有没有发生火灾或者煤气泄漏。踩在代步器上,沿着别墅区内的平坦路面移动。他从垂落着薄纱窗帘的别墅边路过,多看了一眼透出灯光的窗户。正巧,与停在窗户边抬起手掀开了一道窗帘缝的男人对上了视线。男人迅速的收回手,薄纱的窗帘重新垂落。

约五分钟后,保安踩在代步器上原路绕了回来。他已经巡视完了别墅区的全部建筑物,没有发现火灾或者煤气泄漏。返回别墅区出入口处的门卫室,他再次的路过了垂落着薄纱窗帘的别墅。透出灯光的窗户内,隔着薄纱的窗帘,看见男人的身影在剧烈的动作着,挥舞着双臂,在疯狂的扭动着身体。男人在跳舞,没有广场大妈跳的好看。保安踩着代步器继续返回了别墅区出入口处的门卫室,在工作日志上记录了,没有发现火灾和煤气泄漏。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用手机看电视剧。

天亮了后,上白天班的同事,来接替了上夜间班的保安。交接了工作日志后,他正要离开门卫室,远处传来的警笛声引起他的注意。站在门卫室的门口,远望着,警车闪亮着红蓝色的警灯,鸣着警笛声,风驰电掣般朝别墅区驶来。已经不当班的他,不用留守在门卫室内,跟着驶入了别墅区内的警车后面,跟到了已经聚集了一群围观群众的地方。警察拨开了人群,放法医进入了一座别墅,一层的大玻璃窗户垂落着薄纱的窗帘,是保安昨天深夜里路过的。当时,他看到一个男人在薄纱的窗帘后面跳健身操,死人正是那个男人,是别墅的所有者唐老板。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