驱邪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1-10-02 01:11 出处:网络 作者:佚名编辑:@女鬼屋
内涵鬼故事:驱邪 艾翎最近觉得自己快撑不住了,虽然艾翎丈夫和孩子没有发觉到她的异样,但她觉得自己已经在崩溃的边缘。
内涵鬼故事:驱邪

艾翎最近觉得自己快撑不住了,虽然艾翎丈夫和孩子没有发觉到她的异样,但她觉得自己已经在崩溃的边缘。

谭浩的老婆死了,警方怀疑是谭浩下的手。而当时谭浩唯一不在场证人,是艾翎。

真实的情况是,当谭浩老婆动脉中了一刀,正慢慢死去的时候,谭皓正在跟艾翎在偷情车震,这边命丧黄泉,那边翻云覆雨。

一个月前,谭皓老婆就发现谭皓在外面有了女人,但苦于找不到证据,愤然扬言,若找到他公司偷情的婬妇,一定当街扒光那个狐狸精。谭皓警告他老婆,要是敢闹到他公司,一定捅死她。然后有天谭皓回到家,看见老婆颈动脉被捅了一刀,在血泊中咽了气。

从那之后,艾翎就感觉自己中邪了。每次身处暗处,就会看见一个血淋淋的身影。

一个干瘪削瘦的女人,一脸幽怨的看着艾翎,颈子还喷着血。好几次艾翎还觉得那血喷的她一身一脸,她强行镇定走到亮处,才发现脸上全是冷汗,初冬北方十度左右的天气,额上冒的汗竟然能让艾翎脱妆。

更可怕的是噩梦。

出事后的夜里,艾翎只要一闭上眼睛,眼前就出现谭皓老婆举着血淋淋的刀子,用怨毒的眼神瞪着她,接着就是满目的鲜血,飙的艾翎全身都是,艾翎再害怕也不敢叫出来,因为丈夫就睡在自己身边,艾翎绝对不能让丈夫知道自己的奸情,哪怕要她独自面对恐怖的怨灵。

谭皓比艾翎更不好过,他老婆死后,小姨子跟警方反馈,叙述姐夫吵架的凶残架势,说她亲自目睹姐夫谭皓说要捅死姐姐。这番作证,让谭皓的杀妻的嫌疑越发明显,现在还被警方拘留。

接着谭家找来的律师接二连三的找艾翎谈,求她跟警方作证。

你和谭皓从大学时代就是非常要好的朋友,一向对你很好,还给你介绍了不少客户。他老婆出事时,他就是来你公司找你的,时间地点完全对的上。现在他老婆死了,他人又扣在警局,你做个证就能救垮掉的谭家,谭皓大好前途,若因为杀妻入狱,你怎么忍心?

艾翎冷静的回答:我绝对相信谭皓不是那种人,那么残忍的事他也绝对下不去手。但是,她遗憾的告诉律师我真的和谭总只有业务上的往来,那天谭总只是路过,打电话说顺便看看朋友要租的车,我到公司时他已经等不及走了,那个时间段,我并没有在公司见过他。

是的,谭皓和艾翎如果没有奸情,在谭皓老婆出事的那个时间段,两人也只能进行业务商谈见面。艾翎办公室在郊区,寒颤偏僻,以谭皓的身份不会在那里多做逗留。

艾翎的儿子才刚刚上小学,若她和谭皓的奸情揭发,她的孩子就要面临一个破碎的家庭。面对谭皓生命和自己的家庭破碎进行二选一,艾翎的选择很冷静,而且现实。

艾翎公司是郊区烂尾多年的小区,物业形同虚设,地下车库的摄像头更是坏了N年都没换,被艾翎和谭皓当做最偷情地点。

他们两人都是特别谨慎的那种人,奸情遮的严丝合密,几乎没人知情。而艾翎的租车公司正值发展期,需要仰仗谭总照应,艾翎经常大大方方请谭皓吃饭唱K,几乎所有人都是能理解艾翎巴结谭皓,是多么明显的利益关系。

谭皓老婆头七那天,艾翎出事了。

她晚上开车时,远光灯照见一个削瘦的女人要拦她的车,她一打方向盘,车子在路边的排水渠翻车。

艾翎从车里爬出来才发现,周围哪有什么拦车的人。而那个削瘦女人的身型和谭皓老婆一模一样。只是这次,身上泊泊流血的是艾翎,碎掉的后视镜割裂她耳朵,偏一点点就刺入她太阳穴,让她心有余悸。

艾翎去了医院检查,幸而没伤到骨头也没破相,耳朵和手腕缝了七针,而损失严重的车子有车险,并不算严重的意外。

可艾翎却在短短的一个礼拜容颜老了十岁,她知道谭皓老婆要来索命了,下一次她未必能这么走运。

艾翎才三十四岁,她公司刚刚站稳脚跟,孩子还小,她可不想被恶灵带走性命。听说桃花巷有个神棍最精通驱邪,要价很高,但是很灵。她决定去试试。

桃花巷是城中村,隐匿在高新区一角,被远方鳞次栉比的华厦衬的就像是贫民窟。

这里对艾翎来说并不陌生,但却引发了艾翎极不好的回忆。她皱眉穿过小巷,找到神棍的地址。

开门的是一个面容平庸的少女,自称朱丽雯,她将艾翎引入客厅,才说艾翎找的大师是她爷爷,现在已经回乡下了。若是信的过她朱丽雯,由她来替艾翎驱邪,而少女的收费并不比资深老神棍低。

艾翎发现朱丽雯一直低垂的眸子,仿佛藏着某种光,直视久了,竟有生出一种莫名的信任。出于这种感觉,艾翎确信少女并非常人,痛快的交了钱。

少女收了钱,点燃一炷细细的香,不是寺庙那种檀香。而是甜丝丝让人放松的兰桂香味,艾翎这些天绷紧的神经松弛下来,竟有点昏昏欲睡。

少女在香烟缭绕中,眸子似乎比刚进门时更大也更亮了。

艾翎,缠在你身上的灵魂不止一个。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