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故事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1-10-02 00:42 出处:网络 作者:佚名编辑:@女鬼屋
内涵鬼故事:讲故事 我今年二十四,是一个相貌平平的女生,家境也很普通,工作也很普通,工资更是普通的想让人掉眼泪。家里人一直催我考一份稳定的工作,但我不愿意一辈子就那么平平淡淡混吃等死。
内涵鬼故事:讲故事

我今年二十四,是一个相貌平平的女生,家境也很普通,工作也很普通,工资更是普通的想让人掉眼泪。家里人一直催我考一份稳定的工作,但我不愿意一辈子就那么平平淡淡混吃等死。

这年头工作真不好找,尤其像我这种没身材没才华还不那么卖力的人,哦不,是女人!有好工资的公司根本不会要我的。

而我磨磨蹭蹭不爱学习,也没考上什么稳定工作。怎么办?

连续看了三个网络作家年收入过千万的新闻给我一些启示,我那么爱恐怖小说,我也可以去写小说啊!

可是,我写的恐怖小说都太老套了,不如我学蒲松龄听人家讲故事找素材喽!

说做就做!

我借爷爷给人起名算凶吉的小店听了不少故事,这给了我很多的创作灵感。

但是,有些故事就是故事,而有些故事却把我一点一点带到深渊当中。

01

那天天黑得很快,来了一股邪风,气温一下子下来了,我打算和爷爷关了店门回家,没想到来了一个老太太。

那是一个六十多岁的奶奶,名叫郭兰,她穿着素雅的旗袍,披着暗灰色的披肩,皮肤松弛但是白净,保养的不错,只是她眼圈的青黑还是从粉底中透露了出来,有一种疲态,如果她不说年纪的话,我是猜不到她有六十多了。

爷爷见有人来,阻止了正在关门的我。我屁颠儿屁颠儿给来人倒水,她抬起眼梢看我,很礼貌地说谢谢,我却觉得她眼睛里的红血丝粗的骇人。

咳咳,爷爷看我盯着人家看,就咳了两声。我连忙转移视线看向窗外。

郭奶奶见状很尴尬地轻笑了两声,端起滚烫的茶水喝了两口,说出了她的诉求,原来是给她的小孙子求平安锁来了,看来老一辈人就是比较迷信。

爷爷问清了孩子的生辰八字和家人名字后,告诉郭奶奶第二天来取平安锁。郭奶奶点头同意,按理说这时她就该走了,没想到外面居然下起了小雨。

郭奶奶交了起名费也不走,我和爷爷也不好意思直接送客,时间就那么尴尬的一秒一分的过着。

因为起名店都是白天开张,黄昏关门,所以店里的灯很是昏黄。一动不动的郭奶奶像极了一个雕塑,但她不安的眼神和微动的嘴唇让我们有些奇怪,而我还在纳罕这老太太皮厚,刚才那么烫的茶水不动声色就喝了一半,嘴是死猪肉做的吗?

爷爷纳罕道:大妹子这是还有事儿要问?

郭奶奶嗯了一声,却不再言语。

气氛奇怪的冷清了十几秒后,我准备再给郭奶奶续一杯茶时,她却开口了。声音一改之前的温柔平顺,有一丝丝颤抖和沙哑老大哥,您能帮我家儿媳妇看一看吗?

你家儿媳妇怎么了?

我,我快受不了了!

我叫郭兰,是个退休教师,我家老头子是经人介绍,我俩才走到一起的。我是经历过战争和动乱的人,我信毛主席,我信马列,但我从不信神。可是自从那件事后,我真的有些受不了了,想找人说说,更想找人给8

爷爷没有打断郭奶奶的絮絮叨叨,示意她继续说下去。而我来了小时候听故事的感觉,坐在沙发上认真听了起来。

郭奶奶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说来愧对我家老头,我是个无法生养的人,我们就领养了一个孩子,他不嫌我,还对我特别好。人家都说我现在不像六十多岁可能和我没生过孩子有关,可我知道,更重要的是老伴儿贴心。

那件事还要从三年前说起,我家老头子接了一个电话就变得不言不语,我问他怎么了,他也不说。他

坐了一晚没睡第二天一早就出门了,到晚上才回来。我急得不行,问他,他不说,他突然就哭了。

我们都一把岁数了,有啥事儿不能好好说啊!我急啊,就继续问他,他就说对不起我!

我越发觉的事情不对,逼问之下才知道了一件让我无法接受的事实我们领养的孩子,竟是他和别的女人生的。

那个神秘的电话就是那个女人打来的,因为那个女人胃癌晚期已经转移,就要死了,临死前想再见他一面!

我一下子瘫倒在沙发上,浑身没有一点力气。

我最不能接受的就是背叛,没想到我的丈夫骗了我三十多年。

我们一致决定要死守秘密,不能让儿子知道一丝半点。

但夜里我反反复复睡不着觉,吃不下饭,我的内心无比煎熬。五天后,我决定去看一看那个女人。我先假装没有什么事,然后云淡风轻地问我的老伴儿,她住在哪个医院

当我见到那个女人的时候,我的心里很不是滋味,她病得那么重却还是那么有气质,她就那么笑着看我,声音温柔软糯,我脑子里一片空白。鬼使神差地我趁她侧身的时候,放快了她的输液管,然后我就像个行尸走肉一样回了家。

夜里三点,那个女人抢救无效死了。我老伴儿哭得很伤心,我想如果是我,那么漂亮的情人死了我也会哭的。

可是事情并没有过去,我发现我的儿媳妇越来越像那个女人,声音,神态我一定是疯了。

那是一个雨后天,我接了儿子的电话,儿子说他在出差但是儿媳妇病了,需要我们去看看。我和老头子就打了车急匆匆去了儿子的小区。

到了门口,我们怎么敲门都没人来开,我和老头子就用儿子给我们的备用钥匙开了门,屋子里黑黑的,窗户开着,凉风让我们打了好几个哆嗦。

我们叫着儿媳妇的名字,并没有人回答,我和老头就去卧室去找,我看到卧室床上躺着个人,就想着这孩子是不是烧糊涂了,就去摸她的额头,突然一个手握住了我伸出去的手腕,我猛地一惊。

妈,你来了儿媳妇还能说话让我提着的心放了下来,我想去开灯,儿媳妇拉住了我。妈,这屋的灯刺眼

哦,行,那你想吃什么,妈给你做。

妈,我什么也不想吃,我妈死了,我很伤心。

你看你还是烧糊涂了,你从小在福利院长大,哪来的妈?

妈,我有亲妈,她来认我了,只是我没和你们说

啊?你亲妈什么时候认得你,她又什么时候没的?

就是今年一月份来认得我,但那时候她已经得了胃癌上个星期三晚上三点她突然就

我心里一惊,但我安慰自己事情不会那么巧。

妈,没想到我亲妈和我爸还认识,我爸还去看她了呢!

啊!!!

我像甩鼻涕一样狠狠甩开了儿媳的手,跌跌撞撞往门外冲。身后传来了老伴儿的问询声,可我什么都听不进去。

儿子是她的又怎么样?是我养了他三十多年,儿子是不会亲她认她的,可是儿媳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我反复问我的老头子,当年那女人给他生了几个孩子,他说只有儿子一个。也许儿媳是那女人和别人生的又抛弃的,我安慰着自己,她就是个到处丢蛋的鸡,只要我儿子和儿媳没有孩子离了婚就行。

对!他们必须离婚!

我和老头子开始找儿媳的毛病,不仅是那龌龊的原因,更因为我的儿媳越来越像我只见过一面的女人,想一想她死那天下午我去看她的事情,我的心就越来越急。

没想到我和老头子的挑刺没破坏这小两口的感情,还让儿子坚定地站在了儿媳的一方。

我和老头子一晚一晚地叹气,一晚一晚地失眠。老头子好几次站在阳台精神恍惚想从楼上跳下去,都被我及时阻止了。

我郭兰一辈子都没受过什么苦,没丢过什么人,这次我也绝不会让那个女人毁了我的生活!

我绝不允许肮脏龌龊的事情再继续下去,我要让我的儿子过得开开心心!

可是我的阻止没有什么用处,儿子不止一次问我和他爸为什么突然那么反常。我没法回答。

不承想,儿媳怀孕了。

我只能爱的是我付出了三十多年心血的儿子,其他人我都无法原谅。

可孩子还是生了下来。我不能留那孩子。可是那是条生命!怎么办?我看着婴儿室中那么多孩子心里萌生出一个念头换孩子!

进婴儿室观察之后,我选好了换的孩子,他俩长得很像,圆圆的脑袋,白白的皮肤,嘟嘟的小嘴。只是我的孙子很可能以后会早夭或生病吧。

神不知鬼不觉,我调换了孩子,我的心里舒了一口气。

在我发呆的时候,儿子面色阴沉地叫我和他爸到外面。儿子说:我听以前的街坊吴阿姨说妈你没怀过孕,说我是领养的,我不信,就拿了你和我爸的头发去做亲子鉴定,果然是真的,您和我爸不是我的亲生父母,可我都这么大了,我有权知道。

我懵了。

我和儿子没有血缘,可儿子和老头子也没有吗?

我死死捏着儿子拿出来的亲子鉴定报告,一遍又一遍看着,反复说不可能。

儿子说我还在演戏,失望透顶离开了。

我来不及想那么多,我只想把我的孙子要回来!

可是晚了

这故事听的我一惊一跳,我想问为什么晚了,只见坐着的郭奶奶脸已可见的速度变得乌青,眼睛由红转白又变污浊。

我吓得说不出话想拉爷爷夺路而逃,而爷爷却稳如泰山,淡然地看着露出死相的郭兰。

爷爷说:你想让我用天星定命之术帮你找回孙子就得付出报酬。

变得可怕骇人的郭奶奶突然把头一仰,她的后脑勺居然贴到了她的后背上!而那浑浊的没有黑眼仁的双眼恰巧盯着在她侧面的我。

我刚想从茶几另一面绕走,却被她口中吐出的红线缠住了腰。

那红线透过我的衣服消失了,我感觉肚皮痒痒的,撩起衣服一看,那红线就像刺青一样印在了我的皮肤上。

爷爷眼色凌厉,手中折扇一起扇出了几张黄符贴到了郭兰的额头和双肩。郭兰瞬间以极诡异下腰的姿势定住不动了。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