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狱E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1-10-02 00:30 出处:网络 作者:佚名编辑:@女鬼屋
内涵鬼故事:地狱E 跳楼 清晨天还没亮,当闹铃响了之后,杜言打开了房门,唯有这一间宿舍灯火通明。
内涵鬼故事:地狱E

跳楼

清晨天还没亮,当闹铃响了之后,杜言打开了房门,唯有这一间宿舍灯火通明。

您老终于回来了?逸青揉着惺忪的睡眼懒洋洋地说。

恩啊,不过看起来你们没怎么睡好啊?

昨天有很奇怪的声音耶,你觉得我们能睡好吗?

奇怪的声音?杜言愣了一下,奇怪的声音是指什么呢?

妈妈!我真的好寂寞~妈妈!为什么你总是不陪着我?逸青像模像样得学着。幽幽的声音蔓延在每个人的心头,缭绕延绵而不绝

听到逸青的话后,茜芸皱了皱眉,一本正经的说:原来你也听到了啊?

我也听到了!黎小沫紧接着说。尽管心里已经知道了几分,不过还是为了不把其他人也拉进去,装装聋做做哑也是必要的

啊?看起来我不是幻听了逸青自言自语着。

晓微幽幽的从床上爬起来其实,昨晚我也听到了

晓微?你醒来了?

恩,昨晚没睡着,不知道咱们中间哪头猪弄得恶作剧!晓微一脸愤怒,指甲握的都发白了,看来晓微,不是一般的讨厌爱打扰别人的人。

总有一天会知道答案的。叆晴留下这么一句让人琢磨不透的话,离去,也只有黎小沫知道叆晴说的是什么意思。

过了一会,大家来到教室,但是杜言没来。

好,现在大家来看一下这道题老师正在绘声绘色的讲着题,但是大家都昏昏欲睡,忽然,一声刺耳的椅子被拉开的声音,逸青站了起来,径直往门外走去。

这位同学,你干什么?课还没上完呢,喂老师愣愣的看着逸青走出去,逸青却像什么都没听见过一样,还是走了出去。

同学们投来了惊讶的目光,直接无视老师的人,恐怕全校也找不出几个。

大家接着上课。老师不免有些愤愤的说,话说这学校还没几个敢反驳他的人,今天逸青就直接看都没看他

楼顶上

奇迹,平时只有校长才能打开的楼顶门,今天居然没有锁!逸青早已站在了楼的边缘上,雪白的裙子迎风飘舞,轻盈得像一页纸,风一刮就能刮下去似的。她痴痴的望着教学楼周围的景色,嘴里轻轻的说:呵,才九十多年,这里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啊?我的房子怎么不见了?

刚好慕维嘉帧有事来到楼底下,刚好看见了站在教学楼边缘自言自语的逸青,又刚好看见前者的嘴弯起一个诡异的弧度、缓缓低下头来看着自己,眼睛里有者非人类所能表现出的阴冷。慕维嘉帧心里一颤,她的不会准备跳楼吧?谁知刚准备劝她不要跳楼,就看见楼上的女孩头朝下就跳了下来,慕维嘉帧顿时愣在了那里

靠 当反应过来时,矗立着的人才跑过去接逸青,眼看就要接到了,但是,瞬间,逸青近乎诡异的移动了一米左右,这不禁让这个叫慕维嘉帧的男生倒抽一口冷气,瞬间移动,这诡异的近乎传说的事情就发生在自己身边,还距离如此之近,诡异,太诡异了,这绝对非常人能做到!虽然已经做出了最快的反应,最终逸青还是摔落在地,由于逸青下落的惯性,慕维嘉帧也跌落在地,一声骨头脆响,酸麻的疼痛就让慕维嘉帧再次倒抽一口冷气 。

教学楼里大家听到了好像有人惨叫了一声,有人趴在窗子上看了一下,就看见楼底下的逸青倒在一片血泊之中。也有那种爱闹事的人就大喊:逸青死了!

于是,大伙自然就一窝蜂的冲了下去,只留下呆若木鸡的老师望着空荡荡的教室这群学生神经病啊!老师终于又一次的被人无视了

叆晴和黎小沫再下楼时对视了一下,命案,诅咒,这是巧合吗?逸青是不是受到了牵连?

楼下救护车的声音响起,刚到达的叆晴和黎小沫看见亮的浑身是血的人被抬进了救护车。

过了一会,校长把老师叫到一边说了几句话,等老师再回来时,面色惨白,和逸青一个寝室的都出去,警察有话要问你们。

有话问咱们?黎小沫便往门口走边和叆晴说话。

真邪门,不会真的是那个应验了吧?叆晴实在想不通警察有什么事能扯上自己。

对了,问什么都别说那个猫脸娃娃的事,听见了吗?

为什么?

你说出来不但没人信你,而且会有无神论者把你当疯子看的。

哦。

晓微、叆晴、黎小沫、茜芸四个人跟着校长来到了教导处,里面有一个警察正在喝茶,还有一个警察拿着本子,大概是做笔录的。见到他们进来了,连忙站起来,清了清嗓子做起了自我介绍:咳,大家好,我姓邢,名扬,叫邢扬,刑侦大队的队长,大家叫我小扬就行了。说完还掏出了警官证给大家看。

嗨~又见面了,晓微同学。

对不起,我忘了你叫小杨?还是叫小样?晓微不屑地看了一眼,晓微的母亲,就死于一场凶杀案中,当时就是邢警官办的案,但是警察一直一直没找到线索,此案也就成了无头案,已经不去查了,所以,她早已对警察的办事能力不抱任何希望了。

随你怎么叫,都行。邢警官很大量的说了一声,现在我们切入正题,你们的舍友--叫逸青对吧,于今天早上9:00跳楼,想必你们都看见了把,现在正在抢救中。

那她没什么大碍吧?茜芸侥幸的问了一下。

大碍?如果不是有一个叫慕维嘉帧的男生接了一下的话,那逸青绝对是当场身亡,她可是头朝下跳下来的。不过目前生命体征良好,但是,咳,苏醒的可能不大,弄不好这成植物人的可能性比较大。可是我刚得到的消息。

大家怎么也想不通,开朗的逸青怎么会平白无故的,去跳楼!更何况,今天早上她还活生生的人啊!不,不,她不会跳楼的,她是我最好的朋友,怎么会说走就走呢茜芸哭了,大家的眼眶湿润了。

邢警官:所以现在,我们正在调查事故原因,还请各位配合一下。

有什么要问的就问我吧,我会配合你的。黎小沫显得很轻松。

邢警官:好,黎小沫留下,其她的先出去。

坐吧。邢警官指了指旁边的位子。邢警官带着几分威胁的语气说:现在,把你知道的统统给我说出来

亏我还把你的身份没说出去,对我就这态度啊?

呃好吧好吧。最近逸青有没有什么不正常的地方,或跟谁有仇?

没什么不正常的啊,她呀,就是个乐天派,今天早上她还和我们开玩笑呢。回忆这早上发生的一切,真的有一种茫然若失的感觉

那你最近有没有觉得谁比较可疑?

可疑?好像没有吧黎小沫想了一下说。

哦?

不过,杜言今天早上好像没来上课,她平时从不旷课的。

不对。你们寝室的逸青是自己跳下来的,而,她是怎么上到楼顶的?楼顶的门并没有开啊?

问题就在这额。老哥,你身为警察,公安刑侦大队的老大,连这点问题都想不出来,推理能力也太差了吧,你还在我们寝室同学面前装淡定黎小沫翻了个白眼给邢杨。

那个服了你了说正事你有没有其他的线索,我们调查到的线索少得可怜,后期可能还要通过大量的走访调查线索。

不过我倒是有一些线索。

恩?说来听听。

你信鬼吗?黎小沫认真地问。

鬼?笑话,那种东西都是骗人的,谁会相信那种东西?

可是,我相信,因为

好了,别说了,你说了也用不着,我总不能交一份关于鬼的案情报告上去吧?

那也是,这样吧,表哥,如果要深入调查,我应该能帮你的忙。

好,你先别把我身份告诉大家,先瞒着。警官笑了一下。

后面警察问了大家几乎同样的问题也没看出有什么端倪来,就是觉得杜言今天没来上课有蹊跷,但是救逸青的男生,也就是目击者,没看见有谁推逸青下去,而且门就没有开过,逸青是如何爬上去的?还有逸青向是解脱了什么般带着微笑去跳楼,这个女孩子解脱了什么东西呢?难不成这又得变成一个无头案?还是真还是听从校长的话告诉大家逸青忍受不了生活的压力去跳楼了呢?这个谜越来越大,一切的一切就像一场阴谋,彻彻底底的阴谋一样。刑警察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喂小子,过来!你觉得这件事应该怎么办?

老大,我也不知道啊。要么,你表妹去做卧底,打探一下消息也正好,这么大的案子,总要查个水落石出的才好。

这真是我见的最离奇的案子了。邢杨无奈的摇了摇头。

然而,谁也没有注意,在教导处的吊灯上,坐着一个破旧的洋娃娃,一脸微笑的看着下面

抱歉,抱歉,真的很抱歉,这么久才更一篇,因为今年上初二,作业特别特别多,下一篇可能要等到过年才发,还请大家不要等了。在这里给大家弯腰致歉!!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