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 民间山野奇谈 第195 雨萱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1-09-17 07:07 出处:网络 作者:佚名编辑:@女鬼屋
民间鬼故事:民间故事 民间山野奇谈 第195 雨萱 /br因未知原因,今天搜狗突然无法搜索到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找到回家的路!/br
民间鬼故事:民间故事 民间山野奇谈 第195 雨萱

/br因未知原因,今天搜狗突然无法搜索到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找到回家的路!/br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民间山野奇谈 ”查找最新章节!

白衣少女没有说话,漂亮的大眼睛望着我,然后眨巴了一下眼睛,就像是天上的星星闪烁了一下。

我擦了擦手心的汗,将野鸡藏到了身后,涨红着脸道:“你一定饿了吧,我请你吃野鸡肉。这是纯野生的,很好吃的。”

说完这句话我也不等白衣少女回答,赶紧蹲到水塘边清洗野鸡,十指如飞,没一会就把洗剥干净了。

砍青竹生火,抹上我用自配的香料抹在野鸡上,没一会诱人的香味就飘了出来,野鸡烤的金黄无比。

这是我这辈子烤的最好的肉,也是烤的最用心的肉。

在这过程过白衣少女也没有说话,我偷偷向她看了几眼,发现她正静静的看着我。

“可以吃了。”我切了一条鸡腿递给白衣少女。

白衣少女没有接,依旧只是静静的看着我。

“很好吃的,你尝尝。”我急忙说道。

白衣少女又眨巴了一下眼睛,伸出手接过了鸡腿。

“小心烫嘴。”我轻声道。

白衣少女将鸡腿递到嘴边,轻轻咬着,给人的感觉是那么的美好而安静。

我心里没由得紧张了起来,紧盯着白衣少女脸上的表情。

白衣少女吃了一块肉,脸上露出了笑容,那笑容就像是山上的积雪融化,是那般的纯净,是那般的让人欢喜和美好。

紧接着白衣少女又咬了一口,慢慢的吃了起来。

我就在一旁静静的看着她,脸上不由自主露出满足的笑容,心里有一道声音在呐喊,她喜欢吃我烤的肉。

“这里还有一条腿!”当白衣少女把那条腿吃完后我又急忙将另外一条腿切了下来。

白衣少女摇头。

“我叫李千斗,你叫什么名字呀”我轻声问道,没有刚开始那般紧张了。

白衣少女望着我没有说话。

“啊,你要是不愿意说就算了。”我挠了挠后脑勺急忙道。

白衣少女摇摇头,捡起竹枝在地上写了两个字——雨萱。

我愣了愣望着白衣少女,心中没由得一阵刺痛,她竟然无法说话。

“雨萱,多么美的名字啊。”望着地上那两个字,我在心中喃喃低语。

“雨萱,我记住你的名字了。”我重重的点头。

雨萱笑了起来,又在地上写了三个字——李千斗。

“对,我就叫李千斗,我想和你做朋友,你同意吗”我无比紧张的问道。

雨萱又静静的望着我半响没有反应,就当我要失望的时候,她又笑着点点头。

“哈哈,雨萱,那以后我们就是好朋友了,如果有人要是欺负你你告诉我,我保护你!”我兴奋的大声道,这种兴奋,这种欣喜比我第一次在爷爷的指导下抓住第一只邪物还要强烈,那是一种来自灵魂深处的欢喜,那种感觉就是我想和雨萱亲近。

“雨萱,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啊,这里多危险啊,万一有什么害人的东西跑出来怎么办”我问道。

雨萱眨巴了一下眼睛,没有说话。

“雨萱,你刚才吹的那个乐器是什么呀,好好听啊。”

雨萱在地上写了两个字,海螺。

“原来那就是海螺啊,我好喜欢你吹的那种声音,你能教教我吗”我一脸渴望的望着雨萱。

雨萱点头,给我做了一番演示,然后将海螺递给我。

海螺上还沾染着雨萱的味道,我脸色一红,见到雨萱那纯净的双眼,急忙将海螺放在嘴边。

雨萱很是耐心的一遍又一遍的教我吹,我掌握了吹海螺的基本技巧。

“我教你一首曲子——碧海青丝。”雨萱在地上写着。

我使劲的点头。

悠扬的声音在竹林中响起,万顷碧海,一位白衣少女青丝披肩踏海而来,她好似是大海的女儿,在水面起舞,又好似是月光仙子,所有的月光都笼罩在她身上。

一直到了天黑,这首碧海青丝我才勉强学会了。

“这个海螺送给你。”雨萱将海螺递到我面前,长长的睫毛眨动着。

我伸出双手将海螺接下,小心翼翼收了起来。

“雨萱,我也送你一件东西。”我说道,急忙从袋子里翻找了起来,最后一脸尴尬的将一只折断了一边翅膀的蝴蝶拿了出来。

“雨萱,这是我前几天雕刻的一只蝴蝶,但是不知道怎么就弄断了,我、在重新给你雕一只。”我脸色涨红说道。

雨萱摇头,从我手中把那折断翅膀的蝴蝶拿了起来,笑了起来。

“我很喜欢这只蝴蝶。”雨萱在地上写着。

我重重点点头,心中却是在发誓,我一定要重新雕一只更好地蝴蝶送给雨萱。

月光将竹林笼罩,青竹披上了一层银装,雨萱轻轻靠在我肩膀上,这一切是那般的美好,我甚至想永远都这样下去。

突然赖宝汪汪大叫了起来,龇牙咧嘴,全身的毛都竖了起来。

我心里也是猛的一个激灵,一股巨大的危机感笼罩在我心头,一把将雨萱抱在怀里,右手摸出了桃木剑,无比警惕的盯着竹林里。

“妖女,想不到你竟然在这里快活,这是在哪里找的一个小白脸啊。”一个黑衣老人出现在了竹林中,黑衣老人身上邪气滚滚,手里拿着一根白骨做的哭丧棒。

“那小白脸有什么好的,一点经验都没有,要不你跟着我吧,我比他强!”黑衣老人哈哈大笑,脸上充满了淫邪。

“你,该死!”我大声怒吼,这个老头竟然如此羞辱雨萱,罪不可赦。

“哪里冒出来的山野小子,你敢和我这样说话,你信不信我让你生不如死!”黑衣老人怒斥。

望着黑衣老人我眼中露出一丝杀机,然后一脸笑容轻声对雨萱道:“雨萱,不要害怕,我去解决这个老东西。”

“赖宝,保护雨萱!”

我手持桃木剑向黑衣老人扑去,这个老人一身邪气,做过了不少害人的事,当诛!

“小子,你拿着一把破桃木剑就以为你是地师吗”黑衣老人大笑,丝毫没有把我放在眼中。

我没有说话,这老头身上的气息强大,实力远胜我。

一剑向黑衣老人劈了过去,至阳之气喷出。

“咦,想不到那小子还有点道行!”黑衣老人惊咦了一声,然后冷笑了起来:“就这么点实力还想来英雄救美,愚蠢!”

黑衣老人的哭丧棒向我桃木剑打来,顿时一股庞大的阴邪之气卷来,还有呜呜的声音。

桃木剑和那哭丧棒碰了一下我就快速倒退,脸色大变,死死盯着那老头。

这老头的攻击手法很诡异,竟然是攻击人我的三魂七魄,刚才那一个碰撞就有一股力量撕扯着我的魂魄。

“走阴人!”我冷声道,看到这个老头让我想起了另外一个老头,走阴人这个词我还是从他嘴中知道的。

“嘿,你还有点见识。”黑衣老人大笑,哭丧棒向我砸来。

呜呜作响,一股黑气化为铁链向我缠绕而来。

“给我破!”我怒吼,桃木剑狠狠向那黑气劈去。

桃木剑撞在了黑气上,我脸色巨变,一口血喷了出来,踉跄的向后倒飞了出去。

“嘿,这么点实力也想跟我斗!”黑衣人嘲讽。

“雨萱,快走!”

“赖宝,护送雨萱走,我来缠住他!”我急忙大吼,我不是这老头对手,只能走一个是一个。

雨萱没动,赖宝龇牙咧嘴大吼。

“雨萱,快走啊!”

“你是我的朋友,我不能让你受到伤害!”

我大吼,又有血咳了出来。

“走嘿,走的了吗”黑衣老人大笑,向雨萱走去。

“杀!”我怒吼,咬破舌尖喷了一口精血喷到了桃木剑上,紧握桃木剑凝聚全身精气神向黑衣老人扑去。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