辫子功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1-09-17 06:13 出处:网络 作者:佚名编辑:@女鬼屋
民间鬼故事:辫子功 清朝咸丰年间,靠近渤海的海曲县有几支马帮,专门往处于内陆的潍坊、泰安等县送海鲜。海曲县离这些地方足有千里之遥,还要跋山涉水的,其中辛苦自不必说,不太平的年景,还常常遇到山贼土匪劫道。
民间鬼故事:辫子功

清朝咸丰年间,靠近渤海的海曲县有几支马帮,专门往处于内陆的潍坊、泰安等县送海鲜。海曲县离这些地方足有千里之遥,还要跋山涉水的,其中辛苦自不必说,不太平的年景,还常常遇到山贼土匪劫道。

慑于山贼土匪的淫威,这运货的马帮一年比一年少。其中有一支马帮的头目叫王泰来,因为兄弟六人,他是老小,所以人称王六爷。王六爷行走于海曲县与内陆诸县多年,却没有一次被劫过。出神入化,无人能敌的辫子功是他的护身符,土匪山贼都怕他。于是,这王六爷的生意一直顺风顺水、有滋有味地干着。

王六爷主要给泰安县水门镇的春风酒楼送海鲜,那春风酒楼以前的主人叫杨贤,与王六爷交往甚厚,对王六爷的生意十分照顾。王六爷记着杨贤的恩,一直给春风酒楼提供着最好的海鲜。

杨贤膝下无子,早些年收养了一个义子,起名杨松。这杨松成人之后,身高八尺,皮肤黝黑,肌肉结实,站在那里,就像一座佛塔。杨松从小就不喜欢读书,只喜欢耍枪弄棒,杨贤一切也都由着他,前后给他雇了五六个师傅,专门教他武功,所以几年下来,这杨松已经练就一身好武功。

杨松听人说,给自己家送海鲜的王六爷武艺高强,无人能敌,心中很不服气,时常想找机会和王六爷比试一下,王六爷每次都婉言谢绝,如果再强求,义父杨贤就会站出来,呵斥他不得无礼,杨松只得将与王六爷比试的念头压在心底。

杨贤七十岁时,得了一场大病,不久病故,临终前,杨贤对着特来探望他的王六爷说:六爷,我死后,我那犬子一定会找你麻烦,你是长辈,还请你多加担待王六爷垂泪道:老掌柜你放心,我一定不会动手的。

杨贤去世后,春风酒楼就传到了义子杨松手中。杨松和他的义父不同,他仗着自己有一身功夫,身边有几个臭味相投的弟兄,横行水门镇,尤其是酒楼同行,稍有不顺眼,就会上门寻衅滋事,轻者害得人家赔酒赔银子,重者害得人家关门,渐渐成了水门镇一霸。

老掌柜虽然辞世,王六爷却还记着他的好,继续将上好的海鲜提供给春风酒楼,谁知这一次酒楼主人变了,这路数也变了。王六爷卸完了货,杨松却绝口不提货款的事,王六爷就去问询,杨松却把苦脸一摆,说:最近酒楼生意不太好,六爷如果信得过我,且容我下一次再付你货款!话已至此,王六爷还能说什么,就带着马队回海曲县了。

谁知第二次,杨松还是以同样的理由拒付货款。等到第三趟杨松还是不给货款时,王六爷就有些恼火了,他对杨松说:少掌柜,先前老掌柜在世时,从来没有短过我的货款,现在你一而再,再而三地不给我货款,究竟是什么原因,是不是我有什么地方得罪了你?杨松冷笑道:你终于沉不住气了,实话告诉你,我还真的就是找你的茬!接着杨松又说:人家都说你武功盖世,无人能敌,我却不信,我就是想和你比试一下。今天如果你胜了我,我就将全部货款一分不少地付给你,从此我拜你为师,如果你败了,不但这货款我不会给你,你还要给我磕三个响头,然后大叫我三声爷爷。这简直是欺人太甚,王六爷的徒弟们忍不住了,摩拳擦掌的,都想教训一下眼前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却被王六爷用眼神制止住了。

王六爷朗声道:和贤侄切磋一下武功,也不是不可以的,但是你也要答应我两条杨松做了一个请讲的手势,王六爷说:第一,我万一取胜,我也不要你拜我为师,我只要我的货款;第二,你万一落败,从此后不可再恃强凌弱,安安稳稳地做你的酒楼掌柜,别让老掌柜的百年基业毁在你的手上,只此两条,你如果答应,我就与你切磋,否则没得商量!杨松想了想,就答应了。

两人走到酒楼旁的一片空地上,这时,周围的人听说两个一等一的武林高手要决斗,忽的一声,都围过来看热闹,将两人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

王六爷做了一个手势,说:贤侄,开始吧!杨松决定先发制人,上前举拳便打,王六爷却轻轻地避开了,杨松回头又是一脚,王六爷将身子向后一晃,又避开了这极有力度的一脚。

杨松只道这老儿怕自己,也不讲话,继续抬脚举拳朝王六爷攻击,王六爷虽是知天命之年,但是身体却极为灵活,东躲西闪的,杨松的那些拳脚竟然全部落了空,最后还因为用力过猛,差一点栽倒在地,惹得围观的人哈哈大笑。

杨松停住拳脚,气呼呼地说:你这老儿,躲来躲去地不还手,是不是在戏弄我?王六爷说:老掌柜辞世前,我答应过他,不会与你动手

杨松说:你好生没有道理,不与我动手,又怎么能与我分出胜负,你如果再不还手,我只当你是败了!王六爷听他这么一说,就说了一句:我既然答应过老掌柜,不会与你动手,我就一定会信守诺言,但即便我不动手,你还是打不过我!

王六爷接着就将盘在头顶的大辫子解下来了,他的那条大辫子,足有四尺长,一直拖到了王六爷的脚跟,由于保养得好,在阳光下,闪烁着耀眼的光泽,就像一根涂着蜡的鞭子,杨松早就听说王六爷的辫子功十分了得,但是他不相信一根软绵绵的辫子会有什么神通。

趁王六爷没有防备,杨松突然发力,跳到王六爷背后,就要揪住王六爷的大辫子,王六爷早就料到他会有这么一手,一抖大辫子,那辫子就像活了一般,一下子就缠住了杨松的脑袋,将他甩出了两丈之外,围观的人发出了一声声惊叹。

杨松爬起身,就觉得脖子火辣辣地疼,好像被蘸了盐水的皮鞭抽了一般,他看了看神定气闲的王六爷,再也不敢小视他了,但是就这么认输,岂不是太让人瞧不起了,杨松心说:拼了!他定了定神,就使出毕生所学,挥舞着拳脚就朝王六爷打过去,王六爷不慌不忙,待杨松离自己只有两尺开外,他突然将头一低,大辫子又飞了出去,先是缠住了杨松的左手,那辫子梢继续活动,又缠住了杨松的右手。杨松一惊,他使了使劲,也不能挣脱那辫子一丝一毫,相反,他越想挣脱,那辫子缠得越紧,杨松觉得骨头都快被缠裂了。【星火作文网 www.easyzw.com】

扑通一声,杨松跪倒在地,哀求道:王师傅,请原谅小侄有眼不识泰山,您大人有大量,放了我吧!王六爷低头说道:你可知道你都错在了哪里?杨松忍痛说道:我不该学了点三脚猫功夫,就自认为天下第一,我不该恃强凌弱,欺压同行王六爷又问:你既然知道了自己错在哪里,以后改不改?杨松的头点得像鸡啄米,连说:改,我一定改!还请王师傅放了我!

王六爷见他确有悔改之意,就把辫子收了,放过了杨松。杨松顾不上搓揉像断了一般的手腕,给王六爷又连磕三个响头,说:还请王师傅收下我这个徒弟!从此我一定好好跟你学功夫!

王六爷知道杨松确实是一副练武的好架子,再说还碍于与老掌柜杨贤的情谊,就收下了他为徒,教授他辫子功,同时,还把中国武术武德中的那份豁达、包容、谦让,一并教授给了他。

发送本文到微信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