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鬼三部曲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1-09-17 03:38 出处:网络 作者:佚名编辑:@女鬼屋
民间鬼故事:女鬼三部曲 一、怨近些时段,李子良相当闹心。为什么呐?还不是为儿子,二十六七了,订婚几年的儿媳妇就是不张罗结婚。啥原因?没给新盖北京平。也不怪,现在女孩子结婚都时兴要楼了。可李子良不是不想给
民间鬼故事:女鬼三部曲

一、怨

近些时段,李子良相当闹心。为什么呐?还不是为儿子,二十六七了,订婚几年的儿媳妇就是不张罗结婚。啥原因?没给新盖北京平。也不怪,现在女孩子结婚都时兴要楼了。可李子良不是不想给,盖一个三间北京平至少十多万,这对于他来讲也是一个天文数字,起码目前他还没有这个能力。

面对老婆的絮叨和儿子的埋怨,老李不是傻子,只有自己蔫上火。老李自小体弱,剂子又小。前几年跟人家出去打工,老板们都嫌他,这二年就窝在家里侍弄庄稼。别看自个是个抽吧种子,老婆也是块盐碱地,儿子倒壮实,近一米八的个头,总算是老李的骄傲。几年前有人看中了儿子大高个,人诚实,给张罗定亲。虽然彩礼钱花去了几年积蓄,老李也乐呵一阵。谁知人家姑娘要三间新式北京平,啥时房子盖完啥时结婚,弄得老李成了灶膛里的王八--里外憋气。

街里不远处传来鞭炮声,是前街蔡五儿子结婚,招呼大家劳早忙。提起老蔡家,老李一肚子怨气,还不是仗着他爹当一辈子大队书记划拉不少钱,这些年又栓货车又买客车。蔡五儿子刚二十,城里就买了楼,新媳妇订婚就没回去,也没领证就让人驾驶。老李怨归怨,见了比自个小的蔡五脸上还是毕恭毕敬,好像他是大哥一样。尤其见了蔡五媳妇,老李似乎更是不得劲,四十多岁的女人,简直像三十来岁,那模样,那身段,走起路来胸前那两个球球上下晃悠,像两个锤锤敲打老李的心房,趁人不注意还时不时地往那处多瞄几眼。

也别嗔老李来气,要不是爹早死家里困难,咋也找个有模有样的媳妇,搂着心里也舒坦。老婆天生营养不良,一副棺材瓤子像,虽然还不到五十,胸前两个女人物件如风干了的茄子,除了褶子就是皮。每到夜晚老李睡不着的时候,往往做着和鲁老爷子笔下阿Q同样的青春梦,不过女主人公不是尼姑而是换成蔡五媳妇(村子里有这种想法的人何止老李一人!)。也就靠这样的心理活动,像汩汩清泉滋润着老李的某些系统,使他知道自己还是一个男人。其实男人就是这样,不管你心里咋腌臜,不表露出来就是正人君子,否则就是不正经,好人坏人就隔着一层肚皮。

时近中午,开席的鞭炮砰砰作响。老李本不想去赴席,但鬼使神差还是出了门,脚下不由自主地加点劲。抄近路要过一条土壕沟,平时老李是不轻易过的。土壕边是一座小北京平坟冢,是十年前张姓人家给翻车屈死的媳妇盖的。提起这户老张家,老李自然牙根痒痒。这是一个好日子不好好过却专喜欢得瑟的那种,放着家里漂亮妻子不管不顾,却到外面和一个有孩子的寡妇勾搭连环。后来一天带老婆下地干活,翻车砸死了老婆。恰巧老李下地干活目睹了惨状,女人额头被车厢砸个窟窿,至今想起仍头皮发怵。

半年后,张姓爷们把寡妇娶进家门。说来也奇怪,新媳妇公爹早上如厕,吓出病来,原来新媳妇全身赤裸昏睡在厕所里。起初以为新媳妇有病,后来接连发生几次,于是找来看外起码的师傅。说以前媳妇作祟报复,需给亡灵在死处建一个北京平坟冢方可安生。北京平坟冢盖完后,张家果然不再闹鬼,不久还是举家搬迁,只留下原来张家媳妇孤零零一座坟冢。

生活中像老李这样老实巴交的人何止千千万万,他们无权无势无地位,对世界的不平等无可奈何,在人群面前不敢吐露自己的心声,不敢发泄积怨或者抱怨,只得把内心的不满紧紧地包裹起来。与其说他们可悲倒不如说他们可怜,正是这些值得可怜的人,他们用自己的力气默默建设着我们这个五色斑斓的世界,既无高工资待遇,又无娇妻美女陪伴人生,他们只是人间的一个土块、一棵小草。

二、缘

老李快走几步,想早点离开那令他心悸的坟冢,不料心脏一阵剧痛,接着眼前发黑,他恍惚看见前面有棵树赶忙双臂抱紧才没跌倒。不知过了多久,老李脑袋渐有意识,只是眼睛不能张开,心脏疼痛感消失。咦!?老李先惊后讶,这棵树咋这软乎,如女人腰身。他下意识伸手向下一摸,怎么两棵树长到一起了?他顺势双手向上摸,软软的鼓鼓的状如女人双乳,更是大惊--不过没人看到他失色。

啪!一只手拍在老李还在搂着的手背上,听到女人说话声:喂,行了呗,是不是看女人好欺负,一双爪子在人家身上瞎胡搂?老李这下睁开了眼,果见搂着一个女人,忙不迭松手,一脸尴尬。女人转过身,年岁较轻,面容冷艳,额头一块伤疤,似曾相识又一时难辨。摸一摸,二千多,掏钱吧?女人伸出手,白皙细腻,话音又阴又冷不容商量,仿佛从肚子里发出。老李一辈子视财如命,路上遇到讹诈者,虽理亏然心一横:要我老李来掏钱,除非初一月儿圆!女人盯了老李一会,瞧得老李心里直发毛,后背冰凉,女人诡秘一笑后转身走了,转眼间无影无踪。

老李回忆刚才情节,觉得此女人面熟一时想她不起,真是后怕中夹着一丝庆幸,甚至一点得意。耳朵边传来鼓乐声,声音飘渺,若有若无,似从家那边传来。谁家又死人了?老李琢磨附近哪家有年迈或重病之人,也没理出一点头绪,心想等到蔡五家问问就知道了。老李走到蔡五家,脚步飘飘悠悠,状如醉酒。找一个空座坐下,席上众人都觉面生,大家也不给他敬酒,视他为无物。老李心里郁闷,独自拿起酒瓶自斟自饮。

多杯酒下肚,老李更觉脚下、脑袋都飘飘,也不管别人独自离席返家。老李蹒跚走着,此时心情好极了,大声地哼起了一段小曲,好像凤凰涅槃后重获新生,又如十月怀胎的孕妇终于产下了婴孩。天似乎黑了,他看到部分人家点起灯火,可地下分明又很亮,很像月光,抬头看,果然一轮明月横空。咦!今天是初一,老蔡家办喜事,初一咋还有圆圆的月亮?老李紧拍脑袋也想不出所以然来,是初一没差,是月亮也没错,是哪错了?不知道。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