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谁也别蒙鬼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1-09-17 02:45 出处:网络 作者:佚名编辑:@女鬼屋
民间鬼故事:蒙谁也别蒙鬼 一、丧事综合办清水湾没有水,只有四条呈X形排列的马路,交叉处是个偌大的空间。因为是郊区,红绿灯可以没有,但应该有个转盘疏导车流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没有。每天,车流从四个方向
民间鬼故事:蒙谁也别蒙鬼

一、丧事综合办

清水湾没有水,只有四条呈X形排列的马路,交叉处是个偌大的空间。因为是郊区,红绿灯可以没有,但应该有个转盘疏导车流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没有。每天,车流从四个方向过来,一不留神就会撞上。车祸多了,这里竟然生出一系列与车祸配套的服务,比如汽修店、诊所、饭店,当然还有卖纸扎和墓碑的冥器店。

何光源的纸扎店就在这儿,不过他的店并不是像别人那样为车祸而开的,何家从他爷爷辈起,吃的就是这口死人饭。在过去的几十年里,何光源的店一直很低调地在村子的角落里,但两年前,新建的马路将村子一劈为二,他的店一下子就成了马路边的门面房。

虽是门面房,但店里还是像过去那样昏暗,原本就已逼仄的空间因为塞满了各种杂物更显拥挤。在这样的光线下,寻常人只怕看东西都看不清楚,不过何光源却在手脚娴熟地扎着一匹纸马,几十年烂熟于心的技巧早让他闭上眼睛都能扎好每一个东西了。

门口一暗,李方进来了。李方也是本村的,过去跟他学过半年纸扎,后来觉得没前途就出去打工了。马路通车后,他竟从那些血淋淋的事故中发现了商机,硬是凭着那半瓶醋都不到的功底开了家纸扎店,公开与师傅抢生意。李方的手艺虽然不精,但那店开得招眼,里面的摆设装修又参考了灵堂的特色,宽敞肃穆,让人一进去就能感受到专业的氛围,因此,生意竟比何光源好多了。

师傅,忙着呢?李方搭讪道。何光源头也没抬,继续糊着手中已经是收尾阶段的马。李方又说:你都这么大年纪了,何必这么辛苦呢?不如到我那儿去帮忙,只要指点一下他们就行,我给你开工资。

何光源还是没说话,他糊好手中的马,放在一边。纸马半人多高,栩栩如生,不过没点上眼睛。李方没话找话地问:师傅,你咋没给它开眼呢?何光源淡淡地说:等客人来拿时才能开,要不,提前开了眼它就会跑了。李方一乐,说:这纸扎的马它还能跑?何光源点头说:能。你要不信,我讲个故事给你听听。李方咧了咧嘴,说:你又要用那些鬼故事来教育我了,得,反正也闲着,你就教育教育我呗。

何光源正要开口,李方的手机突然响了,他接来听后,马上对何光源说:师傅,前边又出车祸了,我先去看看。故事等下回再说吧。说完,他急匆匆就往外走。现在生意不好做,事故多发的这五百米地段内,遍布了各种丧事广告,比如送你最后一程,鲍家花圈、莫愁前路无知己,路路通纸扎伴君行、生不能坐拥万金,死可以家财亿万,金东冥币等等,整个一丧事综合办公之所。要想抢到生意,就得第一时间主动去向客户推销自己。

到了晚上,李方过来了,看来今天的生意他是抢到了,脸上笑眯眯的。何光源又在搭一幢别墅了,已经搭出框架,这还是欧式的。虽然还没完工,但里面的布局已经有了,客厅、卧室、厨房、卫生间什么的应有尽有,甚至连地面都描上了地板砖。老一辈手艺人干活就是讲究,哪像李方,本身技术不精,收的徒弟更甚,扎的各种物品只是搭个架子把纸一糊就成。

李方啧啧赞叹说:师傅,您老这手艺是没说的,可要我说,这实在是太费事了,扎得再好,也就是坟前一把火的事儿。何光源放下手中的活,正色说:你莫以为你那些粗制滥造的东西能蒙过家属就好,要知道,蒙得了人,却不一定能蒙得住鬼。这样吧,白天那故事没来得及说,我就讲给你听吧。

二、蒙谁也别蒙鬼

咱们这儿有个词叫蒙鬼,通常是指某个人骗术拙劣。比如有人吹牛说自己中了五百万,听的人就会说:你蒙鬼啊,中了五百万你不偷着乐还说出来?再比如某个工程分明有质量问题,可专家却信誓旦旦地说没问题,别人也会说:专家都是蒙鬼的呢!

说得好像鬼的智商相当于三岁小孩一样,其实鬼可不好蒙。在唐朝时,长安城有个叫万寿发的人,这人是个鬼介,说白了,那就是个跳大神的。现在普及科学了,这一行算是走到头了,可在唐朝那时,迷信的人多,也就有了很多巫婆神汉。不过限于自身能力,大多数人也就只能混个温饱而已,而万寿发却是其中的翘楚,据说,他一年的收入可达六千石米。而当时一品京官的俸禄米也才七百石。可以想象,万寿发的生意有多好了。

万寿发虽然收入丰厚,但开销也不小,除了一大家子人外,他还要给鬼进贡。他家的大宅子分前中后三院,前两院住人这不必讲,后院却是重中之重,这里的院门是时刻锁着的,除了一个心腹家人外,连老婆也不让进,因为这院子里有他养的无数鬼魂。

据他的家人透露,万寿发每天晚上都会准时与心腹挑十担米到后院去,到第二天这个时候,再挑十担米换回头天的空担。为什么是空担呢?因为被院子里养的鬼给吃掉了。听的人都毛骨悚然,这万寿发果真是异人,能通阴阳啊!这以后,长安城中的百姓要遇到中了邪或撞了鬼之类的,少不得要请万寿发去跟鬼商量一下,当然,前提是要孝敬鬼大爷一番。

何光源说到这,突然就停住了。李方正听得过瘾,催问道:然后呢?何光源说:然后,他就疯了。李方一愣,问:为什么疯了呢?何光源一笑,说:我先问你,你信不信这世上有鬼?李方不屑地说:我当然不信。这姓万的就是个大骗子,不过脑子好使,要活在现在,指定是个大忽悠。

确实,万寿发就是个骗子。他疯了后,他的心腹说,所谓鬼食米,其实就是把米挑进后院,到子时又用空担子换回来这么简单。目的当然就是提高自己名声,从而吸引更多愚民受骗。他的心腹还透露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在万寿发发疯前,一连三天的子时他去后院准备把米挑出来,都惊异地发现粮食不翼而飞了。院高三丈,别人不可能翻墙进来,再说谁敢夜闯养鬼的地方呢?一开始他以为是仆佣所为,可一查,谁都没有作案时间。到了第四天,他决定躲在院子里看个究竟。当天夜里,子时之前,一切风平浪静,子时一过,放在院中的米突然就像长了翅膀一样,一粒粒地飞起来,最后在空中组成了一个巨大的人形,这个人形冲着他的藏身之处咧嘴一笑,说:你整天说供养我们,可我们一粒米也没吃到,所以只好亲自来取了。说着,那个人形就忽地飞出了院外。然后,万寿发就疯了。

李方乐得呵呵直笑,说:师傅,我知道你是想劝我别干那些蒙鬼的事儿,可你不知道,这事我不干,有的是人干。你呀就别费这个心了。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