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宅幽灵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1-09-17 02:42 出处:网络 作者:佚名编辑:@女鬼屋
民间鬼故事:老宅幽灵 一 中坑村的老宅是危房,村委决定拍卖,风声刚一传出,报名参加竞买的就有一百多人。
民间鬼故事:老宅幽灵

中坑村的老宅是危房,村委决定拍卖,风声刚一传出,报名参加竞买的就有一百多人。

一栋摇摇欲坠的老屋,底价又高,为何有那么多的人竞相购买,话得从头说起。

老宅原是大地主刘东楠的祖宅,三代出了三个举人,五个秀才,八个大学生;最差的要算玄孙刘不凡,去年也被选上了村主任,成了名符其实的村官。刘不凡除了精明能干,还精通电子网络,所以生活上也比一般人富裕许多。因此村里人都说,刘家后代那么有出息,是老宅占了龙脉。

老宅地处村口,地理位置好,未来的国道就从老宅前通过,从商业价值上看,今后也是黄金地段。

这几天刘不凡为拍卖老宅的事忙了个不亦乐乎。开头刘村长担心没人参加竞拍,拍卖会太冷清了不好看,想不到一家伙来了这么多人,他不安了,反而劝阻大家,底价二十万呢,一抬价怕会突破五十万!全部现金交易,还得抽百分之三的交易费,老兄,得考虑经济效益啊!可每个人都异口同声地回答,行,一百万也干!一副财大气粗志在必得的架式,弄得刘村长只有摇头苦笑。

刘东楠逃台后,老宅在土改时被没收了,一直作为村里的办公地点。改革开放后,村里有钱了,便盖了栋新村委办公大楼,老宅便成了村办榨油坊。几十年过去了,老宅也就真的老了,它就像风烛残年的耄耋老者,随时都有坍塌的危险。刘村长怕出事,报乡里批准,决定把老宅拍卖,然后用拍卖来的钱重盖一栋现代化榨油坊,此事自然得到全体村民的支持。谁知报名竞拍的人竟有那么多!刘不凡真担心拍卖会惹出什么意外。

离拍卖会没有几天时,原先踊跃报名参加竞拍的人又纷纷退出,甚至连押金也不要,不到三天,一百多人像商量好了似的,一家伙退了个干干净净。弄得刘村长莫名其妙,连连惊呼:这是怎么啦?出鬼啦?一个村委悄悄告诉他,不错,老宅是出鬼了。刘村长惊愕得一下跳起来。

老宅出了活鬼。这消息也不知谁先传出的,反正你传我,我传你,越传越神,越传越真。

传说半夜过后,老宅楼上有人走路,拐杖杵地的笃笃声、男人咳嗽声、抽泣声,特别是那抽泣声让人听了心惊胆颤

有人说,这是刘家大老爷鬼魂显灵了,不愿意把祖宅出卖

刘不凡知道后大为恼火,连声说这纯属胡说八道!一派胡言!为了辟谣,刘村长召开了村民大会,在会上,他严厉地批评散播老宅出鬼的人是造谣惑众,是破坏老宅拍卖。他还给大家讲述了一番世上根本没鬼的科学道理,并说:世上没鬼,是个别人心中有鬼!必须把传播老宅有鬼的人查出来!这时,人丛中传出个慢悠悠的声音:别查了,这事是我说的。大伙一看,是榨油坊的李师傅。

李师傅在中坑住了几十年,是个忠厚老实,为人本分,勤劳善良的老油匠,他是不会信口开河的。刘村长见是他,急了,一边使眼色一边劝道:李师傅,您别我什么?李师傅摸着脑袋说:是我听见的,那晚是我守夜,听得一清二楚,那哭声呀,呜呜呜,真人,谁不信?也去老宅守夜试试,保险能听到!这闹鬼的老宅谁还敢买?白给也不要!

刘村长气得直跺脚,只有大喊一声:散会!

李师傅的话冬根也听到了。

冬根是初中生,他当然不信鬼,可李师傅说得有鼻子有眼,那走路声、咳嗽声、哭声又是从哪来的呢?别的人也许会说谎,可李师傅不会,他是个上了年纪、让人尊敬的老油匠,绝对不会撒谎。再说,万一榨油坊被鬼搅垮了,刘师傅也就断了财路,他没必要说这个谎。

冬根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孩子,被人称为特大胆。特大胆想去探索老宅的奥秘,不光是为证明自己胆大,也是为了他爹。

冬根爹当初也报名参加了老宅竞拍,只是从老宅闹鬼后他就退出了。可人退,心却没退,多好的一块宅基地,开店、居住都好,还是块风水宝地!他惋惜得连声叹气。这鬼早不来,晚不来,老宅要拍卖了就来,真他妈怪。冬根说。冬根爹眼一瞪:你懂个屁!李师傅说的还有假吗?

冬根也知道,李师傅绝不会说假。

那就一定有鬼了。冬根决定去捉鬼。冬根尽管是特大胆,但孤掌难鸣,他必须去找个帮手。

他想来想去,决定去找水生。水生是冬根的同学,也是冬根的好朋友。

冬根把打算向水生说了,还激他:如果他也怕鬼,他就去找别人。水生尽管胆小,但被冬根一激,激出豪气来了,咬着牙同意了。

那是个没有月亮的夜晚。待大人睡了后,冬根和水生偷偷溜了出来,在村口会合。

到处一片漆黑,山呀,树呀,都成了狰狞的怪物,呲牙咧嘴地吓人。

冬根全副武装,手电、棍棒、还有一只说不出名的玩艺。两人像搞地下活动似的,悄悄地向老宅摸去。

老宅从闹鬼后,再没人去守夜了,黑黝黝地蹲在黑暗里,像只张牙舞爪的恶兽。水生壮着胆,腿肚子打着抖,傍着冬根走,胆怯中还带着几分兴奋。

大门锁着,他们从窗户跳进了老宅。在淡黄的手电光下,老宅更显得空旷和荒凉,阴森森地让人毛骨悚然。水生牙齿咬得答答响,浑身直冒寒气,战战兢兢地跟着冬根来到一个偏房,也就是以往油匠们守夜的值班室,里面有桌子、床什么的,散发着一股呛鼻的油味。怕惊动鬼,冬根不让开电灯。冬根轻松地对水生说:我们就在这里等鬼。你先睡吧,鬼来了我叫你。水生哆哆嗦嗦说:行、行!

由于紧张,开头谁也睡不着,后来,也许太疲倦了,两人便渐渐沉入梦乡。

不知什么时候,冬根被一阵怪异的声音惊醒了。

笃、笃、笃,这声音在深夜听来那么清晰、响亮,冬根的睡意一下没了。

笃、笃、笃,声音有节奏地一下又一下,就像一个拄着拐杖的老人,蹒跚地、颤微微地行走。冬根忙推醒水生,颤着声音说:你听。水生醒了,睡意蒙地问:吵什么吵?睡吧。冬根说:别睡了,鬼来了。水生蓦地惊醒了,当他听见笃笃的声音后,脸刷地白了,浑身悚抖起来。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