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时刻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1-09-17 02:28 出处:网络 作者:佚名编辑:@女鬼屋
民间鬼故事:致命时刻 一、病人林雅是天和医院的实习护士,再有一个月实习期就满了。护士长偷偷告诉她,医院对她的表现很满意,她有很大希望能留下来工作。得到这一好消息后,林雅工作更加卖力了。周六周日这两天班是
民间鬼故事:致命时刻

一、病人

林雅是天和医院的实习护士,再有一个月实习期就满了。护士长偷偷告诉她,医院对她的表现很满意,她有很大希望能留下来工作。得到这一好消息后,林雅工作更加卖力了。周六周日这两天班是所有护士最不爱值的,因为病人们喜欢在周末扎堆看病,而且护士们都想和男朋友出去约会,大家都积极换班,换来换去就换到了林雅身上。林雅答应了,反正她没有男朋友,正好可以借机表现。

没想到周六一早就来了一个重伤病号,是个三十来岁的女人,从楼梯摔下来导致昏迷,医生一面紧急诊断,一面让林雅联系伤者家属。

伤者是被一个清洁工发现的,在建安大厦的十三楼步行梯上。现在的写字楼建得越来越高,步行梯只在停电失火时才用,平时人们根本就不走。所以写字楼的步行梯都不够人性化,又高又陡,看着都眼晕。这女人的高跟鞋鞋跟断了,估计是失足跌落导致昏迷的。清洁工没敢妄动,赶紧报警。警车和救护车同时赶到,救护车先送人,警察则留在现场查询伤者身份。

伤者脑部撞伤严重,必须马上手术。医生问林雅:家属还没联系上?没有签字不能手术,赶紧找啊!一个小伙子跑进来:刚才摔伤的女人呢?林雅一把抓住他的胳膊:你倒是快点啊,必须马上手术,签字!小伙子吓了一跳,白净脸微微发红:你别抓我啊,我不是家属,我叫王飞,是警察。林雅脸也红了:警察怎么不穿制服?王飞说:我抓逃犯时制服被撕破了,新制服还没发下来呢。

王飞在伤者包里找到了身份证。伤者叫莫娜,二十九岁,就在建安大厦十六楼的顺发财务公司工作,她的丈夫接到通知正赶过来。王飞问医生:您能肯定是摔伤吗?医生说:初步检查应该是。

莫娜的丈夫赶到了,他一见妻子的样子就傻了,医生劝他赶紧签字,他一再追问:我妻子还能不能抢救过来?林雅劝他:头部磕碰导致脑部淤血,颅压很高,必须马上手术,你赶紧签字吧。他仍然不放心:你们确定能抢救过来吗?林雅急了:再不签就真来不及了!他还在犹豫,王飞看不下去了:人命重要啊,什么事也得先抢救再说啊!他才不情愿地拿起笔签了自己的名字:李波。

手术还算成功,能不能挺过去就要看运气了。林雅把莫娜安顿在特护病房101内,然后进入值班室。特护病房内的仪器是全自动的,一旦病人的血压、氧气、心跳等任何指标出现问题,值班室内的报警器就会响起,同时代表病人床号的指示灯也会亮起。从值班室赶到特护病房只需要十几秒,基本和守在病人身边没什么区别。

李波要求陪床,林雅同意了。林雅虽然很疲倦,但她不敢睡,她得盯着监护仪。这一夜,莫娜的呼吸几次出现急促状况,心脏跳动也不稳定,林雅不时过去查看,直到天亮有人接班,林雅才找地方睡觉。

下午王飞来找了一次林雅,了解莫娜的情况:她还有可能说话吗?林雅想了想:如果恢复得好,是有可能的,不过现在说这些为时过早,她能不能挺过这两天才是关键。王飞自言自语:电梯又没坏,这女人为什么会选择走楼梯呢?林雅说:减肥,我每天都爬家里的楼梯减肥。王飞上下看看她,笑着摇摇头。林雅脸一红:你笑什么?笑我胖?王飞赶紧说:不敢不敢,我只是想,你不会穿着高跟鞋爬楼梯吧?林雅愣了愣:那不行,会扭脚的。

二、猝死

周日那天,莫娜的病情没有恶化的迹象。林雅松了口气,只要莫娜坚持过完这一晚上,估计就没生命危险了,自己也可以轻松交班了。李波看妻子情况稳定,也暂时离开了,他说要去妻子单位打听一下情况,而且他在电子市场的摊位也要托人照看。

傍晚,李波回来了,他脸色凝重地找到林雅:我能看出来您是好人,您能不能告诉我实话,我妻子到底还行不行?林雅说:这种事是不能肯定的,手术还是成功的,但伤得太重,从昨天的几次异常来看,还需要至少两天才能脱离危险。李波转身走了。

周一早上七点左右,值了一夜班的林雅迷迷糊糊听见警报声,她猛然清醒了,扫了一眼监控面板,一个红灯正在闪烁,101病房!林雅跳起来冲进101病房。李波在陪床上睡着了,莫娜脸色发灰,那是死人的脸色啊,林雅两腿一软,差点摔倒。

医生赶来做检查,李波被林雅叫醒后伤心欲绝,他怀疑是手术做得不好:你们非逼着我签字,连警察也逼我签,现在我老婆死了,你们高兴了?院长也赶到了,劝说李波要冷静,人送来时就已垂危,虽然手术成功,但并不能保证病人一定能脱离危险。

在一片混乱中,林雅检查了莫娜的各项监控仪器,都在正常工作,但尸体耳边嘴角发青,应该是窒息死亡,时间不长。可按理说,病人刚一窒息,值班室的警报就应该响,难道是仪器出故障了?

林雅偷偷把疑虑告诉院长,院长瞪了她一眼,继续劝说李波:同志,我们的护士是遵守值班制度的,病人术后死于并发症很正常。如果你要进行医学鉴定,我们也可以配合。但如果证明不是医院的问题,费用都要由你来承担。你的心情我能理解,出于人道主义,医院可以提供一些资助,毕竟病人在我院去世,我们也很悲痛。最后李波终于平静下来,跟着副院长去谈判了。

林雅刚想说话,院长严厉地说:到我办公室来。一进屋院长脸就沉下来了:你值班时睡觉了吗?林雅委屈地说:我再有一个小时就交班了,一夜都没睡,怎么会这时候睡着?院长不耐烦地说:病人至少死亡有半个小时了!病人术后处于无意识状态,痰液和血块甚至连她自己的舌头都可能导致窒息,这就是要用仪器监控的原因!我看过了,仪器很正常,肯定是你睡着了,连报警都听不见!

林雅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我没睡觉!我要求重新检验仪器!院长恼火地说:别胡闹了,医院给李波两万块钱了事。如果大张旗鼓检查仪器,就是没故障李波也会狮子大开口,到时更不好收拾。你出去吧!

林雅走出院长办公室,眼泪终于流出来了。自己辛辛苦苦加班值班,怎么会这么倒霉呢?本来十拿九稳的工作要吹了!她仔细把莫娜用的物品收好,作为提醒她永远不要粗心的警钟。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