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在百度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1-09-17 02:27 出处:网络 作者:佚名编辑:@女鬼屋
民间鬼故事:死在百度 八卦是我在报社时的同事。八卦当然是他的江湖绰号啦,他的大名和一个国家领导人站在同一起跑线上,叫做李鹏!不过,这个李鹏混得没那个李鹏好。八卦的左眼是义眼,没事时流下的是清泪,有事时就
民间鬼故事:死在百度

八卦是我在报社时的同事。八卦当然是他的江湖绰号啦,他的大名和一个国家领导人站在同一起跑线上,叫做李鹏!不过,这个李鹏混得没那个李鹏好。

八卦的左眼是义眼,没事时流下的是清泪,有事时就会流出淡黄色臭液。他患有季节性过敏性鼻炎,春暖花开时,别人是精神焕发。但春天里的八卦是鼻涕哈拉,独眼流泪,喷嚏震天的景象。

八卦钻研易经,信卜算。编辑部主任每次安排他采访任务,他都要给自己算一卦。别人吃饭,讲究的是按身份入席,八卦是根据酒店朝向、酒店名、包厢所在的位置以及桌子与门的对应位置和他入席时的时间等等因素,来选择自己座位。甚至,在外采访遇到迫不得已需要在野外方便,也是要根据此刻所在方位和此刻自己穿的什么颜色衣服,算出尿或者大便时的蹲位的朝向。

一天,我市郊外一家祖孙两代四口在门前采了很多生在榆树下的蘑菇吃了,只一刻工夫,死了两个孩子。奶奶见了,怕儿子媳妇打工回来饶不了,当即到屋后的马路上撞车自杀了。爷爷绝望了,喝农药自杀。没曾想是假农药,人没死了,却成了老年痴呆!此事在社会上引起了轰动。报社认为此事有读点,派我和八卦前去采访。

采访回来,没车了,我们只好走路,也不远,只四五里路。才走没多远,八卦有了便意,去了正开花的苹果园解放。我在他不远处小便,站开满繁花的苹果树下只精神抖擞几下就了事了,很麻利。整理好衣裳,我点着一根烟,一是为了熏熏从八卦那边飘来的绕梁三日不散的恶臭,二是为了打发时光。那边的八卦挣红着脸努力办完了出口业务,正撅起屁股,右手反过去蹭擦。不料一阵风来,苹果树激动了,扬起了漫天花雨。有肉眼看不见的花粉入了八卦的鼻和眼,只听得八卦阿嚏阿嚏不停。他的义眼此时伴随着鼻涕激动地流下来腥臭的液体。只见他急急取下义眼,自然顺手把刚才用于揩擦屁股的手纸擦拭义眼。我感到恶心啊,好意提醒他:八卦,你手上的纸刚才擦了屁股的呀,现在又擦你的义眼!

八卦怔一下,慌忙中顺手把手纸叼在嘴里,抻起衣角狠命地擦拭义眼。啊呀,此情此景,我怎能不见义勇为呢?我又大声喊:八卦你恶心呀,那是你擦了屁股的纸,咋又叼进嘴里了?!八卦这下彻底傻了,叼着那一坨纸面向我不知怎么办!好一会,他才吐出那一坨纸,说:我今天傻了,都怪刚才没按八卦蹲对方向!

八卦其实真是一个很有文化人的样子,比如他很时髦地不修边幅我和他那时就只穿一套阿迪达斯,今天是这一身,明天是这一身,年初到年底还是这一身,不换!时间久了,我们的阿迪达斯就油光光明晃晃!这一身的外面套着一个让小偷十分生气的有十几个口袋的摄影马甲;又比如他常不着调地即使是在开会时偷空看闲书也会又哭又笑;再比如他不管在任何场面的宴席上,绝不考虑吃相,只盯自己喜欢的菜,一把拖到面前满口塞呀塞呀!某天,一哥们举行他人生的第四场婚礼,我负责婚礼摄像,八卦负责婚礼摄影。凉菜首先上来烧鸡,八卦见了烧鸡,电打一样起身,拖过烧鸡到自己脸前,出手撕下半只,一口叨下一只鸡腿塞进嘴里。正这时,司仪叫摄影到阵。只见八卦叼起鸡腿,顺手在衣服上擦擦,拿上相机冲开人群挤到一对新人前面咔咔起来。霎时,场面上暴起哄堂大笑!

我和他的办公室在一起,宿舍也是在一间。我们喜欢很多姑娘,但是姑娘都不待见我们。喜欢我们的都是一些大嫂级的女性。我们的分管科教文卫体的副市长钟大姐就很喜欢我俩,多次说过要给我们介绍对象。这天钟大姐的秘书来电话,要我和八卦去她办公室说事。

到了钟大姐办公室,我们给市长大姐唱一个肥诺。大姐招呼我们坐下,笑吟吟地说:我呢,给小李物色了一个好女孩,医院的。我们听了,大为感激。大姐又说了:小李同志呢,一向喜欢杨钰莹一类的。我是分管卫生的副市长,知道哪个医院有这样的女孩。功夫不负有心人啊,我找到了!明天呢,我正好要去市三医院参加一个挂牌仪式,你们呢,就以记者身份跟了我一起去,仪式结束,我带小李去相看一眼,小何你也陪着。

次日,我们来到钟副市长车前等候。

钟市长来了,说:小伙子早啊,到底是有了好事,精神!钟市长说完盯着我们看了看,问:小何是湖南人,早饭吃米我不觉得奇怪。可是李鹏同志甘肃人,早起吃米饭?这个嘿嘿嘿嘿好笑哟!

我和八卦听了钟市长的话都很奇怪。因为我们的早晨从来都是埋在被窝里和想象中的美女过日子的黄金时段,不食人间烟火的。今起得早,别说吃米饭,就是水也没喝一口,昨晚倒是吃的米饭。李鹏说:市长大姐,我们还没吃早饭呢!

钟市长一脸奇怪地问:那小李嘴角上怎么会挂着米饭粒呢?

我认真看过八卦,他的嘴角果然还挂着我们昨晚的米饭粒!八卦把米粒从嘴角抹去,想了片刻,对钟市长说:市长大姐,我看今天的活动取消吧,刚才我算了算,今日子不对!

这是李鹏的第一次相亲,也是他的最后一次相亲。他后来娶上的妻子是他利用做文学版编辑的优势,成功勾引文学女青年的案例之一,也是他勾引完之后没能及时脱手就让女青年怀上孩子,而女青年又不愿堕胎的唯一失败案例!此为闲话,不提。

我离开报社十五年后,八卦还在报社。他还是我市的男记,老婆在我看来也还是那样漂亮只要是别人的老婆,在我看来都很漂亮!他的女儿今年马上就要高考,住校,很少回家。

正月里的一天下了大雪,雪停之后就是全城民众在党的坚强又正确的领导下扫雪。八卦正扫着雪,感觉左后脑的血管突突跳着疼,前胸郁闷,后心隐痛,颇是不桑。八卦放下工具就去了医院。

到了医院,八卦找到他的医生朋友。朋友问了他的病情,给他开了住院单,要求他住院。八卦准备办理住院手续,转眼算算日子:不妙!今日不宜治病!便只拿了药就回。那医生朋友追在他后面叫道:李鹏李鹏,你的病还是住院为好!

八卦头也不回,应道:我算了,今日不宜治病,明日来。

八卦回到家,女儿在学校,老婆去了乌鲁木齐出差,一个人也没心思做饭吃,便上网。八卦把自己的病的症候输入百度,等他看完结果,知道这是心梗的预兆,着实吓了个半死!马上又给他的医生朋友打电话:医生,我在百度查了,我的病很危险啊!那边医生说:你的病当然很危险,我作为医生亲自看了还能不知道?还是来住院吧!八卦说:好的好的,下午我就住进去。

可是八卦马上又算起了日子,真正的是不宜治病!他确定还是明日再去住院。

八卦吃了药感觉好些了,想睡一会,准备睡过晚十二点就到了明天,便是住院适宜治病的日子了。

八卦感觉睡得很舒服,好像睡在花丛中,又好像睡在柔软的云絮里。他感觉自己在一条陌生的路上奔跑,一路上全是那些早已过世的亲朋,甚至还有那些受他帮助的女人怀上之后又被堕胎下来的孩子们

几天后,八卦的女儿从学校回家。还没开门,邻居就叫住她问:惠子,你家搞什么名堂啊,臭死了,那臭味儿一股一股从门缝里往外飘呢。也没见着你家大人。

惠子开开门,浓烈的恶臭迎面袭来,她正要翻江倒海吐的时候,看到了倒在地上的父亲。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