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让你死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1-09-17 02:07 出处:网络 作者:佚名编辑:@女鬼屋
民间鬼故事:不想让你死 一 黄昏,晓雨跑上楼来对我说:剧组又死了一个男演员。
民间鬼故事:不想让你死

黄昏,晓雨跑上楼来对我说:剧组又死了一个男演员。

昨天死了一个男剧务,今天死了一个男演员。据说浑身没有伤,只是尸体像风干了一般。警车停在我们拍戏的老别墅门前整整一晚上,然后拉走了覆着白布的尸体。刚刚开拍的一部伦理剧被迫全面停下。

我和晓雨、李可、宁静分别被警察叫去做了笔录。第二天,四个人就被剧组安排到二楼的一个大房间住下,并被限制了出入自由。

这不是警察的意思,制片主任王刚沉声说道,事实上,危险就在你们四人中间。

无凭无据,剧组有什么权力软禁我们?晓雨叉着腰大声说,既然戏不能拍了,大家散了就是,至于查案,那是警察的事呀。

不是你说的那样简单,导演刘子庚从王刚身后走出来,慢条斯理地说道,你们并不知道自己走出这幢别墅将会面临生命危险。总之从现在起,你们必须呆在这幢别墅里,并且断绝和外界的一切联系。当事情查清之后,剧组会给你们中间无辜的人十万元精神补偿。

我们出去会有什么危险?李可站起来瞪着导演,太危言耸听了吧。倒是留在这儿说不定真的要面临什么危险呢,不然为什么会给我们补偿?

话虽这样讲,然而对于我们这些演配角的三线演员,十万元毕竟不是小数目。大家安静下来,乖乖地把手机交给了刘子庚。软禁就软禁吧。这年头,钱比自尊或者自由都实在一些。

可怪异的是,我看到一个陌生的中年男子进来往墙壁上贴一些类似镇鬼符的东西,并且在我们床头各放了一个奇怪的黄裱纸包。听着,谁也不要动这个纸包,那个男子的眼睛扫过我们四个人的脸,否则,出了什么事别怪我没有提醒。

乱七八糟!宁静不耐烦地皱着眉,都什么年代了还来这一套。

王刚和刘子庚看着中年男子做完了一切才离去。而那个男子在出门的时候回过头,说道:如果你们不想成为干尸,就听我的话,不要动我布置在房间里的一切。从现在起,到第七个夜晚,就会见分晓了。

我追出门去叫住导演刘子庚他是我的男朋友。究竟怎么回事?我有些生气地把他拉到一边小声说,你还不了解我吗?我怎么可能是杀人犯?

刘子庚似乎畏惧我,向后退了两步,眼神复杂地看着我。良久,他低声说道:上周拍外景戏的时候,你们四个人坐的车出了车祸,还记得吗?我点点头,当然记得,幸好我们只是擦伤了一点皮。刘子庚脸色突然变得很难看,艰难地张了张口,然后结结巴巴地说:其实,你们当时都昏迷了。是,昏迷了。他说着,却转过身慌张地走掉。

昏迷?我怎么不知道自己昏迷的事呢?

那个晚上,整晚大家都没有睡着。天亮的时候,我的意识却模糊起来,昏昏沉沉的,一直到将近傍晚的时候才清醒过来。晓雨她们依然百无聊赖地躺在床上,睁着眼,不说话。

这种沉闷的空气实在让人受不了。我打开冰箱,里面只有矿泉水和酒。我走出房门,也不知道自己出来要做什么,只是觉得很饿,饿得心慌气躁。楼道里静得可怕。我轻手轻脚在别墅里转了个遍,所有的房门都紧闭着,楼门也被锁上,一片死寂。

刘子庚!刘子庚!我站在一楼导演办公室门口喊了半天,无人应声。

一个人突然从楼梯的转角处朝我走过来,是那个神秘的中年男子。你最好不要一个人到处乱跑,他面无表情地看着我,刘子庚是我的好朋友,所以我会特别关照你的。我哼了一声,冷冷地说道:你们究竟玩什么花样,其他人都到哪去了?如果真的关照我,你就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

那个男子缓缓地走到我面前,轻声说:我的俗名叫邹彬,是个道士。如果你胆子够大,我当然可以告诉你发生了什么。

我打量着眼前这个自称是道士的人:你说吧,我不怕。邹彬有意压低了声音:车祸之后,医院对你们四个人下了死亡通知。离奇的是,医生查不出致命伤。更怪异的是,你们被送进太平间的第二天,却活生生出现在剧组里。接下来,剧组就连续死了两个人。

我强迫自己消化着邹彬这突如其来的话,艰难地吞了一口唾液,说道:我不是在做梦吧?你在编故事吓我吗?

邹彬认真地摇了摇头,那双冰冷的眼和我对视了半天,直看得我脊背发凉。据我观察,你们四个人中真正死掉的其实只有一个,在她死掉的瞬间,她却意外地控制了其余三个人的魂魄,并借用别人的魂魄支撑着自己的肉体。邹彬顿了一下,接着说,所以,没有死掉的三个人会时而出现短暂死亡或昏睡的体征。

简直是聊斋志异。我在心脏狂跳了一阵之后,忍不住苦笑出声。而就在我笑的时候,邹彬把我的死亡通知书伸到我眼前。你放心,他说,我在你们住的那个房间里设了法,虽然死掉的人就在你们中间,可所有的人依然会很安全,甚至死掉的那个人都不会觉得自己已经死掉。直到第七个夜晚,人鬼自然会成殊途,该活的会活过来,该死的一定要死去。

听着他的话,我不由得牙齿开始打颤。那么,死掉的究竟是谁?我急切地问邹彬。他摆了摆脑袋,不再理睬我,竟自离去。

我拖着沉重的脚走进那个大房间的时候,晓莉、李可、宁静她们半躺在床上,眼光齐刷刷射向我的脸。

容容姐,今晚你做饭吧。晓雨打破了沉寂,刚才那个叫邹彬的人给我们送来了好多蔬菜和肉蛋类食物,以后几天大家就得轮着做饭了。

四个人围坐在餐桌前,可谁也不愿第一个动筷子,迟迟看着那桌菜。李可突然笑了笑:怎么了,容容姐难道会在饭菜里下毒吗?大家吃呀。

又是一个不眠之夜。我偷偷观察着她们的举动,都在床上辗转反侧,房间的灯一直亮着,谁也没有要灭掉的意思。而与此同时,我能感觉到,她们三个人也在偷偷观察着我。

白天,太阳光从窗上射进来,房间里紧张压抑的空气似乎暂时被蒸发掉了,我可以安下神来迷糊一阵。我其实一直在怀疑邹彬讲的话,那三个人和正常人并没有差别,说说笑笑,各行其是。

夜晚来临,窗外起了风,风擦过窗玻璃,发出吓人的呜呜声。李可从卫生间走出来,裹着浴巾,长长的头发随意散落在脸上。她无声地经过我床边,突然,我看到她被头发掩着的眼在斜视我。我警觉地欠了欠身,点燃烟,猛抽一口,然后用手支起头,盯着李可。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