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半死婴哭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1-09-17 01:59 出处:网络 作者:佚名编辑:@女鬼屋
民间鬼故事:夜半死婴哭 明朝洪武年间的一天,广宁知县于天开正在衙中和师爷聊天,衙役进来禀报说,城外西柳庄柳家发生了一起命案,女主人万雪娘和伙计三宝死在了家中。他们家的丫头杏儿赶来报的案。 于天开起轿带领衙
民间鬼故事:夜半死婴哭

明朝洪武年间的一天,广宁知县于天开正在衙中和师爷聊天,衙役进来禀报说,城外西柳庄柳家发生了一起命案,女主人万雪娘和伙计三宝死在了家中。他们家的丫头杏儿赶来报的案。

于天开起轿带领衙中人等赶到了柳家。厨娘早上将饭做好,去喊女主人吃饭,只见万雪娘悬梁自尽,三宝死在地上,胸前扎有一把尖刀,这才叫杏儿跑到衙中报案。

于天开吩咐人将万雪娘从梁上取下。于天开发现,这万雪娘虽然横死,面目有些狰狞,可是不难看出,她生前是一个端庄淑美的女人。是什么原因导致这样一位淑雅俊美的女主人走上不归路了呢?于天开又仔细打量起三宝来。那三宝年轻俊秀,一看便知是憨厚诚实之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三宝为何死在女主人的房中?女主人又因何悬梁自尽呢?于天开百思不得其解。

工夫不大,仵作便呈上了验尸格目,仵作说:大人,那万雪娘舌头吐出,脸色铁青,身上没有被害的伤痕和中毒的症状,是自缢身亡,三宝被人用刀扎死。从血液凝固的时间和万雪娘脖颈勒痕的深浅上来判断,这两个人的死亡时间应当在昨天子夜。

于天开又将地上的板凳立起,量了量万雪娘悬梁时,双脚离地面的距离还没有板凳高,便认定仟作勘验无误。以往,于天开碰到过这样的情形,凶手将人害死,然后又悬在梁上,造成自尽的假像,可是作案人在忙碌中往往忽略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板凳和死者悬梁离地的距离。有很多次,于天开发现,板凳立起来的高度远远小于死者悬梁时双脚离地的距离,仅仅凭着这一点,于天开就断定,死者是被凶手杀死后悬在梁上的。

可这两个大活人,一个悬梁,一个被害,怎么也得闹出点动静来呀。于天开问厨娘和杏儿,昨天晚上可否听到一些奇怪的声响,可这二人摇头,说她们早早就睡下了,并没有听到一些什么异常的声音。从这二人的嘴里,于天开了解到,柳家主人早在五年前就死了,家里只靠万雪娘一人支撑门户,下人只有她们两个女佣和死去的三宝,偌大的宅院里只有他们主仆四人。不知为什么,于天开感觉到,这个宅子里有一种阴森森的雾气笼罩着。

于天开明显地感觉到,厨娘和杏儿似乎有一些话在含糊其词。于天开想,只有这两个人和死者平时关系最为密切,要想打开案情的突破口,必须得撬开这两个人的嘴巴。于天开分别将厨娘和杏儿隔开问询。他先问厨娘,那三宝和女主人的关系如何?厨娘说,三宝老实厚道,女主人最喜欢他,最近,有意做主将杏儿许配给她呢。女主人对他们几个下人体贴入微,就和一家人似的。自打男主人死后,万雪娘便发誓不再改嫁,为丈夫守节。尽管许多亲朋好友赶来相劝,可万雪娘心意已决,众人便不再相劝,暗暗佩服万雪娘的德操。在西柳庄,提起万雪娘,没不翘大拇指的,都说她是一个贞节的好女人。于天开又问了一些柳家与本案有关的话题,可厨娘东拉西扯,也没说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来。于天开又问询杏儿,女主人最近可有一些反常的行为,杏儿摇了摇头说,女主人并没有什么大的反常现象,只是近些日子有些闷闷不乐,似乎有什么心事。可究竟女主人心里想的是什么,她也不知道。杏儿说:可男主人已经死了好几年了,她以前可不是这个样子的。我觉得她不是在思念男主人,至于她因何近日有些闷闷不乐,我也想不通。柳家在这一带可是富足人家,既然杏儿肯定地说女主人不是思念亡夫,于天开就想,这万雪娘倒底是什么心事让她闷闷不乐呢?

从现场上的情形来断定,万雪娘是自杀无疑,可是三宝是自杀还是他杀,现在定论似乎为时过早。

这时,衙役在窗外发现一只鞋,于天开一看,这是一只男人的鞋,鞋上沾满了泥巴。窗子外边便是后花园的院墙,院墙外边是村后的另外一条街巷。这只鞋比三宝脚上的要大得多,再说,三宝穿着鞋袜,这只鞋会是谁的呢?万雪娘虽然年过三十,但是生得花容月貌,会不会是万雪娘有奸情被三宝撞见,奸夫开窗逃走,万雪娘恼羞成怒,杀了三宝,自己想不开悬梁自尽了?或者说是三宝也见其生得美貌起了淫心,万雪娘怒而杀之,然后又悬梁自尽的呢?于天开百思不得其解之时,仵作过来耳语了一番,于天开脸上不由露出惊异的神色。

于天开破案无数,堪称断狱高手,他破案,最重真凭实据,调查取证。于是,于天开便命手下将死者盛殓起来,眉头一皱,想出了一条计策。回到衙门后,于天开吩咐几个精干的捕快乔装改扮在人群中悄悄监视一切来往可疑人等,一有消息便向他或者师爷禀报。捕快应声而去。

第二天,一个长着八字须身材瘦弱的卖丝线的小买卖人来到了西柳庄。卖丝线的走街串巷,由于嘴甜,工夫不大便招来了不少买主。万雪娘的娘家人正在为她办丧事,柳家门里门外挤满了前来参加葬礼的亲朋好友。卖丝线的打发走了一批买主后有些累了,便坐在村中间一方碾盘上休息。他一边擦着汗,一边吆喝着卖丝线喽,工夫不大,引来了不少买丝线的姑娘媳妇。他一边卖着丝线,一边和这些买主拉话儿。

卖丝线的指着柳家问一个高个儿中年妇女,这是谁家办丧事,妇女一边接过他递过来的丝线一边说:这您都不知道啊,柳家大娘子昨个儿悬梁自尽了,还有那个下人三宝,也被人用刀子捅死了。妇女说到这儿咂了一下舌头,无限惋惜地说:那大娘子可是个贞节烈女啊,当初,有多少人劝她改嫁,她都不肯,谁想到竟落到了这般下场。县太爷昨天赶过来,也没有查出这两个人的真正死因。卖丝线的说:大嫂,都说好人不长寿,恶人活千年哩。我看您对柳家大娘子评价可不低,那个人生前一定如您所说是个贞节烈妇。中年妇女叹了口气说:柳家娘子独力持家,实属不易啊!我们街坊可是看得一清二白,那可是一个清清白白的好人哪。

这当口儿,就听旁边有人说话:俗话说,寡妇门前是非多。那柳家娘子花容月貌,大好年华,谁又能保证她没有做出格的事儿呢?卖丝线的扭头一看,说话的是位四十来岁的瘦长汉子。那汉子手里拿着一个竹篮,一边和中年妇女说着诨话,一边拍着中年妇女的肩膀,被中年妇女给骂跑了。卖丝线的就问中年妇女这是何人,如此张狂,中年妇女说,他是庄里出了名的泼汉,复姓西门,名振。这小子仗着家里有些资产,平时坏事作绝,常干一些偷鸡摸狗诱骗良家妇女的勾当,大伙儿恨透了他。中年妇女说着拿着丝线进院去了。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