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母祝寿的游魂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1-09-16 18:50 出处:网络 作者:佚名编辑:@女鬼屋
民间鬼故事:为母祝寿的游魂 这天中午时分,一所农家的院子里喜气洋洋,笑声不绝,几张八仙桌上酒肉香味直往人鼻子内钻,堂屋正中还贴着一个大大的寿字,原来今天是乔奶奶过七十岁大寿。乔奶奶唯一的儿子乔红灯虽然在十多天
民间鬼故事:为母祝寿的游魂

这天中午时分,一所农家的院子里喜气洋洋,笑声不绝,几张八仙桌上酒肉香味直往人鼻子内钻,堂屋正中还贴着一个大大的寿字,原来今天是乔奶奶过七十岁大寿。乔奶奶唯一的儿子乔红灯虽然在十多天前死于矿难,可乡亲们不能让乔奶奶的生日在冷冷清清中度过,所以个个提酒打肉地要来热闹一番。

大伙齐刷刷地端起酒杯正要向乔奶奶祝寿,大门口忽然有人大喊起来:娘、娘,我回来了,我赶回来为你祝寿了!

大伙惊讶地回头一看,只见门口站着一人,神情激动双眼泛红,啊女人孩子们尖声大叫起来,男人们手中的酒杯也跌了一地,回来的不是乔红灯又是谁?

乔红灯大步往里跨,吓得大伙面无人色,潮水一样往两边分。只见乔红灯疾步奔到乔奶奶面前,扑通一声跪倒,说:娘,我回来啦,我祝娘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乔奶奶早已一把搂住儿子失声痛哭起来:红灯啊,娘可想死你啦,他们都说你死了,我就是不相信,我说我儿子不会扔下娘不管的!

大伙还是惊魂不定,这时村里一位见多识广的乔大哥站出来,说:乔奶奶,今天喜事大日的,可不兴哭。红灯,让你娘平静一会儿,不要惹她哭了,你过来,我问你几件事。

乔红灯依言走过来,说:大哥、乡亲们,谢谢你们为我娘操办生日。说着深深鞠了一躬。

那大哥点点头,说:这是我们应该做的。红灯,你知道今天是你娘生日,你娘年纪大了,可经不起惊吓,今天这院子里还有好多女人小孩,他们也经不起惊吓,所以大哥有几句唐突的话要问你,如果杵着你了,你不要见怪。

乔红灯说:大哥,你有话就问呗,咱们还客气啥?

大哥说:十多天前吧,明明是我和大伙到煤矿上为你收 的尸,你怎么还活着?

一句话说完院子内死一样的静,只听到每个人的心脏怦怦直跳,乔红灯一听笑了起来,说:大哥你是不是亲眼看到我的尸头了?

大哥一听犹豫起来,这时另几名一起到矿山收尸的乡亲也犯起嘀咕来,说:当时矿难过去了好几天尸头才给挖出来,个个早给砸得血肉模糊搅和到一块了,哪里分得清谁是谁,我们也只是在尸体火化后捧了一盒子骨灰回来。

乔红灯快活地笑起来,说:这不成了?实际上当时我没死,直到前几天才给挖出来。

大伙一听暗舒了一口气。这时那大哥开腔了,说:我还有三个问题,请你一一作答。第一个,你说你前几天才给挖出来,那你在煤矿底下这么多天是怎么活过来的?

乔红灯抓抓头,说:实际上矿难发生后我没有受一点伤,因为那底下正好有个三角支架搭成的空间,中间有空气流通,有水,还有老鼠,我这才支撑了好长时间。

大哥点点头,说:这倒勉强解释得通,好,我再问你第二个问题,你刚才走路时膝盖为什么是直的?

大伙一听,一下子回想起刚才乔红灯走路的姿势是有点怪,每颗放下的心顿时又提了起来,个个紧张地看着红灯,却见红灯一脸轻松地说:这很简单,因为我们天天挖煤,那是重体力活,时间一长肌肉筋骨就僵硬了,膝盖看起来自然比一般人硬些。

大哥神情越发凝重了,说:最后一个问题,自你回来后你家的黑狗为什么一直追着要咬你?虽说你离家太久狗不认识你了,可这么长时间它应该想起旧主人了,再说即使是个生人它也不会咬这么长时间啊。

是的是的,那条黑狗自乔红灯进家来一直追着他咬,而且大伙都知道,黑狗是避邪的,难道 说

红灯这下也有点纳闷了,正想不出话来回答,堂屋内乔奶奶发话了:我说,我儿子打老远赶回来,你们不给他一口水喝一口饭吃,一直盘问东盘问西的,难道我儿子是妖怪吗?

大伙一听乔奶奶生气了,忙说:好了好了,不问了不问了,红灯,快坐下喝酒!

红灯先不忙坐下,拿起桌上的香烟挨个散了一圈,这才高高兴兴地坐下,与大伙一齐吆五喝六地喝起酒来。今天真可谓是喜上加喜,人人都分外开心,只有村里最年长的乔公公盯着手中红灯散的香烟呆呆出神,一脸的悲伤,可是一直没有开口。

正吃喝得高兴,忽听得屋内有孩子大声叫了起来:快来看啊,又发生矿难了!

大伙听了一惊,个个涌到屋内一看,原来孩子们正看着新闻频道,里面正放到煤矿发生塌方事故的报道,红灯也进来看。就在这时,乔公公嘶声疾呼起来:快、快关了电视机!红灯,你不要看!

可是已经迟了,红灯的眼神刷地一下就变了,像是在竭力回忆什么,然后脸色突然变得说不出的惨白,接着,众目睽睽之下他的头上冒出一阵青烟,烟越来越浓,红灯的面孔越来越模糊。当烟雾散尽时,红灯整个人竟凭空消失了!

大伙再次惊叫起来,要往外跑,乔公公一动也不动,顿首说道:不要怕,红灯再也不会来了,红灯,我的娃,你即使死后还想着你娘的生日,这才魂归故里啊!

半晌,有人神魂未定地问道:可刚才他并不像个死人啊?

乔公公叹口气,说:我听老辈人讲过,人活着全凭一口气。有些人死了这口气却不肯散,即使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刚才红灯给我散烟,我点烟时故意用打火机烧着了他的手,可他动也不动,我这才知道他已经死了。

大伙呆呆地听着,乔公公又说:本来他可以让他娘快快乐乐地过完生日的,谁知这么巧电视里放出矿难的镜头,要知道横死的人如果魂灵复活,最见不得的就是他遭难时的情景重现。刚才红灯一见到矿井塌方,就一下子回忆起当时死难的过程了,这才知道自己已是个死人,这么着一口气就漏了。

乔公公最后神情悲怆地喊道:矿难啊矿难,难道连孩子回家哄他娘一下都不放过吗?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