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灵在尖叫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1-09-16 18:39 出处:网络 作者:佚名编辑:@女鬼屋
民间鬼故事:亡灵在尖叫 一、烈焰中的尖叫傍晚时分,火葬场闹哄哄的一片,刚送过来一具尸体,跟随来的送葬人群十分热闹:有亲属歇斯底里的哭声,也有普通朋友故做难过的表情,还有一些小孩子不谙世事打闹的声音火葬场的
民间鬼故事:亡灵在尖叫

一、烈焰中的尖叫

傍晚时分,火葬场闹哄哄的一片,刚送过来一具尸体,跟随来的送葬人群十分热闹:有亲属歇斯底里的哭声,也有普通朋友故做难过的表情,还有一些小孩子不谙世事打闹的声音

火葬场的主管杨智看着那帮围着尸体哭泣的女眷们,好几个人都戴着硕大的戒指、手指粗的金项链,他心里有数了,望了望对面的几幅挽联,一幅写着李步虎局长驾鹤西归风范永存。他脸上一副孤苦的表情,心里却在盘算着:今天有肥羊宰了

杨智戴上了口罩,走到了人群前,瓮声瓮气道:我先代表城西殡仪馆对各位家属表示慰问,现在要请死者入库了,请直系家属进入接待室内,出具相关证明只见一个肥头大耳的中年男子站了起来,手上戴着一块劳力士表,那男子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叠纸:这是我父亲的死亡证明!杨智吩咐搬运工王老头将尸体推进火化室,然后带着中年男子与几个女眷走进了接待室。

透过接待室里的玻璃,可以看到王老头已经将尸体推进了焚化炉,杨智恨不得挤出两滴眼泪,他握了握中年男子的手:我对李局长的去世表示哀悼!现在,李局长已经安置妥当,这些证明也都盖章了,请问,可否开始火化?中年男子点了点头,杨智将手放到了焚化炉旁边的一个按钮,顿了顿:各位家属,火葬场一向是亡灵聚集之地,总有些怪象,还望各位要有心理准备,这次焚烧,大概要十分钟左右说完,他就按下了按钮。

焚化炉里火光顿时亮起,可是就在这时,焚化炉里响起了一阵奇怪的叫声,由渐渐低沉开始变得尖利,焚化炉里的火光越来越亮,那尖叫声也越来越凄厉,犹如有人在挣扎呼喊着中年男子与女眷的脸色开始由悲哀渐渐变得害怕,满脸发白,都纷纷望着杨智,杨智面无表情道:诸位,你们是不是听到了凄厉的尖叫?中年男子与女眷拼命点头,杨智摇了摇头:我却听不到!这是亡灵在火焰中挣扎,亡灵的尖叫,只有至亲至爱的人才能听到,有的先人会有尖叫,有的先人没有尖叫中年男子颤抖着声音:为什么有这种声音?他说话小心翼翼,仿佛身边有一个个鬼魂一般。

用最烈的火焰,才能让先人早早升天可是越烈的火焰,杨智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对这种进口几百万的炉子,损害也最大中年男子听着阵阵尖叫,两腿开始发抖,那声音犹如有人用指甲在墙上刮过来刮过去,非常刺耳,也非常恐怖。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叠钞票,递给了杨智:给,这是五千块,你把火焰调到最大,让我父亲走得更顺

杨智接过钞票,一把扔进了旁边的一个火炉,一阵火光过去,钞票消失了,杨智生气道:在这里,钞票会亵渎亡灵!这尖叫声,虽然我听不到,但我就帮你这个忙说完,杨智为难地调动了焚化炉的转盘,把温度调到了最高,那焚化炉里的火光越来越鲜艳,犹如血光一般,中年男子的脸色开始好转了,因为那尖叫声慢慢低沉下去,渐渐消失了

焚烧完毕,中年男子与一群女眷走出了接待室,他悄声问房外的一个妇女:阿姨,你刚才在外面,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那妇女摇了摇头,中年男子脸色变了变,杨智吩咐王老头将骨灰盒端了出来,交给了中年男子。中年男子对着骨灰盒磕了几个响头,哀声道:爹,你走得好辛苦,儿子不孝啊儿子这就送您去最好的坟场,一万二千元一平方米的风水宝宅

看着送葬人群敲锣打鼓、一路鞭炮去了坟场,杨智脸上终于露出了得意的表情,他转身走进了接待室,从火炉里捡起了散落在旁边的那叠钞票,拍了拍灰尘,抽出一张,递给了老王,笑道:把焚烧炉里的喇叭调试下,今天声音有点小,还有,把这火炉的隔热玻璃固定好,钞票掉下去,才会滑到一边去

看着老王忙前忙后地打扫,杨智吩咐了几句,就揣上钞票走到了房间外的停车场,他的本田车停在外面。杨智吹着口哨,自从他来火葬场后,积极创收,在焚化炉夹层里做了一些手脚,安装了一套音响,只有接待室里的人能听到尖叫声,再加上火葬场神秘的面纱,让那些孝子孝孙们心甘情愿地掏腰包。

现在,火葬场的收入都上了一个台阶,现在就杨智和老王,还有一个维修工老赵。老王是个孤寡老人,来这里做临时工,老赵也快退休了,杨智嫌人手太少,打算再招几个大学生,很多刚毕业的大学生挤破头皮都想来这里工作,待遇稳定收入高。杨智发动了车子,他买的别墅在郊外,他在火葬场是赚得最多的,现在有房又有车了

二、消失的亡灵

这天午后,杨智正在接待室的沙发上打盹,忽然被一声弱弱的叫声喊了起来:请问,现在可以火化么?杨智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原来是一个穿着黑衣服的妇女,满面愁容,推着一张病床。

杨智打量了那妇女,身上没什么首饰,手掌粗糙,一看就是那种没钱的农民,他撇了撇嘴:先拿死亡证明来,交手续费,然后进行焚化!妇女手忙脚乱地从手提包里找出了死亡证明,杨智打量了一眼,然后掀开了病床上的尸体,问道:怎么救护车到了这里就走了?妇女弱弱地说道:我丈夫因病去世前,欠了医院一笔钱,医院把尸体送了过来,就不肯再帮忙了!

看来今天要从石头里榨油了。妇女交完了手续费,费力地推着病床。他在前面大摇大摆走,到了焚化炉前,杨智一边将尸体推进焚化炉,一边说:我代表火葬场对您表示慰问,火葬场一向是亡灵聚集之地,总有些怪象,还望你要有心理准备,可以烧了么?那妇女咬着嘴唇,点了点头。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