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密档案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1-09-16 17:01 出处:网络 作者:佚名编辑:@女鬼屋
民间鬼故事:绝密档案 多情的九月依然肆虐着夏季的黏稠,我站在村头的小河边看着那群姑娘在洗涤着那些花花绿绿的衣服,洁白如藕般的小臂此起彼伏,煞是好看,她们无视我的存在,在她们眼里我这个直到九岁才会说话的孩
民间鬼故事:绝密档案

多情的九月依然肆虐着夏季的黏稠,我站在村头的小河边看着那群姑娘在洗涤着那些花花绿绿的衣服,洁白如藕般的小臂此起彼伏,煞是好看,她们无视我的存在,在她们眼里我这个直到九岁才会说话的孩子是个傻子。

河水依旧在缓缓地流淌,我看着夕阳慢慢的从西方落尽,天际变得一片火红,姑娘们端着各种各样的脸盆,盛着那些她们穿在身上花花绿绿的衣服从我面前走过的时候,她们纷纷看了我一眼,她们笑着,大声的谈论着我这个冷家的狗崽子。我漠视着她们,似乎她们说的不是我。

母亲的呼喊让我重新抬起头来,我的母亲很漂亮,我知道村里的大婶们在一起的时候,母亲总是她们谈论的话题。我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母亲姓冷,十七岁那年便生下了我,这在落凤坡产生了很大的躁动,我的外公是一九五二年抗美援朝的军人,回家后是我们村里的唯一的共产党员,于是他当了村长。母亲未婚先孕的事儿使得外公大发雷霆,他抽出一根桦树的杆子劈头盖脸的向母亲打去,外婆过去拉着,就被外公打折了一条腿。从此母亲便带着我住在落凤坡的小河边。小河里的水很清澈,母亲每天都在河里洗她的一头乌黑的长发,我已经十二岁了,母亲教会了我一些字,使我能够用文字记录。我的语言表达能力很弱,因为有时候我不需要说话,母亲就会知道我想要什么。我现在已经抬起头来看着母亲,我看到的母亲和平时不太一样了,她的脸变得扭曲,因为她听到了那些姑娘们的谈论。我还是漠然,那群姑娘看到母亲便住口了,好像从来没有说过什么,那些声音从闷热的空气中蒸发了。母亲穿着裙子不紧不慢地走着,高跟鞋走在泥泞的小路上也开始倾斜的扭曲着。这里没有人穿高跟鞋,即使最年轻的姑娘也不穿,我读懂了母亲眼中的意思,站起来揉了一下酸麻的腿便随着母亲回家去了。

月光洒在堂屋的时候,我的家里开始忙碌起来,一群浑身散发着汗臭味的男人陆续的走进我家,我呆在外间的房子里,中间隔着一个走廊,一群男人在我家打麻将,烟雾腾腾的呛了我的嗓子,不时有人离开座位走进母亲的房间,旁边站着看的男人便去补了他的位置。一直持续到第二天的凌晨四点,我的家里才重新变得空档起来。我饿了,便走进母亲的房间,看见母亲的床上汗渍斑斑,母亲披头散发的躺在床上,汗水把她的头发浸湿,她指了一下床头柜子上,我便走过去拿了一张同样肮脏的纸币,因为村头的老王开始叫卖油条了。

等我拎着油条回来的时候,母亲便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坐在门口的凳子上嗑瓜子,她那细长的腿从裙子底下荡来荡去。纵儿,你回来了。一股透着懒散而娇媚的声音从母亲的口中发出来。我点点头。你就是个傻子,什么也不懂,早知道这样,当初老娘不如把你扔进落沙河。我已经习惯了她这样骂我,也习惯了夜晚母亲房里的叫声与搓麻将的哗啦声。可是今天,母亲并没有继续骂下去,因为门口多出了一个人。我诧异的看着母亲的脸变得窘迫然后又恢复了淡然。那个男人白白净净的,三十左右年纪,母亲呵斥我进屋去,于是那个男人便在我家跟母亲聊了好久,直到晚上一群群男人重新回到我家,但是,这一晚我却没有听见搓麻将的声音和刺鼻的烟味,于是我便昏昏沉沉的睡过去了。真是一个好觉。

早晨醒来的时候,母亲不见了,恍恍的屋子似乎没有人存在过,我成了一个陌生的孩子。床头的柜子里面有许多纸币,我饿了便去拿来换取我的食物。我拿完了三个抽屉的第二天,有个陌生的女人来到我家,她迈动着小脚口里叫着纵儿,后来,我有了自己的名字,冷纵。一群男人推倒了我家的房子。然后把家具抬到那个小脚女人的家里去,我怔怔的看着这一切,站在一群指指点点的女人之间看着这一切,仿佛这一切与我无关。直到中午的时候,我才走回我的新家,我说,外婆,我饿了。小脚女人便在厨房里给我做饭,吃厌了油条的我对什么食物都情有独钟。即使只是一个平常的馒头。母亲不会再回来了么,我问外婆,外婆摸着我的头:纵儿,吃饭吧。

我在落凤坡上完了我的小学、中学。我变得和平常人一模一样,与众不同的是,我的脑子经常闪现出一个离奇而诡异的情景,我站在落沙河旁边,看着母亲从上游漂下来,好看的头发散乱蓬松的随着水波起伏流动。她的眼睛变得赤红,眼角被水泡的浮肿透明的干涸血渍,有两只苍蝇轮流飞舞在上面。当夜夜这个梦境降临到我身上时,我第一次感到不再陌生,不再像第一次那样从上铺滚落下来,吓坏了我的同学们。后来逐渐发展到我闭上眼睛就会发现那个梦境。终于有一天,我看到了那个梦境。

初二的一个下午,我如往常一样的回家拿我的干粮,走到落沙河的时候,我依旧习惯性的停留,好像,梦中的那个境况就是那样,从没有改变过,我看到,我看到上游飘下来一个人,穿着紫色裙子,头发蓬松,高跟鞋一起一伏,我没有感觉了,就好像是梦中,我呆呆的看着飘下来的尸体被树枝拦住,我坐下来静静的闭上眼睛,眼前又出现了上游浮尸的幻影,这是真的么?我躺了下来。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