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发尸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1-09-16 16:35 出处:网络 作者:佚名编辑:@女鬼屋
民间鬼故事:理发尸 四周静谧得很诡异,阴冷的月光柔柔地洒在川原惊骇的脸上。忽然,川原一直抿着的嘴微微张开,露出一副让人胆寒的笑容,细声细语道:原来你根本没有眼睛。
民间鬼故事:理发尸

四周静谧得很诡异,阴冷的月光柔柔地洒在川原惊骇的脸上。忽然,川原一直抿着的嘴微微张开,露出一副让人胆寒的笑容,细声细语道:原来你根本没有眼睛。

1、序幕

川原在一场大病花光了自己所有的积蓄后,就在一处平时不太会有人光顾的地界低价租了一间铺子,做起了帮人理发的生意。

近几天的生意比过去更加暗淡了,无奈的川原只好利用延长开店时间来吸引更多的客人,有好几次,川原都红着眼把店开到了夜里十二点。

由于这片地方是旧区,所以人并不是很多,这附近大多住着老人,他们的孩子只有等到双休日时,才会来看他们,把他们带到川原的店里来,川原的生意只有到那时候才会稍稍好一点。那些老人有些个比较迷信,没事就喜欢在川原的店里说些妖狐鬼怪之类的奇谈,有时也把川原唬得一愣一愣的。

前些日子,在离这儿不远的德云镇上发生了一起骇人听闻的杀人事件,一位狠心的儿媳因为受不了长期照顾双腿有残疾的婆婆,竟狠心将她推入井中,活活淹死。据来理发的福伯所述,那具尸体刚从井里打捞出来时,情形万分恐怖!尸体的那张脸就如同宣纸一般苍白,一双充着血丝的眼睛,好似要迸裂开来,埋怨地看着世间的一切。不过这还不算最恐怖的,福伯在看见尸体后的第二天,到公寓附近的公园晨练时,恰巧听见一位在石凳上打牌的计程车司机,如此这般地描述了自己昨晚在命案现场附近的见鬼经历:大概是凌晨一点左右,我送完最后一位客人,正准备往家里赶,行到一处小路时,我猛地记起今早发现尸体的地方就是这条小路尽头的那口枯井里,虽然平时自己都是走这条路回家的,可今儿不知怎么的就犹豫了,正当我拿不定主意之时,眼前竟然出现了一个人影,我定睛一看,你猜我看见了什么,是那个老妇人的幽灵啊!只见她神色肃穆,两只手扶着轮椅,一颗头晃晃悠悠的,眼睛笔直地看着前方,真的是太可怕了!

尽管这位司机讲得绘声绘色,可仍有一些人提出了质疑,可奇怪的是,那些有关幽灵的传言却并没有因此而停止,反而愈演愈烈,后来人们甚至说老妇人的身后出现了一位推轮椅的老伯,而那个人就是老妇人的丈夫。至此关于她丈夫的流言蜚语众说纷纭,有人说老人在很早以前就已经病逝了,也有人说老人去了一个地方以后就再也没有回来,可是事实上谁也没有真正见过老妇人的先生。或许只有这样不停地制造话题才能真正填补人类的好奇心,为原本枯燥乏味的生活洒些不一样的调味剂。

福伯临走时听人说川原近几天都把店开到很晚,出于好意,便对川原提醒再三,川原笑着说了好几声是。不过福伯接下来要说的事,却让川原有些笑不出来。福伯凭借着自己多年对命相一说的深研,他算出川原近日必有一场大劫,而且与钱有关。他送了川原一只黑不溜秋的老猫,按照福伯的说法,这只老猫拥有些许灵力,或许能帮川原降住一些东西。川原实在拗他不过,只好应允把猫放在店里照顾几天。

那天晚上天阴得吓人,可却不像要下雨的意思。漆黑的行人道上空无一人,川原一看挂钟,时间竟还不到夜间十点。一般的时候,夜间十二点,行人道上都不至于半个人影也见不着。这种情况下,川原的店里当然更是冷清,无聊的川原坐在椅子上竟睡着了。

时间不知过了多久,巷口的那几只疯狗忽然狂叫起来,川原一惊,立刻醒了过来,一睁眼,就看到上午福伯送给他的那只黑猫正睁着它绿幽幽的大眼睛,哀怨地盯着自己。

川原恼怒地喊了一声走开,把它从桌上赶了下去。看墙上的挂钟,川原有些不敢相信,已经深夜一点了!难道自己睡了近四个小时?

有没有搞错,到底是谁家养的疯狗?川原一边抱怨,一边打开店门,想看看街角究竟发生了什么,眼前的一幕却让他的心不由得凉了半截。

2、惊魂

在一片浓稠的夜色之中,一个坐在轮椅上的老妇人从店里透出的光晕中缓缓出现。她的脸苍白极了,不见一丝血色。嘴微微张着,像是想向谁说些什么,可奇怪的是,那两片已经变成暗紫色的嘴唇竟察觉不出一丝抽搐,很明显,她的嘴已不知什么原因僵住了,像死尸一样,一双布满血丝的大眼睛更是慑人,黑色的眼球犹如被下了咒般,突兀地悬挂在眼睑下,一动不动。

妇人后头还站着一位推轮椅的老者,头发花白,戴着黑色边框的老花镜,面上没有任何表情,腰板挺得笔直,瘦小的身材活像一具干尸,一具会走、会推轮椅的干尸。

难道福伯的鬼话真的应验了?他们就是德云镇上的那对年迈的鬼夫妻?可如果真是德云镇上的鬼,为什么会在这里出现?莫非我真有一场大劫?!川原越想越害怕,他活了这么久,可是连个鬼影都没见过。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