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将惊魂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1-09-16 15:39 出处:网络 作者:佚名编辑:@女鬼屋
民间鬼故事:麻将惊魂 输,并不可怕。要再输再厉,勇往直前,总有赢得时候。戴着眼睛的阿程一脸奸笑的说着。啪阿东赌气地甩过去了四张牌,一张牌代表着10元钱。马的,这破牌,除了中间断门,就是一三五七九的上牌,就
民间鬼故事:麻将惊魂

输,并不可怕。要再输再厉,勇往直前,总有赢得时候。戴着眼睛的阿程一脸奸笑的说着。

啪阿东赌气地甩过去了四张牌,一张牌代表着10元钱。马的,这破牌,除了中间断门,就是一三五七九的上牌,就它马地不上双数。这鸟牌,怎么打怎么来,不输光我它就不停。阿东气得内心直冒火,除了开局那两三把牌有点感觉以外,接下来的牌都是一副牌都难成形,好不容易听了的牌,都被别人三三两两地抱在手中,剩下的一两张都藏在最后几墩。眼睁睁地看着别人连卡的牌都容易自摸,那手中20张的扑克,四张四张地往外直翻,没几个回合便剩得七八张在手,就这样连打了十几圈,最后的四张扑克也见底了。

阿东窝火地看着,这三个家伙眉开眼笑的在那奸笑,个个得意忘形。

这是在临近海边的小海滨城市,夏日的炎热使得夜晚的人们心浮气燥,于是各有各的消遣之法。拖儿带女的家庭主妇们,拉着老公闲散在广场上面,吹着海风,聊着各自的家常;好不容易远离的一些男人要么找地方潇洒去,要么在临护城河边闻着臭味,抽着香烟;半大不小的年轻人,有的则成双成对的在各个煅炼的地方借着器材谈情说爱,或是独自地在那荡着秋千,而有的却躲在网吧里,被空调凉着,手里的鼠标不停地点击着游戏里的人物。但阿东的这些朋友们,则不属于他们的群类,有着自己独特的排遣方式,亦如白天里活动中心的老人们一样,喜欢搓麻将,赌得倒是不大,刚开始全是为了那种牌运的快感,后来光输不赢,从快感中便沿发出来赌徒的性格:既然要玩,就得赢钱。

于是夏天的夜晚,他们经常聚在一起,以赌为乐。找了个棋牌室,四个人四方,一张自动麻将桌,双洗牌的,很快,由棋牌室老板奉上的四杯茶,加之点心,空调将温度降到适当。于是乎长城码得各自为阵,牌出得嘶杀连连,东南西北中,发财要红中。一个红中吊将,两个红中当头,三个红中一副,四个红中暗杠,暗杠摸牌而胡,叫杠胡,翻数。一般情况下,阿东的运气是很背的,开句玩笑的话,二般的情况下,他的运气更背。比如来一张没用的牌,如果打出去的话,那么第二张第三张,更可气的第四张也会来;如果不打,放着,结果好不容易第二张来了,别人个个都是大胡。于是乎,阿东七窍生烟,八处冒火,就差把麻将桌给翻了才解气。当然这还不算太惨。有时候,长城码好,两三张一出便开始听牌,听了半天不仅摸不到,别人连擦边的牌都打不出来,等他觉得有点希望之时,别人自摸或是两家截了他的和,气晕了的是上家截和,而他摸到的却是自摸翻倍的牌。一次两次这样倒还习惯,问题是自开战以来,每逢紧要关头便是层出不穷,气得他是暴跳如雷,狂骂麻神无眼。朋友们却还够情面,反正都是在外打工之人,能理解输钱的苦恼。而各自有着工资,无外闲余时间磨磨而已,输多了只要表示一下,却不追究,更不会差个几十元便跟着后面烦个不停。更何况夏天打了一晚上,半夜之时便找个排档类小饭馆,几个人几瓶酒搞点特色菜,聊个两小时,各自开心玩完便回家,一来都不用为赢钱而内心不安,二来借此让输的人主动承担,三来喝些冰酒解解暑气。可以说是善举一桩,能喝的自然多喝一点,能吃的自然多吃一点,各取所需,输得人只管出输得钱,多余得便分摊,其实这个倒也合理。

而今晚,阿东的运气更背。倒不是他不会打或不熟,而是这牌来得太怪。万字上得一三五七九,筒子得二四六八,条子来个二五八,外加北风。打完北风,又是北风,反正不成杠了,接着打,又来个北风,留着打八条,哈呼,一摸居然是八条。阿东想着,我忍吧,打个二条,好嘛,被上家杠了,于是出了一张扑克。他再接下来一摸居然是南风,气得多了便想:万字来双,筒子来单吧。接下来,呼啦啦全上风,而且留着的风一张也不来,不留的风一出去便引杠。气得他两嘴直歪,两眼狂瞪。惹得其它三位哈哈大笑,可能都是熟识的朋友,大家也就提了些意见。若在平时都还好说,这时阿东内心都是火苗,坏话像油,好话似柴,劝哪燃哪。阿东终于摸到了一张有用的片,是北风,于是他内里用劲使劲得砸在牌桌上叫道:杠你麻的北风也能欺负。全场哗然!

最后还是输,今晚从开战到现在不到两小时,阿东输了四十张牌,实在让他吃不消了,于是站起来直言不打了,回家睡觉。朋友们看看各自只收了一半的钱,阿东付了两百。任凭他们拦阻去吃饭,他也不听,就回到寝室,澡也不洗地开了风扇便躺下大睡。

这一觉却只睡得好漫长,睡得好迷糊。

隔日醒来,一看时间,上班迟到。赶往公司被老总一阵狂骂,心里感到郁闷,便连旷工带请假地跑出来去逛街。市中心有一条步行街,两旁就是小商品市场,所以来来往往的人有很多,更多的是许多年轻的女孩。一穿着时尚、身材高挑的美女手里撑着遮阳伞,嘴里吃着随便棒冰,正毫无在意地走在那醒目的斑马线中间,欲走向商品市场。而另一个街角拐弯处,一辆轿车带着呼啸声直冲过来,离斑马线越来越近,那位美女居然半点没反应。正好赶巧阿东刚走过斑马线,看到这情形,顿时有种英雄忍了百年终于有出头日子的感觉。说时慢那时快,阿东箭步冲上中间线,左手紧握女孩拿着伞左手,右手搂在女孩滑柔的腰一提力,整个美女抱离地面,随着一声美女的惊呼,两个人便已脱离了斑马线。而那车狂吼着擦身而去,而对面没走在人行斑马线上的两个男人便被撞得横空飞起。鲜血流下的刹那,美女终于回头,又是一声惊叫,便软软地倒下去。急得阿东急匆匆地报警,然后拦住一辆车将美女送往医院。

白白的墙壁,白白的床单,冷冷的空气,冷冷的面颜。

呀,醒来了啊!阿东坐在床边看到美女终于睁开了眼。

哇,兀兀美女刚睁开眼,便看到一张让人忧愁的热脸,差点没吐出来。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