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惊悚恐怖故事:尔古榨菜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1-09-16 15:04 出处:网络 作者:佚名编辑:@女鬼屋
民间鬼故事:中篇惊悚恐怖故事:尔古榨菜 葬礼上的美味几乎每个大学生都缺钱,季丽妮和段婷婷也不例外。这个暑假,两个女生决定不回家了,在大学城附近找一家公司打工赚钱。季丽妮在报纸上看了很多招工的单位,对于学
民间鬼故事:中篇惊悚恐怖故事:尔古榨菜

葬礼上的美味

几乎每个大学生都缺钱,季丽妮和段婷婷也不例外。这个暑假,两个女生决定不回家了,在大学城附近找一家公司打工赚钱。

季丽妮在报纸上看了很多招工的单位,对于学历和技能的要求都很高,没一家适合的。正在季丽妮一筹莫展的时候,段婷婷突然拿着一张招聘广告说:这家好,我们一定要去这家!

这是一家榨菜厂的招聘广告,看上去工作不会太累,而且包吃包住待遇也很不错。不过,这张广告设计得让人很不舒服,惨白的纸上写着乌黑的字体,看上去不像是广告,倒像是讣闻。

尔古榨菜厂季丽妮喃喃地说,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牌子?

段婷婷一把抢过广告单,白了季丽妮一眼:你真没见识,我曾经吃过这家的榨菜,味道好极了!只吃过一次,我就一辈子都忘不了!

季丽妮有点不相信,她把那张怪怪的广告翻来覆去看了好多次。段婷婷看出了季丽妮的不信任,于是她说:那是在我舅舅的葬礼上。你也知道,我舅舅是得怪病死的,在我的家乡,这种情况要办大仪式,要请很多客人。葬礼的第三天,大家都阴着脸吃酒席。这个时候,有个外乡来的女人说:这菜太没味儿了,加点榨菜吧,我自己带的。说完,她就从包里取出了名为尔古的榨菜,一袋袋分给我们。天呐,那榨菜太神奇了!说到这里,段婷婷陶醉地眯上了眼睛。她回忆起那个瞬间:榨菜初入口的时候是冰冷的,甚至冷得有些惊人。然而,当上下牙齿合住的时刻,榨菜脆得像初春的冰,那种爽口的感觉将段婷婷彻底征服了。

想到这里,段婷婷的口水都快要流下来了,她遗憾地说:后来,我一直努力寻找这个牌子的榨菜,可是哪里都买不到。现在这家榨菜厂招工人,我一定要去!

原来,你是在葬礼上吃到这个榨菜的,真不吉利。听了段婷婷的描述,季丽妮的心里更加不舒服了。

不过,无论对这家榨菜厂有怎样的看法,季丽妮和段婷婷还是决定去试试看。因为暑假马上要到了,她们急需这份工作。

更何况段婷婷还补充了这样一句话:在那家工厂里,一定可以天天吃尔古榨菜。她说这话的时候,一脸的兴奋与期待。

千万不能偷吃

尔古榨菜厂到了。

这是一座深棕色的老楼,楼外是高高的围墙,上面爬满了墨绿色的植物。乍一看,这里完全没有普通厂房的那种热火朝天的感觉,静得像一座坟墓。

我们真要在这里工作吗?季丽妮有些迟疑。但是,身边的段婷婷很坚定地走了进去。

面试开始了,厂长是一位叫莫慧的年轻姑娘,她的眼睛黑得吓人,目光总是在季丽妮和段婷婷的脸上和手上扫来扫去。这让季丽妮觉得很不自在,她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脸。

你习惯什么睡姿?仰睡还是侧睡?突然,莫慧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

季丽妮和段婷婷都吃了一惊,因为这个问题和面试完全没有关系。两个女孩结结巴巴地说自己喜欢仰睡。没想到,这个回答居然让莫慧眉开眼笑,她说:欢迎你们,你们被录用了。

说完这话,莫慧走过去把手放在了季丽妮的耳朵上,然后轻轻地捏了捏。莫慧的手指很凉,一股寒意瞬间从季丽妮的耳朵传到心底。她刚要表示反抗,却看到莫慧的手摸到了段婷婷的耳朵上,段婷婷也吃了一惊,但是出于礼貌,两个女生什么都没有说。

莫慧的脸上自始至终都是满意的表情。

接下来,莫慧很快就给季丽妮和段婷婷分配了寝室和工作服,然后公布了厂里的待遇。在面试的最后,莫慧意味深长地补充了一句:尔古榨菜是非常好吃的,每一个吃过的人都无法忘怀。作为厂里的员工,你们每餐都有机会吃到这种美味的榨菜。不过,厂规是永远不能在工作中偷吃。

不过是榨菜而已,我至于偷吃吗?季丽妮低声说。

莫慧似乎听到了季丽妮的抱怨,她的脸上浮现出神秘莫测的笑容:小姑娘,话不要说得太早。也许有一天,你也忍不住要偷吃呢!

真是怪了!面试结束之后,季丽妮一边向外走一边向段婷婷抱怨。然而,段婷婷像是没有听到,她冲到了厂房外面的宣传栏前,饶有兴趣地看了起来。季丽妮跟了过去,才发现那里贴了几十张客户吃榨菜的照片。有老有少,有男有女,他们口嚼榨菜的样子都是那么夸张,身体呈扭曲状,像是怕谁抢走了他们面前的榨菜似的。更重要的是,他们眼睛里洋溢的不是幸福,而是一种野兽般攫取的欲望。

这些照片越看越诡异,季丽妮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她拉了拉段婷婷:咱们走吧,别看了。

段婷婷转过脸,嘴角居然流下了一道清亮亮的口水。

季丽妮吃了一惊,急忙拉着段婷婷离开宣传栏。在经过厂房的时候,季丽妮好奇地向里面看了一眼:里面的工人都穿着相同的工作服,专心工作着。这种正常的工作气氛让季丽妮松了一口气,她转身对段婷婷说:也许这工厂是很正规的,是我想得太多了。

话音刚落,一个工人猛地转过头来,他的脸色苍白如纸,乌黑的眼睛里完全没有光彩。而且,他的两只手软软地垂在身体两侧,就像是没有骨头似的。

妈呀!季丽妮拉着段婷婷飞快地跑开了。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