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奇鬼故事之老猫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1-09-16 14:50 出处:网络 作者:佚名编辑:@女鬼屋
民间鬼故事:离奇鬼故事之老猫 雨熙的奶奶养了一只叫白衣的老猫。它到底是哪年出生的,奶奶也记不清了,想想这猫最小也有三十几岁。听说一般猫的寿命不过十五六年,能活到九十九岁的是猫仙;没满九十九而又大于三十岁
民间鬼故事:离奇鬼故事之老猫

雨熙的奶奶养了一只叫白衣的老猫。

它到底是哪年出生的,奶奶也记不清了,想想这猫最小也有三十几岁。听说一般猫的寿命不过十五六年,能活到九十九岁的是猫仙;没满九十九而又大于三十岁的猫就是猫精了。所以,雨熙觉得白衣就是猫精!

没几天就过年了,家家户户放爆竹贴春联,特热闹。

教书先生给放了寒假,雨熙兴高采烈往家跑,路过三叉路口,看见一个老乞丐正在掏雪吃。雨熙看了心里难受,就掏出钱来给他,老乞丐低声说谢谢。走了几步,雨熙想起书包里还有家里准备的午饭,又跑回去一同给了他,举步刚要走,老乞丐把雨熙喊住了。

请问姑娘可是郑家的小姐?

雨熙点点头。

老乞丐道:你家宅子不太平啊!

雨熙一惊。

老乞丐又道:小姐家处乱世福地,引来不祥之物在此避祸。

雨熙笑问:何为不祥之物?

老乞丐见她似不信,叹了口气。

2

回到家雨熙把这事当笑话讲给刘管家。他听了哈哈大笑,说道:不祥之物,我们家就有只猫啊!雨熙平日里和刘管家很亲近,因为雨熙小时候在河里溺水是刘管家救的。

两人正说着,门无声无息地开了。

刘管家挂在脸上的笑容一下失去了踪影。白衣走过来,冷冷地盯着他。

雨熙也停了笑:这死猫,像鬼一样,一点声音也没有,不是在外面偷听吧?

白衣转了一圈,又狠狠瞪了刘管家一眼走了。刘管家好半天没出声,大冬天的头上竟然滴下一颗汗珠。

刘叔你没事吧?

我觉得白衣真不是一般的猫,而且它的眼神像是想杀了我。

雨熙笑:它只是个猫罢了,还能把人怎样?

刘管家道:等真出事的时候就晚了。

可没想到,没出正月刘管家的话就应验了。

老式的宅子都有一间专门供奉祖先的祠堂。青砖白瓦,木制大梁,四框轩窗,黄色蒲团,祖先牌位一个个罗列在进门就能看见的木架上,十六盏长明灯摆在牌位两边、窗口,还有两只挂在大梁上。

平日里长明灯高高挂在半空中,并不点燃,只有清明、春节这样的日子,仆人们才会架着梯子在长明灯中续油点燃。初五那天,刘管家独自一人在祠堂中打扫,不知怎么,烈火瞬间熊熊燃烧,蔓延了整间屋子,刘管家的惨叫声在深夜里一声声响起。

雨熙昏昏沉沉地坐起身子,睁开眼,红彤的火焰在窗上辉映出鬼影重重,满眼皆是。

雨熙吓得发不出声来,红色的火光照映在身上仿佛有了温度,烤的发烫,好半晌她才沙哑着嗓子坐在床上开始喊:爹!娘!奶奶!刘叔!但她的声音小得像猫叫一样,瞬息淹没在嘈杂中,她顾不上穿鞋就往外跑。

祠堂离雨熙的房间很近。一推开门她就被一股扑面而来的热风灼焦了前额的头发,雨熙看见那被烧得一片火红的祠堂,里面还依稀有人在拼命挣扎嘶叫着。

她见了大骇,刚要开口叫救火,还没喊出口,忽然感到身后一阵寒气,紧接着她眼前一道白影闪过,竟直冲面门而来!

雨熙面颊一热,还没看清头部就被击中了。

雨熙眼前一黑,晕过去了。

3

雨熙做了一个很长很可怕的梦。

梦里漆黑一片,脚下的路不知通向哪里。当前面有了微光时,她高兴地奔了过去。

前面是一口烧着旺火的大锅,香喷喷的食物在锅里翻滚着,饥饿如火般灼烧着她的肠胃。雨熙顺手拿起锅里的勺子连汤带肉舀起一勺放进嘴里。随着汤汁滑落入食道,浓香立刻在味蕾上荡漾开来,温暖流遍全身。雨熙真饿了,这一大锅肉汤一会就被吃光了。

还是饿,她拿着勺子踮起脚尖向锅底捞着,勺底碰到个硬硬的东西,很沉,用劲把它勾了上来,定睛一看,竟然是刘管家!雨熙双腿发软,后退几步跌坐在地上。

刘管家的样子已经不能称之为人了,他全身的皮肤被烫得稀烂,然而脸还能让雨熙辨认出来。

刘叔?雨熙轻唤了一声。

心里升起一股恐惧,让她想逃。只要离开就没事了!雨熙转过身刚想跑,忽然一只手搭上她的颈部。冰凉的触感,冷到骨髓里。

她的身体一下僵硬了,喉中含糊着想说话,但吐不出半个字。不是刘管家,是鬼!是鬼!

雨熙回过头,正对着那人的胸口。腐烂的肌肉和内脏纠缠在一起散发着恶臭,她颤抖着身体抬头望向他的脸,那没有唇的嘴一开一合,说着:我的肉好吃吗?

4

雨熙醒来时已是三天后了,全家人都围在她身边。

转着眼珠子看着惶恐的家人,爹、娘、还有奶奶,白衣也在,惟独没有刘叔。想到他,雨熙全身不可抑制地战栗,胃里不停翻腾,呕出了一滩黄色的苦胆汁,接着又一阵阵翻江倒海。

受了惊吓,雨熙一直卧床。听下人说刘管家被火烧伤正在休养。雨熙想,看来那梦是假的,刘叔只是被火烧了,并没有死。雨熙想着等自己能下地了便去看望他,可一想去就难免想到那梦,总是心有余悸,一拖二拖,倒是刘管家先来看望雨熙了。

他穿着高领对襟大衫,全身包裹得很严实,看脸没什么伤。他说着火时正在擦地,手边有一桶水,虽身上被灼伤,但至少护住了脸。

刘管家笑着说真是大难不死,并询问雨熙是怎么晕倒的?

雨熙道:没看见是什么,白影一闪我就倒下了。

刘管家喃喃道:没有看见啊,太可惜了

一转念,像是想起什么,神秘兮兮地靠近雨熙道:小姐知道为什么着火吗?

雨熙道:下人们说是绑长明灯的绳子断了落下去着的火。

刘管家道:非也非也!那绳子三根拇指粗,怎的说断就断了?还正好扣在我身上?

雨熙无语了,刘管家说的也有理。那是有人故意的?

其实是白──

雨熙忙竖起身子听,这时却来人打断了他。

刘管家的伤好些了吗?

门口进来一老妇人,古铜色闪万字的锦缎衣裙,头上叉着一支玉簪,臂弯里抱着白衣。

刘管家马上回答:承老夫人关心,已不碍事了。

不碍事就好,这府里大大小小的事哪样缺了刘管家都不可啊

刘管家忙道:老夫人言重了。

郑老夫人话锋一转对雨熙说:刘管家忙,你添什么乱!

雨熙道:我哪有?

刘管家听了这话忙起身告辞:老夫人小姐慢慢谈,在下有事要做,先行一步。

待刘管家走了以后,郑老夫人缓缓回过头,有些人捉风捕影,没事偏要造出些事来嚼舌头。

熙儿可不要被人利用了啊。

说完,郑老夫人又交代了一些好生养病的话就走了,雨熙看着奶奶的背影疑惑顿生,而这时窝在郑老夫人臂弯里白衣回过头,异色的双瞳中闪着微笑。

5

有些事情不说不代表不想,奶奶是说刘管家吗?刘管家没来得及说出的真相又是什么呢?还有那白衣的笑好奇怪!

这宅子有不祥之物,老乞丐的话突然闯进了雨熙的脑海,她一下想到了什么,但自己也不敢确定,那太荒唐了。

她想到的是白衣。

有可能吗?即使再通灵性,白衣也只是一只猫而已呀!而且它和刘管家能有什么仇?

还有那天自己为什么晕倒,记得好像有个白影一闪过去,自己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线头在雨熙脑中缠绕成一团乱麻,她决定自己把它揪出来。

雨熙给表姐杜子鹃写了一封信,告诉她最近发生的怪事,并把怀疑白衣是妖怪的事也写了进去。

子鹃表姐自小就对神鬼感兴趣。回信道:白衣的年龄既然至少在三十五年以上,算是猫精了。白衣有此修行该极为惜命才对,没有理由冒然伤人,除非除非是有人挡了它成仙,或者这么做能使它加速成仙。

雨熙看完信,手心都给惊出了冷汗,虽然早有怀疑,可如今表姐也这么说。

第一次,雨熙在自己家里感觉到冷。

雨熙把表姐的信笺拿给奶奶看,谁知郑老夫人看过淡然道:这乱世怪事多了去了,凡事要较个真,到处都是人皮妖魔。

雨熙再找爹爹商量竟然也是一样的回答,她气得直跺脚,如今怎么看白衣都是妖怪了,家人不信,她想到了刘管家。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