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号公墓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1-09-16 14:10 出处:网络 作者:佚名编辑:@女鬼屋
民间鬼故事:三号公墓 大道五十,天衍四十九,独缺其一周明嘴里喃喃自语,摸了摸口袋里的黄纸。今天是周明师父的忌日,周明的师父前面去世了,他是个道士,而周明偏偏学不到他师父的本事的三成。本来应该趁着白天来的
民间鬼故事:三号公墓

大道五十,天衍四十九,独缺其一周明嘴里喃喃自语,摸了摸口袋里的黄纸。

今天是周明师父的忌日,周明的师父前面去世了,他是个道士,而周明偏偏学不到他师父的本事的三成。

本来应该趁着白天来的,可是周明却贪睡到傍晚,这不,晚上7点才赶上他师父所埋葬的公墓山。

呀呀~呀呀~呀呀~~~~

今天怎么回事?天怎么黑成这样?周明听到乌鸦的叫声,顿时心底升起一股不祥的感觉,心里毛毛的。

不怕不怕,这只是只乌鸦而已!周明安慰着自己,腿却不由自主地抖了起来。

周明师父的墓地是四号,这是他师父当初临走前所选的,可是偏偏该死的,墓地旁边都是槐树,周明心里咒骂着公墓管理员,种什么不好,偏偏种这种树,不知道这种树是不能种在死人坟墓边的么?

突然,树叶沙沙响了起来,周明一顿,腿软得走不动了,额,看来今天是有事要发生啊。

旁边一颗树下出现了一个人影,似有似无,看似在走过来,但又很模糊,昏暗的夜色下,好像那团影子脚下伴随着一个个血红的血坑延伸到周明面前,啪嗒~~啪嗒~~啪嗒~~~

那团人影渐渐化成人形,血红的眼眶,苍白色的脸庞,吐着黑气的蛀牙黑口腔,长到脚踝的黑发。

桀桀~桀桀~嘿嘿~桀桀~~~嘻嘻嘻昏黄的月光撒在地上,掩映着斑驳的树荫,墨绿色的树丛此刻显得特别苍白,这段不长的崎岖山路怎么走也走不完。

喵呜~呀~~~~野猫的叫声恰逢其时地响了起来,沙沙声不绝于耳,周明走在一条看似走不完的山路上,这条山路通向一座墓山。

周明慢慢地走,而背后那桀桀声似有似无地伴随着他的脚步声。

不知从哪来的一片乌云在此刻却抱紧了月亮,月光好像很吝啬地躲藏了起来。

没有人告诉周明此刻发生了什么,而他却又明白了什么,这种脚步声已经纠缠了他整整三年,而在墓山小道上却显得尤为明显。

路在慢慢延伸到远处的墨绿色墓山,背后的吧嗒啪嗒的似重似轻的血脚印依然跟着周明。

一、、、二、、、三、、、四!对了!就是这里!周明看到已经到了师父的墓碑,显得尤为兴奋。

桀桀!桀桀!嘿嘿嘿!桀桀!这种让周明心烦而又恐惧的声音陡然变大声!

周明无奈地摇了摇头,奉上一束鲜花放在师父墓碑前,插上一堆蜡烛,接着掏下一捆扎实的纸钱,半跪在地上:师父啊,请原谅徒儿这么晚才来给你老人家上香,你不知道啊,现在道士很难做,没什么生意,师父呐!我活的好辛苦~呜呜呜~~~

周明渐渐啜泣了起来,纸钱随着周明手里的打火机被点燃,化作飞灰随着一股不明的小旋风飘落在四周。

蜡烛的火光在这股小旋风中艰难的坚持着不灭,周明背后的怪声终于显露了出来,桀桀~桀桀~饿饿!饿饿!

周明回头一望,哎呀妈呀!!!

周明看清楚一个女鬼,站在三号墓地的前面,空洞的白眼眶在血水的衬托下冒出渴望的眼光,口腔发散着一股腐臭的难闻怪味儿。

强烈的腐尸气味弥漫在周围,鬼眼中深蓝色的发亮,没有一个人告诉周明此时应该怎么做,凭借周明的职业直觉不难猜出这是种什么情况,但偏偏周明却在这时傻眼了。

风在呼啸,纸钱烧落的飞灰四处飘荡,女鬼踩着横流的血水一步一步逼近这个可怜而又无助的年轻人,哈喇子随着她的步伐划出一道生命的绝望之迹。

桀桀~~桀桀~~饿饿!!饿饿!!吃吃~吃吃~

女鬼逼近半瘫在地上的周明,眼光忽然一转,腐烂的嘴巴一张,一股金黄色的气体从四号墓碑前的几碗供品上流出,流进女鬼那恶心而腐臭的嘴巴里。

末了,女鬼那残存的几颗似蛀牙般的快掉落一样的牙齿还意犹未尽地咀嚼了几下,鬼眼发出一道满足而又贪婪的亮光,女鬼似乎很享受这种气体。

可周明却很难受,因为他从来没有见过实体化的饿鬼,这对作为道士的他是一种蔑视和侮辱,可手脚却怎么也动不起来,仿佛植物人一般只能思考,不能动作。

女鬼在吸食供品的精气之后,鬼眼中满足的神情一变,眼光如刺人的利剑一般刺向可怜的周明。

很明显,周明猜到了此时饿鬼并不满足吸食供品的精气,他懂了,今天,他要变成饿鬼肚子里的食物了,周明绝望地闭上了眼睛,等待着生命最后一刻的到来。

四号墓碑上的字体突然发亮,一个个阴文如同符咒一样飞出墓碑旋转在周明的周围,一个八卦太极图凌空出现在饿鬼的身前,发出金黄色的圣光之后打入鬼体。

周明此时闭着眼睛,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只知道他的生命走到尽头了。

过了许久,周明仿若期待般地希望着自己能够善终,却迟迟没有动静,咦?怎么回事?我不会是已经死了吧?

周明睁开眼睛,眼前一片宁静,仿佛刚才的恶鬼只是一场梦,墓地四周安安静静,蜡烛在默默的燃烧着,只有满地的纸钱飞灰述说着刚才发生的一切。

周明眼睛望向隔壁的三号墓地,那败落的墓地散发着满地的杂草,墓碑面前堆满了落叶,只有墓碑牌子上的一张照片证明这是一个有主人的墓碑。

三号墓碑上的黑白照片上显映出一个正值年华的美丽女子,女子眼神中那股惹人爱怜的表情如遭重击般地轰入周明的内心。

这这这!!这不是刚才那个女饿鬼嘛?怎么回事?周明一脸串的发问没人解答,只留下周明步履匆匆的下山背影,月色挣开了乌云的束缚,照耀在这个归途的青年身上。

又是一年清明时,这年墓山的风景如似画般的美丽,周明又再一次上了这座墓山,却带着两副供品,只见三号墓地的前面修葺一新,还有和四号墓地一样的供品和鲜花摆放在前面,是日,三号照片上的女子好像在述说着什么。

而周明呢,蹲在地上望着远处深山默默地抽着烟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