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者的游戏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1-09-16 13:48 出处:网络 作者:佚名编辑:@女鬼屋
民间鬼故事:幸运者的游戏 一架客机,坠毁在茫茫沙漠之中。 宛如一粒石子击入水中,摔落的飞机在大漠中激起一股股沙尘涟漪,于烈日下荡漾开去。
民间鬼故事:幸运者的游戏

一架客机,坠毁在茫茫沙漠之中。

宛如一粒石子击入水中,摔落的飞机在大漠中激起一股股沙尘涟漪,于烈日下荡漾开去。

机组和空乘人员无一生还,大部分乘客

夏荷很幸运。她虚弱地睁开眼睛,在扑面袭来的阵阵热浪中,感知着自己的生命力。机体断裂后,巨大的冲击波将她远远地甩离飞机,甩在松软的沙丘上,这也是她能够活下来的原因。她跪坐在地上,晃了晃头,努力使自己的意识清醒过来。滚烫的沙子使她不得不立即从地上站了起来,摇晃着望向飞机残骸。

忽然,她仿佛在自己左边三米开外,发现了什么。她努力使精神集中起来,定睛一看脚印!大大小小的脚印!

这就意味着,她不是惟一的幸存者!

燃烧的残骸加上毒辣的烈日,使得这个区域的沙子仿佛都烧成了红色。夏荷踉跄地转过身,试图离开这里。就在她转过身的一刹那,她看见了并排站在她身后的五个人!

一个带着金丝眼镜、身上西服已经破烂不堪的人,用手指着夏荷,诡异地笑着。

一个学生模样的小女生哭着跑上前,抱住了夏荷。这小女生,在经济舱里与夏荷是邻座,两人一路交谈甚欢,颇有共同语言。夏荷一只手抱过她,一只手摸着她的头,随即望着众人:

咱们还是走吧,朝南方走刚才在天上我一直留神着这块沙漠,飞机已经朝南飞很久了,继续向南应该马上就会出沙漠了。因为,这个地带不可能会有太大的沙漠。

听了夏荷的话,众人纷纷表示同意,于是大家前后排成纵队,向南方走去。

李庆,42岁,略胖,一家保险公司的区域经理。

王雷,26岁,戴着金丝眼镜,某品牌瓷砖的推销员。

赵小娜,20岁,学生。

古景林,39岁,探险爱好者。

兰天明,40岁,记者。

一行人由古景林在前面带队,在越来越大的风沙中艰难地前进着。正走着,突然,队伍中的赵小娜尖叫一声,整个身子陷进了沙子!很显然,她踩进了松软的沙坑中。在沙漠里,这种沙坑经常将人和骆驼一起吞没掉。

跟在她身后的兰天明赶忙紧急刹车,一步也不敢再向前走,高声呼喊着前面的人。

众人一齐围了过来,望着沙地中只露出一颗头颅的赵小娜,纷纷伸出手拉她。

然而,沙子越积越重,赵小娜感觉自己就要窒息了,惊慌的脸由红渐渐变白。夏荷跪在地上,双手飞快地挖着,可是毫无用处!

就在这时,探险爱好者古景林迅速取下背包,从里面拿出一把折叠的登山铲,组装了起来。弄好后,他推开众人,拿起铲子,在赵小娜的身旁挖了起来。然而,沙子积压得很实,尽管登山铲十分锋利,但仍未起到预期的效果。挖了几下后,古景林直了直腰,深吸一口气,双手抓住铲子,对准沙坑,用尽全力,猛地刺了进去!

这一铲不知刺了多深,刚才还在下面挣扎着乱叫的赵小娜,突然静了下来!她嘴巴张的大大的,直直地盯着古景林!古景林预感到了什么,哆嗦着手,费力地慢慢抽出铲子铲子的前半部分,一片血红!

夏荷尖叫一声,冲过来将古景林推开,随即跪倒在赵小娜的头前,哭喊着要她坚持住。赵小娜眨了眨眼睛,突然朝着古景林诡异地笑了一下,随后闭上了眼

还未走出多远,人就死掉一个,这对于他们这些求生的人来说,无疑是个沉重的打击。

古景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有苦说不出地将铲子远远扔了出去,随即点上一支烟,皱着眉头猛吸起来。

他刚吸了两口,李庆便走过来,拿过他嘴里的烟,扔了出去。是的,在这样恶劣的条件下,如果就这样原地不动地郁闷下去,他们只有死路一条。

李庆从古景林的背包里拿出登山绳,分别在众人的腰上绕了一圈,一齐抓着向前走,防止有人再陷入下面的沙坑里。

也许夏荷的判断真的是正确的,就在众人走得筋疲力尽,身体摇摇欲坠时,最前面的兰小明忽然高叫了起来远处,出现了森林!没错,是森林,夏荷抿了一下干涸的嘴唇,艰难地集中精神望去。可是,让她奇怪的是,即便是到了沙漠的南端尽头,森林也不该出现的这么早,这显然不符合树木的生长规律如果是一小片绿洲,还说的通。可是可是真的是一片漆黑茂密的森林!

没有任何绿带的过度痕迹,为什么会直接生出森林来?夏荷开始怀疑是幻觉。

可是,其他人的欢呼声,打消了她的疑虑。大家连滚带爬,使出最后的力气,争先恐后地走出了沙漠,纷纷一头栽倒在黝黑的泥地上。

夏荷趴在地上,顿时感觉到了泥土的冰凉。那份凉从四面凝集而来,掠过她的肌肤,沁入心中。众人惬意地倒在地上,一动不动,让冰凉的泥地来缓和发烫的身体,一时好不舒服!过度的劳累,使得他们的体力严重透支。慢慢地,几位男士便响起了鼾声。

不知睡了多久,夏荷醒了。当她的大脑恢复意识时,浑身的酸痛感便一齐涌了上来。她费力地支起身子,坐在地上,揉着胳膊和腿。兰天明已经醒了,正靠在一颗树底下,玩着PS机。古景林仍然鼾声如雷地睡着。渐渐地,夏荷感觉到了不对劲阵阵凉风不断地从森林深处侵来,泥地也越发的冰凉。天逐渐晚了,如果他们就这样待下去,一定会冻死在这里!

夏荷用力地站了起来,大腿颤抖着,挨个推着正在睡觉的人,告诉大家该出发了。

李庆哼哼了几下,坐起身,不住地揉着眼睛。古景林对夏荷打扰了他的睡眠十分不满,烦躁地边起身边打着呵欠。夏荷推着王雷,却发现他怎么也不动。她试探着将手指伸到他的鼻子下,惊恐地发现,他早已没有了呼吸!

又失去一个人,现在只剩下了夏荷和其他三个男人。四个人确定了一下方向,安置好王雷的尸体后,继续前行。

不知走了多久,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四人在黝黑的森林中走着,却感觉到好像一直在原地,如何也走不出去。就在死亡的恐惧感袭上夏荷的心头时,李庆忽然伸手一指前方,叫了起来。大家看去,就在前方约一百米的地方,隐约出现了一座房子!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