僵尸新郎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1-09-16 13:46 出处:网络 作者:佚名编辑:@女鬼屋
民间鬼故事:僵尸新郎 生命是一种太好的东西,好到你无论选择什么方式度过,都像是在浪费。多年之前,我的祖母万般无奈的种下了她的初恋情人;多年之后,我阴错阳差的,收获了这份破土重生的爱情。我在一家专门接收月
民间鬼故事:僵尸新郎

生命是一种太好的东西,好到你无论选择什么方式度过,都像是在浪费。

多年之前,我的祖母万般无奈的种下了她的初恋情人;多年之后,我阴错阳差的,收获了这份破土重生的爱情。

我在一家专门接收月亮儿童的非主流学校里工作。所谓月亮儿童,是一群昼伏夜出、见不得光的孩子。太阳对他们而言是致命的。只要暴露在阳光下一小段时间,其面颊和眼睛下面就会出现触目惊心的红黑斑点,密密麻麻的斑点里包裹着癌变组织,倘若不即时处理,癌细胞便将迅速扩散,导致绝症与死亡。这是由于他们的父母双双携带罕见的着色性干皮病的隐性基因所致。

白天,月亮童一般待在密不透光的房间里睡觉或者玩电游,倘若要去户外,则必须穿上宇航服般厚重烦琐的全套装备,戴着由特殊材料制成的防紫外线雪地太阳镜。到了夜晚,他们才得以摆脱枷锁,无拘无束的与月光沐浴中的大自然亲密接触,这也就是月亮儿童名字的由来。

可以想见,这样的孩子要融入正常的人类生活,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地球上数万名月亮儿童的存在,以及因存在而产生的需求,令我所效力的学校经营的颇具规模,不错的口碑再加上物以稀为贵,接收的学生已经囊括了七大州四大洋,所以能熟练运用五门外语进行交流的我,在这里很吃得开。

我的生物钟属于夜猫子派,学校白黑颠倒的反常秩序恰恰合了自己的胃口,再加上薪水和福利也算优渥,可以说,除了身为奔三剩女尚待自闺中这点小遗憾以外,我对自己的生活质量还算满意。

一切的不平静,缘于一个夜晚,一个全月蚀的黯淡夜晚。

凌晨两点半的时候,所有的月亮儿童都聚集在教学楼里精神抖擞的上课,操场显得空旷而静谧,我无聊的小资情节开始泛滥,满脑子粉色旖思的踏入操场漫步而行,走着走着只觉天地间的自己,寂若垂天之云、泛若不系之舟,就这样孑然的徘徊于月影下,如一头在孤独中发情的母犀牛。皎洁的玉宇银盘,在这变得格外浑浊,浓酽的红褐色嵌于夜幕中央,宛如粘稠的腐败血液。

风起,扑面的空气中浸润着一股子化不开的味儿,我的体质很敏感,这股糁人的气体就如一只冰冷的手强钻入鼻腔,又一一摸过五脏六腑,我眯着眼睛向四周瞧去,虽然全月蚀令周围变得朦胧,但也并非伸手不见五指的暗黑,我隐约瞧见前方十步远的地方横七竖八的躺着几坨黑乎乎的东西好奇心能杀死九条命的猫,也能驱使一个背脊发凉、鸡皮疙瘩直冒的八卦女人嗦着靠近几步,再取出手机,用上面的荧光去照耀不可知的恐怖事物

是数只被榨干了的兔子尸体!其中有两三只被残忍的撕裂成了几半,但令人惊悚的是,地上的血渍却相对少的令人起疑,我靠拢上去摸了摸,兔尸的皮肉及内脏毫无血色,却尚存余温。它们的颈部都有穿刺的伤痕,体内的血一点也没剩下。

我认得这些荷兰垂耳兔,是校方专门买来培养孩子们爱心的宠物。难道是有什么怪物或者变态吸干了它们的血液?我迅速环顾四周,犹如惊弓之鸟般辨认每一寸风吹草动

陡然间一阵异响划破天际,我吓得双脚一软,险些跌坐于地原来下课铃响了,月亮儿童们即将出来玩耍嬉闹不行,不能让孩子们看到这么血腥的一幕!我脑筋转得飞快,当即脱下了自己的外套,将所有的兔尸迅速包裹起来,朝教学大楼另一侧的办公大楼走去。校长室在办公大楼的第三层,里面亮着灯光说明有人

办公大楼的第一层分别是医务室、档案室、储存室和接待室,我觉得有些奇怪,这一层怎么会是一片暗黑,只有走廊里兀自亮着两三盏可怜的昏黄?其中储存室、档案室和接待室此时没有人值班可以理解,但医务室是万万不能离人的经过医务室的时候,里面有窸窸窣窣的响动传出,门虚掩着,我下意识停下脚步侧耳细听,紧接着又是轻微而满足的吮吸声和呻吟声,莫非?我皱了皱眉,坏人好事衰八代,算了,当没听见吧,正要举步离开,却又听到里面传出一嗓子尖锐的厉叫,俨然是恶狗抢食时发出的示威咆哮,然后又有物体落地的破碎声

心脏惊蛰似的跳动,急促的呼吸压迫得咽喉生疼我始终没有胆量去推开医务室的大门一探究竟,正彷徨间,却见校长与校董事会的一名重量级董事好下楼过来,他们见我面如金纸抖如筛糠,不由愣在那里见有人来我心中一松,手里拎着的装满兔尸的衣服不慎落地,数只兔尸散落一地,校长与董事同时惊呼出声,一时间动静非常

而与此同时,医务室里的响动却噶然而止,这在我眼里,是暴风雨前的最后一刻宁静,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我上前狠狠一脚踹开医务室的门,未见其物,先闻其味,从里面扑头盖脸而来的血腥味险些将我熏昏过去!

踢开大门的那一刹那,我陡然福至心灵,意识到此时站在门口不正是首当其冲的第一顺位攻击点吗?根据长年看恐怖电影积累的心得体会,此时必然有什么丧尸啦、异形啦、嘴角淌着血涎的狂兽之类的,直扑过来撕咬第一顺位受害人的咽喉要害,或者直逼面门把脸抓个惨不忍睹宁死不毁容,我护住面孔就地三滚两爬,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拧开了医务室的灯,同时随手抄起一根凳子准备近身搏击。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