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骨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1-09-16 13:25 出处:网络 作者:佚名编辑:@女鬼屋
民间鬼故事:碎骨 秦三都四十多了,在村里儿还是个吊儿郎当的光棍,其实呢,他也没什么毛病,就是爱喝点小酒,说点小胡话。可就最近这几天,天气热了,这孤苦伶仃的小男人每天都能被墙后面的蝉给嚷嚷醒。本来他也不是
民间鬼故事:碎骨

秦三都四十多了,在村里儿还是个吊儿郎当的光棍,其实呢,他也没什么毛病,就是爱喝点小酒,说点小胡话。可就最近这几天,天气热了,这孤苦伶仃的小男人每天都能被墙后面的蝉给嚷嚷醒。本来他也不是个轻睡的人,不过每次迷迷糊糊地醒过来,他都能隐约听见房子里回荡着咔嚓,咔嚓的声音,就是不知道从哪个旮旯里传出来的,太诡异了!这可经常把他给吓得大半个晚上都睡不着觉。

一天,秦三在外边受了点小委屈,灌了壶酒后晕乎乎地睡着了,谁知半夜又被吵醒。这晚,蝉没有叫,床板下发出阵阵咔咔的声音,吵得这个半醉半醒的家伙一肚子恼火。妈的!秦三碎叨一声,骨碌一下滚下床,猛地掀起床板。见鬼了这是,他家从爷爷辈开始就住在这,可从来没遇过这么邪门的东西,今天他倒要看看是什么鬼东西半夜出来吓人的!

谁知这床板一掀开,秦三就看到有一个小老头蹲在底下,光着膀子,秃秃瘦瘦的,活像个小鬼。你,你是谁?秦三向后趔趄几步,吓得两腿发软,这小老头嘴里咔嚓咔嚓的,像是在啃什么东西。嘿嘿,小老头抬高眉眼,反而冲秦三笑了笑,咂巴咂巴嘴,说:老兄别喊别喊,我就是借个地方!你妈的借地方?秦三怒了,瞪大眼睛,呼着酒气,上去就给小老头一脚,你妈的借地方居然借到老子家里来啦?滚!快滚!那小老头揉了揉屁股,又嘿嘿两声,死乞白赖着不肯走,老兄,就借个地方嘛!你睡你的,我借我的,各不相干不是?

哟!还各不相干?秦三听这话更气了,什么各不相干,这就算是狗窝那也是他的地儿,三更半夜地借地就不干他事儿?秦三哼了哼气,从屋角抡来一根长棍,戳着小老头就要把他赶出去。兄弟别打我!别打我呀!小老头一边躲躲闪闪一边求饶,你要是让我借地儿,我就不把你那些事儿说出去!

我那些事儿?秦三停下来,喘了喘气,别看这小老头瘦得只剩个骨架子,那跑起来跟一阵风似的,晃棍子也碰不着他。是啊,小老头捂住嘴嘿嘿地笑了,就是你前几天到村尾偷看小寡妇洗澡的事情啊。一提起这个,秦三就臊红了脸,他脑子里浮起了村角小寡妇丰满的曲线,还有那白白嫩嫩的腚子。你这个小老头,胡说什么!我,我什么时候去偷看小寡妇洗澡啦,秦三胀着一股气,据理力争,可这口气说着说着就泄了。

嘿嘿,小老头咧开一排又小又尖的牙,眼睛骨碌骨碌的尽装着诡异,兄弟,你今晚要不让我借地,我明天就把你这些事儿说出去,看村里的人不打断你的腿!你!秦三瞪了瞪小老头,一下子哑巴了,他狠啐一口,把棍子往地上一扔,嚷嚷:好,你借借借!床底又脏又臭,你喜欢借多久借多久!说完,秦三拾起床板往架子上一放,扑腾上去一翻身就睡了。

第二天秦三醒来时,已经是日上三竿。秦三挪到床边把脑袋往下一坠,左右看了看,昨晚那个龇牙咧嘴的小老头居然不见了,秦三晃了晃还有点儿晕乎乎的脑袋,怀疑昨晚是不是做噩梦啦。

这阳光灿烂的,秦三当然要出去找找乐子,谁知这一出门,就碰上了村里整天踩着个破车子穿街走巷收废品的老头。哟,三儿!刚睡醒呢?这太阳都晒屁股喽!老头笑呵呵地冲着秦三露出被烟熏黑的牙口,揶揄道:别睡太多哦,小心有老鬼专门来啃你们这些懒骨头!秦三皱了皱鼻子,扬起脚后跟子往地上飞踹,喷着唾沫骂道:滚你妈的!一颗石子飞了起来,哐啷哐啷地钻进了三轮车的车轱辘里,之后又没了动静。老头嘿嘿地笑了几声,继续踩着废品车往巷子深处驶去。

在这村子里,秦三不太受待见,可他有他的活法,也不在意别人怎么看。不过这村里,可有个他最在意的人,那就是隔壁街头的王妮子。说起这王妮子,那可叫一个如花似玉的美人,家里有地有钱,可这姑娘都长三十岁了都不肯嫁人,整天穿着件花衣服长裤子在村头村尾悠转,可奇怪着呢,村里的老婆子私底下有嚼舌根说这王妮子天生有生理缺陷所以才嫁不出去。而这每天秦三要找的第一件乐子,就是去村头村尾溜达溜达,看看能不能碰上王妮子。

村口有条河,走过那条松松垮垮的石桥就能通往外边了,可这村子实在太偏僻,平时根本不会有外头的人进来,只有在天刚刚亮的时候有些婆子挑着扁担到外面集市卖瓜果蔬菜什么。这天,好巧不巧,秦三刚走到村口,一眼就看到王妮子一个人坐在桥下啃着瓜子儿。一声刺眼的红衣裳,又长又黑的鞭子绕到前边来,水里还泡着她那双白白的脚丫子呢。

臭痞子,你瞅着我干嘛呢?王妮子也瞧见秦三,他正蹲在桥墩上看着自己,眉眼都乐开花了。妮子,那瓜子好吃吗?秦三歪歪嘴,问非所答,眼珠子简直要发光了。王妮子翻了翻眼皮,她左右看了看,这大热天人人的不愿出来了,河水咕噜咕噜地冲着她的脚趾,冰凉冰凉的,王妮子打了个寒战,她想起了昨儿个家里那老妈子说的话。呸!王妮子瞪了瞪秦三,把满手的瓜子壳往后面草丛一撒,匆匆忙忙穿上鞋就跑了。

哎哎哎!那婆娘跑什么呀?秦三挠着后脑勺,难不成是自己刚才那鬼祟的样子吓着别人姑娘啦?好了这下,乐子跑了。秦三悻悻地叹了口气,想着还是回巷子里喝口就吧,可就在他刚从桥墩上跳下来时,突然传来一阵哐当哐当敲锣打鼓的声音,吓得他差点一头扎落河里。

秦三缩了缩脖子,只见离村口不远处,五六个道士一身脏兮兮的黄服,挥着桃木剑,口中念念有词,浩浩荡荡地朝村子走来,后面还跟了一队擂鼓钹的汉子。妈的!什么玩意儿呀这是,秦三心里一阵嘀咕时,眼珠子晃了晃,见到村尾姓黄俩夫妇跟在大队后面抱头痛哭。

英英哎!英英哎!快回来吧,娘想你啊,黄大嫂哭得稀里哗啦的,白花花的头发散在空中一撮一撮的,嗓子都喊哑了,还要她男人拖拽着才能走。一过了桥,那擂鼓弄钹的打得更起劲儿了,哐当哐当,把女人哭天喊地的声音都给湮没了。秦三抖了抖脑袋,牢牢捂住耳朵,等这阵势过去好一会儿了才松口气。到底咋了这是?秦三望了夫妻俩走远的身影,愣了一下。英英这个孩子她记得,是老黄家的独女,长得水灵水灵的,经常晃着两条小辫子在村儿里跑来跑去。前几天听说这孩子出去玩儿,到大半夜都没回来,那夫妇俩可是发疯一样挨家挨户地找,现在看来,估计这人是没找回来了。

秦三朝地上吐了口唾沫,毕竟见到这种事情不吉利不是?哎,算了,喝酒去,秦三嘟囔着,一边哼着小调,一边沿着小径儿往深巷溜达。

晚上,秦三又是灌了一大瓶酒才趴在床板上睡下的,谁知这大半夜的又被地下咔嚓咔嚓的声音给弄醒了。哎!我说,臭老头你有完没完啊?床板砰一下被掀翻了,秦三睡意全无,一看果然是那小老头,他正鬼鬼祟祟地对着墙角啃什么东西。

小老爷抹抹嘴,扭头又是嘿嘿一声,兄弟,咋地,睡不着?

你奶奶的!秦三朝小老头狠啐一口,浓烈的酒气把小老头呛得咳咳几声,我说你有完没完?怎么还在这呢,吵吵得我咋睡呀?秦三今天过得正有些委屈,这酒气盖火气,那简直是火上加油呀,正好眼前有个出气筒呢,秦三二话不说,抡起腿棒子就朝小老头踹去,疼得他嗷嗷直叫。兄弟,别打喽!别打喽!再打就要把我打死喽!小老头苦苦求饶,秦三听那声音不行了才停下来,不过借着月光那一看,那小老头好像也没啥事,鼻不青眼不肿的。

你!快给我滚!再不滚用棍子戳你!秦三吼道,俩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兄弟,别呀别呀,你一赶我走,我就不知道去哪儿了呀,小老头扯着秦三的裤筒苦苦哀求。滚!那是你自己的事情,爱去哪儿去哪儿!秦三的语气很坚决,说完真到墙角找棍子去了。

小老头抓着脑袋,眼珠子骨碌骨碌几下,琢磨了好一会儿,就在秦三捧着棍子过来时,突然扑通跪在地上了,兄弟啊,今天是不是受了什么气呀?小老头睁着两只圆滚滚的眼睛望着秦三,鼓得像沼泽地里的水泡子一样,弄得他心里直发毛。呸!干你什么事?哦,我知道了,是不是你心上人不肯搭理你,见你就跑了?小老头笑嘻嘻地说。

胡说!秦三喷了小老头一脸的唾沫,脸唰一下又红了。小老头眯缝着眼珠子,诡异地瞧着这个小男人,只见他嘚吧嘚嘴,却一个字儿也吐不出来时。小老头暗暗窃笑了一会儿,才神秘兮兮地压低嗓音说:兄弟,要是你今晚再让我借地儿,那我等下就让你见到你的心上人!

真的?秦三突然昂起头,眼珠子闪闪发光,可在一股子脑热之后,眼中那阵兴奋又黯淡下来,吹牛皮吧,就凭你?

是真的!你那心上人现在就在村外的玉米地里,不信你现在就去看!小老头斩钉截铁,说得好像是真的一样,见秦三满脸怀疑,他又补上一句,你要找不着,回来你怎么用棍子戳我都行!

秦三一边转着眼珠子,一边打量着小老头,脑子里又不禁浮现起今早王妮子那双泡在水里白白的脚丫子,想着想着,恍然觉得体内有一股热气把他顶上了云霄。好!我现在就去看!要见不到人,回来我就打死你我跟你说,秦三唠叨了几句,披上衣服一溜烟就往门外跑去了。

村外的那片玉米田好大好大,无边无际似的,一股风吹来,吹得那玉米梗田一浪接一浪的,好不壮观。这秦三站在田埂边上可傻眼了,加上被风一吹,他着满身的酒气散去不少。呸!我怎么会相信那臭老头的话呢?秦三跺了跺脚,各种粗言秽语,回去一定要把踹了那个吹牛皮的家伙,可就在他气急败坏时,眼珠子无意中往地里一瞥,突然发现玉米田中有异样。www.5aigushi.com

这玉米梗都是顺着风向一阵儿一阵儿地朝左边摇,唯有不远处有那么一小撮是左右摇摆的,颤抖不止。看到这,秦三不禁浮想联翩,诡异地勾起嘴角,弯得像夜空中半掩在云层里的月牙一样。嘿嘿,这么晚了谁在那儿呢,秦三嘟囔着,蹑手蹑脚地朝那一小撮玉米梗摸去。

这玉米地好深好密啊,每走一步都被无数根杂草乱枝勾着刮着,等秦三摸过去,拨开浓浓的玉米叶时,竟然真的看见王妮子坐在一小块秃秃的空地上。臭痞子,你在这儿干嘛呢?王妮子惊慌失措地爬起来,瞪了秦三一眼,转身就想走。

哎呦呦,这话应该是我问你才对,秦三一把拦住她,再向四周张望一番,笑嘻嘻地摸着下巴问:妹子,这三更半夜的,你一个女孩子家家在这儿干嘛呢?王妮子瞧着秦三那副得意的模样,左右两边的脸颊肉一下子渲红了,吼道:我在干嘛关你啥事儿,让开!嘿嘿,秦三诡异地笑了笑,盯着王妮子的脸,一下子不说话了,他舔了舔嘴,痴痴地望着那两抹红晕,觉得他们在幽暗的月光下特别美。

神经病!王妮子有点心慌,骂了一句转身就想跑,谁知被秦三抓住了,一把甩地上。你,你干嘛呀你,这么一摔,王妮子疼得泪眼汪汪的,那娇滴滴的声音更叫秦三醉心。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