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鬼屋

血泪胭脂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18-11-11 13:38 出处:网络 编辑:@女鬼屋
上古传言,有一种脂粉是用爱人的眼泪制作而成,不过流传到现在,谁也没有见过这种脂粉。话说,它有脱胎换骨,玉颜肌肤的功效,多么丑陋的女子只要涂摸了它,容貌立马白皙赛雪,宛如新生般,吹弹可破……

上古传言,有一种脂粉是用爱人的眼泪制作而成,不过流传到现在,谁也没有见过这种脂粉。话说,它有脱胎换骨,玉颜肌肤的功效,多么丑陋的女子只要涂摸了它,容貌立马白皙赛雪,宛如新生般,吹弹可破……

有一坐山,当地人称为马龙山,之所以这样叫,是因为山上劫匪的首领叫做马龙。

马龙生性好色,喜欢抢掠众多美丽女子做他的压寨夫人,因此有很多良家妇女曾都受到过她的迫害,人人都想得而诛之,可是迫于马龙的淫威,没有一个人敢公然地挑衅他。

这天,马龙得知山下吴员外家的小女叫娴雅,年方二八,生的美艳异常。马龙的色心又起了,召集了一大批人马,心想趁着娴雅外出买胭脂水粉的时候,来个突然袭击,将她抢上马,带回山寨,自己好好享受。

这天早上,雅娴出门了,随同的还有她的丫鬟小翠,来到街口的“聚美胭脂铺”就看到一个脸上有刀伤的老婆婆抢道到她的面前。

老婆婆从怀里拿出一盒脂粉,说:“姑娘,试试这个胭脂水粉吧,它能补水养颜,滋润肌肤,你涂上肯定漂亮。”

娴雅以为是街头卖假货的骗子,当下然不去理会,转身便想躲开老婆婆地纠缠。

老婆婆见娴雅要走,一把拉住她,凑到耳边悄声说,“姑娘,不瞒你说,这水粉不是一般的水粉,是我祖先世代传下来的血泪脂粉,能保容颜不衰。”

所有的女子大抵都是爱美的,老婆婆说的话正中娴雅心房“能保容颜不老,这该是什么神丹妙药啊?”娴雅立马对老婆婆手中的脂粉有了兴趣。

一阵讨价后,老婆婆将脂粉塞到娴雅的手中,迅速地离去了,走时告诉娴雅,这种脂粉只有在午夜子时涂抹才最有神效。

娴雅欢天喜地地跑回了家,立马拿出脂粉在她的脸上涂抹起来,涂了好一会儿,揉匀称了。娴雅便坐到梳妆台前对着镜子仔细地欣赏起来。

果真,老婆婆说的没错,娴雅的脸庞立即红润了起来,肌肤既显光泽更富有弹性。

“是不错的水粉。”娴雅发自内心地赞叹道。

搽完脂粉后,娴雅便和衣躺在了床上,一晚上都作着美梦,怀春的少女总有那么点小心思。

哪知第二天一大早,娴雅却觉得自己的脸颊发烫,急忙跑到镜子前面一看,才发现自己的脸上竟然生满了红疮,娴雅惨呼一声,大惊失色地趴到床上嘤嘤啜泣起来。“这是怎么回事?”

吴员外听到了女儿的哭声,跑进了闺房,看到女儿恐怖的脸颊,心下也着慌了,立马传来当地最好的大夫。

大夫问娴雅有没有吃什么东西或者用了什么东西?娴雅这才想起,昨天自己在老婆婆手中买了这盒胭脂。吴员外一听,气啉啉地召集了府上的家丁,去街口找寻老婆婆的踪迹,那知老婆婆早已经不知所踪。一群家丁找了好久都没有找到,只得倖倖地回了吴府。

娴雅见家丁没有找到人,大夫又束手无策,不禁一阵绝望。跑到闺房中,关了门,再也不让任何人进来。

吴员外害怕女儿出现什么意味,连忙派一个家丁去城东郊请宋御来,宋御人如其名,是一个如假包换的美男子,自小便和娴雅订下了亲事,两家人也算是世交,关系一直融洽。宋家本准备择个良辰吉日便向吴家下聘礼,早点娶了娴雅。可谁知道,竟然凭空地生出这档子事来。

宋御一来,忙拍门大叫道:“娴雅,我是阿御,你快开门。”

娴雅听到是宋御来敲门,哭的更狠了些,只听娴雅说“你走吧,不要再理我了,我现在变得这么丑,配不上你。”宋御急的直跳脚,忙说“娴雅,你不要想不开,我宋御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清楚吗,我们自小便是青梅竹马,我怎么会不要你呢?”

娴雅,听宋御说的动情,门打开了一条细缝,等看到屋外焦急如火的宋御时,娴雅再也遏制不住地奔了出来,一头扑在宋御的怀里,泣不成声。

宋御心疼地对娴雅说:“就算你变得最丑,我也等你。”娴雅听了,又“呜呜”地哭了起来。

吴员外见女儿总算出来了,一颗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后来,他又请了镇上数名有名的医生,都说,看不好这个怪病。

吴员外便让下人撒布消息下去,说如果有人能治好小女的病,愿付百两黄金作为酬谢。

消息一撒布下去,府上来了很多的江湖医生,都抱着试试看的态度,看能否治好娴雅的病。一番折腾后,娴雅脸上的红癍非但没有减少,反而加重了,变成了猪肝红,看上去更是惨不忍睹。

一个月后,当吴员外再也不抱任何希望的时候,府上却来了一个戴着黑斗篷,蒙着面纱的男子,声称自己能治好娴雅的病。吴员外姑且相信了一回。

黑衣人从随行的背囊中拿出了几根细小的银针,在床褥上排成了整齐的一行,示意娴雅躺下来不要动。他要用银针来迫除隐藏在娴雅身上的毒素。

果真,银针刺入到娴雅周身的各处血脉要络后,她的脸色稍微有了一丝缓和,由原来的猪肝色变成了青灰色,吴员外见这几日以来,娴雅的容貌第一次有了起色,一直吊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施完针后,黑衣人告诉吴员外,娴雅的脸上的毒素并没有完全地清楚掉,需要陪同他一起去山上的庙宇寻得草药后,方可以彻底根除。而这一路上,娴雅的容貌会时有变化,为了防止毒素再次入侵,娴雅一路上必须亲自随同。

吴员外听了黑衣人的要求后,转过头征求大家的意见,拉过宋御说:“你放心让雅儿跟黑衣人一起去吗?”

其实,宋御心中万般不愿,但看到如今娴雅的容貌尽毁,这对于一个曾经如花似玉的姑娘来说,没有比这更悲惨的事了,为了娴雅能恢复容貌,宋御红着眼,说:“只要娴雅能好,他一切都可以答应。”

黑衣人带着娴雅走了,一走数月,杳无音讯。

吴家上下都慌做了一团,宋御想出去找黑衣人问个明白,可茫茫人海中,他连黑衣人的面都没有见过,更别提找到他了。

宋御心中有了不安感,娴雅是否出了事?她如今人又在哪儿?这一切都是未知。

宋御感觉是自己害了娴雅,整日郁郁寡欢,闭门不出,一个月下来,已经形如枯槁,青丝中夹杂了些许白发。

其实,娴雅正是被带到了马龙山,黑衣人是马龙本人。

来到山上后,这里已经是一派喜庆的景象。马龙亲自设计带来了娴雅,;立刻宣布举寨上下大摆筵席,为他庆贺。

娴雅,被带进了新房,是一个老婆婆跟着,老婆婆寸步不离的围着娴雅转着,娴雅一眼就认了出来,这个仆人真是卖给自己脂粉的那个老人。

她心中好不气愤,问老婆婆说:“我跟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这么害我?”

老婆婆向娴雅道了歉,说起了一些往事,这才,娴雅知道,早在十年前,老太太的女儿被马龙抢上了山寨,被马龙万般蹂躏之下,性子贞烈的女儿饮下了毒酒,抛下家中的老妇去了另一个世界。

老婆婆为了替女儿报仇,便四处走访名医,终于学的了易容术,几年后,她又在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了一种神秘的胭脂的配方,是需要用死者的血液配置而成,而且血液必须是将死未死,还有温度的人的血液制作才能发挥奇效。

但关于这种药的解药至今无从考证,谁也不知道解药究竟是什么?

或许这个世界上就没有这种血泪胭脂的解药?

老太太等这个机会,一直等了十年,最后他终于取得了马龙的信任,知晓马龙对娴雅垂涎已久,便自告奋勇地来到马龙面前,说她有法子让那女子主动送上们来,而且不费吹灰之力。

马龙听了,赶紧命令老太太着手去办,这才有了上面提到的故事。

老太太放下凳子,坐在娴雅的面前,满怀歉意地说:“闺女,莫要怪罪婆婆,婆婆也是出于无奈,为了替自己的女儿报仇,她是煞费了苦心。”

娴雅没说什么,一双眼睛早已红润了一片,心想:“就算是为了自己的女儿,也不用做出这么伤天害理的事啊,她是无辜的。”

这时,门外一阵聒噪声传来,老婆婆阴郁地站起身来,说:“马龙来了,这天我等了好久,今天就让他为他的恶行付出代价。”

当一把尖利的刀刃穿过了马龙的胸膛的时候,马龙惊恐地看着这个貌不惊人的老太太,说,怎么会是你,你不是早死了吗?

马龙还依稀地记得十年前他在抢夺一个女子时,将一柄断刀插进了一个老妇人的胸膛。因为那个妇人碍了他的好事,死抓着他不让他带走她的女儿。

老太太道:“没想到吧,你的那柄刀没有触及心脏,我最终活了下来。”

马龙面如死灰地看着老太,忽地挣扎着翻起身来,“就算我死,我也要找一个陪葬的。”说着,又一柄锋利的短刀插进了老太太的胸膛,是马龙自小随声带着的那把刀,也是十年前刺在老太太身上的那把。

不过,今日,老太太没有那么好运,他跌倒在地上,口吐了几口鲜血后,就断气了。

死去的还有马龙。

娴雅哪见过这样的阵仗,她惊叫出声,人也吓晕了过去。

当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她躺在一个男人的怀里,正是自己朝思暮想的那个人——宋玉。

这一段时间以来,宋御到处打听黑衣人的消息,最后得知有个黑衣人带着一个蒙着头的女子上了马龙山。宋御立刻觉察出,这很可能是娴雅,便伺机追了上来,令他惊奇的事,他本以为会有一场恶战等着他,可当他到了的时候,竟然发现马龙寨的所有劫匪都昏睡了过去。

原来老太太心存善心,马龙庆贺自己的那个晚上,老太太将一包蒙汗药投到了水缸中,所有喝了水的人都被迷倒了。

可是老太太虽然报了仇,但娴雅的容貌却再也恢复不了了。

娴雅回到吴员外家后,仍然不吃不喝,只是呆呆地躺在床上,闭眼等死。

这个世界上,容貌对于一个女人太重要了,重要到可以填充到她的整个生活。

宋御生怕娴雅想不开,在她的门外守了一整夜。可意外还是发生了,娴雅趁着黑夜,翻过窗子离家出走了。宋御见娴雅没了踪影,稍一犹豫,心想娴雅很有可能是跑到了以前和他一起去过的那条断崖。

宋御仓惶地跑到了断崖边,看到了一个身影,张开了双臂,作出了一个飞翔的姿势。宋御预感到不妙,大喝道:“娴雅,难道你准备让我跟你一起死嘛?”

娴雅转过头来,看到风中脸色煞白的宋御,哭着说:“你还是让我死吧,我这个样子,再也配不上你了。”

宋御走过去,紧紧地抱着娴雅,说:“就算死我也随你一起,没你的日夜,我活着也没有生趣。”

娴雅突然感觉到脸上湿润了一片,有几滴清泪落了下来,是宋御的眼泪。

令娴雅惊奇的是自己的脸上那种灼热感在慢慢地消失,一种清凉的感觉正在她的脸上蔓延开来,这是这么多天以来,娴雅第一次感觉到有了这种凉意。

宋御低下头,惊奇地说,“咦,娴雅,你的容貌恢复了,天啦,这是怎么回事?”

她不由地抱紧了宋御,让他的泪淋湿了整个脸庞,说:“是你的泪,救了我。”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