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体电饭煲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18-05-03 16:29 出处:网络 作者:夜思竹编辑:@嘟嘟龙
热腾腾的米饭,第一次吃可能觉得很香,但时间一长就不会有太多的感觉了,商家嘛,为了赚钱,变着花样的衍生啥竹筒饭,荷叶饭之类的,而城西一家餐馆只卖普通的干饭,竟出奇的火爆。

人体电饭煲

热腾腾的米饭,第一次吃可能觉得很香,但时间一长就不会有太多的感觉了,商家嘛,为了赚钱,变着花样的衍生啥竹筒饭,荷叶饭之类的,而城西一家餐馆只卖普通的干饭,竟出奇的火爆。

肖东,此刻就气冲冲的在这家店吃饭。

他一普通大学毕业生,专业冷门,家里也没啥门路,这不!面试好几家公司都被婉拒,讲什么你条件很优秀,但或许不适合咱公司,请你另谋高就,一想到这,他就气不打一处来,一拳捶在木桌上,震得桌椅嘎吱作响。

厨房里的李老板闻讯探出头,好奇问:“东子,这是咋了啊,为啥跟自己的手过不去啊。”

肖东摆摆手,连称没事儿,就找工作遇到些麻烦,谢谢啊。

李老板端上碗香喷喷的米饭,拍拍他肩膀,试探问:“要不来俺店里,工作轻松,只要你不嫌弃,踏实干,工资不会少你的,叔敢保证绝不比一般白领差。”

肖东面色一喜,他正愁找不着工作呢,噌得一下跳起来,问道:“真的么?”

李老板点点头,但却有些意味深长的说道:来吧,叔没其他要求,只要你能克制住好奇心,听叔的安排就行……

他声音低了下来,嘴角勾出丝诡异的微笑,扭过头,掀开厨房的幕帘钻了进去。

肖东蹲在椅子上,捧起瓷碗,狼吞虎咽吃了起来,不一会儿碗已见底,他吐出舌头,舔净碗壁上颗颗米粒,吧唧吧唧咀嚼着,闭上眼回味摇着脑袋,啧啧赞叹道:“真他么好吃啊,若是劳资弄来配方,肯定能赚大钱。”

站起身,他昂着头,兴奋踱出饭店,并以莫名的神情憋了厨房一眼。

第二天,肖东早早树起西装,打着领带,守在餐馆门口,结果推开门的李老板看他这身打扮,瞪着他:“肖东啊,不是叔说你,你这打扮作甚啊,不怕吓走顾客么?来,换上。”

说完,塞给他身白工作服,叮嘱他去卫生间换上。

肖东点头称是,缩进厕所,刚脱下西服就嗅到股沁人心脾的饭香,那味道撩得他口水直流。

他忙换上工作服,顺着香味的方向,蹑手蹑脚来到一厨房最内侧的密室门前,正待推开门,谁知头上一阵剧痛,扭头一瞅,只见李老板提手就甩了他一榔头,沉着脸骂道:“谁允许你来的,这是禁地,没人可以进去,懂么。”

肖东捂住头,痛吟一声,赔笑道歉,只是好奇心像遇了糖浆的蚂蚁死命爬挠着。

李老板拽着他来到淘米池,一指缸中白米说你的工作就是不断的淘米,但是水要多放,要很稀很稀,标准是无意识的病人能强喂下去,你能做到么。

肖东虽满腹疑惑,但还是应喏一声,好嘞,相信我,我可以的。

李老板拍拍他的肩,叹息一句:好奇心害死猫啊,东子我看好你,别重蹈覆辙啊。

肖东眯着眼,挠挠头问:李叔,啥意思啊,我咋有些听不懂啊。

李老板诡秘一笑:“听不懂就好,懂了,你就不在了。”

说完,扭头窜进大厅,去招待客人去了,只是余光一直停在肖东身上。

这淘米的器具怪的很,正常的餐馆一般用电饭煲,而这里竟是一个个小碗,碗底是个可开关的漏斗。

肖东摆摆头,倾大米入碗中,倒入清水,用手指不住搅拌着,突得一颗黑老鼠屎吸引住他,他探出手指试图夹起,奈何房间太暗,屎粒总从缝隙溜走。

肖东暗恼,伸出手按向灯泡开关,咔嚓一下,灯没亮,又拍了下,灯还是暗的。

肖东下意思觉得灯烧了,置好一板凳,爬上去,扭动着长灯管,看是不是接触不良。

远处的李老板幽幽飘来一句:别修了,我把电断了,再说叔的餐馆不需要那东西。

肖东当场就纳闷了,现在都21世纪了,哪里缺得了电啊,莫非李叔这是祖传的绝活?不对啊,他三年前还是火葬场的烧死工,潦倒的很啊。

李老板递上两张毛爷爷,客气说走吧,今你工作完成了,明天八点到。

肖东接过钱,退出门,只是没走远,缩在门角旮旯,偷偷观察着李老板的行动,只见他一切如常,就在肖东快丧气的时候,李老板用一大簸箕盛着漏斗碗,推开了那间密室的门,临迈进时还探头探脑张望一番。

肖东窃喜,蹑手蹑脚跟了上去,弓着腰凑在狭小的门缝窥视着,房间里遮着一长黑布,点着几只白蜡,但诡异的是正中摆着个供桌,插着祭祀用的檀香。

李老板一把扯过黑布,一股凉意弥漫开来,激得肖东连打了几个寒战,但布下的东西却吓得他哆嗦不停,因为那竟是件大冰棺,里面躺着是具具面色发紫的尸体。

肖东克制住逃窜的冲动,目不转睛瞅着诡笑的李老板,李老板拉开冰盖,端起盛米的小碗晃了晃,弓下身挡住了肖东的视线。

肖东按捺不住好奇心,推开木门,溜了进去,藏在隐蔽的墙角。

这下清楚了,李老板粗鲁扳开女尸的嘴唇,将漏口戳了进去,扭开开关,大米混着生水灌了下去,但死人毕竟不会咽,嘴角淌出了不少。

肖东压住扑通扑通的心跳,揣测这李老板不会有啥怪嗜好吧,虐待尸体找快感,啧啧啧,牛逼了。

但事实并非如此,李老板捧出个圆瓷器,拭拭灰尘,拔下盖子,一群血红的肉虫纷拥爬了出来,钻进那女尸口中,像蚯蚓般穿行在尸体的肉中,凸起条条青筋。

尸体突得变得通红,弥漫着股沸腾的热气,那种肖东熟悉的香味噌得下扩散开,诱得他不禁咽了咽口水,但一想到那是尸体的味道,胃里酸味直涌。

李老板脱光女尸的衣服,不住摩擦着,那尸体毛孔处竟渗出颗颗汗珠,遇冰棺的寒气一冲,凝结成粒粒晶块,大小恰跟大米一模一样,泛着股香喷喷的饭香。

难道我他么以前吃的是这东西,草。

肖东再也忍不住了,哇得一声吐了出来。

李老板警觉扭过头,阴冷望着连连摆手的肖东,问:“你咋在这的,你都看到了?”

肖东见此情形,忙拉开门朝外逃去,那狼狈样连鞋都掉了一只。

但奈何李老板早有准备,执起一瓷碗瞄准他的头投掷过去,只听啪声脆响,肖东一个踉跄摔个狗啃泥,就这几分钟李老板上前一步,擒住肖东的胳膊,反扣在肩头,压进密室。

李老板合上门,反锁住,得意一笑:以前一直用死人,今用活人试试,啧啧,真期待啊。

说完,舔舔唇,扳开肖东的嘴,提起一米碗倾了进去。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