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之死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18-03-27 11:12 出处:网络 作者:无名老头编辑:@嘟嘟龙
天很晚了,在草丛里却传出一个女人的哭泣。她的衣服很多处被撕坏了,脸上有被殴打过的痕迹,脖子有较轻微的划伤。她站起身边走边忍不住抽噎,回顾刚才的灾难。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1/2)

青山之死

天很晚了,在草丛里却传出一个女人的哭泣。她的衣服很多处被撕坏了,脸上有被殴打过的痕迹,脖子有较轻微的划伤。她站起身边走边忍不住抽噎,回顾刚才的灾难。

她叫春雨,是一家工厂的文员。今天下班比较晚,便一个人从小路走回家。途中,发现一个男人跟在她的身后。她迅速加快脚步,后面的男人也加快了脚步。

由于天黑看不清路,她竟然走到一片比较空旷的草丛里。身后的男人已经离她只有两米远。春雨立刻拿出手机想要报警,没等拨通电话却被那个男人抢走了手机。

歹徒早已到跟前,春雨想推开歹徒却推不开,想跑也跑不来。两个扭打了一阵,慌乱之中,拽断了他脖子上的一条项链。紧接着。那男人一巴掌把春雨打倒在地,用一把锋利的匕首抵住她的脖颈。

天好像更黑了,她看不清一切,只能忍受屈辱和痛苦。她的泪水不能制止歹徒的恶行,她不敢大声喊,却忍不住哭出声……

她站起来,想要整整衣衫,又放弃了。衣服已经坏了,衣服不坏身子也已经变脏了。一低头看见那半条银色的项链,这也许是很有用的证据,可以将歹徒绳之以法。她把着半截项链抓在手里,哭着走回家。

第二天她没有上班,闺蜜小倩来看她她也不说什么,只是哭。小倩看到她身上的淤青和破烂的衣裳,大概猜出了端的,却不好再问。但晚上喝酒时,还是没忍住对另一个好朋友说了。就这样,不多不少的几个人知道了这件事,都在私下议论。

俗话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虽然很多同事朋友还是不知道这件事,但这种事情多一个人知道也是不光彩。

春雨有一个男同学,也是同事,叫岳青山。岳青山其貌不扬,但人缘还行,跟女同事少言寡语。他和春雨的关系不远不近,到公司聚餐和同学会的时候能碰在一起。当有人偷偷把这件事说给岳青山时,他的表情很难看,是恐惧?是惊讶?是愤怒?说不好。

春雨在想,那个玷污自己的歹徒到底是谁?当时天黑,没看清那个畜生的模样。她犹豫要不要报警,报警后这件丢人的事情会不会让更多人知道?

这天下班后,她终于鼓足勇气,带着那半条项链决定去报警。刚走出下台阶,却看见岳青山也从公司走出来,一只手放进兜里。

岳青山也看见了春雨,神色惶恐不安,似乎有意回避着什么。

春雨这些天就在怀疑所有的人,一看到岳青山神色惶恐便又起了疑心:“岳青山,你要干什么去?”

岳青山有很多天没见过春雨,这一见更紧张了:“我要…我没有…我没有,春雨我有事。”

“你兜里是什么东西?”春雨质问,然后不容分说把手伸进他的衣服口袋里,摸到一个细长的东西,“这是什么?拿出来?”

春雨把这东西拿出来放到手里,定睛一看,竟然是半条细长的项链,颜色和形状跟自己手里的半条项链差不多。放在一起看,它们就是一条项链。春雨身体颤抖着,心想:难道那天是你?

岳青山无奈,说道:“这是我从别人抢来的,春……”

“啪”,春雨一巴掌打在他的脸上,她又想起那天自己被打了一巴掌,接着又是一巴掌打在岳青山的脸上,咬牙骂道,“畜生!我真没想到是你!你这个畜生!我早就看出你不是个好东西!流氓!”

“你…”岳青山双眼瞪得很大,怒道,“你骂我?”

“你这个人面兽心的畜生,我还能骂谁?”春雨再次哭出声来。

岳青山脸色煞白,突然又仰天长笑,他把项链甩在地上,看着春雨说道:“对,就是我干的。你要报警吧?拿去,这是证据!去!让警察来抓我!我就是禽兽!你杀了我!”

春雨本来是想报警,看到岳青山的举动呆了,她浑身乱颤。这时小倩也过来了,问明白怎么回事,恼怒道:“怎么是他?知人知面不知心。瞧你的窝囊样儿,哭有屁用?走,跟我报警去。”

警察录了口供,又详细询问了一些细节,立即调查了岳青山。

结果却又出人意外。在警察的陪伴下,小倩敲着岳青山家的房门:“有人吗?岳青山,你在吗?我跟你借东西来了!”

敲了半天,没人回应。

民警一脚踹开房门,却看见屋子空荡荡的,桌子上摆放着一个空饭碗和一双干净的筷子,只有一盘凉菜,是“小葱拌豆腐”。再往里面走,看见阳台上吊着一个人,窗帘是拉着的,阻挡了阳光。

岳青山自杀了。

经过询问,虽然没有找到直接证据,但岳青山没有不在场证明。一个民警说:“现在还不能确定歹徒就是岳青山。”

小倩骂道:“你们干什么吃的?人都畏罪自杀了,还不是他干的?”

这对春雨来说似乎不重要了:自己已经失去宝贵的贞洁,那个畜生也已经畏罪自杀。说别的还有什么意义呢?

此后的几年里,没人再提过这件事。春雨辞别众人,去了别的城市生活。除了闺蜜小倩,她没有给任何人留下联系方式。她希望忘掉这段耻辱的经历,永远不再回到这座让她伤心的城市。

直到这天,小倩打来电话:“春雨,你一定得回来,我结婚了。”

春雨参加了小倩的婚礼,一见面嘴上短不了对闺蜜的祝福,心里却或多或少的泛起一丝醋意。

小倩很热情,见到春雨抱在一起:“想死我了,不给你打电话你还不回来!”

春雨笑道:“哎呀,都成家了还这么粘人!”

小倩拉起春雨走到一个桌子旁:“老铁们,大家看谁回来了?是春雨!”

这桌子上都是春雨、小倩的好朋友、好同学,有人立刻让春雨坐下:“春雨什么回来的?坐这里!”

春雨很想小倩,也想念故友,但一见到他们又联想起自己被玷污的遭遇。她把泪水堵在眼睛里,强作欢笑:“不了,这都坐不下了。我坐那边,哪天我们再聚!”

春雨勉强吃了几口菜,吃的什么她不知道。她喝了杯酒。却听见同学那桌人嘀嘀咕咕。

一个男同学低声问道:“她结婚没有?”

另一个女同学说:“不知道,好像没结婚吧。她也是,心事重。这年头不是黄花大闺女嫁不出去啊?”

忽然她揪住那男同学的耳朵:“哎,你问这个干什么?你敢和我分手,我饶不了你!”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春雨装作没听见,低头看着酒杯,但好友们接下来的谈话引起了她的注意。

又一个胖胖的女同事低声说:“小倩可能没告诉她,姓岳的自杀后那房子还空着。”

先头的男同学说:“说这个干什么?”

胖胖的女同事道:“太邪门了。那流氓死了以后,房子居然还闹鬼?你说我就不明白了,一个臭流氓死了,怎么还能闹鬼?”

春雨心里很烦,找借口离开了现场。她不停地回忆那些零散的片段:

那条断了的项链,那把锋利的匕首…

那晚自己哭着离开…

小倩在自己身旁安慰自己…

提示:键盘也能翻页,试试"← →"键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