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鬼屋

聊斋之狐妻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19-11-11 14:40 出处:网络 编辑:@女鬼屋
古时,金子山山大人稀,云蒸霞蔚,人居于此,仿佛置身于世外桃源。 半山腰僻静处,搭着两间不大的茅房,这是文中男主人祖宝的居所。

古时,金子山山大人稀,云蒸霞蔚,人居于此,仿佛置身于世外桃源。

半山腰僻静处,搭着两间不大的茅房,这是文中男主人祖宝的居所。

祖宝,双亲早逝,孤身一人,少时采摘山果野菜度日,稍长便开始耕作几亩薄地聊以生计。

寒来暑往,祖宝已至弱冠,眼看身边的同龄人早已成双入对,而自己还是形单影只,不免心生失落,抱着冰冷的枕头,时常长夜无眠。

一日,祖宝耕完地,已近日暮,他拖着疲惫的躯体,准备回家。

行至一棵大松树边,忽闻“嗷嗷”之声传来。

他停下脚步,侧耳细听,声音是从树边的草丛中传出来的。

“是啥呢?”

他屏住呼吸,蹑手蹑脚地靠近草丛。

一只小白狐被铁夹子夹住右腿,小白狐不停地用口咬着铁夹子,只可惜铁夹子夹得甚紧,丝毫不见松动。

小白狐“嗷嗷”直叫。

近年,因狐皮毛细柔丰厚,灵活光润,色泽美观,御寒性好,制裘成衣,俏销市场。为了发财,不少人不惜制造各种器具上山围剿狐族。

见有人靠近,小白狐惊恐地看着祖宝,神情凄凉,满眼无助

俗话虽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祖宝却是个善良的人,他从没有伤害过动物,更没有用动物不赚钱谋利,他认为动物也是一条命。

他上前几步,靠近小白狐,慢慢将手伸过去。

“嗷嗷”,小白狐忍着巨痛,伸直身子,挺着头,逼视着祖宝,看样子准备做最后一搏。

祖宝明白了,小白狐怕自己伤害她。

祖宝笑着像是对老熟人似的说道:“放心吧!小屁孩,我是给你取铁夹子的,不会伤害你!”

小白狐疑惑的看着祖宝,不再挣扎。

祖宝蹲下身子,看了一下夹子上的机关,好一会儿才弄明白拆卸之法,为防止小白狐受到二次伤害,他小心翼翼地拆着铁夹子。

小白狐的右腿血肉模糊,血流不止,受伤不轻。

祖宝说:“别动,我找几味草药给你敷一下!”

小白狐听话地点了点头。

祖宝就近找了几味草药,嚼烂,敷在小白狐右腿的伤处。

痛苦似乎减轻了不少,小白狐慢慢立起身子,一步一回头地走向远处。

几颗晶莹的泪花,她眼眶里涌出来。

伤疼之泪?感激之泪?

半年无话。

祖宝一如既往地重复着自己的日子。

这天,天刚放亮,祖宝就已睡意全无。他索性披衣下床,草草洗漱,准备赶早出工。

刚出门外,祖宝只觉得自己的双眼跳得厉害,冥冥之中他感觉会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走着走着,他突然感到眼前有异样,一团白色跃入眼帘。

一个穿首白色衣袍的妙龄女子斜躺在路边。白衣女子身材苗条,模样俊俏,真有“羞花闭月之容,沉鱼落雁之貌”

“是谁家女子?这大清早又怎会倒在路边?”

祖宝心下大异,快步上前,扶起女子。

只见她面如白纸,呼吸紧促,唇干欲裂,无力地张了张耷拉的眼皮。

好久,她才颤微微地吃力的挤出几个了字:“饿,我好饿!”

未待说完,头一歪又昏过去了。

祖宝知道,女子是严重饥饿所致。

他二话没说,抱起白衣女子就往家里跑。

回到家后,他拿出家里仅有的一点红糖,给白衣女子冲了一杯糖水,并小心地给她喂了下去。

喝完糖水,白衣女子才清醒过来。

她不好意思地望着祖宝,说道:“我想吃东西!”

祖宝起身,走到灶边,将家里的四个馒头全部蒸了,然后又拿出了两个鸡蛋和一个西红柿做了一个汤。

白衣女子吃得干干净净,望着空空的两只大碗,还不自觉地添着嘴唇。

祖宝微微一笑。

白衣女子见自己失态,脸刷的一红,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她介绍,自己叫杨云,来自于大南河,因为村里突发瘟疫,大部分村人都没有逃过这场灾难,她的父母也没有幸免于难。村里呆不下去了,她一路北上,沿路乞讨,到了这里。好几天没有讨到东西,饥渴交加,昏倒在地。

见杨云吃饱了,喝足了,祖宝拿出几个生红薯递到她的手中,意思是让她备在路上当干粮。

谁知她并没有伸手接东西,而是“扑通”一声,跪在祖宝面前,哽咽道:“官人,你若不嫌弃,就娶了我吧,让我终生有个依靠!”

祖宝愣住了,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张着嘴巴好半天没有回过神。

“难道官人是瞧不上我?”杨云盯着祖宝又说道。

天上掉下个林妹妹!祖宝喜出望外,忙笑着说:“怎么会呢!我是高兴还来不及呢!”

话还没有说完,早一把将杨云揽入了怀中

事先没有任何迹象,祖宝白白娶了个娇妻。

有好事者说,祖宝的娶回的女子肯定相貌奇丑,不能示人,不然怎么白白地跟着他这个穷小子过日子。

但当他们目睹杨云芳容后,又都惊叹祖宝是走了狗屎运,不知他是哪辈子修来的福气。杨云之貌不仅在村里无人比拟,就是在方圆百里怕也是找不出几人能和她媲美。

吃不到葡萄的总说葡萄酸。有好事者传话:“那个杨云肯定是个中看不中吃的花把式,以后有得祖宝受的了,他是娶了个祖宗!”

话里话外之意,就是杨云不会干活计,是只花瓶。祖宝以后要在外干农活,在内干家务。

一段时间后,又让好事者失望了。

杨云不但把家里料理得井井有条,把原来不修边幅的祖宝也收拾得干净整洁。更让人羡慕的是杨云还会做一手好菜,几样普通食材经她一摆弄,就能整出了几个美味佳肴,食者无不交口夸赞。

那简陋的茅草房时不时飘的阵阵饭菜香,让人馋得直吞口水。

半年就这样过去了。

一日,祖宝回家,发现杨云的双眼通红,双颊满是泪痕。

他问之,杨云咬着手指头一言不语,到最后竟抹着眼泣不成声。

祖宝以为她思亲心切,劝导一番,便作罢。

一日半夜,一股凉风将祖宝从梦乡中惊醒,他习惯性地摸了摸身边,身边空无一人。

他心里一紧,这大半夜的,杨云哪去了?

提示:键盘也能翻页,试试"← →"键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