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鬼屋

可怕的红舞鞋

我叫吴佩蕾,今年上高二了,我在xx中学读书,我的好闺蜜叫蒋小樱。 今天是开学的日子,我十分兴奋,因为我和我的好闺蜜一起考上了同一家中学,看来这就是缘分吧!我忍不住我的激动,马马虎虎地咬住一块面包,背上袋子... [详细]

  • 诡异的录音笔

    这个古老的城市,有着浓厚的文化气息。住在这里的人,祖上多多少少会留下一点老东西。[详细]

  • 野外孤房

    “阿志都是你一直嚷着什么赶路,这回要露宿野外了吧。”说话的张鹏一直在埋怨。[详细]

  • 命里没有[精]

    “累死了,累死了!” 一回到家,阿浩感觉全身累的快要散架了。可是没办法啊,这个大城市里,对于阿浩这样没学历没背景的人,想要活下去的话,唯一的办法就是出苦力,可即使是这样,也只够勉强活着。[详细]

  • 谁都跑不了

    阴森森的房间,昏暗的灯光,彻骨的寒冷,隐隐约约能听到不远处似水滴的声音,“滴答滴答”的作响,由远及近。模糊中依稀可以看到一个披头散发的红衣女人,低垂着头,脚不粘地的缓缓地移进了房门内。看不清楚脸,只能[详细]

  • 自杀故事两则

    “现在楼顶上的市民还在坚持着,谈判专家已经和他僵持了三个小时,他还没有放弃跳楼的想法,我是xx记者会跟进报道。”外采记者在摄像机前报道着。[详细]

  • 绝命神算

    赖三是我们村有名的混混,父母死的早,上面还有两个哥哥,也很早就病死了。[详细]

  • 喷子

    阿山是个不折不扣的啃老族,已经二十七岁了还是不去找工作,每天靠着自己父母微薄的收入和退休金过日子,而且花钱还大手大脚,丝毫不为了父母着想。[详细]

  • 屋顶鬼事[精]

    “老公啊,咱们终于有自己的小窝了,以后终于不用为了还贷款发愁了。”小玲在房间中转着圈。[详细]

  • 人参宝的传说

    东北的野山参在民间有七两为参八两为宝的说法,当时的七两和八两是按16两一斤计算的,按现在的计量也就是四两多点至半斤。[详细]

  • 我不如狗之替身

    我初中没毕业就被学校开除了,在离家不远的歌厅里当保安,一干就是三年,平时我很少回家,就喜欢和一些狐朋狗友一起逍遥快活。[详细]

  • 精神幻境

    “啊!”李明启又从梦境中醒来了,擦了擦脑袋上的汗,又仔细回味着刚才的梦境。自从住进这里来,只要一闭眼就会梦到那个场景:一个身穿红衣的女人张牙舞爪地对着自己扑过来,胸口上还插着一把刀。[详细]

  • 神奇的药丸

    “来儿子,多吃点,最近复习时间实在是太累,还有不到二十天就高考了,一定要补充好体力和精力。”说话的小明母亲又夹过去了一大块肉放在小明的碗里。[详细]

  • 人间旅行团

    惊魂 最近几天刘波总是早出晚归,而且一身的臭味儿,连衣服也不脱,进屋倒头就睡。[详细]

  • 谁更胆大

    奇怪的社团 “如果你胆子够大,就来加入我们的社团吧。”这是一个名为“谁更胆大”的社团在招新时打出的标语,吴晨就是被这条标语吸引加入这个社团的。[详细]

  • 碗里有毒

    餐厅里响故事 秦涛一走进餐厅,就看见了那个坐在墙角的男同学,他的样子很怪,脸色也很苍白,一副大病初愈的样子。[详细]

  • 藏阴纳阳

    无脸鬼 夜里十一点,学校后山。 叶灵正扛着铁锹,慢慢地向学校后山走去。这座山位于学校的南面,将大半个学校的阳光速得一千二净,也导致它面向学校这一面没有几棵树,全都是各种稀奇古怪的藤蔓。[详细]

  • 殉惰塔

    女鬼现身 这是一个冰冷的雨夜。何言锋刚吃完夜宵要回寝室,就碰到哭丧着脸的室友梁宝云。梁宝云说他女朋友李曈刚跟他吵完架,怒气冲冲地往东门那边走了,他现在正苦恼着怎么道歉呢。[详细]

  • 它的电话不要接

    阶梯教室 王炳辉给我打来一个电话,说是在教学楼三楼的阶梯教室等我。 阶梯教室一般是上大课用的,里面安装着较为贵重的投影仪,所以平时是不开放的。但临近期末,几乎所有人都在找地方复习,教室很紧张。王炳辉是学[详细]

  • 阴书缠魂

    晚风微拂,星光垂落。宁远牵着夏雯的手,走在花草丛生的小路上,两个人一路上有说有笑。[详细]

  • 截掉你的脸

    我打着哈欠从学校的机房出来,自从这里联网之后很多学生都不再去网吧了,但是今天很奇怪,我来的时候这里竟然没有人。想到这里,我停下了脚步,走的时候我连这里的电闸都关了,最里面倒数第三台的电脑怎么是开着的?[详细]

  • 聚魂珠

    黄伟为我们算了一卦,他说最一近段时间,我们寝室会出一件大事,可能发生命案。黄伟是看了许多测风水的书,觉得自己是个“半仙儿”了。起初我们都没有信他的话,直到邵明研的失踪。[详细]

  • 拖邪

    周未明和邹鑫联在寝室里吃火锅,碰到宿管查寝,情急之下从窗口跳了出来。两个人都没来得及换鞋,趿拉着拖鞋,准备去网吧好好玩玩再回寝室。[详细]

  • 同乡车

    欲擒故纵 吴锐和秦海涛相对坐在一个靠近窗口的位置,面前的桌子很小,吴锐甚至可以看到秦海涛脸上那几个不大不小的痘痘。[详细]

  • 撑伞的死尸

    今天这个故事是我自己的亲身经历,不得不说,当初在遇到这个事情的时候,我也的确是被吓了一跳,而如果只是我自己看到了,恐怕是因为精神恍惚而产生的幻觉,但我们住在同一个宿舍的人居然都曾在三年之间陆续见到过这[详细]

  • 合租此地

    逃难 最近学校的402寝室很不太平,接连撞邪。 寝室在四楼,先是学霸杨刚通宵苦读,突然听到敲窗声,转头一看,竟然看到一个美眉温柔含笑的半张脸!接着,贪钱的王离买回一份宵夜,居然吃出一枚金耳环,他兴奋地大叫了[详细]

  • 诡异的录像

    这个故事来自一个朋友,具体是否真实存在,我也并不清楚,但我知道,我这个朋友曾亲身去见识过这个特殊的地方,而经过他的解释,我发现,这个诡异的故事中虽然有真实的成分存在,但也却是被莫名的夸大了不少,不过还[详细]

  • 血色灯笼

    今天我要讲述的故事和所谓的“阴间地府”有关系,可能在大家的认知中,这玩意只会出现在恐怖小说的故事中,而在现实生活里是根本不存在的,其实最开始我也是这么认为的,但当我听到了这个朋友的讲述后,我[详细]

  • 被附身的小姑娘

    八十年代那会儿,村里来了一个跑街串巷倒铝锅的小伙子,早前他是父子俩一起干的,可那几天老爷子生病了,小伙子这才一个人出来。[详细]

  • 超薄电视

    半夜,冯伟被一阵门铃声惊醒了。他极不情愿地开了门,发现门口放着一只大箱子。冯伟打开一看,里面竟然装着一台崭新的超薄电视。这下他可乐坏了,急忙把电视拖进屋,安装后看了起来。新电视的效果特别好,给人一种身[详细]

  • 关门放猫

    半夜猫叫 大龙睡得正香,就听见屋门外响起了一声“喵”。毫无疑问,那是他养的那只名叫“大白”的白猫发出来的。他不满地翻了个身,暗道自己新买的房子隔音真是太差了,他明明将自己新买的猫笼子[详细]

  • 百年老宅异闻

    说一个狐狸的故事。 任凡承包了一山坡,散养着很多鸡,主要经营草鸡蛋。这天,任凡半夜起床小解,恍惚间,看到一只狐狸突然一扑,抓住一只正在睡觉的鸡,扭头就跑。[详细]

  • 三岔路口的凶宅

    在湖南省西部的一个小镇上,有一座被当地人叫做“凶宅”的房子,因为住在房子里的人,接二连三的患上不治之症相继去世。当然,那房子一开始并没什么特别,只是建于一条三岔路口上,而在房子的主人去世之后[详细]

  • 误入冥界

    郭剑鸣缓缓的睁开了双眼,又是一夜的噩梦。 不知怎么回事最近他总是重复的做着一个噩梦,抓了抓蓬乱的头发自言自语道:“哎~再这么下去,我还没被我那万恶的老板累死,就得被困死了……”[详细]

  • 执念之手

    在业余美术班里,我关注起了一个美女,她叫孟紫寒。 关注美女几乎是每个年轻男人的本能,不过孟紫寒这个美女与众不同,她楚楚可怜,有一种特殊的气质。上课的时候她总是惊惶失措地到处看,怀里还总是紧紧地抱着她那只[详细]

  • 小女孩的阴阳眼

    小花出生没多久妈妈就病死了,到了小花六岁那年,爸爸又给小花找了个后妈。而这个后妈却不喜欢小花,每次爸爸不在家时,后妈对她又是打又是骂。[详细]

  • 命系掌纹

    惊险戏耍 窗边的台灯下,赵毅洋举着右手,对着明亮的光线,仔细地研究着手掌上的纹路。他一边用左手食指沿着一道很深的掌纹缓缓划动,一边看着一旁的《手相图解》兴奋地自言自语着:“我的生命线好长啊!事业、[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