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物馆之夜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3-01-22 23:17 出处:网络 作者:轶名编辑:@女鬼屋
  老刘头是个地地道道的乡下人,他家祖祖辈辈都是生活在大山里,原本老刘头也会像他的祖宗们那样,守着大山和自己家那一亩三分地老老实实的过上一辈子,可是最近这几年山里外出打工的小伙子越来越多,而且逢个过年过节的都会往家里邮一些新奇的玩意,羡慕人呐。老刘头看的是直心痒痒,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呢,用土话来讲就是蔫淘儿,看着是挺老实的,其实背地里捅咕。所以,没多久他就丢下祖上留下来的土地与规矩带着几件衣服踏上了外出打工的旅程。  老刘头如今已经五十开外了,但是也许是大山里养人,身体还算

老刘头是个地地道道的乡下人,他家祖祖辈辈都是生活在大山里,原本老刘头也会像他的祖宗们那样,守着大山和自己家那一亩三分地老老实实的过上一辈子,可是最近这几年山里外出打工的小伙子越来越多,而且逢个过年过节的都会往家里邮一些新奇的玩意,羡慕人呐。老刘头看的是直心痒痒,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呢,用土话来讲就是蔫淘儿,看着是挺老实的,其实背地里捅咕。所以,没多久他就丢下祖上留下来的土地与规矩带着几件衣服踏上了外出打工的旅程。

老刘头如今已经五十开外了,但是也许是大山里养人,身体还算是很健朗。可话又说回来,像什么施工队啊,搬运工啊之类的到底还是做不来的。可老刘头人缘还算不错的,到城市里东溜西逛的也不知怎么着就联系到了在这个城里打工的同村二溜子,要说这二溜子如今可不得了,他在城市里的一个博物馆当保安队长,那家伙头发油光锃亮,扎着个领带,大皮鞋当当的,弄个联络器成天在博物馆里面溜来溜去的,没事就会炫耀一下他新买的手机,人五人六的。不过人还算是好的,见到老刘头后这个热情劲啊,刘叔,刘叔的叫的直欢。听说老刘头要找工作,二话不说拍拍自己的胸脯:“包在我身上了。你侄子没啥大能耐,但是这点事情还是能办到的。”

所以没过多久,老刘头就穿上了博物馆保安的一身鲜亮的行头,这衣服一新,人立马也就精神了不少,往那人前一站谁也说不出个不好来。而二溜子也乐了:“我说刘叔你这是天生的当保安的料啊。”

而老刘头挺乐呵儿的,白天就拿个联络器四处在各个儿地晃,而晚上则拎着个聚光手电在博物馆里面溜达。

要说老刘头工作的这个博物馆吧,在当地还是小有名气的,别的希奇玩意儿没有,就有一样――所谓的镇馆之宝吧,那是一具尸体,有七百多年历史的完整古尸,重要性之类的老刘头不懂,只知道这东西值钱,虽然他是不明白尸体怎么就值钱。老刘头见过那具尸体,在进馆的第一天,二溜子带他到处熟悉环境的时候特意带他来看过,躺在玻璃棺材里,长的那叫一难看!可是二溜子挺骄傲的,指着尸体说:“刘叔,就这玩意老鼻子值钱了。”老刘头摇摇脑袋,不明白这城里人的古怪想法,不过他是一千一万个不想跟这具尸体待在一起,忒渗人了。白天还好说,人来人往的而且又不是他的地,所以基本上不用来,但到了晚上尤其是轮到他值班的时候,老刘头这心里就犯嘀咕。拎着手电跟贼似的从停放古尸的大殿里溜过去,决计不会去多看那尸体一眼。为此他还特意去城里的观音庙求了个护身符回来,整日里戴在身上。

这日子就一天天过去了,转眼老刘头当保安也有个把月,风平浪静,老刘头心底也就放心了。去大殿也不心惊胆战的,虽然还是不大愿意看那具尸体。

博物馆的规模不算大,大殿,后殿,偏厅,走廊…白天有十来个保安在馆的四处巡查,晚上就留两个人值夜班。看守大殿的是位二十来岁的年轻小伙子,那叫一胆大,老刘头顶佩服他。小伙子姓王,大家都叫他小王,小王呢是个很活泼热情的小伙子,长的也英俊,那一张嘴更是甜的跟蜜似的,馆里人人都喜欢他。老刘头自然也喜欢他,没事的时候喜欢找他喝上两杯,这小王也不外,酒量满好的,刘叔、刘叔的像是真把老刘头当自己亲叔了。

这天爷俩又出去喝酒,喝的面红耳赤,小王忽然神秘的伏在老刘头耳边,醉醺醺的说:“刘,刘叔,我跟你说啊,这个保安啊,不好当。”

“咋地?这不是当的挺好么?”老刘头也喝高了,舌头有点打卷。

“嘿嘿…”小王却一个劲的傻笑,半晌才忽的说:“我打算这个月工资拿到手就辞了,找个别的活。” 
  老刘头心里不是很明白,只当做小王嫌保安工资少,想出去钓个大的:“也,也好,你们年轻,有精力…” 

“不是,刘叔你听我说,”小王打断老刘头的话,神秘兮兮的说:“就咱大殿里那具古尸…”

“咋?”老刘头一听尸体心立马悬了起来。

“有古怪。”小王酎了杯酒,迷迷糊糊的看着神经紧张的老刘头:“刘叔啊,我劝你也趁早辞了吧,回家安心种地不是挺好的么…” 

“去,甭跟俺打哈哈,到底怎么个古怪法,你倒是说啊!”老刘头顶不喜欢人家要他回家种地,这边又催道。 

“就是…”小王声音忽的小了下去,老刘头连忙凑到跟前打算听个明白,谁知道,小王却扑的一声乐了。老刘头一愣,心知上当了,顿时恼火:“臭小子,逗你刘叔玩呐,没大没小的。”

“没,刘叔,嘿嘿,这不助兴嘛…”小王舔着脸,笑嘻嘻的。就这样,又各自喝了几杯,出了小饭店,爷俩是一步三摇,迷迷糊糊的后来就不知道怎样了。

老刘头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晚了。他迷糊的看看四周,奇形怪状的建筑装饰,红外线,反光玻璃…这不是博物馆么?心里不禁嘀咕:怎么跑到这里来了,今儿也不是我值班啊。摸索着取来备用的手电,老刘头一边嘀咕着一边向值班室走去,好歹也跟值班的人说一声,不然也出不去啊,要不在值班那睡一晚也中。正想着,他已经拎着手电踏进了空无一人的大殿!蓦的,一阵阴冷的感觉顺着老刘头的脊梁骨爬了上来——他好象听到了什么奇怪的声音,吱吱咯咯的好象,好象是骨头摩擦的声音!!老刘头的脚步停了下来,这一停,大殿骇人的寂静凸显了出来,黝黑而空旷的大殿在手电惨白的灯光下,犹如吃人的魔窟,然而,除了自己急促的呼吸声,什么也没有。 

果然喝的太多了吧,老刘头松了口气,继续自己的路程,而脚步已经不自觉的加快了许多。然,就在他将要踏出大殿的时候,一个沉重的呼吸声音回荡在无人的大殿里,老刘头呆住了:那声音,不是自己的…大殿再度寂静了下来,老刘头感觉到自己的冷汗正顺着脊梁缓缓的流下就像是一条爬虫一样滤过,他面对着博物馆大殿的防盗玻璃门,眼睁睁的看着上面反射出骇人的景象——那口玻璃棺材在荧光灯的照射下泛着苍青的色彩,一阵吱吱声缓慢的响起,老刘头的眼睛骇然睁大——有什么东西从棺材了缓缓的抬起,干瘪,苍青,裹了布条…那是古尸的手臂!!他慢慢的抬了起来,攀住玻璃棺的边缘,那玻璃棺竟然没有盖是盖子!然后另一只手也抬了起来,然后是…头!他的头抬了起来,老刘头看到了,那颗裹这布条的好象骷髅的脑袋一点点的探了出来,那个古尸竟坐了起来!!

他坐了起来,静止了几秒钟,突然!他转向了老刘头,青碧色的脸上那双塌陷的眼窝放射出惨绿的光芒,干瘪的嘴呲了一下,森然的笑了。

“啊!!” 

大叫着,老刘头腾的坐了起来,大口的喘着粗气,冷汗淋漓,惊魂未定,博物馆消失了,古尸消失了,入目的是他自己租的小房子,而他正坐在床上。

“做,做梦?”至此老刘头竟还不能确定刚刚的恐怖经历究竟是真是假,因为它竟这般的清晰乃至真实!随手抓起床边小桌上的二锅头,几口灌下去,老刘头终于平静了一点,细细想来,他和小王出了小饭馆,迷迷糊糊的到了家,然后倒头就睡…

“娘的,臭小子装神弄鬼的…”老刘头愤愤的骂着,都怪小王,没事说什么尸体有古怪吓呼他,害他做这破梦,吓的半死。 

老刘头说着又灌了几口酒,晕晕忽忽的又睡着了,这回他倒没做噩梦,一觉睡到了天亮。

然而这注定是不寻常的一天,因为——小王死了。就死在他守了一年多的那个大殿里,那具百年古尸的身旁!

他的死状极其恐怖,脸都被抓烂了,血肉模糊的不成样子,一只眼睛被抠了出来,滴了当啷的挂在脸上,眼眶全都狰裂开来,头发也硬生生的撕了好大一块下来,露出鲜血淋漓的头皮,身上的保安服撕破了,一条条的零碎的裹在他满布鲜血的身上,就好像是棺材里的那具古尸一般!他的一只手成鹰爪状的抠住棺沿,几个干枯了的血字狰狞的画在玻璃上——

“他 …”

而那个玻璃棺的盖子竟莫名其妙的打开了大半,小王整个人爬在玻璃棺的侧面,血顺着他的身体流到玻璃上,红喇喇的一片!

他是吓死的,老刘头知道,可是他实在想不出究竟是什么东西能将小王吓死,他写在玻璃上的字究竟是什么,他想告诉别人什么?难道真的是…他!?

老刘头吓得倒退一步,瘫倒在地上,他仿佛又看见玻璃棺里的那具古尸咧开嘴对着他森然的笑了…

博物馆被暂时画上了黄色的警戒线,老刘头被带到了由值班室改成的临时办公室,此时老刘头才知道昨天竟是小王一个人值的班,跟他一个班的保安,因为孩子生病而赶回家去了,结果他就成为了最后一个见过小王的嫌疑人!

“俺昨天跟他在生财饭馆吃的饭,呃,喝了点酒,后来出了饭馆就回家了。”老刘头看着面前三个大盖帽的警 察心里早就开始打鼓,这会儿老实的跟羊似的。

“你们都说了些什么?”

“就是瞎唠,俺平时好这口,小王他也不外道,就陪俺去喝了几杯。”

“然后呢?你是直接回家的么?回家时是几点?你知道被害人去了什么地方么?”

“俺是直接回的家,那个时候天还不太黑,俺也不知道是几点,回去就睡了,俺不知道小王他上哪去了,俺啥也没干,俺不知道…”老刘头那见过这阵仗,有点慌神了。

那几个警 察对视了几眼,安抚了老刘头几句就把他放了出来,这一天博物馆理所当然的放了假,老刘头憋闷的走在小城的大街上,心里越想越不是滋味,你说好好的一个人就这么没了,唉…

不过更让他寝食难安的是小王的死状,还有玻璃棺上的血字,不会真的是…老刘头隐约知道小王想写什么,就三个——他活了!

昨晚的梦难不成是小王向自己托的梦,提醒他危险么?!老刘头越想越肯定,他拔腿就往博物馆跑。不行,他得告诉馆里的人,告诉那些警 察!

结果可想而知,他的话被视为迷信,**自然是不信的。老刘头被打发回了家,可能是因为年纪大了,这么一吓,老刘头当晚就发高烧,送进了医院。保安的工作也就请了假。然而就在他请病假的这段时间里流言却就此扩散了开来,而且从最初的可能变成了肯定——

“听说了么,博物馆里的古尸复活了!”

“可不,还杀了人呢。”

“耶,好可怕…”

“真的假的啊?”

“当然是真的了,死了的那个给一个老保安托梦,都把人家吓出病来了,现在还在医院里住着呢。就我家小姨子工作的那家医院,错不了。”

很快整个小城都知道了博物馆里的古尸复活了,甚至还有人将这件事情发到了网上,点击量超过几十万…

人是一种奇怪的生物,有时候明明知道可怕,甚至是危险,却依旧好奇的想要去看看,《小城恐怖古尸复活杀人事件》没有将人们吓走,反而使前来参观的游客倍增,一时间,博物馆前门庭若市。

然而,博物馆的保安却在短短半月里几乎全部替换了一遍,从前的老人不是病了,就是精神恍惚甚至还有…疯了!有越来越多的人声称他们在晚上听到博物馆里有怪声,好象有人在走动,或者是有敲击声,哭声,惨叫声并且还有人说看见博物馆里有人影晃动——所有的保安都不敢去放尸体的大殿…夜半的大殿里除了那具古尸就没有像人型的东西…

就在这满城风雨,沸沸扬扬的时候,老刘头出院了,他依旧在博物馆里工作。新来的保安也依旧能撞到奇怪的东西,然后一个一个的被换掉,然而奇怪的是,老刘头却一直好好的。小城里的流言虽然没有扩散成恐慌,但依旧存在着,并且吸引着各地好奇心浓重的游客。现在博物馆因为客源好被上面拨了款要扩建,馆长也升官了,二溜子现在也是个小官,而老刘头终于也不必大半夜的爬到大殿里装鬼吓人了!他现在待在传达室里,喝喝茶,看看报,悠闲的过着舒服的日子。

只是偶尔想到那一晚,小王撕心裂肺的惨叫,依旧心有余悸,但只要看到自己新买的大房子,置办的好家具,几辈子没过上的好日子,老刘头就觉得没干错。

但…夜半惊醒,身边的一切突然没有了,博物馆幽暗的大殿出现在老刘头的眼前,那口玻璃棺材依旧幽绿发发着光,一阵吱吱声缓慢的响起,老刘头的眼睛骇然睁大——干瘪,苍青,裹了布条…那是古尸的手臂!!他慢慢的抬了起来,攀住玻璃棺的边缘,然后另一只手也抬了起来,然后是…头!

老刘头看到了,那颗裹这布条的好象骷髅的脑袋一点点的探了出来,那个古尸坐了起来!!他转向了老刘头,青碧色的脸上那双塌陷的眼窝放射出惨绿的光芒,干瘪的嘴呲了一下,森森然的笑了。

在他身旁小王的身影缓缓出现,他面目狰狞,满脸血肉模糊,一只眼睛像溜溜球一样在脸上荡来荡去,他用仅剩的一只眼睛盯着老刘头,也笑了。随后他用他那副被抓烂的嗓子沙哑着说:“刘叔,我们再来喝酒吧,呐,下酒的菜都准备好了,而且还多了一个酒友呢,嘎嘎哈哈…”说着,他伸手叉进自己的腹部,掏出一团团鲜血淋漓,蠕动着的内脏,递到老刘头的面前…

老刘头死了,死在自己刚刚安置好的新家里,目眦狰裂,七孔流血,他是被吓死的…

(完)

内容纯属娱乐,请勿当真!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