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姐的故事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3-01-21 01:34 出处:网络 作者:轶名编辑:@女鬼屋
梅姐的全名叫做冯秀梅,这是一个很普通的名字。  梅姐她比我大了整整三岁,也是我们村儿里最漂亮的姑娘。   梅姐还是我们家的左街坊。   而我们家的右边则住着一个叫黑子的小伙子,我则叫他黑哥。   黑子和梅姐自小就青梅竹马,上了高中毕业以后便订了婚。而这整个过程在村里人看起来就像是每天三顿饭一样自然和顺理成章;那一年黑子考上了大学,而梅姐则到北京打工去了,这一切都显得是那么的平静而又单调,一如父辈们眼里的生活。  听到

一、死亡。死亡 

               
  梅姐的全名叫做冯秀梅,这是一个很普通的名字。

梅姐她比我大了整整三岁,也是我们村儿里最漂亮的姑娘。

梅姐还是我们家的左街坊。

而我们家的右边则住着一个叫黑子的小伙子,我则叫他黑哥。

黑子和梅姐自小就青梅竹马,上了高中毕业以后便订了婚。而这整个过程在村里人看起来就像是每天三顿饭一样自然和顺理成章;那一年黑子考上了大学,而梅姐则到北京打工去了,这一切都显得是那么的平静而又单调,一如父辈们眼里的生活。

听到梅姐死亡的消息则是我在高二的暑假里。梅姐是服毒死的,据说是因为黑子的负心。至于黑子由追求到抛弃、梅姐由痴情到绝望的整个过程,我们随便找一部言情片来看看就可以了,这里就不再赘述。

当梅姐的遗体运回来以后便草草的埋掉了。入殓的时候我也在场。我看到梅姐的脸上安静而从容,似乎还带有着一丝微笑,但是当棺盖即将叩上的一霎那,我的心里突然的一紧,因为我隐约的看到梅姐脸上的微笑在那一瞬间变成了狞笑。

其时黑子也放假在家,但是那几天他一直没有露面,据说事后黑子家给了梅姐家一些经济上的补偿,但是梅姐的家人似乎并不买帐,一直声称要让黑子偿命。这也许是黑子不敢露面的原因之一。

梅姐自杀事件一度成了村里最时髦的谈资,但是几天以后便渐渐淡化了。要不是黑子父母的突然死亡,人们很快就要把梅姐从记忆里抹掉了。

黑子的父母死于食物中毒。经法医证实,食物中含有一种叫做“1059”的剧毒农药。

黑子那天晚上没有吃饭(那几天他几乎处于绝食的状态);黑子的奶奶只吃了两个煮鸡蛋;饭是黑子的母亲做的,他没有理由给自己投毒;于是调查的重点自然而然地指向了梅姐的家人……

以后的一段时间村里人的想象力变得空前活跃起来,各种假设和传说层出不穷,最流行的就是“冤魂报复说”:有人说在傍晚和黎明的时候常有一个女人的身影在梅姐的坟前飘忽,体形与梅姐一般无二;也有人说半夜的时候曾有一个白衣女人跪在黑子的房后哭泣,声音酷似梅姐……

类似的说法很快成了舆论的主流,整个村子似乎弥漫起了一股恐怖的气息。

再大的恐怖莫过于身临其境,而我偏偏就如此“幸运”。

二、奶奶。照片

那天晚饭过后,黑子来找我。

“跟我去做个伴吧,捎带给你补补课。”黑子本就黑涩的脸现在变得更加晦暗,如同抹了一层干黄酱。

这几天我的脑海里总在浮现梅姐入殓时那张突然狞笑起来的脸,冥冥中我觉得梅姐似乎并没有死;加上黑子父母的突然死亡,我更加坚信其中必定隐藏着一个很大的秘密。现在黑子为我提供了揭开这个秘密的机会,我的心突然兴奋起来。

我和父母打了个招呼,便和黑子回家了。

说实话,我不太喜欢黑子。我觉得黑子除了学习好之外,几乎一无是处,真想不到当初梅姐是怎么看上他的;还有一点原因可能是处于青春期的我对梅姐的一点朦胧的爱慕而引起的对黑子的嫉妒。

黑子家里只剩下了黑子和他的奶奶。黑子的奶奶快八十岁了,一直瘫痪在床;她当年曾是十里八村有名的“仙姑”,自从老伴去世以后,便“金盆洗手”了。

我怕这个老太太。

记得一年前我去找黑子。刚走进外屋,就听见黑子的奶奶正在里屋和人聊天,说得津津有味;但当我走进去的时候,发现竟然只有她一个人,正冲着炕头嘿嘿直笑,蓬松的花白头发遮住了半边脸,浑身上下透出一股诡异。他见我走了进来,便问我是不是来接她了,又问我在“望乡台”都看到谁了,让我觉得她是在和我背后的另一个人说话。我只觉得毛孔发榨,仓皇逃了出去。后来问过母亲才知道,“望乡台”原来是阴间和阳间交界的地方。

我从此再没去过黑子家。

黑子家的房屋结构在我们那称作“一明两暗”。中间是外屋,黑子的奶奶住在西屋,黑子和他的父母住在东屋。现在黑子的父母不在了,只留下两张遗像挂在北墙上冲黑子僵硬的笑。

这天夜里我做作业,黑子一直看着同一本杂志的同一页,明显的魂不守舍。

近十点钟的时候突然停电了,同时我听到西屋黑子的奶奶说:“慢走啊,有空来。”我只觉得一股凉气直透脊梁骨。

“别怕,老年痴呆症。”黑子似乎看出了我的紧张,下床摸出半根蜡烛点着了,他的手在明显的颤抖。烛光映红了黑子父母的遗像,两位老人慈祥的笑容现在变得分外狰狞可怖。我似乎闻到了一股死亡的味道。

黑子爬上炕,突然问我:“知道为什么找你来做伴吗?”

“不知道。”

“因为——”黑子突然压低了声调,“昨天晚上我看到秀梅了!”黑子的声音明显的发颤,脸上充满着惊恐。

“肯定是做梦。”说这句话的时候,我觉得自己的声音也在颤抖。

“绝对不是!”黑子突然抓住我的手,瞪圆了双眼,“我睡到半夜的时候,听到有人叫我,一睁开眼,秀梅的脸就对着我的脸,肯定不会错的。”黑子的声音越来越低沉,手心湿漉漉的。

一阵细风吹进了房间,只见烛火一抖,竟兀自灭了,屋内顿时陷入了黑暗和静谧当中。我们两个人如雕塑般一动不动。

院子里的一声猫叫让我们感到了生灵的存在。我抽出了被黑子紧握的双手,故作镇静地缓缓盖上了被,脚却无论如何也不敢往下伸。

“你这几天太紧张了。再说,咱们两个大小伙子害怕什么牛鬼蛇神?睡觉吧。”

“这是真的,你很快就会相信的。”黑子喃喃着钻进了被窝。

月亮从云层里探出了头,苍白的月光穿过窗棱斑驳地撒到了炕上。朦胧中,我睁开眼,不禁一愣——黑子的被子平平整整,里面根本就没有人!这时我隐约感到黑子的父母从照片上走了下来,带着那僵硬的微笑从我的背后爬上了炕。我只觉得脚下一动,一只冰冷的手握住了我的左脚。

没有任何过渡动作,我竟然一跃而起,发现黑子正伏在我的脚下。

“你吓死我了!”我冲黑子怒吼。

“跟我去趟厕所,我自己不敢。”

黑子家的院子是由篱笆围成的,在东南角用玉米秸搭了一间厕所。院子的右侧有一个巨大的柴火垛,挡住了东屋的窗户。

我和黑子从厕所里出来,猛然看到西屋烛火一闪。在这一瞬间,我们发现有个人头正趴在西屋的窗台上向外张望,虽然看不清面目,但是借着月光和那一闪的烛光,那人满脑袋的花白头发清晰可见。

“是你奶奶吗?”我低声询问黑子。

黑子愣愣地站在当地,似乎是在自言自语:“我奶奶不可能自己爬到窗台上,难道真的有鬼?”

“抄家伙!”我低低地吆喝了一声,一股壮烈的激情涌上了脑门。

我和黑子每人拣起一根木棍,直冲了进去。

到了外屋,黑子一把拉住了我,作了一个手势,示意我们先去东屋。

东屋里空空荡荡,没有任何变化。黑子去摸那半根蜡烛。

“咦?那根蜡没有了。”

我突然间忘了一切恐惧,转身冲进了西屋。

西屋里静悄悄的,黑子的奶奶直挺挺的躺在炕上,嘴大大的张着,月光投在呆板的脸上泛着淡淡的青光,像打了一层蜡,整个人犹如一具刚刚做完整容的遗体。在她凌乱的花白头发旁边,赫然放着那半根尚未燃尽的蜡烛。

忽然东屋灯光一闪,来电了。几乎同时传来黑子“啊”的一声惊呼,我急忙返回了东屋。

黑子蜷缩在炕上,两眼直瞪着北墙,浑身瑟瑟发抖。我扭脸一看,也不禁惊呆了:墙上黑子父母的遗像不见了,挂着的竟然是一幅梅姐的彩色头像。照片里的梅姐温柔的笑着,妩媚而迷人,一滴鲜血正顺着她的嘴角向下蠕动,在墙上画了一道阴森的红线。

三、妹妹。坟

这一夜我们无法入睡。梅姐的照片已被我取了下来,那道鲜红的血线像一个巨大的惊叹号印在苍白的墙上,刺激着我们的神经。

经过长时间的辗转反侧,黑子开始拖沓地向我讲述他和梅姐从交往到分手的过程,说到动情处已然不能自已,直至涕泗滂沱。面对着黑子的悲痛欲绝我竟然心如止水。这令我不禁有些自责,于是努力作出专注而伤心的表情。忽然,我清晰地听到在黑子低沉而压抑的嚎啕声中夹杂着两声异样的抽噎,那声音不是从黑子嘴里发出的,仿佛是来自西屋,又像是来自另一个世界,而且——绝对不是幻觉。我的脑袋里霎时间一片空白,耳朵里已然听不到任何声音,只看到黑子一张一合的大嘴和不时滚下的混浊的眼泪。

天色雾蒙蒙的开始泛亮。

我敷衍性的安慰了黑子两句,告诉他天亮后我去报案,便起身走了。临出门时又听到黑子的奶奶礼貌的送别语:“慢走啊,有空来。”我扭回头,看见西屋的门帘空荡的一掀又放下了。我疯也似的跑回了家。

回到家我和衣眯了一会儿,也不知是否真地睡着了,只觉的到处都是黑子奶奶苍白的沟壑纵横的脸和不断传来的异样的抽噎声。

醒来的时候已然快十点了,我胡乱地撩了两把脸,又重新整理了一下思绪,再看看湛蓝的天和院子里葱郁的树木,这才感到又回到了现实。

我推车走出家们,准备去派出所反映一下昨晚的情况。此时我发现胡同口有一个人正向我走来。

“梅姐!”我差点喊出声来。

梅姐面带微笑正一步步向我靠近,我鼓了鼓勇气,硬着头皮推着车缓慢的移动。走到跟前我才发现,那个人原来是梅姐的妹妹,名叫秀琴。

秀琴比我小一岁,容貌身材和梅姐非常相像,只是她自小是个弱智。听说她当年也曾试着上过几天学,但始终没有弄清“一”应该写多长的问题,到现在她的智商还停留在四五岁的水平,见到人只会嘿嘿的傻笑。

我长吁了一口气,看着秀琴傻笑着从我身边走过。但就在刚错身的一瞬间,我听到秀琴冷冷地抛出了一句话:“你去报案!”

一切似乎都凝固了。我愣愣地瞪着秀琴,就像被按了暂停键的影碟画面;秀琴依旧嘿嘿的傻笑,呆滞的眼神犹如刚从冰箱里拿出的带鱼。

“谁告诉你的?”挤出这句话后,我感觉自己的心脏恢复了跳动。

秀琴没有回答我的问话,她习惯性的冲我长长的吐了一下舌头,然后一溜烟的跑了。

我彻底懵了,站在原地一动不动,隐约感到自己正被一个巨大的阴谋笼罩着。

突然,一只手死死的抓住了我——正是黑子。

“秀梅的坟昨晚被人挖开了!”黑子不等我反应过来,拉着我踉跄地向坟地跑去梅姐坟头的四周已然围了不少的村民,第一个发现者是早晨来这里放羊的黑蛋。此刻他正不厌其烦地向每一批新来者诉说着精彩的目击过程和他对整个事态的估计,就像刚上任的美国总统正在向他的国民灌输自己的政治主张。

黑子的到来使场面顿时一片沉寂,人们本能地为我们让出了通道。我和黑子慢慢地靠上前去,此时我能清晰地听到黑子粗重的喘息和自己怦怦的心跳。

梅姐的坟被彻底的挖开了,棺盖掀在一边,里面空空如也,在棺底赫然写着一个大大的红色的“仇”字。

“这是秀梅写的,我认得她的字。”黑子喃喃着,额头上析出了细细的汗珠。

四、连衣裙。寿衣

在不到二十个小时的时间里发生了如此多的匪夷所思的事件,使我和黑子开始怀疑我们一直笃信的唯物主义思想,于是我们开始考虑采用一些避邪驱鬼的原始方法,不管是否奏效,最起码可以缓解一下过重的思想压力。

经过讨论,我们决定采用黑子的奶奶当年曾经屡试不爽的“驱邪术”:把死者生前曾穿过的衣服挂在门口,因这件衣服上完全充斥着死者生前的阳气,而鬼魂是最怕自己的阳气的,所以自然就不敢进门了。而且我们还决定今晚搬到黑字奶奶的房间去住,从而验证这些恐怖事件是否真的出自这位诡异的老太太之手。

“驱邪工具”很快就被黑子找到了——那是一件非常漂亮的粉红色的连衣裙。

“这是我给秀梅买的唯一一件东西,她只穿过一次,分手之后又还给我了。哎——我真是个混蛋!”黑子紧紧地咬着下嘴唇,一滴眼泪从他的右眼边滑落下来,最后执坳地停在了鼻翼边微微抖动。

我刚想安慰黑子几句,只见他忽然干巴巴的笑了一下:“本来是鲜红色的,只洗过一次就变成粉红的了,早知道还不如不买呢。”

有些人不管闯了多大的祸,总能为自己找到开脱的理由,然后以最快的速度稀释内心的愧疚感,直至心安理得甚至津津乐道。这也许是人类的通病。

我忽然觉得黑子非常讨厌。

晚饭过后我的同学刘玉奎来找我讨论一道物理题,送走他的时候已然是九点多钟了。我拿起手电筒急匆匆地向黑子家赶去。

这天晚上异常的黑暗和寂静,每天连绵不断的狗吠现在也变得鸦雀无声。我的脑海里总在不由自主地闪现那件廉价的粉红色的连衣裙。我开始后悔采取了这次“驱邪行动”,因为这无异于人为的增加了恐怖氛围。“庸人自扰!”我暗骂了一句,再次加快了脚步。但是,我忽然发觉我竟然听不到自己的脚步声,后面似乎有一只小手推搡着我不停的前冲,手电筒的光束在小胡同里光怪陆离地飘忽,让我怀疑自己就是一个游荡在暗夜里的孤魂。

走进黑子家大门口的时候,我下意识的停了下来,手电筒向挂着连衣裙的外屋门口照去——房檐下一件衣服正在随着微风孤单的摆动,然而那并不是黑字挂上的粉红色的连衣裙,竟然是梅姐入殓时穿着的那件深蓝色的寿衣!

“黑哥——”我的声音已然歇斯底里,一下子撕破了寂静的黑夜,一群狗随着我的吼叫狂吠起来。

黑子箭也似的从他的房间直冲到院子里。

“就是那件,梅姐穿的那件!”我颤抖地指着那件寿衣,已然语无伦次。

一切又回归了静默,我、黑子还有狗此刻都成了哑巴,只剩下手电筒的光束随着我颤抖的手在房前来回晃动。忽然,在光束闪过西屋窗口的一霎那,我们再一次发现了那个满脑袋花白头发的头颅——还有一张沟壑纵横的脸。

“跟你拼了!”黑子低喝了一声,抓起一根木棍挥舞着、咆哮着直向屋里冲去。

我愣了一会儿,也抄起一根木棍,蹑手蹑脚地溜了进去。

西屋的灯已被黑子打开了。黑子瘫坐在地下,手扶着炕沿粗重地喘着气,眼睛直愣愣地盯着炕头。

炕头上直挺挺地躺着黑子的奶奶,嘴依旧大大地张着,嘴角和枕头上有着零星的血迹——她死了。枕边放着那只和她年龄相仿的古老的专用水杯,里面还残留着半杯浑浊的液体,散发出一股浓烈的“1059”呛鼻的味道。炕沿上写着一个大大的红色的“仇”字——那是我们熟悉的笔体。

五、卢大仙。命

黑子的奶奶死后,父母断然拒绝了我再去黑子家住宿的请求,所以这几天我一直闷在家里,除了做作业,就靠看电视打法无聊的日子。但是我依然放心不下,又抽空去找了一趟黑子。

黑子已经憔悴得不成样子,像一具骷髅般的静静的坐在家里,手中捧着那本破旧不堪的杂志。

“这几天过的怎么样?”

“不好。”黑子疲惫地撩了一下眼皮,用手拍拍炕沿示意我坐下。

“又发生什么事了吗?”

“没有。只是每天晚上快睡着前,肯定会听到秀梅的哭声。”黑子现在异常的平静,说话的语气仿佛是一个得道的高僧,这却让我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还是换个环境,去你大姑家住一段吧。”

“等过完‘五七’(按我们当地的习俗,父母死后,孝子要守孝五七三十五天)再说吧。”说到这,黑子突然蹿了起来,挥舞着拳头大吼了一声,“我看她能把我怎么样!”

我赶紧上前按住了黑子:“黑哥,冷静点,不行就去我家住两天。”

黑子紧紧抓住我的双手,粗重地喘着气,太阳穴两边青筋暴露:“要不,今天下午你陪我去找一趟卢大仙吧,我受不了啦!”

卢大仙是我们这一带最著名的“神汉”,据说他的道行比当年黑子的奶奶还要高深,“降妖伏魔”是他的拿手好戏。

骑车大概走了一个小时的路程,我们终于来到了卢大仙的“府邸”。

这是一所极普通的农家院落,一溜五间的红砖瓦房经过风雨的侵蚀显得斑驳而沧桑,屋门口排队站着十几个等待卢大仙点拨的虔诚的信徒。我不禁觉得自己有些好笑:这些事情曾经是我最为不屑的,而今竟然也参与其中。也许,人们很多所谓的信仰在关键时刻是很脆弱的。

送走了一个又一个的求道者,终于等来了和卢大仙面对面的机会。

卢大仙盘膝坐在炕上,一件肥大的蓝布大褂套在瘦骨嶙峋的身上,显得极不协调;凌乱的花白头发倔强的直立在头上;深陷的眼窝,上翻的鼻孔,“四环素”牙突出嘴外——黑洞洞的五官零星的散布在毫无棱角的脸上,犹如一块椭圆形的蜂窝煤,和我心目中的仙风道骨的模样大相径庭。

卢大仙首先让黑字报了一下生辰八字,然后左手拇指在其它四指的关节上胡乱地捣鼓了一阵,抬起头问黑子:“最近家里发生过什么特殊的事吗?”

没等黑子回答,我接过了话茬:“您算着他最近能有什么事呢?”

卢大仙极不友好地瞟了我一眼,又转回头看着黑子:“有一个冤魂跟着你十多天了。”

我和黑子对视了一眼,心里突然感到一种莫名的恐慌。

卢大仙自得的扫了我和黑子一眼,然后从身边的小笸箩里拿出一打小红纸包递给了黑子:“抽个签吧。”

黑子哆嗦着抽出一个纸包,虔诚地双手平托着递给了卢大仙。

卢大仙从里面抽出一张折叠着的黄纸。按我的理解,黄纸上应该写有一篇拗口的诗句,卢大仙诵读一遍之后,再用同样费解的语言把它解释出来。但是这次卢大仙打开黄纸之后皱了一下眉头,又递给了黑子。


  黑子接过来一看,脸上登时一片煞白——只见黄纸上依然用我们熟悉的笔体写着一个大大的红色的“仇”字!

黑子已然体如筛糠,半句话都说不出来了。我努力镇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轻声地问卢大仙:“有什么方法可解吗?”

“万般皆由命,无解。”卢大仙静静地闭上了双眼。

六、黑子。刀

回家的路上我们默默无语,只听到两辆破旧的自行车在我们的践踏下发出“吱吱呀呀”的抗议声。黑子僵硬的身躯直挺挺地立在车座上,头颅微微上扬,两眼冷冷地凝视前方,一动不动,就如同即将押赴刑场的死刑犯所刻意表现出的大义凛然的模样。忽然,黑子腰间一件不断晃动的物什吸引了我的视线——那是一把非常精致的蒙古刮刀,弯月形的刀鞘上刻着一些稀奇古怪的纹络。

“黑哥,你这把刀真漂亮,谁送给你的?”我纯粹的没话找话,只为了冲淡一下尴尬的局面。

“秀梅。”黑子依然目视前方,一动不动。

“什么时候送的?”

“分手之后。”

“这刀鞘上刻的是什么呀?”

“蒙文。”

“什么意思呢?”

“仇。”

黑子始终没有看我一眼,一直保持着如照片一样的姿态,回答的语句出奇的简练而平静,而我却差点从车子上掉下来,下意识地捏了一下车闸。这个“仇”字就如同夏天里的苍蝇一样,在你的周围无所不在,让你所有想摆脱它的努力都是徒劳的。

我忽然觉得这些天所发生的一切只不过是有人在和我们开的一个玩笑,但是如果真是这样,那这个玩笑也开得太大了;而且,这个人会是谁呢?梅姐死了,奶奶死了,秀琴只不过是个弱智,几十里外的卢大仙更不可能,难道是——黑子?

这个念头一闪,已然激起了我一身的冷汗。我开始回忆过去所经历的一个个细节:照片被调换的时候只有黑子在场;连衣裙被换成寿衣我依然不在场;我要去报案这件事只有我和黑子两个人知道,秀琴怎么会知道呢?从黑子要求去找卢大仙到实际出发,之间有近五个小时的时间,黑子有足够的时间提前和卢大仙沟通……

没错,就是他!

想到这里,我忽然觉得自己浑身无力——这不是一般的恐怖,而是一种后怕——我竟然每天和凶手共处而浑然不觉。但是,黑子为什么要杀死自己的父母、奶奶,又为什么拉上我来体验这些无端的恐怖呢?

此时黑子正在我前方二十多米处等着我,单脚撑地,上半身依然纹丝不动,像是在等待执刑的枪声。我慢慢地跟了上去,始终和黑子保持着半个车位的距离,这让我增加了些许的安全感。整条道路上只有我和黑子两个人,两旁是郁郁葱葱的玉米地,静默的场面压抑得令人窒息,我忽然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惧和无助。

无数个问号在我的头脑里不断闪现,我终于鼓起勇气打破了沉寂:“黑哥,你说一个人受到刺激以后会不会做出一些过激的事情来。”

“会。”

“那他周围的人很有可能要受到伤害了?”

“当然,”黑子突然扭过头,死死的盯着我,“也许,下一个就是你!”

我彻底丧失了面对黑子的勇气,低下头死命地蹬着车子;黑子依然不慌不忙,像一个幽灵般紧紧地跟在我的身后。

来到村口的时候天已经擦黑了,此时我们看见秀琴正站在一个胡同口冲我们嘿嘿的傻笑;我却差点哭出来——秀琴的身上分明穿着黑子曾经挂在门口的那件粉红色的连衣裙!

走到近前,我一把抓住了秀琴:“这件裙子是谁送给你的?”

秀琴诡秘的一笑,左手食指轻轻指了指黑子,然后猛然挣脱我的双手,一阵风似的跑掉了。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恶狠狠地盯着黑子,眼睛里已然喷出了火。

“我做什么了?”黑子茫然的看着我,一脸的无辜。

“这一切都是你做的!”

“你是相信我还是相信一个傻子?”

“我相信真相!”

“真相?”黑子突然一阵冷笑,猛地拔出腰间的弯刀,一下插入了我的心窝,直没刀柄。

我就这样迅速而毫无准备地接受了死亡,也许,这种死亡方式对每个人来说都无异于一种悲哀。

我的意识开始变得模糊,此时我听到黑子轻轻叹了口气:“这就是你说的真相?别说是你,咱们人类所知道的有多少是真相呢?”黑子慢慢地抽出了刀子,还入鞘内。

这时我才发现那把刀柄原来是直接扣在鞘上的,根本就没有刀头!

黑子静静地走了。我站在当地,愣愣地看着黑子孤单而萧瑟的背影渐渐地隐没在胡同的尽头。

七、疑无路。又一村

这天晚上我彻底失眠了。我一便又一遍地梳理着这几天积攒下来的纷乱的思绪,这个过程就像搅拌刚注上水的麻酱,竟然越和越浆,真相在我的眼前变得更加扑朔迷离。黑子应该是首要的怀疑对象,但是有两个问题解释不通:其一,梅姐的坟被挖开的头天晚上我和黑子一直在一起,他没有作案时间,除非碰巧另外有人挖坟,但是棺底的“仇”字又怎么解释呢?要不就是黑子另有帮凶,但是我隐约觉得这些推测都无法成立;其二,就是最关键的动机问题,如果说黑子亲手杀害了生他养他、呕心沥血供应他上大学的父母以及从小对他倍加疼爱的奶奶,这在逻辑上根本不成立。除非黑子疯了,但是从这些天来看,黑子尽管精神上受到了很大的刺激,他的心理依然绝对正常!

我觉得自己的思维已然支离破碎,脑袋里像有无数个虫子在蠕动,一直爬到太阳穴的两边,不停地向外拱。我下床找出两片安眠药,服下以后躺在炕上,开始静静的数数。

“1、2、3、4……188、189、190、191……”我的清醒在一点点的消退,睡意渐渐地涌了上来。

此时忽然有人敲我的房门。

我朦朦胧胧地爬下了炕,只觉得脚下轻飘飘的,眼前的事物模模糊糊。可能是这几天精神过于紧张的缘故,造成了身体的亚健康,我没有太在意,迷迷瞪瞪地晃到门口,打开了房门。外屋空无一人,黑洞洞的房间里只看到我们家那只年迈的老猫静静地趴在锅台上,警惕的双眼泛着绿幽幽的光,正在“咕噜咕噜”的自言自语。

我披上一件外套,径直走出了房门。此时白天正在小心翼翼地向外探头,给院子里的景物打扮出了清晰的轮廓,但是依然披着一层黑压压的雾气;院子中央的两棵古老的枣树轻轻摇动着枝干,不停的炫耀它们即将培育成熟的果实。这时我发现两棵枣树之间不知什么时候多出了一口巨大的长方形的箱子——那竟然是一口棺材。

棺材没有上盖,我轻轻地走到近前,壮着胆子探头向里边望去——梅姐正平平的躺在里面,微睁双眼,冲我露出了她那标志性的妩媚的微笑。

我吓得浑身酥软,扭头想往回跑,梅姐竟然又站到了我的身后,怀里抱着黑子父母的遗像,身上穿着那件粉红色的连衣裙,嘴里发出“咯咯”的一阵冷笑:“你永远也跑不了!”然后伸出左手慢慢探向我的脖子。

我努力想要挣扎,身子却一动也不能动;想要喊,嘴里却只能发出低沉的自己都很难听到的“咕咕”声。没办法,我只得睁开了眼,才发现自己做了一个恐怖的梦。

此时我已经浑身是汗,床单上甚至印出了我清晰的轮廓。冥冥中,我感觉刚才这个荒诞的梦向我暗示了一些什么,但是这个暗示却像刚吹起的肥皂泡般的脆弱,当你伸手想抓住的时候,它一下子又破灭了。

又经过一阵激烈的思想斗争,我觉得在当前的情况下,我只能选择两个字:放弃。因为识破和粉碎这个阴谋,实非我的能力所及,而且如果继续纠缠下去,我的意志迟早会崩溃的。

所以这天上午我努力让自己变得百无聊赖,先看了两集无病呻吟的言情剧,然后又毫无目的地翻阅一些过了期的旧报纸,慢慢的,我的心情惬意了许多。

忽然,一份《北京晚报》上的“寻人启示”重新触动了我的兴奋点。“乔娜,女,20岁……”里面的内容无关紧要,让我感到震惊的是附在文字旁边的失踪者的照片——那个人竟然和梅姐一模一样!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我模仿着单田芳的语气说出这句话,只觉得答案已经唾手可得。

为了验证我的推测是否准确,下午我特意去拜访了梅姐的父母。

“一切就要过去了!”从梅姐家走出的我就像被刚刚释放的囚犯,内心一片释然,只是其中还夹杂着淡淡的忧虑和紧张。

吃过晚饭,我又仔细的整理了一下思绪,然后决定去找黑子道出我所知道的真相。正在这时,我听到从黑子家传来了一声绝望而凄厉的惨叫。

八、真相。真相?

我翻墙直跃进了黑子的院子,正巧黑子从屋里喝醉了酒一样跌跌撞撞地摔了出来,透过屋里射出的灯光,可以看到黑子满脸是血,双手不停地撕扯着自己的头发。我冲上前去想扶住了黑子,却被黑子一把抱住了大腿:“秀梅,别杀我!别杀我!别杀我……”黑子的声音越来越弱,然后慢慢地瘫坐在地上,他疯了。

我猛地扭转身冲进了黑子的房间。屋子里空荡而寂静,我能清晰地听到自己急促的喘息声。

“梅姐,出来吧,别再装啦!”独自一人在空荡的房间里和一个死去的人说话,令我不禁感到毛骨悚然。

我静静地站在当地,又仔细环视了一遍整个房间,最后视线停在了靠在北墙的一溜储物柜上。那是我们当地很常见的连体储物柜,通过上面的三个盖子可以知道里面被隔断成了三段,总长度恰好掼满整个北墙,由于年代久远,柜身上涂的血红色的油漆已然露出了一块块斑驳的伤口,仿佛一口待用的加长棺材;柜子上杂乱地摆放着一些日常用品,但是,这些东西大多聚集在柜子的两边,中间的盖子上空空如也。我悄悄地挪到近前,猛地掀开了中间的柜盖——里面一双熟悉的眼睛正死死地注视着我。

不出我的所料,梅姐就在里面。只见梅姐慢慢地坐了起来,怀中抱着黑子父母的遗像,身上穿着那件粉红色的连衣裙,嘴里发出“咯咯”的一阵冷笑:“你永远也跑不了!”然后伸出左手猛地探向我的脖子……

这个画面竟然和我的那个梦境如此相像,不同的是现在梅姐的左手攥着一把明晃晃的尖刀!我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但是依然本能地向后面跃了出去,同时高呼了一声“来人哪——”

真的就来人了,那是四个警察。因为我在白天已经去报了案,所以这个就不用解释了。

警察三下五除二就给梅姐戴上了手铐,然后连拉带拽地拖出了柜子。梅姐松垮垮地站在地上,冷冷地看着我,随后就问了一句我们在推理片的结尾经常听到的一个问题:“这一切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觉得我现在应该摆出作为一个神探应有的姿态,于是慢慢地坐到炕上,等到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到我身上的时候,胸有成竹地反问了一句:“乔娜,你认识吗?”

梅姐的脸上充满了惊愕,嘴唇不停的颤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我此刻得意的心情无以复加,只怪自己临出门时没有戴一顶礼帽或者鸭舌帽,当然手里还应该甩动一根精致的文明棍,但是这并不影响我发表自己精彩的推理演说:“你去北京打工不久就认识了乔娜,你们俩最大的特点就是长得几乎一模一样,你们很快成了好朋友。但是她无论如何不会想到,她会成为你变态心理的牺牲品。

你的一切都给了黑子,甚至你打工所有的收入都一分不剩的用来支持黑子上学和生活。但是当黑子向你提出分手而且你最终知道无法挽回的时候,你原来所有的爱都化作了强烈的恨,你想做的就是不择手段的报复。

你写下了遗书,又毒死了乔娜,造成你自杀的假象,然后悄悄潜回村子,这个柜子就是你的大本营。

但是,有一件事情你还不知道,你害死的乔娜其实就是你的双胞胎姐姐。“

“你胡说,你为什么编造这个故事来伤害我!”梅姐在两个警察的架持下不停的挣扎,双眼向我喷射出了仇恨的火光。

“这是个罕见的巧合,但确实是事实,是二叔和二婶(梅姐的父母)告诉我的。你出生的时候本来是一对双胞胎,但以你们家当时的条件,抚养一个孩子已然是捉襟见肘了,根本就没有能力养活你们两个,于是二叔就把你的姐姐送给了在北京的战友,也就是乔娜的父亲。十年前二叔曾找到乔娜的父亲要求要回孩子,但是那已经是一个非常美满幸福的家庭。为了维持家庭的平静,乔娜的父亲给了二叔一笔数目可观的钱,要求他不要再提此事,两家相安无事的继续过各自的日子。二叔最终答应了,甚至当你和二叔提起乔娜的时候,也被他搪塞了过去。也许,如果及早告诉你真相,这场悲剧就不会发生了。”

“别说了!”梅姐浑身不停的哆嗦,两眼愤愤地看着我,“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早知道还不如一开始就杀了你们!”

“你当然不会,”我一心为了表现自己,仿佛已经没有了任何感情,现在想起来,不禁觉得自己非常可恶,“你的报复心理已经到达了及至,你要让黑子体会到最大的痛苦和恐怖,于是你杀死的他的父母和奶奶,然后又和黑子玩起了猫捉老鼠的游戏,甚至买通了卢大仙这样的`得道高人'。当然,我的介入纯粹是个意外,甚至更加强了你极端的报复心理。怎么样,我说得没错吧?嘿嘿!”我禁不住得意地笑了,又忽然觉得这样有失神探的身份,所以只笑了两声又嘎然而止,再次端起了道貌岸然的姿势。

梅姐没有任何回应,脸上毫无表情,静静地站着。

警察架起梅姐向外走去,快出门的时候,梅姐突然回过身,冲我妩媚的一笑,温柔的说:“你永远也跑不了。”然后转身走出了房间。但是就在她转身的一霎那,我的心里猛然地一紧,因为我分明看到梅姐脸上的微笑在那一瞬间变成了狞笑,和那个冤死的梅姐入殓时的表情一模一样。

内容纯属娱乐,请勿当真!

0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