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魅影之夺命鬼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3-01-21 01:34 出处:网络 作者:轶名编辑:@女鬼屋
  “请问看见狄莎了吗?”一个神色慌张的女孩焦急地徘徊于学校走廊中,她就是希文,而失踪的就是她最要好的朋友狄莎……  希文和狄莎是一对非常要好的朋友,希文善良、乖巧、文静,狄莎热情、奔放、开朗。两人高中毕业后由于不想彼此分开,所以考了同一所大学,可能是因为大学生活紧张而忙碌,而且两人又不在一个宿舍,所以两人见面的机会少之又少,于是她们做了一个决定:租房子住。  两人毕竟没有工作,再加上家里每月才给那么一点生活费,怎么可能有钱去租房子住,就在她们想放弃这个念头的时候,同班两

“请问看见狄莎了吗?”一个神色慌张的女孩焦急地徘徊于学校走廊中,她就是希文,而失踪的就是她最要好的朋友狄莎……

希文和狄莎是一对非常要好的朋友,希文善良、乖巧、文静,狄莎热情、奔放、开朗。两人高中毕业后由于不想彼此分开,所以考了同一所大学,可能是因为大学生活紧张而忙碌,而且两人又不在一个宿舍,所以两人见面的机会少之又少,于是她们做了一个决定:租房子住。

两人毕竟没有工作,再加上家里每月才给那么一点生活费,怎么可能有钱去租房子住,就在她们想放弃这个念头的时候,同班两个同学提出和她们同租,这无疑使她们又看到了一线希望。四人分工合作,狄莎负责找房子、希文负责布置未来的新居、而另外两个同学仁美、夏妍就负责搬东西。决定之后四人便开始各自忙碌起来……

"我找到房子了!”狄莎高兴的大喊。

“太好了”“真的?”另外三人兴奋地跳了起来。

一个星期后

“这个房子竞然是紫色的?”“看起来有点……”仁美和夏妍似乎对这个房子没有好感,不过希文不想打击好友的信心,并且她也知道以她们开的价钱想找到好一点的房子根本就不可能,而现在她看着这所紫色三层楼的房子她心里已经很满足了,也没有别的奢望了!

当她们提着重重的行李准备进屋的时候,突然屋里出来了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头,银白的发丝和胡须、冷漠的表情、发黑的皮肤,让人感觉不容易亲近,好像他对一切事物都不感兴趣,他这一出现除了狄莎以外的所有的人都吓了一跳,这时狄莎把她们三个人叫了过来。

“我忘记告诉你们,这所房子的所有权是归这个叫修的老头的。”

“什么,归他?八成是他用什么手段弄来的吧,看他那样,怎么可能拥有这所三层楼高的大房子!”夏妍满不在乎的说,好像她根本就不再乎让这个叫修的老头的听见。

“住这可以,但不能去第三层楼的最后一间房间,记住,否则……”

“否则怎样?”夏妍不服输的说

老人轻蔑地看了她一眼就转身回屋了,根本没有理会她们。

“哎……”“不要再说了,我们进去吧”希文催促的说。

屋里的摆设很陈旧,桃木的地板,楼梯,走在上面发出吱吱的响声更增加了这个诡异气氛。当她们走在一楼走廊里的时候,突然被一副画像吸引,上面画了一个美丽的妙龄少女,身穿大红色的纱裙,低头看着自己的脚下,黑色的背景把红裙陈托的更加醒目、刺眼。

就在她们转身的那一刹那,一滴鲜红的血从画像那妙龄少女的眼睛里滴出。

“我们的房间再哪?”仁美焦急地的问。

“希文住二楼第一个房间、我住二楼第二个房间、仁美住一楼第三个房间、夏妍就住一楼最后一个房间”  狄莎说。

“我好累,想休息了”“我也是”希文和仁美调皮地说。

“那好吧!晚饭见!走廊的尽头是厨房,晚饭见。”

“你的房间怎么样?”“你的呢?”狄莎和夏妍在餐桌上唧唧喳喳说个不停。

而希文却被厨房的设计所深深吸引,厨房的面积不算大,可是灶台却比地面高起了足半米,颜色全部采用了暗色,这不仅使这个厨房看起来与众不同。

吃完饭后由于一天的劳累各自很快就回房休息了。

“呜……为什么……为什么……”一阵叫声把正在睡梦中的希文吵醒。“是什么声音?”希文不情愿的披上睡袍下了床,吱……希文推开门,看着黑黑的走廊不仅有些害怕,可是刚才的声音是怎么回事?是在做梦吧,希文自言自语了一会就关上了房门,却不知现在正有一个身穿红衣的女人正站在她的房口,血正从她的身上一滴一滴的滴下……

“狄莎不见了!”,这是早晨希文见到室友后的第一句话,早晨她去叫狄莎起床却发现她的床根本没有睡过,也就是说晚上她吃完饭后回到房间就不见了,三个人把整个楼找了一遍却不见狄莎的影子,她们很着急却也想不出办法。

“她会不会去了三楼的最后一个房间?”希文说

三个面面相觑,可是谁也不敢上去一看究竞,就这样她们把她当成了夜不归宿……

“喝汤吧,今天的汤很好喝啊!”仁美开心的说,好像她做的汤真有那么好喝一样。

夏妍和希文为了狄莎的事根本吃不下去,因为狄莎已经失踪一个星期了,可是谁也不知道她去了哪。“浪费了一锅好汤”仁美抱怨的说,“还特别加了点料,真是的……”

希文和夏妍还没有吃晚饭就回到房间休息了,深夜里希文突然饿了,想下楼去吃点东西,这时已经是午夜十二点了……

希文披上睡袍推开了房门,由于走廊里没有灯,所以希文只能借助从走廊尽头窗户上反射进来的月光,慢慢地扶着墙壁向楼梯口处走去。就在这时她突然听到哗哗的水声,好像是狄莎后面那个房间发出的声音,希文慢慢地转过了头,就在这时有一滴像水一样的液体滴在了她的前额,她抬头向上看去,什么也没有。

“真是年久失修,唉”,就在希文自言自语时她看见有一个身穿大红衣裙的女人走进了狄莎的房间。

“是谁?这么晚了还去狄莎的房间?”希文想上前一看究竞,可就在这时有人叫住了她,那个人就是这个房子的主人修老头。

“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

“我看到有人去了狄莎的房间,她可能和狄莎的失踪有关!”希文激动的说

“回房休息吧,明天晚上十二点你来三楼第三个房间找我,我会把一切事情都告诉你”

“可是……”

“回去吧.”

希文无奈只好转身回房,也顾不得饿不饿了。她对这个房子有好多的疑惑,为什么搬进来没几天狄莎就失踪了、为什么厨房高了那个一块、为什么会有身穿大红衣裙的女人,这一切的一切也许在明天就可以得到答案了,想到这希文便静静地睡着了。

当她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晚上十点了,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睡了这么长时间,她感到浑身无力,头很晕,现在她只想看到她的两个同班同学,于是她穿上拖鞋,打开的房门.可是一开门便看到仁美站在房门前低头看着自己的脚下。

“仁美,你怎么了?”

仁美没有说话。

“仁美?”倏地,仁美抬起头,两只眼睛直直地盯着希文,那种眼神好像要把希文撕裂成两半一样。

“希文,今天我做了好多好吃的,来,我们一起到厨房去吃吧!”这时的仁美脸上展露地是她一惯特有的阳光般的笑容,一个人的表情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发生了这么具大的变化,这不仅使希文认为是自己睡得糊涂了,还是仁美真地那……

“你在想什么呢?还不走??”

仁美拉着希文就往楼下走,根本就不理会希文因为乏力而走的缓慢,只顾拖着她,就好像拖着一个快要死的动物,她这个举动不仅使希文觉得她好像从来没有认识过这个相处了这么长时间的同班同学。

“看,多好啊”在厨房仁美让希文真是吃了一惊,在饭桌上有一桌子的菜,仁美像个女王一样坐在桌头,她挥手示意让希文坐下,这时希文才发现仁美做得全是肉。

不知道是什和原因,希文看着这一桌子的菜不仅胃口全无,而且对这些菜产生了恶心有感觉,可是仁美好像对这一桌子的菜情有独钟,一大口一大口地吃,希文看着仁美,不知道为什么她今天变了,变得自己都不认识了,突然一大块肉夹在了她的眼前。

“吃掉它”仁美站在她的旁边,手里用筷子夹着一大块肉,那块肉好像还没有熟,血红的血丝显而易见,而且这块肉有一种她非常熟悉的香味。

“为什么不吃?快吃掉它”仁美用命令的口吻对希文大叫到。

“我……我……”这时希文发现自己竟然在害怕,害怕这个相处了那么长时间的同学,她觉得好笑,真是好笑.这时的仁美已经不是那个可爱的小姑娘了,她的眼里有着平常人没有的愤恨、恼怒,希文不知道是什么改变了仁美,也开始觉得自己什么也做不了了,一切都无能为力了,她闭上了双眼……

叮当……十二下钟声让希文意识到已经十二点了,是一切都该解决的时候了,她要问修老头是什么让仁美变了,变成了这样.当希文缓缓地睁开双眼,餐桌上空无一物,没有肉,厨房里也没有仁美。

希文像受到有巨大的打击一样,双眼没有了光泽,找不到明亮,也找不到了光彩.当她如临大敌的走上三楼,修老头已经在等她了。

“来,跟我来,我给你讲个故事”修老头很平稳地说

在修老头的房间里,希文听到了一个恐怖的故事

“三十年前,是一个动荡的时代,那时候在这个房子里住着一个美丽善良的女孩,她叫美,她一生下来就是一个很美的女孩,她对人也很有礼貌,所以凡是见过她的人都很喜欢她.在她18岁的时候,有一天天下着大雨,有一个男人因为饥饿和劳累倒在了门前,美是一个善良的人,她当然不可能见死不救,她救了他,并且留他在这住,可是……那个男人却杀了她,杀了她……”

希文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她死了,让人杀了

“怎么会……”

“那个男人在骗取了她的感情,她所有一切的时候,找了两个人在午夜十二点的时候把她杀了,并且肢解了……”

“为什么要杀她?”

“因为钱,因为这所房子”

“那个男人呢?”他现在在那?

“失踪了,像是从人间蒸发了”

“ 那她的尸体呢”

“在厨房,在厨房……”说到这里老人显得越发激动.

她的全名叫什么?

“言——仁——美”

希文明白了,一切都明白了,狄莎已经死了,仁美,不,是言仁美一切都是……

现在她什么也没有了,狄莎失踪了,生还的机会是多么的渺茫!她恨,她恨那个杀死仁美的无情男人,她也恨,恨仁美,因为她剥夺了她所有的幸福和朋友,现在她什么都没了,什么都没了,就像已经死了的仁美,只有躯体,没有灵魂。

希文回到了房间躺在床上,盖好被子,好像在等待什么?不一会,希文就睡着了,这时门吱的一声开了,一个身穿红色衣裙的女人站在了希文的门前……

内容纯属娱乐,请勿当真!

0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