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杜师傅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3-01-21 01:34 出处:网络 作者:轶名编辑:@女鬼屋
神秘的杜师傅  一整天,我精神恍惚,工作连出差错,部门经理脸色阴沉的看着我,眼神如同早晨那个婴儿。下班后,我如约来到小岩的住处。他住公司公寓,单独一个房间。   小岩坐在椅子上,手里夹了一根香烟。桌子上摆了些乱七八糟的书,都是易经八卦之类。  “我师傅告诉过我,世界上没有鬼神。可我竟然被那个小鬼迷惑了。”小岩沮丧的说。   “你师傅?”   “是的,现在我也陷进来了,只有他能帮助我们。”   “你师傅是什么人?”   “一个神奇的人,他对于鬼神的研究,已经走到世界的前列。

神秘的杜师傅

一整天,我精神恍惚,工作连出差错,部门经理脸色阴沉的看着我,眼神如同早晨那个婴儿。下班后,我如约来到小岩的住处。他住公司公寓,单独一个房间。

小岩坐在椅子上,手里夹了一根香烟。桌子上摆了些乱七八糟的书,都是易经八卦之类。

“我师傅告诉过我,世界上没有神。可我竟然被那个小迷惑了。”小岩沮丧的说。

“你师傅?”

“是的,现在我也陷进来了,只有他能帮助我们。”

“你师傅是什么人?”

“一个神奇的人,他对于鬼神的研究,已经走到世界的前列。我把情况简单跟他说过,他说事情不算很严重。”

“哦,他是做什么呢?”我心头升起一片希望。

“见到他就知道了。”小岩说。

我们起身下楼,走上一条普通的马路,因为不是城市的主干道,路边被小商小贩摆成一溜长摊儿,买卖各类小商品,俨然一个小市场。

小岩手指前方说:“那个就是我师傅。”

“哪里?”我想他师傅可能正在散步。

“前面,摆旧书摊儿的那个。”小岩说。

前方一个中年人,正站在旧书摊儿边,给一个买书人找零。

“你师傅是个摆旧书摊儿的呀?”我心里有些失望。

小岩扭头看了我一眼,鼻子里哼了一声,说:“你知道以貌取人的另外一个说法吗?”

“什么?”我不明白他的意思。

“狗眼看人低。”小岩嘿嘿笑着,躲开了我的拳头。

“我师傅姓杜。”小岩说。

杜师傅看到小岩,很爽朗的打个哈哈,对旁边卖水果的妇女说:“帮我照看一下书摊儿。”转身把我们引到路边的茶楼里。

在茶楼坐定,杜师傅笑呵呵的说:“你就是钟子吧?听小岩说起你。”

杜师傅身材高大,声音洪亮,额头皱纹很深,看的出是一个饱经沧桑的人。

我把几天来的经历详细的叙说了一遍。杜师傅认真的听完,用食指和拇指托住自己的脸颊,沉思着说:“情况不算严重,应该可以解决。”

“怎么解决?”我急切的问。

“这个,”杜师傅沉吟着,问:“你相信鬼神吗?”

我一愣,小岩也曾问过这个问题。我疑惑的问:“这个问题很重要吗?”

“很重要!”杜师傅语气肯定的说。

“我本来是不信鬼神的。”我迟疑的说。

“那就好办了。”杜师傅说,“我们必须明确一个认识,那就是这个世界上没有鬼神,鬼神之说,都是虚妄不实的。只有认清了这个事实,才能解决你遇到的问题。”

我静静的听着,若在平时,我一定对这种言论不屑一顾,但此时不由我不全神贯注。

“事实证明,月亮里没有嫦娥,天上也没有灵霄殿,什么盘古开天辟地,上帝制造诺亚方舟都是神话传说,而绝非事实。人死之后,灰飞湮灭,不会形成任何精灵古怪。鬼魂之说,也是无从证实的。至于阴曹地府十八层地狱,更是无稽之谈了。所以古往今来,装神弄鬼,符咒变化,都是骗术,万万不可相信。”

我点头称是。

“但是现在你看到了鬼,不但你看到了鬼,小岩和你的女朋友都看到或感应到了鬼,这又是怎么回事呢?在这里,你必须对鬼神有一个新的认识,与以往完全不同的认识。那就是鬼神是不存在的,却又是存在的。”

我皱皱眉,心说:“存在你个大头鬼,绕来绕去,原来是胡说八道。”看看小岩,他正神色虔诚凝神谛听。我心头一懔,忙整肃表情,继续听讲。

“你可能觉得相互矛盾,这里,你必须清楚我所说的存在与不存在的真正含义,所谓不存在的,是指我们传统观念中的鬼神。存在的,是指客观的事实,你这些天看到小鬼就是客观事实,这个客观的事实不是传统的鬼神,而是另外一种东西,我们称之为幻质。”

我一震,这是我从来没有听过的说法。不由收起刚才的轻蔑之心。

“幻质的产生并非来自于死人,而是来自活人,这是当代鬼神学与传统鬼神学根本不同之处,最新的研究认为,意念是一种能量,这种能量可以转化为物质,由意念转化来的物质就是幻质。鬼神是不存在的,但幻质是存在的。”

我若有所悟,问:“您的意思是,那只小鬼是我们的意念产生的幻觉?”

“不,不,你还没有搞清楚幻质的实质,幻质不是幻觉,幻觉里的意象是虚无的不存在的,幻质却是客观存在的。幻质不但存在,还会随强加于它的意念的增强而不断壮大。”

我摇摇头,似懂非懂:“您能讲的详细一点吗?”此时,我对杜师傅的轻视之心早已变成敬畏之意。

“恩,我们以传说中的南海观世音举个例子。这里,南海观世音是否幻质,我们还不能肯定,我们假定它是一个幻质。最初,观音只是一个神话故事里的角色,随着故事的传播,有很多人开始信奉观音,这些人的思想便是一种意念,但并不所有意念都能产生幻质,只有特别强烈意念才能做到,假如观音的幻质适时出现了,那么所有信奉它的人的意念都会加到它的身上,它便具有强大的力量,并按照信奉它的人赋予它的意念行事,也就是给人以庇护。换句话说,如果有人曾见到观音显灵,那么他们所见的观音,其实是由无数人的意念制造的幻质。我一直认为观音的幻质是存在的,所以中国的老百姓更信奉观音菩萨,而不是玉皇大帝。”

“那么我们看到的小鬼又是怎么回事呢?”我问。

“现在我们只能做一个推测,”杜师傅说:“根据小岩的判断,那房间里可能发生过惨祸,导致一个婴儿死亡。婴儿亲人的思念就是一种意念,这种思念可能达到了很高的强度,导致婴儿幻质的出现,一般而言,这种幻质的能量都很微小,是不可见的。你们的发现丰富了幻质的理论,也就是幻质能量达到较高水平后,镜子可以映出他们的形象,这是否普遍现象还需要进一步研究。

“我判断那个幻质的能量被很多人的意念加强过,但最可怕的一次发生在昨天。因为在此之前它只是啼哭,而从昨天晚上它开始咬人。”

“什么意思呢?”我不寒而栗。

“昨天,你们其中一人,又给它注入了新一层意念,导致它噬咬你的胳膊。你们想想看,昨天是不是有过类似的想法?”杜师傅目光炯炯的看着我俩。

小岩摇摇头。我凝神一想,恍然道:“是的,昨晚打开那间房门后,我曾伸手到房里寻找电灯开关,当时有种很强烈的恐惧,仿佛鬼婴要来撕咬我的胳膊。”

“那就是了,一定是这个意念,被注入了婴儿的幻质内。”

我稍一转念,又问:“那个鬼婴不过是个幻质,它又怎能出现在我们梦里呢?”

杜师傅道:“幻质本身就是意念,意念是一种强大的能量,可以影响与之有关的人的思维,你们在睡梦中,意志放松,自然容易受影响了。”

“它在我的梦里撕咬我的胳膊,可是我的胳膊并没有真正受到伤害,会对我的身体产生影响吗?”

“幻质的意念专注于你的胳膊,虽然暂时表面上看不出什么,时间久了,你的胳膊可能会发生病变。其实很多莫名其妙的疾病,就跟我们的意念有关。当代鬼神学的另一个研究方向,就是病理学研究。”

“哦,我们可以消灭这个幻质吗?”我问。

“你们遇到的幻质不是最强大的,我认为没有问题。”

听说可以消灭幻质,我精神立刻振作起来:“还有过更强大的幻质吗?”

杜师傅神情陡变,惨然的看着手里的茶水说:“有。”

“什么呢?”我好奇的问。

“一个洞。”杜师傅深深叹了一口气说,“一个山洞。”

“山洞?”我正要再问,小岩打断我的话,问道:“我们怎样消灭这个幻质呢?”

杜师傅恍然回过神来:“哦,这个,首先需要找到幻质的源头,从源头截断支撑它的意念,然后尽可能多的断绝它的能量来源,它就会自然消灭。”

“哦,我知道该怎么做了。”小岩说。

杜师傅一笑,对小岩说:“你小子还是蛮聪明的,以后多读点书,少去泡网泡妞的。”

小岩嘿嘿一笑说:“泡网是我的手段,泡妞是我的目的。”

杜师傅神情黯然的说:“杜超走了后,家里冷清多了。以后有空的时候,多来坐坐吧,年纪轻轻,该多学点东西。”

小岩肃然道:“好,我会的。”

杜师傅叹了口气,站起来说:“弄清幻质来源后,你们再来找我吧。”

内容纯属娱乐,请勿当真!

0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