饺子胆小莫入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3-01-21 01:34 出处:网络 作者:轶名编辑:@女鬼屋
★ 饺子(胆小莫入) 孩子的手没有去治,也很快就好了,只是这只胳膊再也伸不直了。孩子长大了可这只胳膊上的那只手却不怎么长,越来越比另一只小了。人们也不叫他的名字王占峰了,都叫他王小手。 解放了,门四爷做为反叛地主被用辣椒水灌死了,家被共产了,父亲分到了门四爷的一口大锅。 王小手在父亲厚嘴唇里蹦出的“野种”和母亲默默流下的眼泪中长到了三十二岁,背着他亲父亲的那口大锅离开了这个家,住到了他的岳母家里。 陈傻丫是个傻子,父母生了十三个孩子,活了六个,她是最小的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女儿。父亲是

★ 饺子(胆小莫入)

孩子的手没有去治,也很快就好了,只是这只胳膊再也伸不直了。孩子长大了可这只胳膊上的那只手却不怎么长,越来越比另一只小了。人们也不叫他的名字王占峰了,都叫他王小手。

解放了,门四爷做为反叛地主被用辣椒水灌死了,家被共产了,父亲分到了门四爷的一口大锅。

王小手在父亲厚嘴唇里蹦出的“野种”和母亲默默流下的眼泪中长到了三十二岁,背着他亲父亲的那口大锅离开了这个家,住到了他的岳母家里。

陈傻丫是个傻子,父母生了十三个孩子,活了六个,她是最小的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女儿。父亲是个子矮,人们叫他陈矮子,年轻时就得了气管炎,常年咳得喘不上气,人们又叫他陈吼巴儿。母亲却是个身强力壮的女人,上了六十岁的年纪还能挑能扛,养大了五个儿子都娶妻生子飞了,身边只剩这么个傻丫头。

陈傻丫小时并不傻。她四岁的时候过年吃饺子,吃到了那枚象征有福气的包着铜钱的饺子,福气太大了,可她人太小了,还不会分辨食物中的异物,铜钱卡在了嗓子里。孩子窒息了,等把铜钱抠出来孩子傻了。陈傻丫从此再也不敢吃饺子了,见了饺子就吓得真跑。她天天跟在母亲的后面,母亲走到那她跟到那儿,不见了母亲就会大哭。母亲看着自己的女儿发愁。“闺女啊,那天我真走了,你还去跟谁啊!”

陈傻丫十七岁了,父亲走了。母亲一下子慌了,没有了那“老吼巴儿”的咳嗽声,她也感觉自己的日子也不长了。母亲掰着手指头,数着天上的星星,算计着十里八村的有毛病的男男女女。傻子倒是有两个,可两个傻子在一起能活下去吗?还不如自己把女儿带走。

母亲望着坐在路边上玩泥巴的女儿绝望了,在不久通往陰间的路上将会同时有她们母女两个人的身影。

女儿玩着玩着傻笑起来,指着路上走来的一个人说。

“王小手,王小手。”

母亲也看到了陈小手,他那只手端在腰间,矮小的身材悠着那条伸不直的胳膊走来了。母亲眼前好像是灵光一闪,想那么多人竟忘了身边有这么个陈小手。

母亲托了媒人,带着酒和鸡蛋找到了王家,王家同意了,陈小手也同意了。

办了婚事的第二天,母亲就走了。陈傻丫就天天跟在了王小手的后面,还总是不停地叫:王小手,王小手。王小手也不理她,做自己的事。

五年后,陈傻丫生了个孩子。是个男孩,孩子足有八斤重,长得虎头虎脑、健健康康。五年中陈傻丫倒跟着王小手学会了干一些活。人们看着孩子都说这就是命,王小手和陈傻丫是天的安排,两个人生活下来了,还传了后。也是命不绝门家,门四爷除了强奸了王小手的母亲,也没干太多的缺得事儿,王小手的一只手替他做了短,也就算了。王小手请村里的老先生给儿子起了个名字,叫王骄志。可陈傻丫说不好,人们听起来总不是骄志,是饺子。

孩子两岁的时候,岳母家的老房子倒了。王占军可怜这个同母异父的哥哥,带着村里人给王小手建了一座新的小土房。木头是老房子上的,都糟了,能用的不多,所以房子建得很小,分不出里外间,只能在一间屋里搭了一铺炕,炕的一头连着灶台,灶台和炕之间建了一个二尺多高的小墙。锅是用的王小手背来的那口大锅,家里养了四头猪,陈傻丫别的活干不好,可会割猪菜。原来的锅太小,用这口大锅做的猪食那四头猪才够吃。人们看着这口大锅对王小手说,这是地主家的锅,油底厚,用它喂猪一定长得肥。

过了大寒,就要过年了。王小手的猪长得肥肥壮壮的,卖了三头,人们说王小手快成地主了。老一点的人说门家就是靠养猪发的家,王小手可真是门四的儿子。剩下一头王小手叫人杀了。把一半的猪肉给了弟弟占军,带着剩下的一半的一半来到了父亲家。

父亲看着这个叫自己大半辈子抬不起来头的名义上的儿子百感交 集。抱着孙子骄志说。

“占峰啊,我以前对不住你,可你还没忘了我这个爹,我就是死也知足了。”

母亲看着祖孙三人笑了,可还是流出了眼泪,回过头去撩起衣襟擦试着。

王小手在回家的路上,走得很快,他从没感到脚下这么轻,那条伸不直的胳膊晃得有点儿麻。

春节到了。夜色已经降临,陈傻丫看着儿子傻笑,王小手也跟着笑。儿子已经会走路,只是还有些蹒跚。灶台与炕之间的那道小墙成了他的扶手,迈着小脚在前面走了一趟又趟,儿子也很高兴。陈傻丫看着看着突然说:“吃饺子,让饺子(骄志)吃饺子。”

王小手听懂了,她是说让儿子吃饺子。他知道别人家都正在包年夜饭吃的饺子。陈傻丫不吃饺子,可她却知道让儿子吃饺子。

王小手高兴的要跳了起来。是啊!得吃饺子。这么好的年景,不吃饺子过的算什么年啊!王小手其实很会做饺子,母亲做饺子的每一步都在他心里,在父亲不在眼前的时候他还会帮母亲包。王小手和了面,剁了肉馅儿,一个人在面板上包饺子。脸上笑出的皱纹比饺子上的褶还多。陈傻丫这次见了饺子没有跑,在一边看看儿子,看看饺子直是笑。

外面鞭炮齐鸣的时候,新的一年到来了。陈傻丫已经把水烧开了,水蒸气充满了整个小屋,和着蜡烛的光暖融融的。王小手跑到炕上拣面板上的饺子,他太激动了,脸涨得通红。屋里的水气太大了,面板上的饺子都看不到了。他数着拣着,拣到了最后一下,一共九十九个。

“扑通”的一声响,陈傻丫喊了一声:“饺子!”

王小手高兴地答了一声:“来了!”

陈傻丫这次是变了声的大叫:“骄志!”

王小手这次听清了,想到了那“扑通”的一声响,一撒手饺子散落了一地,跑到大锅前,水花翻腾着,里面一大团 黑的东西跟着转,水面上飘上来了儿子新穿上的两只红色的虎鞋。

锅盖打开了,热气直冲出来的时候,小骄志跑到了那道小矮墙上看,气太大了,什么也看不着,他就蹬着小腿趴了上去。当王小手数到九十九的时候,小骄志掉到了滚开的锅里。

儿子死了,让煮饺子的锅给煮了。陈傻丫疯了。王小手把那口大砸了,把碎铁埋到了门口的坟里.

内容纯属娱乐,请勿当真!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