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震讲鬼故事」盒子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3-01-19 13:16 出处:网络 作者:轶名编辑:@女鬼屋
萧华是一名大三的女生,她在一所远离家乡的大学读书,暑假前的一段时间里,一些学业上的问题一直在困扰着萧华,索性她决定今年暑假不回家了,正好有一位同学说附近的小镇上,有一位姓陰的盲人老婆婆不久前保姆去世了,正需要人照顾,报酬很高,只是要住在她家里,好在她家屋多宅大很方便,萧华正需要这样一个机会,既有安静的环境研究功课,又可以赚到钱,于是她欣然接受了。(火车声~~~)这天下午三点,萧华来到了小镇,按照写好的地址,她很顺利

萧华是一名大三的女生,她在一所远离家乡的大学读书,暑假前的一段时间里,一些学业上的问题一直在困扰着萧华,索性她决定今年暑假不回家了,正好有一位同学说附近的小镇上,有一位姓陰的盲人老婆婆不久前保姆去世了,正需要人照顾,报酬很高,只是要住在她家里,好在她家屋多宅大很方便,萧华正需要这样一个机会,既有安静的环境研究功课,又可以赚到钱,于是她欣然接受了。

(火车声~~~)

这天下午三点,萧华来到了小镇,按照写好的地址,她很顺利的找到了陰婆婆的家,看的出这是一个曾经辉煌过的大家族高大的围墙即使斑驳也不适庄严的大门

(敲门声~)萧华扣了三下门(苍老的声音)“进来吧~”一个苍老的声音传了出来。

萧华推开了木门。啊~好大的院子,只是杂草丛生。好像已经荒废很久了半口字型的老式二层楼前,一个老太太端坐在椅子上,正用直勾勾的眼睛看着自己。那老太太看上去六十来岁,穿着一件金黄色的旗袍,蜡黄的脸上皱痕累累,而头发却乌黑油亮。她的怀里抱着一个九寸见方的木头盒子。

“我叫萧华,您是陰婆婆吗?”

“对~你就是他们介绍来照顾我的姑娘吧。”

“是的,不是说您的眼睛~~”

“哦~睁眼瞎,好多年了什么也看不见。过来姑娘,让我摸摸你”萧华走了过去。她蹲下身,仰起头。陰婆婆把木头盒子放在地下,用干枯的手摸着萧华的脸。

“陰婆婆,您家里的人呢?”

“哎~走的走,死的死。就剩下我这个孤老太婆了”

“什么?这么大的院子就您一个人住?”

“李姐陪我住,上个月她死了。”

“那您都需要我做些什么?”

“其实也没什么,三顿饭都有人来做,你只要陪陪我,洗洗衣服就行,你就住在我隔壁,我不会有太多的事情麻烦你,但是有一件事,你一定要记住(陰婆婆的脸抽搐了一下,她的右手指了指地下)你一定要记住……千万不要动这个盒子(拌着咳嗽声……)”

“噢~~~~我记住了,记住了记住了”

“我就知道他们一定会给我找一个好姑娘的,过一会你帮我把身上的这件紫旗袍给洗了”

“什么?您穿的是黄旗袍啊~”

“你说什么?黄旗袍”“是啊~”“是不是胸前还有朵大黑花?”“对对是啊。”

“那是我死了以后才穿的,哎~我是个瞎子,什么也看不见,李姐又不在了,真是不中用啊我去换件衣服,姑娘你进自己的房间休息休息吧~我右边的那个”

萧华走进了自己的房间,那屋子里都是一些老式的家具到还整齐只是落了一层灰,打扫之后萧华躺在床上睡着了。

萧华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你醒了”惊讶声~“啊~~!!!”

借着月光萧华看到陰婆婆就做在床 沿上,月光下那双失去作用的眼睛,正直勾勾的对着自己,她的怀里仍然抱着那个九寸见方的木头盒子

“你~~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刚进来,你醒了,我给你把灯打着吧。”

说着,陰婆婆把木头放在床 上,又顺着床 沿摸到了台灯的开关按了下去。屋子里仍然漆黑一片,那台灯大概早就坏了。萧华没敢开口,一股好奇感涌上了心头,她看着近在咫尺的木头盒子,把手伸了过去,她摸到了那个木头盒子。(喵~)”一声猫叫在屋外的草丛间响起,萧华急忙扭头向院子里看去这时陰婆婆伸出手来,抱自己的盒子了,

她的手马上就要碰到萧华的手了。

“把手拿开!”

“啊~~”

萧华吓了一到跳,她看到陰婆婆向抢财宝一样把盒子抢走了,那一双直勾勾的眼睛仍然对着自己,那蜡黄的脸上充满了恶狠狠的表情。

“啊~不不我不是故意的真的我我不是故意的”

“姑娘~”

陰婆婆空出一只手来摸萧华的脸了。

“你住的这张床 ,是李姐生前住的,李姐照顾我三十多年了,我们俩像亲姐妹一样,她走了以后每天晚上我都到这来坐坐,这盒子里装的就是李姐的东西,别人动了我的心会不安的”

“哦~是这样”

“饭在厨房,你自己去吃吧”

说完,陰婆婆起身抱着木头盒子走了。

也许是下午的觉睡的太多了,这天晚上萧华躺在自己的床上怎么也睡不着,到了午夜一点钟的时候她刚刚有一点睡意

凄凉的哭泣声~~“恩~恩恩”

这绝不是做梦,萧华完全清醒了这哭声从隔壁传来,是陰婆婆在哭,萧华战战兢兢的下了床 ,她走出房间来到了陰婆婆的屋子外面她透过窗户向里面看去这件窗户下面的桌子上摆着那个木头盒子,陰婆婆跪在地上呜呜的哭着。哎~可怜的老太太,萧华这样想着,她把视线移到了那个木头盒子上。

这里面装的究竟是什么呢?

“进来吧”

“啊~~”

萧华看到跪在地上的陰婆婆直起了身,一张蜡黄的脸正对着自己,萧华无奈她不情愿的走进了陰婆婆的屋子。

“我早就听出来你在外头了,姑娘今天是李姐去世的七七四十九天,四十九天前她就是这个钟点走的,我拜一拜她,怕是吵了你了,你快回去睡觉吧。”

萧华带着满腹狐疑走了出去,这一夜 ,她无论如何也睡不着了,她在想一个比那盒子更加严重的问题,陰婆婆究竟是不是个盲人,感觉是一切都逃不过她的眼睛,这老太太隔着一扇窗户怎么能听见自己在外面呢?真是不可思议呀。

在这以后的几天里,萧华与陰婆婆相安无事,陰婆婆还是一步也不离那个木头盒子,这老太太不太爱讲话,更多的时候萧华是无声的做着,而她究竟是不是个盲人这个谜团在萧华心里始终挥之不去,萧华总感觉这个宅子,这个老太太怪怪的。

今天是七月十四,午夜一点多钟的时候悲悲凄凄的哭声又从陰婆婆的屋子里传了出来,萧华早就料到了她没有穿鞋,她用最轻的动作打开了门,她悄悄的来到了陰婆婆的窗户底下,(哭泣声~)她偷偷的听着里面的动静“回来呀~李姐~回来呀~呜呜~”过来一会儿那哭声轻了一些,萧华听见陰婆婆打开了自己的房门,她知道陰婆婆要去上厕所了,要不然这老太太也有起夜的习惯。萧华用最快的速度跑到了不远处的草丛里猫了起来。那草丛边的小径是去厕所的必经之路。萧华看见陰婆婆拄着拐杖,朝自己这边走来了,越来越近了。就在陰婆婆离自己大约两米远的时候,萧华把早已准备好的木棍猛的从草丛里伸了出来。在陰婆婆面前不停的晃动着,很显然这根木棍的出现并没有引起陰婆婆丝毫的在意,她仍然拄着拐杖机械的朝前走着,就在陰婆婆的拐杖马上就要碰上萧华木棍上的时候,萧华赶紧把木棍收了回来,陰婆婆去厕所了,她肯定是个盲人,萧华确信了,她赶紧跑到陰婆婆的房间,她来到了那个盒子的跟前,她仔细的端详了一下,然后又摸了摸,最后她才敢把那个盒子抱起来,好重啊,好像是有球状的东西在里面滚动着。是什么呢?李姐的东西~该不会是~人头!!!

“咳咳咳~”门外传来了咳嗽的声音,遭了陰婆婆回来了,萧华赶紧把那个木头盒子放在桌子上,然后她退到了墙角蜷缩在那里。萧华连大气也不敢喘一口,她知道陰婆婆的耳朵非常灵,陰婆婆走了进来。“咳咳~~”

“李姐今天晚上我就不关门了,你要是想回来就回来吧,我等你咳咳~~”陰婆婆一边唠叨着,一边向床 边走去,她果然没有关门,萧华定在墙角她瞪大眼睛看着陰婆婆从自己的面前经过,陰婆婆那直勾勾的眼睛就那样眨也不眨的机械的对着前方,萧华几乎能听见自己的心跳,陰婆婆走到了床边,她拖鞋上了床 ,闭了灯躺下了,她居然闭了灯!!!

萧华的头嗡的一下木了,她究竟是不是个盲人,为什么这么多天她丝毫没有注意到这样一个现象,每到晚上的时候这个屋里灯总是亮着,而到了该睡觉的时候屋里灯又灭了,她究竟是不是个盲人。难道自己在屋子里被她看的一清二楚?萧华不敢在想下去了,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就把事情弄个清楚,萧华抱起了那个盒子,她蹑手蹑脚的向屋外走去。

“回来呀~回来呀~李姐李姐你回来呀~我等你~李姐~~”管不了那么多了,萧华几乎是向屋外跑了出去“李姐~回来呀~我等你我等着你~”

萧华脑子里一片空白她抱着那个木头盒子疯狂的跑到了后园,在一口枯井旁边萧华捡起了一块石头,借着目光萧华使尽了力砸开了那个木盒上的锁,就在她要伸手打开那个木盒子盖子的时候“喵~”一只大黑猫从草丛里窜了出来,它在这盒子的上方横空越起,它的前爪正好揭开了那个盒子的盖子,就在那一刹那,那黑猫无声的掉在了盒子里不动了。

萧华被着突如其来的一幕吓呆了。听了几秒钟萧华壮起了胆子把那黑乎乎的家伙仍在里地上,她看见从盒子里弹出了一把匕首。深深的插进了黑猫的肚子。惊魂未定的萧华把目光投向了盒子里面。

是那颗硕大的钻石,在月光下熠熠生辉,旁边还有一个信封。萧华启开了信封,那里面是一封短信和一张照片,月光下那信上的字体苍劲有力。

“你好:

既然你已经安全的打开了这个盒子,说明我女儿已经把正确的方法告诉了你。你一定是我女儿最亲密的人,我女儿在五岁的时候由于一次事故双目失明了。她非常需要人疼爱,摆脱你一定好好照顾她,这盒子里的钻石由你们共同享用。祝福你们。”

萧华又向照片看去,一对中年夫妇,中间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姑娘,圆圆的脸蛋儿多可爱呀。这一定是陰婆婆啦。哎~真可惜呀~只是紧闭着双眼。

紧闭着双眼?陰婆婆不是睁眼瞎吗?她不是陰婆婆那她是谁?这时在萧华的背后有一根木棍猛的向消化砸来……

两天之后,萧华醒来的时候,她躺在小镇的医院里,她不愿意过多的回忆两天前的那个晚上她与那个陰婆婆厮打时的惊心动魄的场面。现在她只关心两件事情。第一是厚葬那只大黑猫,因为是它救了自己的命,第二是赶紧走上法庭以百分之百的证据控告那个杀死了主人又摇身一变成为陰婆婆的老太太--李姐。

好了,这就是我要为你讲述的“盒子”的故事

内容纯属娱乐,请勿当真!

0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