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震讲鬼故事」赌命素描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3-01-19 13:16 出处:网络 作者:轶名编辑:@女鬼屋
下面这个故事 的名字叫做:赌命素描 今天是刘松的生日,他找上了自己的两个好朋友寇爱农和苏婉陪他去野外露营。根据寇爱农的建议,他们来到了这个依山傍水,风光秀丽的地方,用苏婉的话说,连写生都有了。没错,他们都是美术学院的学生。 晚上九点多钟,吃完了晚餐,三个人围在篝火旁边聊天,这时寇爱农说话了:“喂喂……大老远来一趟,总得干点什么刺激的事情吧?我有个提议,这个地方我以前来过,据我了解后山有一片坟地,那里有许多墓碑,墓碑上

今天是刘松的生日,他找上了自己的两个好朋友寇爱农和苏婉陪他去野外露营。根据寇爱农的建议,他们来到了这个依山傍水,风光秀丽的地方,用苏婉的话说,连写生都有了。没错,他们都是美术学院的学生。

晚上九点多钟,吃完了晚餐,三个人围在篝火旁边聊天,这时寇爱农说话了:“喂喂……大老远来一趟,总得干点什么刺激的事情吧?我有个提议,这个地方我以前来过,据我了解后山有一片坟地,那里有许多墓碑,墓碑上呢,就有死者的照片。今天晚上我们就来一个素描大赛!”“哎?怎么赛呀?”苏婉显得格外的兴奋。“这样,咱们分三个地方,按照死者的照片给死者画像,时间是从十点到十一点一个小时,看一看到最后谁画的像最多最像!谁就是获胜者。怎么样?这个游戏刺激吧?”“好啊!我天生爱冒险!我同意!”苏婉在旁边不住的赞同。连女孩子都同意,刘松当然二话不说了,于是三个人马上钻进了帐篷,各自拿出了纸、笔、和手电,向后山走去……

山路弯弯,山风吹动着树叶沙沙作响。刘松走在最前面,苏婉走在最后面,他们三个人的手电一齐照向前方。(女)“哎呀……这路怎么这么难走啊?”“喂,山路么,凑合吧……”(女)“真黑啊……哎?你们听没听到什么声音?”苏婉的声音有点儿变了!“什么声音啊?”“就在我们身后!我们身后……好像是有人……”三个人不约而同的停了下来,苏婉战战兢兢的向后回头……“啊!”一只手!搭在了苏婉的肩上!

就在苏婉的身后,在手电光下,是一张苍老的脸!“老伯,您……您干什么!”“姑娘……你们要干什么去啊?”“不……不干什么呀,随便走走……”“哦……这里有许多死人……可不要吵醒他们呐……我是这儿的巡夜人关伯,有什么事情就到村东头去找我,我就住在那儿……”“哦,哦,谢谢您,谢谢您老伯,您慢走……”关伯缓缓的转过身,走了。

三个人很快的来到了后山,按照寇爱农的安排,三个人各自来到了东,西,北三个方向的墓群里面。此时的刘松真的很紧张,虽然自己一向号称天不怕地不怕,但是像这样的事情自己从来都没有做过,他故作镇静的坐在地上,手电光对准了一米远的一块石碑,那是一个七十来岁的老太太,枯槁的双眼正在望着自己,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刘松就画完了,刘松不敢画的过于仔细,他总担心那个老太太会从墓碑里走出来对自己说话……刘松又来到了第二块墓碑的前面,那是一个八九岁的小泵娘,胖乎乎的小脸儿挺可爱的,刘松想,这个小泵娘死的时候他的父母一定很伤心,很快的,又画完了。第三个死者是一个老伯,第四个又是一个老太太。党 刘松画到第五位死者的时候,他隐约感觉头顶上落了一个什么东西……他去碰了一下……是一只手!一只冰冷的手!垂在自己的头上!他猛地一下跳了起来!是关伯……关伯的手里拿着一片树叶。

“这片叶子掉到你的头上了……我把它拿下来……”“哦……谢谢您,您…您怎么还不去睡觉啊?”“我看见你画画,挺有意思的,就呆了一会儿……”“哦,不画了不画了,我这就走……”“画吧……无论如何,也得把这最后一块碑画完呐……”“关伯,我真的不画了,我累了。”“不……你看看这块碑,不画你会后悔的……”刘松把手电对准了眼前的这块石碑……

已经是后半夜的一点多钟了,寇爱农和苏婉疲倦的坐在地上,他们已经在坟地里转了两个多小时了,可是就是没找到刘松。“寇爱农!都怨你!出了这么个主意吓唬刘松,肯定把他给吓坏了!”“得了苏婉!你现在来劲儿了!你不也美其名曰要给他的生日留下一个美好回忆吗?”“寇爱农,都这么长时间了还没找到刘松,别是出了什么事儿吧?要不然咱们去找找那个关伯?”“嗯……也只有这样了……”于是,两个人一起朝山脚下的村东头跑去。那村子里有很多户人家,鬼才知道哪个房子是关伯的!但还好,有一户人家里亮着灯,只有去问问了,寇爱农和苏婉走了过去,他们把脑袋紧紧的贴在窗户上,使劲儿的向里面看,屋子里太昏暗了,桌子上的台灯散发着淡黄色的光,台灯旁边有一盘香蕉,他们知道那是供给死人吃的。台灯的上方,有一个黑色的相框挂在了墙上……“啊?……那不是……关伯吗!必伯,关伯是死人!怎么可能呢?怎么可能呢!”

(吱吱……)门,开了。刘松从里面缓缓的走了出来,他的目光呆滞,身体僵直。“刘松!刘松!你!”“不要说话……你们两个……都该死……”(女)“刘松!刘松!难道你已经?”“对……我是被你们吓死的……我要你们……死!”原来,刚才刘松在石碑上看到的最后一张照片是一个英俊的青年,那就是他自己!……这是寇爱农和苏婉为了吓唬一向胆大的刘松而搞的骇人的恶作剧!

(女)“啊!刘松,刘松!求求你!啊啊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们两个……哈哈,真有意思!”寇爱农和苏婉愣住了,他们回过头,他们看到,刚才还在追赶他们,要他们命的刘松现在已经乐的坐在了地上。(女)“刘松!你是……你是吓唬我们的?”“哈哈哈……你们两个家伙,吓我吓得那么厉害,原来胆子那么小!”“哎呀刘松!你个死鬼!真是吓死我们俩了!”(寇)“就是!我们找你都找疯了!你刚才上哪去了?行了行了,回去再说吧……”“但是你们两个可记住啊,下回不要在吓唬别人了,记住,人吓人吓死人!”于是三个人有说有笑的向回走,可是,没走几米远的距离,寇爱农和苏婉就全都停了下来,为什么?身后一点儿声音都没有……好像……好像刘松根本就没有跟上来,他们两个同时回头……他们看见在不远处,关伯家的门正开着,在房门口关伯和刘松肩并肩,默默的站着,他们同时朝寇爱农和苏婉缓慢的挥摆着手臂……

啊-

刘松被可恶的恶作剧断送了生命,我们的故事讲完了。

内容纯属娱乐,请勿当真!

0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