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震讲鬼故事」她是谁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3-01-19 13:16 出处:网络 作者:轶名编辑:@女鬼屋
她是谁?她是谁?她是谁?----------------------- 下面这个故事 的名字叫做:她是谁 杜翔,像死人一样躺在医院的病床 上。他的脑袋裹着厚厚的纱布,只露出两只眼睛。他的双腿,被不知名的工具固定着,他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自己从何处来,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躺在这里。 那是在四个月前的一个午夜,杜翔遭遇了可怕的车祸,双腿骨折,面部毁容,失去记忆,使他成为现在这副样子。他的妻子阿珍花了很多的钱,请了最著名的外科医生和整容专家。接骨手术和整容手

杜翔,像死人一样躺在医院的病床 上。他的脑袋裹着厚厚的纱布,只露出两只眼睛。他的双腿,被不知名的工具固定着,他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自己从何处来,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躺在这里。

那是在四个月前的一个午夜,杜翔遭遇了可怕的车祸,双腿骨折,面部毁容,失去记忆,使他成为现在这副样子。他的妻子阿珍花了很多的钱,请了最著名的外科医生和整容专家。接骨手术和整容手术进行得很成功。再过一个星期,杜翔就可以出院回家休养了。在这四个月里面,阿珍每天白天都来陪杜翔,可是尽避这样,杜翔仍然对这个叫阿珍的女人毫无印象,他每天都在努力唤起对过去的记忆,但是,过去仍然只是一片空白。一个星期很快过去了,星期天的上午,杜翔在阿珍的搀扶下走出了医院,他的头上仍然裹着纱布。医生说要再等一个星期才可以拆线。

刹车声)到家了。杜翔的家是一座二层的小楼,走进楼上的卧室,望着屋里的摆设和墙上的结婚照,杜翔万分痛苦,自己竟然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在家里面,阿珍对杜翔的照料很周到,腿伤还没有完全好,阿珍不让杜翔下床 ,为了陪杜翔,她没有去上班。只是有一点,让杜翔不大理解,那就是每天晚上十点多钟,阿珍都要出去一趟,说是约了朋友。好在不过一个多小时阿珍就回来了,杜翔也就没有在多问。

这天晚上吃了晚饭,杜翔睡着了。“哈啊~~~~~”杜翔醒来的时候,他发现,天已经黑了。杜翔迷迷糊糊的打开台灯,哦天呐,已经半夜两点了,自己睡了这么长的时间。哎?阿珍呢?阿珍哪去了?她怎么还没有回来啊?什么声音?杜翔听到,从一楼传来了一种声音,那声音似曾相识,但是又十分的陌生。他咬着牙,下了床 ,打开了卧室的门,朝楼下看去。没有人,饭厅的门关着,那声音就来自那里。杜翔艰难的下楼,一步一步的,他来到了饭厅的门口,这什么声音呐?还挺有规律的,杜翔,把饭厅的门打开了一条窄缝,【嘶嘶--嘶嘶--】啊--阿珍,阿珍跪在地上,正在磨着一把尖刀!“哎---喝---”伤口剧烈的疼痛,使杜翔跪在了地上。

“你什么时候醒的?”阿珍抬起了头,跟以往不同的是,她那陰冷的脸上挂着汗珠,她眯起两眼看着杜翔。“我……我刚醒。阿珍,你…你在那干什么呐?”“哦,没什么,刀子钝了,我磨磨。”阿珍走了过来,可她手里的刀并没有放下,她来到杜翔的身边,双手试图抬起独享的胳膊,可那刀尖几乎要碰到杜翔的脸了!“你快起来。”“你你你你,你干什么阿珍!”杜翔猛的挣脱开阿珍的手,“杜翔,你怎么了?这是一把水果刀,我刚才给你削苹果的时候,发现它钝了,来磨一磨,怕什么?”原来是这样。杜翔被阿珍扶上了楼。“杜翔,你先睡吧,我要出去一趟,一会儿就回来。”“啊?这么晚了,你还要出去啊?”“没什么,约了个朋友。吃了这个苹果,你就睡吧。”说完,阿珍就走出了卧室。过了一会儿,楼下传来了重重的关门声(嘣-----)真奇怪啊,这个阿珍怎么神经兮兮的?就像换了一个人似的。难道?我的老婆是这个样子的?她还是不是我老婆?这样问着自己,杜翔,又艰难的下了床 ,他要到一楼去看一看。可是刚刚迈了一步……“哎呀……”杜翔又重重的摔在了地板上。“哎呦…真疼啊…哎?那是什么?”杜翔看见,在床 底下有一个破旧的铁箱子,他爬了过去,把那个箱子拽了出来。这么破的箱子,是用来干什么的?杜翔,打开了箱子的盖儿……那里面只放了一件女人的衣服。大概是阿珍的吧?怎么放在这儿呢?杜翔,展开了衣服……血??!!!!!!杜翔看见,那衣服上,有一大块黑红的血迹!!杜翔赶紧把衣服塞进了箱子,把箱子……推了进去。怎么一切都是这样令人难以理解?杜翔又爬上了床 ,想了一会儿,他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在这之后的几天里,杜翔发现,阿珍变了。白天,她会一如既往的照顾自己,但是到了晚上,杜翔又都会听到从一楼的饭厅里传来磨刀的声音,然后,是阿珍来到卧室,跟那天晚上一样,她那陰冷的脸上挂着汗珠,在昏暗的灯光下,她的头发几乎挡住了一只眼睛。“你先睡吧,我要出去一趟。”“你怎么天天晚上出去呀?”“每天晚上,都有朋友约我。”“阿珍,你总磨那把刀干什么呀?”“夜晚不安全,防身用的。”晚上的阿珍与白天派若两人,她总是像僵尸一样缓缓的转过身,然后下楼离开。她回来的时候,往往是在几个小时以后。杜翔,并不敢多问,因为他觉得,阿珍实在是太怪了,他甚至怀疑,夜晚的阿珍和白天的阿珍是不是同一个人?甚至,她到底还是不是自己的妻子?她是谁呢?杜翔想,等自己的腿伤好了之后,他一定会调查个清楚。

转眼到了周六。这天晚上的情况和几天来一摸一样,阿珍在磨完了刀之后就出门了。只是,在临走之前多加了一句话“明天你脸上的伤就要拆线,你好好休息吧。”阿珍走了之后,杜翔就睡着了。也不知是什么时候,阿珍回来了,她站在杜翔的床 前,拍了拍杜翔的肩膀。“阿翔,醒醒,醒醒……”“饿……干什么呀?”“我们俩总玩的那只皮球骨碌到床 底下去了,你帮我捡一下。”“饿……你自己怎么不捡呐?”“哎呀,我刚才出去绊了一跤,不太方便,你帮我捡一下。”“好……我帮你……”

杜翔艰难的下了床 ,他把手伸到了床 底下……把皮球拿了出来……他定睛一看……人头!!!!!那是一个血淋淋的人头!!!!啊--杜翔!猛地睁开了眼睛!!!原来是一场噩梦……

“你醒了…”“啊---”杜翔看见在昏暗的灯光下,阿珍就坐在墙的角落里,她垂着头,翻起眼睛看着自己,他的手里,还拿着那把尖刀!!“你做恶梦了吧?”“阿珍,你拿着刀干什么?”“等你醒了,削苹果给你吃啊。”她要干什么?她幽灵一样的坐在那儿,那绝不是要给自己削苹果,她要干什么?她是阿珍吗?她是谁?!!“杜翔,想什么呢?别害怕,睡觉吧。”阿珍却像没事儿似的,她放下了刀,她走了过来,她躺在床 上,睡觉了。杜翔,想逃开,可是他的双腿实在不听使唤,在胆战心惊当中,他熬过了艰难的一夜 。

早晨八点,阿珍端来了早餐。杜翔毫无胃口。“阿珍,该拆线了,我要看看整容手术做得怎么样。”“好,你别着急,我来。”阿珍扶着杜翔坐在了镜子前面,然后,开始慢慢的一层一层的拆开纱布。“疼吗?”“没事儿……呀喝~~~再轻点。”纱布,被一层一层的揭开了。当那最后一层纱布被揭下来的时候……

(啊--)(啊--)

阿珍的脸扭曲了!!!她一下子跌坐在地上!杜翔瞪大了双眼!他的全身颤抖着,他指着镜子里的自己……“你,你,你是死人!你死了!!你,你不是,不是,你不是已经死了吗?!!啊---不,不,你已经死了!!!啊---啊-------啊----”

回忆,在瞬间恢复了!杜翔突然想起,自己和妻子……是一对变态 的杀人狂!每当夜幕降临的时候,他们都会开车出去,寻找所谓的猎物。只不过,妻子比自己更严重,因为每当那种时候,她就会想变了一个人一样。四个月前的一个午夜,当他们杀死那个无辜的中年男子之后,杜翔就把那个人的钱夹放在自己衣兜里,那钱夹当中,就有那个死去的男子的照片,那整容师肯定误认为那是自己的照片,就按照照片当中的样子,为自己做了整容。所以,自己就成了死者的模样。那床 底下,铁箱中的睡衣,就是那天晚上妻子阿珍穿的!那天晚上,杀完了那个中年男子之后,阿珍提前回家换衣服了,自己却在回家的途中出了车祸。杜翔望着镜子当中的自己,望着那死人的模样,他又想起了昨天晚上做的噩梦!!他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他感谢四个月前的那场车祸撞醒了自己。他艰难的站起身,扶起了身后的那个女人,走向了警局。那个女人就是他的妻子阿珍

好了,这就是我要为你讲述的她是谁的故事

内容纯属娱乐,请勿当真!

0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