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震讲鬼故事」夜半传呼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3-01-18 23:40 出处:网络 作者:轶名编辑:@女鬼屋
第四十六个故事 夜半传呼 (嘀嘀嘀--嘀嘀嘀--嘀嘀嘀--嘀嘀嘀-) 下面这个故事 的名字叫做:夜半传呼 今天晚上,阿昌的酒喝的实在是太多了,入校以来,这是他喝的最多一回,原因很简单,今天是阿昌的女朋友小荷过生日。现在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钟了,同寝室的兄弟们全都鼾声大作了,但是阿昌还躺在床 上,兴奋地睡不着。(嘀嘀嘀--嘀嘀嘀--嘀嘀嘀--嘀嘀嘀-)传呼响了,一串熟悉的号码映入了阿昌的眼帘,那是小荷家的号码。哼,疯丫头……每天半夜准时传我。阿昌挂着幸福的笑容

下面这个故事  的名字叫做:夜半传呼

今天晚上,阿昌的酒喝的实在是太多了,入校以来,这是他喝的最多一回,原因很简单,今天是阿昌的女朋友小荷过生日。现在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钟了,同寝室的兄弟们全都鼾声大作了,但是阿昌还躺在床 上,兴奋地睡不着。(嘀嘀嘀--嘀嘀嘀--嘀嘀嘀--嘀嘀嘀-)传呼响了,一串熟悉的号码映入了阿昌的眼帘,那是小荷家的号码。哼,疯丫头……每天半夜准时传我。阿昌挂着幸福的笑容起身要去回电话,哎?上铺的老七前天刚刚配了手机,借来用用?这样想着,阿昌把头探到了上铺。“老七,老七,手机借我用用?”“哎呀……阿昌啊……手机没电了……充电器让我放在教室了……你自己去打磁卡电话吧……”没办法,阿昌披上衣服走出了寝室。

阿昌的寝室在三楼,而这栋宿舍楼,二楼三楼住的是学生,一楼全都是仓库。磁卡电话就在一楼走廊尽头的仓库门的旁边。阿昌夹紧衣服,快步的下楼……走廊的灯光很暗,尤其是那没人住的一楼……可是,尽避这样,刚刚下到一楼,隔着那常常的走廊,阿昌还是看见在那磁卡电话的下面蹲着一个人……那个人拿着电话的听筒,面朝墙正在打电话。真不凑巧,这么晚了还有人用电话啊!阿昌走了过去,站在那个人的身后。冬夜的走廊可真冷啊,阿昌活动着自己的双脚,他不时的打着冷战,已经将近十分钟了,阿昌看见,那个人还在那讲个没完。那个人从背影看上去年纪挺大的,披着一个黑色的棉大衣,看那样子不像一个学生,他的声音很小,阿昌根本听不见他在说什么,只感觉那声音嗡嗡的像只苍蝇飞来飞去的。喝……真冷啊……阿昌跺着双脚,有意的提示着那个人。可那个人,好像是一个聋子,对身后焦急等待的阿昌竟然无动于衷。又是将近十分钟过去了,阿昌的双脚快要被冻麻了。

(嘀嘀嘀--嘀嘀嘀--嘀嘀嘀--嘀嘀嘀-)小荷又打了一遍传呼过来,这已经是今天晚上的第四遍了,阿昌的心里格外的着急。“喂,同学,麻烦您能不能快一点?您看这么大冷的天儿,给个方便吧。”阿昌很客气的拍了拍那个人的肩膀,但那个人对阿昌的话语和动作竟然也没有丝毫的反应!阿昌看见,那么长的时间,那个人就保持着一个姿势蹲在那里,像一个假人一样,动都不动一下,而阿昌听见他的嘴里却一刻也不听的说着什么,这时的阿昌即纳闷又气愤,气愤的是这个人也太缺乏最起码的礼貌和理解了,纳闷的是,这个人哪像是在打电话啊,打电话总得说说停停,给对方留下说话的机会吧,而这个人能有将近二十分钟的时间了,他的嘴巴一刻也没有停过,就像是在念经一样,阿昌离他那么近,只听见那嗡嗡的声音,那个人再说话的时候好像连起码的断句儿都没有过,甚至没有停下来喘过一口气!!!想到这里,阿昌有点害怕了!(嘀嘀嘀--嘀嘀嘀--嘀嘀嘀--嘀嘀嘀-)哎呀!第五遍了,再不回电话,小荷该以为喝多了酒,出事儿了!无论如何不能再等了!“同学,我有急事儿,您能不能快一点儿?!我就说一句话,实在不行,我打完了你接着打?”那个人还是没有反应。“我说同学,你还有没有点公德?你也太……”阿昌看见,那个人正在缓缓的向自己转头,那动作缓慢的就像一个得了重病的老人,喝!!!那哪里是个学生,呈现在阿昌面前的果然是一张苍老的脸!!!

“同学……你要打电话呀?……”“是,是啊,我,我打电话,您能不能快点儿?”“同学,我正在和我老伴儿通话,机会难得呀……”“你老伴儿?”“是呀……早就死了……好多年了……我今天才找到她……嘿嘿嘿……”“啊,啊--”阿昌转过身,拼命的跑向了三楼……

寝室的兄弟们全都醒了,他们对面前仿佛中邪一般的阿昌大惑不解。“阿昌啊,怎么了?打个电话怎么吓成这样啊?”“我,我,我根本就没打上,一个老头儿一直占着那个电话!说…说正在和他死去的老伴儿通话!吓死我了,吓死我了,兄弟们,我…我是不是见鬼了?!!!”老三从床 下跳了下来,他走到了阿昌的身边。“阿昌,你别害怕,也许是哪个人不想让你用电话,才像个办法吓唬你呢,那个人长什么样啊?”“老头儿,是个老头儿,头发乱蓬蓬的,满脸的皱纹,肿眼泡儿,鼻子下面还有一个大疙瘩!还,还披着个黑棉大衣!”“你说什么?!!!!!”老六和老四全都瞪大了眼睛!!“那不是在一楼仓库看门的刘大爷吗?他,他上个月就死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对准了阿昌!“啊……啊,兄弟们,我想起来了,我想起来了……当时,当时我就觉得他面熟,可是,我,我该怎么办呐?”“别急,阿昌,我们一起到一楼去看一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关键的时刻,还是老三沉着。于是大家都披上衣服一起走出了寝室!!

可是,当大家来到一楼的时候,展现在大家面前的只是一条空空的走廊和一个好端端的磁卡电话,哪里!哪里还有半个人影……

阿昌和兄弟们沮丧的回到了寝室。“阿昌,别想了,你今天晚上酒喝得太多了,我们都怀疑你说的话是真的还是假的,行了行了睡觉吧,明天再说。”阿昌沉默不语。只有他知道自己的经历是真的。刚才经过了一阵惊吓自己的酒几乎醒了,可是现在,又一阵醉意袭来。“唔-------”阿昌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等等,我回来再跟你们说……”阿昌跑进了厕所。

一阵大吐之后,阿昌感觉好受多了,他站起了身往回走,可是他刚刚走出厕所的门就听见身后有人叫他……“阿昌……还打电话吗?……”多么熟悉的声音?!!!阿昌回头!!死去的刘大爷正朝自己慈祥的笑着!!!!!“啊--------------------------------”

阿昌醒来的时候,同寝室的兄弟们全都围在他的床 边,他们的眼神里充满了愧疚,小荷也在那哭个不停。原来一个多月来,每天半夜小荷都会从家里给阿昌打来传呼,两个人一聊就是半个多小时,这不但影响了大家的休息,也使阿昌白天上课的时候精神不振,瞌睡连天,于是大家就制订了这个惊吓阿昌的计划,想给他留一个教训。其实,看一楼仓库的刘大爷根本就没有死,他只是请了一个星期的病假,回家了。那个晚上,就在阿昌走出寝室去打电话的时候,老七就用手机给二楼的一个同学拨通了电话,老七只说了一句话:“快,按计划实施。”那个二楼的同学是前天和老七一起配的手机,他的模样长得很老,他的鼻子下面也有一个大疙瘩,他还有一个鲜为人知的外号,叫做:小刘大爷……

好了,这就是我要为你讲述的,夜半传呼的故事

内容纯属娱乐,请勿当真!

0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