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震讲鬼故事」红绸带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3-01-18 23:40 出处:网络 作者:轶名编辑:@女鬼屋
午夜一点刚过,大中医院十二楼手术室的灯灭了,龚大夫和陈护士 ,从里面疲倦的走了出来,哗啦一下,病人的家属急切的围了上去“大夫怎么样啊.?..情况严不严重,还有没有希望啊.?..放心吧!..龚大夫是做这方面手术的专家,手术进行的很顺利,“太谢谢你们了,以后我们一定报答您,龚大夫”没关系!..病人需要好好休息,要在等一个月才能出院,你们好好护理吧!..说完,龚大夫掏出手帕,擦了擦头上的汗,和陈护士 ,向电梯走去,可是、两个人刚刚走进电梯,

午夜一点刚过,大中医院十二楼手术室的灯灭了,龚大夫和陈护士 ,从里面疲倦的走了出来,哗啦一下,病人的家属急切的围了上去“大夫怎么样啊.?..情况严不严重,还有没有希望啊.?..放心吧!..龚大夫是做这方面手术的专家,手术进行的很顺利,“太谢谢你们了,以后我们一定报答您,龚大夫”没关系!..病人需要好好休息,要在等一个月才能出院,你们好好护理吧!..说完,龚大夫掏出手帕,擦了擦头上的汗,和陈护士 ,向电梯走去,可是、两个人刚刚走进电梯,龚大夫就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龚大夫,龚大夫,您笑什么,这帮家属真愚蠢,其实、这个病人,根本看不到明天早上的太陽了,您是说“他活不过今天晚上”是啊!..这么严重的癌变,怎么可能通过手术治好呢.?..那您、那您刚才为什么不告诉病人家属呢?..电梯在2楼停下了,电梯的门缓缓打开,可是、外面并没有人,龚大夫、您还没回答我的问题:“您…您为什么不把实情告诉病人家属呢.?”龚大夫的脸色沉了下来,他并没有回答陈护士 的问题“陈护士 、正好,我要到办公室去拿点东西,你在电梯里等我一下,哦…好吧..!..陈护士 望着龚大夫走出电梯的背影,她的心中不尽升起了一股疑团 ,龚大夫、今天是怎么了,他可一惯是一个诚实首信的人,但、今天,他居然跟病人家属撒谎,而且…而且、明知道患者要死亡,还哈哈大笑,真搞不懂他!..该不是…另有什么原因吧,陈护士 …啊!..陈护士 猛然间一抬头,龚大夫已经站在了自己的面前,龚大夫、您走路怎么一点声也没有啊..?..吓了我一跳,没什么!..我们走吧!..龚大夫按下了电梯的按扭,电梯向一楼降了下去,可、就在这个时候,奇怪的事情发生了,那电梯降到了一楼,居然、没有停,而是、净值向地下室降了下去,怎么回事,龚大夫、这电梯出毛病了,可就在这时,电梯却在地下三层停了下来,电梯的门缓缓的打开了,门口站着一个二十来岁的女孩子,那女孩子穿一条红色的长裙,望着龚大夫和陈护士 ,“对不起,我想乘电梯上去”

哦…请上来吧..!..小姐,走开,龚大夫、好象突然间发了疯,他对那个女孩大喊一声之后,猛的关上了电梯的门,面对眼前突然发生的一切,陈护士 惊讶瞪大了眼睛,龚大夫、您…您怎么了..?..陈护士 ,你忘了..?..地下三层是什么..?..哦…是太平间,对啊!..这么晚了,这个女孩子孤零零的从太平间里出来,这里面肯定有问题,不..不..不会吧..!..龚大夫,也许她是那一个死者的家属也不一定啊.!..可是、陈护士 ,你有没有注意到,在她的左手上系着一条红绸带,在我们医院,只有刚刚死去的病人,才会系这种红稠带啊..!..陈护士 的脸色变了,她举起自己的左臂,你说的是不是这一条,龚大夫赫然看见,在陈护士 举起的左臂上,居然、也系这一条死人的红稠带,龚大夫再看陈护士 的表情,陈护士 、正在用格外狰狞的眼神看着自己,哈哈..哈哈..你说的是不是这条红稠带呀,啊..?啊……你是死人,你是谁..?..啊…哎呀、龚大夫,龚大夫,不好意思,真把您给吓着了,啊…我是想跟您开个玩笑,对不起、对不起,这是、我昨天晚上做手术的时候,辟邪用的红稠带,真抱歉,龚大夫..对不起啊!..

哎呀…陈小姐,我拜托你别开这种玩笑,这会把人吓死的,电梯在一楼停下了,龚大夫和陈护士 走出了电梯,她们来到了医院的门口,可是、刚到门口,龚大夫却停住了脚步,陈护士 、你不觉得,刚才我们在地下三层,看到的那个女孩,有点面熟吗..?..面熟..!..她好象就是今天晚上,我们做手术的那个女孩,啊…龚大夫,您别吓唬我,我害怕,害怕..?..怕什么怕..?..在做手术的时候,你怎么不害怕,看你在手术室里,忙前忙后的样子,好象那个女孩是你的亲妈一样,龚大夫,您怎么了,您别这样,我告诉你:“她的病谤本好不了,得了这种病必须得死,”我告诉你,陈小姐“就是今天晚上我不治死她,她活着要是白受罪,”什么..?..龚大夫,您今天晚上,是故意把她致死的,陈护士 、惊恐的向后退着,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哈哈..哈哈..是的,我不能让她活在世上,那样太不公平,此时、龚大夫好象换了一个人,他目光空洞,他一步一步向陈护士 紧逼过去,龚大夫,你要干什么.!..哈哈..哈哈..哈哈..你要干什么.?..你看看这个,啊…龚大夫猛的向陈护士 伸起了左臂,在他的左臂上,正系着一条鲜红的稠带,啊…你是死人,你是谁..?..哈哈..哈哈..哈哈..你到底是谁,你不要过来,我告诉你:“从看到这个病人,我就做好了死的准备。”你要干什么..?..把妻子还给我,把妻子还给我,啊…龚大夫僵直的手臂向陈护士 的脖子掐了过来,

几天之后,龚大夫做为重病人住进了本市的精神病院,那个无辜的患者,已经、死在了龚大夫的手术刀下,龚大夫杀死她的原因很简单,因为、十年前龚大夫的妻子,就是得了这种癌政死去的,而、就在那天晚上,陈护士 也无辜的死在了龚大夫的手上,她系的红稠带并没有给自己带来辟邪的作用,龚大夫在对那个患者行凶之后,已经陷入了极度的恐惧和癫狂,所以、他杀死了陈护士 ,至于、按错电梯之后,他们在太平间门口看到的那个小女孩的模样,根本:就不像那名患者,她的手上也没系什么红稠带,一切都是龚大夫的幻觉,就这样,龚大夫每天呼唤着妻子的名字,在精神病院里生活着,跟所有的病人不同的是,龚大夫的手上系着一条:“红稠带”

内容纯属娱乐,请勿当真!

0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