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震讲鬼故事」张震的故事1、2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3-01-18 23:40 出处:网络 作者:轶名编辑:@女鬼屋
“呜呜呜呜……”“咳咳……”“呜呜呜呜……”“我不行了…”“爸爸……”“我这一辈子,也没给你留下什么……这点钱,你就留着和他们花吧……

下面这个故事  的名字叫做张震的故事

张震住院了。99099娱乐台长期工作的巨大压力使他积劳成疾,他总是感觉浑身无力,他索性放下工作,住进了这所他慕名已久的医院。与他同住在一个病房的是一位60多岁的老先生,张震称他为马叔。着马叔不大善于交 谈,更多的时候,张震是靠自己入院前在一个地摊上随手买的一本书打发无聊的时间,往往是看着看着,他便开始做他这一生当中最喜欢的一件事:睡觉

这天的午饭有张震最爱吃的红烧肉,吃完了午饭张震看了一会儿书,就睡着了……“爸爸!!!!————————”张震被一声尖锐的喊叫吵醒了!他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天已经黑了。墙上的石英钟告诉他,现在是晚上十点。“呜呜呜呜……”“啊?!”昏红的灯光下,张震看见马叔的女儿小惠趴在马叔的身上大声的哭着。马叔躺在床 上,紧闭着双眼,那微弱的呼吸似有若无……“呜呜呜呜……爸爸……”(张震)“怎么了?不行了?吃饭的时候还好好的呢!”张震想着,他艰难的下了床 ,来到了马叔的床 边,马叔的眼睛缓缓的睁开了,他伸出右手抓住了女儿的胳膊。“呜呜呜……”“咳咳……咳……我不行了,”“爸爸……”“我这一辈子,也没给你留下什么……这点钱,你就留着和他们花吧……”

“呜呜……爸爸……”马叔的左手从被窝里拿出了一个厚厚的纸包,他缓缓的把包打开,把里面的钱拿了出来,伸到了女儿的面前……是纸钱!!!!!!!天呐!!那分明%那分明是一叠被折成半圆形的冥币!!!!“爸爸!!——————呜呜呜呜……”张震被吓呆了!这老头子,这老头子怎么能把纸钱拿出来给女儿花呢?马叔的女儿居然一边哭一边收下了这一叠钱。马叔微微的笑了一下,他缓缓的扭头朝张震这边看了一眼,他的表情,变了……“小惠!把钱收好!有人……有人跟我要钱!!”马叔深深的眼睛瞪得大大的,他那干瘦的脸显得狰狞而惶恐!(小惠)“是他?……”小惠睁大眼睛看着张震,“不不不,不是我,怎么会是我呢?……”“不……不是他……不是他……”(小惠)“那是谁?”“是他,就是他呀!他跟我要钱,他向我伸着手……你别过来!你别过来……”马叔用颤抖的手指着张震的身后,张震急忙惊惧的回头,身后……空空如也,只有一道洁白的墙。

“爸爸,没有人呐?”“怎么没有人呐?他穿着一件绿毛衣,白裤子,满脸的络腮胡 子……他伸手跟我要钱……快!快!快,快把钱收好!!”“爸爸,你看错了,那是一堵墙,没有人。”“对……他就站在墙边……你,你,别过来……别……过……来……”

(呜---------)(呜---------)这哭声从门外传来!(呜---------)张震急忙飞身冲了出去!(呜---------)隔壁的病房里……(呜---------)一个刚刚咽气的病人被推了出来,他的亲属不顾一切的(呜---------)揭开了死者身上的白布单……(让我再看看你----)就在这一刹那,张震看见了,那死者是一个中年男子,他穿着绿毛衣……他穿着白裤子!他有满脸的络腮胡 子!!他……他还睁着眼睛!!!!!

“爸爸!!————————”这撕心裂肺的声音从张震的病房里传出来,张震知道,马叔已经死了。他被眼前的一幕幕搞的不知所措,惊恐、畏惧、疑惑,种种感觉在头脑里交 织成一片空白,他疯了一样朝走廊的另一侧跑了过去!(噔噔噔噔……)

好像所有的病房都已经熄灯了,只有走廊尽头的值班室灯还亮着,张震连门也不敲,就一头载了进去,他看见,一位护士 小姐正悠闲的坐在墙角的尽镜子前面,一身雪白的大褂,一头乌黑的披肩发,她正拿着梳子,有一下没一下的梳着自己的头发……“护士 小姐,有事儿啦!”“什么事儿啊?”“马叔……马叔说有人跟他要钱,但,但那个人已经死了,还…还睁着眼睛!马叔,马叔也死了,我,我……”“什么呀?你到底在说什么呀?”一向口齿还算伶俐的张震,此刻竟语无伦次了。“这样吧,你跟我去一楼的总值班室,看看他们能不能解决你的问题……”“哎呀,太好了。”

张震现在巴不得有更多的正常人在自己的身边出现,他和护士 走进了电梯,9楼、8楼、7楼,当电梯下到3楼半的时候,突然停了,与此同时,电梯里……一片漆黑!!!!天呐!停电了!这,倒霉的事儿怎么都赶到一天了?张震气极败坏的唠叨着,那护士 小姐好像没有任何反应。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十多分钟过去了,张震已经满头大汗了,他害怕这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和这死气沉沉的安静。也许,和护士 聊一会儿天能好一点?“喂喂,护士 小姐,什么时候能来电呐?你们这儿总停电啊?这么大的医院电梯里怎么没有应急灯呢?”咳任凭张震怎么提问,那护士 小姐的回答都是-----沉默……怎么回事儿?!!!!!她听不见?怎么可能呢?她走了?厄……天方夜谭,她懒得理我?该不会是……张震不敢再想了,他紧紧的靠在电梯的角落里,一动也不敢动。

“你帮我梳梳头号吗?”“喝……”这声音太近了,好像这护士 就趴在自己的耳边……“我看不见呐!”“我这有手电。”“那你干嘛不早拿出来……”“你拿着。”张震感觉,那护士 把手电塞进了他的手里,张震多利哆嗦的按亮了手电的开关……“啊----------”那护士 直挺挺的站在自己的面前,她的左手拿着梳子,右手……拿着自己的头发!!!!天呐!!她居然是个秃子,她的脸和她的光头在手电光的照耀下反射着惨白的光!!!!!“你…你是人还是……”“哦。我是假发,来呀,帮我梳梳,帮我梳梳啊……”那护士 笑吟吟的看着张震,她双臂平伸,把那令人恶心的假发和梳子伸了过来……突然,灯亮了!张震喘了他这一生当中最轻松的一口气,可那护士 小姐,还是一动不动的站着,她笑吟吟的看着张震,仍然平伸双臂,拿着自己的头发和梳子……“来呀,帮我梳梳,帮我梳梳吧……”

电梯门开了!是1楼!张震连忙连跌带爬得逃出了这地狱般的电梯,他连瞅也不再多瞅一眼,就向大厅旁边的总值班室跑去……“呵呵呵……”

他猛地撞开了总值班室的门,他看见一个穿白大褂,戴着白口罩的大夫,伏在桌子上看着报纸。张震定了定神,他努力理顺自己的思维,把刚才发生的事情简单的向这个大夫讲了一遍……“哦?你说的都是真的?”“没错,大夫,没有半句假话,不信您跟我去看看!”“好吧,我跟你去看看。”那大夫从桌子后面走了出来,张震无意中朝下看了一眼,那大夫的白大褂下面露出了两截白色的裤腿儿,

他看见那大夫脱掉了大褂,白色的裤子,绿色的毛衣?口罩也摘下来了,满脸的络腮胡 子!!!!“去你的吧!!!!!”张震随手把旁边的一个脸盆扔了过去,他拔腿向大门跑去,刚刚跑到大门口,他和一个人撞了个满怀……“快,快,有鬼呀……”“有鬼……在哪啊……”这声音怎么这么熟悉?!张震抬头一看……是马叔!!!!!啊----------------张震猛地睁开了双眼!……满脸的汗水正在大滴大滴的滑落,天呐!是一个史无前例的噩梦!张震擦了一把汗,他恶狠狠的把胸前的那本书,那本他几天来一直在看的书扔在了地上,昏黄的灯光映出了封面上那歪歪扭扭的几个字:怪梦集锦

张震从来不带表,他抬头看了看墙上的石英钟,已经是晚上十点了,十点?!!!!这钟点儿好熟悉呀!张震下意思的看了看临床 的马叔,他看见马叔躺在床 上,正在耐心的数着一叠纸钱………………

好了,这就是我要为你讲述的张震的故事

张震的故事2

要不是因为这个地方离他的录音棚很近,张震才不会租下这间房子。张震的工作习惯是拼命到天亮,一觉到天黑。因为太贪睡了,所以睁开眼睛之后总觉得工作的时间所剩不多。这座城市塞车严重,他不愿意把更多的时间花在路上,所以他才瞄准了这座比他年龄大得多的老楼。这楼里的住户已经聊聊无几了,优点是比较安静。于是故事就从他搬进来的第一天开始了。。。

请听张震的故事第2部。

夜已经很深了。张震正在小声的演练他刚刚创作完的新专辑作品【楼道传说】“他停下脚步,把右手向前方的扶手探了一下。。不不,不应该这样。他停下脚步,把右手向前方的扶手探了一下,有一只手!另外一只手!一只冰。。。”(叮---叮---叮---)突然张震停下了,他被吓了一跳,(叮---叮---)“什么声音?”那是从墙上传来的一串重重的响动,感觉上,是隔壁有个人用锤子狠狠的敲了几下墙。“嗨真是缺少公德意识,都半夜12点多了,乱敲什么啊。”张震叹了口气,继续读他的作品。

第二天午夜,张震把一张影碟放进了带仓,那是他百看不厌的日本电影 【鬼娃娃花子】这是一个充满了诡异色彩的影片。很快的,最KB的情节出现了,在楼上的女厕所里出现了小泵娘花子坤伶的声音,那是死去的花子在无助的喊着自己的妈妈。(叮---)!!!喝!天呐!(叮---)这真是诚心要把人吓死。。。(叮---叮---)张震愤怒的(叮---)看了看(叮---)靠着隔壁的那面墙。“搞什么鬼啊,真是得寸进尺,好像比昨天还多敲了一下。”~~~~~~~~~~~~~~~~~~~~~

张震再回到这间房子是两天以后的下午,整整两天时间,他泡在录音棚里赶制他的新故事。他累坏了,到了家里他倒头就睡。正在他睡意正酣的时候。。。(叮---)“喝!!!”他被那重重的声音惊醒了,他看了看表,12点半了。他无奈的摇摇头然后洗把脸,开始写他的另外一个作品【死者日记】

第二天晚上,party当张震放下笔的时候,【死者日记】已经收尾。他点燃一支烟,几天来,每次听到的从隔壁传来的敲墙声几乎都是在这个时候。张震发誓,如果住在隔壁的那个家伙今天晚上再不住手,他自己就会拎着拖布去砸那家的房门。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当第二只烟熄灭的时候,张震确定那个声音不会再想起了。他重新拿起笔,(叮---)你已经猜到了吧(叮---)没错!又是从隔壁传来的声音。张震火冒三丈,他穿上外衣向外走。可是,就在他把手放在门柄上的一刹那,他突然停住了。他看了一下表,12点半。今天是12点半,昨天是12点半,上两次自己没有注意时间,但差不多也是在12点半。最关键的是,张震猛然间发现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他几步跨向墙边的日历,他看到今天是星期二,而刚才那敲墙的声音刚好是两下,但昨天晚上那声音是一下。几天前,也就是自己刚刚搬进来的第一天,那天是星期四,那声音是四下,第二天就多了一下,是五下。

天呐!这敲墙的声音跟日期是对应的。是偶然的?难道。。。难道这里边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张震感觉自己的脊背迅速麻了一下,一时间,他呆坐在椅子上。

早晨六点半,张震写完了新专辑的又一个作品【杀人歌谣】“哈-----”他伸了个懒腰,然后推开房门,坐在了楼道的楼梯台阶上。他要亲眼看一看住在隔壁房间的里的人。可是,整整一个上午,这个楼层除了另一个房间里的一个老人开门出去之外,就在也没有其他的动静了。最后,张震站起身,他来到隔壁房间的门前,把耳朵贴在了门上,但是里面没有任何动静。张震把耳朵贴的在紧一点……

是早上出去的那个老人。

“你站在这儿干什么?”“您别误会,我们是邻居,我就住这间房。是这样,有件事儿我很奇怪,这些天来,每天在后半夜……”

“是不是在12点半?!?!!!!!别说了,你跟我进来!!”

这老人居然连声音也变了,她见鬼般的瞪大了眼睛,不等张震开口,就把他拽进了自己的家里。

“你坐下。你听我说。是不是每天大约12点半的时候,你隔壁就有敲墙的声音,而且今天是星期几,那声音就有几下,对不对?”“对啊,我还没说呢,你怎么知道……”

“年青人!!”这老人的表情几乎痛苦的扭曲了。“这件事,我说完你可不要害怕。”“……好吧。”

“三年前,你隔壁的屋主把房子租给了一对从外地来的夫妇,那男的说自己是做生意的,其实他是个人贩子。那个妻子是他从农村骗来的一个姑娘,那姑娘的脑子有问题,是个傻子。这个人贩子找了好几个买主都卖不出去。他急的没办法了,没挣到钱,连房租都交 不起。有一天,他对那个傻姑娘说,我出去半点事儿,过两天就回来,你在这里等我,千万不能出这个门。今天是星期四,后天是星期六,我准回来,还给你带好吃的。说完,人贩子反锁了房门就跑了。哎,居然连一粒米都没给那个傻姑娘留下。那个傻姑娘听说有好吃的就盼着人贩子早点回来。她只知道一个星期有七天,她记住了那天是星期四,她怕自己忘了,正好,那家屋主装修房子的时候,留下了一个锤子和几个钉子在墙角,那姑娘就在墙上钉了四个钉眼儿提醒自己。(叮---叮---叮---叮---)就这样,那个姑娘每天都按着日期在墙上钉钉眼儿,当她钉到第三个钉眼儿,也就是下个星期三的时候,刚好是一周。她饿的实在不行了,那个时候你的屋主连续一周听见隔壁有敲墙的声音,也不见有人出来,就觉的很奇怪。到了第八天,他们去敲隔壁的房门,可是怎么敲也没有反应,于是就报了警。pol.ice把门打开,发现那姑娘已经死了,是被活生生饿死的!警方推算死亡的时间,就是在头一天晚上的12点半左右。所以,年青人,你在半夜听到的敲墙声,实际上是那个死去的姑娘往墙上钉钉眼儿。12点半这个时间,就是三年前那姑娘死的时间。”

天呐!这一大段叙述,让张震的眼前一阵一阵的发黑。“后来,隔壁的房子就一直空着。而你的屋主也因为害怕搬走了。说起来,你这间屋子后来也有人住进去过,可是都没有超过一个星期的。诶?年青人,你搬来几天了?诶?年青人,年青人……”(崩---------)

现在的时间是午夜的12点25分,整个夜晚,张震在不安,矛盾和紧张中度过。隔壁那房间发生的故事让他不寒而栗。但是来之内心深处强烈的欲望在说服他。留下来,看看,到底会怎么样。按照那老人的说法今天是自己搬来的第七天,那声音还会再响起,应该是三下。但为什么在这住的人都没有超过七天的呢?难道会有什么更特别的事情发生吗?究竟会发生什么呢?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走过。12点26,12点27……秒针每动一下,张震的心脏就会向喉咙提升一格。12点28,29,29分30秒……屋子里死一般的寂静,张震紧紧的握紧了双拳,他的耳朵几乎竖了起来。终于!12点半。张震死死的盯着那面墙,墙上还没有任何声音,时间就快过了……

(叮---叮---叮---)!!!!!!!!!

突然,房门传来了声音!有人在敲门!张震恍惚的站起了身,他感觉整个房间都在旋转。这,这就是人们住了七天就搬走的原因吗?难道!难道她会找上门来?张震艰难的向门口挪动步伐,现在!门外的会是谁?会是什么?别想那么多了,既然留下来,就去开门吧。张震试图使出最大的力气让自己平静,他在心里默念自己的信念,任何东西,只要他摆在你的面前,就不是可怕的。他紧盯着面前的门柄,然后咬紧了牙,把手放上去,接着……他猛地打开了房门!(咔嚓)!!1

“哈哈呵呵呵呵,吓坏了吧你?”“你疯了你!”“哎哎不要急啊……”进来的人叫王莹,是一家电台的DJ,张震的好朋友,同时也是张震杂志专栏的合作人。

“我呀,听说你出新专辑,缺一个故事  素材,就创造了一个奇思妙想,帮你找灵感呢”“你这样能把我吓死你知道吗?”“我这也是为你好啊,我这个哥们可是当到家了。我听说你搬到这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通过刚才的大妈找到了隔壁的屋主,好说歹说人家才同意租给我七天,哎你说这房……”“那刚才那个故事  ?”“对呀,我编的啊,多精彩啊,你编故事肯定能用上,哎你是不是应该请我吃顿饭啊?”“行啊,你为了吓唬我,差点累死。”“我真是为朋友两肋插刀啊我。你知道,你隔壁的房间一直空着,那多潮啊,我总算是出来了,现在要是再有一个人呆在那房间里,那肯……”

(叮---叮-----------叮----------------------------------------)

好了这就是张震的故事第2部

内容纯属娱乐,请勿当真!

0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