仗义老板整治鬼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3-01-17 15:52 出处:网络 作者:轶名编辑:@女鬼屋
这是我一朋友老板的合伙人的故事,这人姓甄,男,40来岁。他和我朋友老板合作的,就是我朋友工作的公司,除此之外,他自己还有别的企业,其中一个是做货代的。那个货代公司里有个员工姓胡,刚刚大学毕业,也是男性。甄老板很喜

这是我一朋友老板的合伙人的故事,这人姓甄,男,40来岁。

他和我朋友老板合作的,就是我朋友工作的公司,除此之外,他自己还有别的企业,其中一个是做货代的。

那个货代公司里有个员工姓胡,刚刚大学毕业,也是男性。甄老板很喜欢他。

小胡是甘肃人,家里很困难,上大学的时候就是靠勤工俭学,基本没再找家里要钱。的确,他下面还有个弟弟也在上学,父母都是农民,又是有名的贫困县,家里爷爷还有病,挺不容易的。所以他就格外珍惜工作机会,工作起来很玩命啊,而且脑子也快。这样的员工老板当然喜欢。再一条,就是甄老板觉得小胡挺像自己年轻时候,所以也着意培养他。

那天他们去天津办事,办完事晚上顺便去港里。来的时候是甄老板开车,吃晚饭的时候几个朋友一起哄,甄老板喝了几杯酒,所以去港里就是小胡开。怕他刚拿下本,天津的路也不熟,甄老板特意说绕一绕,咱们走快速路。

开着车,空调一吹,甄老板有点迷糊了。正要睡着,车猛地挺住,一声响,好像撞上了什么。

撞上一个人。这人五十多岁,忽然从快速路的隔离带跑出来的。

警察来了,调查取证,基本情况是这样(有监控,他们也有行车记录仪):被撞的人50多岁,就在附近住,当天出来买酒(之所以过街买酒,是因为这边一家烟酒店促销,便宜一点)。其实不到一百米的地方就有过街天桥,但是他横穿快速惯了,所以今天也是如此。没想到天黑呀,隔离带上又有不少灌木,行车的人,是肯定看不到有他在隔离带上,他呢,认为反正车不敢撞他,所以看了一眼,没车离得近,所以一边低头点烟一边就跑下隔离带了。可是你想,一低头掏烟点烟,总得有半分钟一分钟的时间,一分钟在快速上的车,能跑一千来米了。你刚才看没有不等于现在也没有。所以他一下隔离带,小胡正好开到这。等看到他踩刹车,已经刹不住了。

这人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小胡吓傻了。就知道哭,警察问什么都听不明白。还是甄老板镇定。

说简单也简单,就是赔钱呗。甄老板很仗义,说不怪小胡,那人属于自己找死。但是我们的交通法规,这样的事故,开车的要负主要责任,好像叫未尽到安全驾驶的义务,所以要赔钱,甄老板一力承担。告诉小胡咱们算破财免灾,不是你的错,也不用你掏钱。

这事就算过去了。

过了几天,甄老板看小胡还是有点神不守舍,找他谈话,说事情过去了,你就好好工作。小胡答应,可是状态并没有变好。以后越来越差,有一天派所来电话叫甄老板去领人,到那一看,要领的是小胡。

小胡犯什么错了呢?扰乱社会治安。警察说他在大街上拦着人,给人磕头,拉人家腿,好在拦的都是男人,不然非被当作变态不可,就这样也被人打了。果然,甄老板看小胡脸上好几处伤。跟他说话,小胡就知道缩在墙角发抖。

警察说别费劲了,我们去,把他带上车他就这样,不然怎么给你打电话呢。问他他不说话,他手机里头一个号就是你的。

甄老板把小胡领回来,一路问他怎么了。小胡还是那样,缩在一边发抖不说话。

给他送回家去吧。小胡和其他三个人合租了一个独单。其中一个与他合租的是他的大学同学,跟他关系很不错。甄老板送他回去就是晚上了,他那大学同学也在,帮着甄老板把小胡扶上楼,甄老板自然要打听下,到底这是怎么了?

小胡的同学给倒碗水,告诉甄老板:他不是撞死人了吗。后来两天,天天说那个死者满身是血的站在他眼前,要他赔命。开始白天好一点,只是晚上来,后来听他说白天有时候也会出现。

甄老板说你信吗?

他同学是个胖子,看着挺魁梧,但是一说这事,明显看出来害怕。告诉甄老板:我开始不信,还笑话他呢。那天晚上小胡上厕所,我也被吵醒了,后面跟着去(小胡没发觉)一进厕所,小胡惊叫一声摔倒,我(他同学)睡眼朦胧的,听这一声赶紧一抬头,果然看到厕所里有个血人,恶狠狠的指着小胡好像在骂,但是听不到声音。

那个鬼跟着好像看到我(小胡的同学)了,一下就不见了。

甄老板做生意的人,也挺迷信。但是听完这番话,火了。说太不讲理了,自己找死连累我花那么多钱,还敢来骚扰我的员工。

甄老板认识不少搞迷信活动的,他自己就经常参加什么禅修班之类的。过两天请来 一个他的师兄,这师兄现在学佛了,可是火气还很大,以前专门治鬼的。

请来一看就说(甄老板什么都没告诉他,就说自己公司最近有点不太平),你这车撞死过人,对不对?甄老板说你别来江湖口,有什么一气说。师兄说有个鬼在你车上住,但是这个鬼可没跟着你,你旺气。他跟着一个总能见到你的人,还是个男的。

甄老板说对了,你有办法没?

师兄说赶走容易,但是我得知道怎么回事,不能因为认识你就欺负鬼。

甄老板把事情一说,师兄很生气,说反了他了,看我的。

回家拿来个小瓶,绕着车走了一圈,指指前面某处,说是这撞的吧。甄老板说对。师兄把瓶里的白色粉末倒在手上,涂在那一部分。那些白色粉末像婴儿爽身粉的样子,微风一吹就吹走不少。师兄也不在乎,问甄老板,叫你准备的准备好没有?甄老板说准备好了。

什么呢?师兄叫甄老板准备十几大壶开水,要滚烫的。

把壶拿来,师兄说今天叫你开开眼。掏出个小葫芦,倒出几滴水给甄老板涂在左耳上,然后抄起一壶水,浇在涂粉末的地方,甄老板就听一声极为凄厉的惨加,几乎叫破他的耳膜。这一声叫的他不由得退了好几步,多亏后面有员工扶住(大家都来看,只有小胡,现在上不了班了)。

师兄一壶一壶的浇,叫声一声比一声惨。浇完了,师兄叨咕几句,甄老板忽然觉得耳朵里嗡的一声,跟着就像游泳进了水,好半天才恢复正常。师兄说好了,那东西走了。

甄老板自然问走了以后如何,师兄说它就是欺负人,我整治它一回,它再不敢来了。

不过小胡这天虽然也就好了,但是不敢再在北京呆,要回去。回兰州找个工作,甄老板很可惜,问师兄,师兄说我没办法,这孩子是被他吓怕了,不是鬼神的原因。

甄老板多给他两个月的工资,小胡哭着走了。

内容纯属娱乐,请勿当真!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