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用之人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3-01-17 15:52 出处:网络 作者:轶名编辑:@女鬼屋
晚上十点多的时候,街道上已经没有什么行人了,连通常夏日路边乘凉的老头老太也见不到几个。因为受台风“派比安”的影响,天气并不是很热,夹伴着远处隆隆的雷声,还会飘下几点小雨,格外的凉爽。路边有几堆将熄的火焰,燃烧

晚上十点多的时候,街道上已经没有什么行人了,连通常夏日路边乘凉的老头老太也见不到几个。因为受台风“派比安”的影响,天气并不是很热,夹伴着远处隆隆的雷声,还会飘下几点小雨,格外的凉爽。

路边有几堆将熄的火焰,燃烧着金灿灿的金箔冥纸,慢慢变成死灰一样的颜色,再有一阵风吹来,那纸灰色的一团便扶摇直上,闪动着明灭的火星,向街道四周扑去,张牙舞爪的让人遑躲不及。

阿桑一个人在街上漫无目的的闲逛了很久。他的思绪很乱,就像那随风飘扬的纸灰,飘得很远,远得可以把他带回童年的时候——

那个时候,爸爸妈妈很爱他,对他的照顾总是无微不至。记得有一次夜里,他生病了。半夜里叫不到车,他爸爸硬是把他从家里背到医院。十多里路啊,可真是累够呛,等到了医院以后,他爸爸累得几乎都快站不起来了。那个时候,爸爸对他可真好!

纸灰再飘,他的思绪又给带到了高考试场中。他满头满脸都是汗,握着笔的手因用力而青筋直绽。他盯着眼前缭乱的题目,所有背过的复习过的公式范题都像是浆糊一般,在脑子里胡乱搅拌了一次又一次。

他实在是太紧张了,定了定心神,他告诉自己这次千万不能再考砸了,已经是第二次复考了,再考不上大学,那爸爸会……他不敢再想下去,口腔里感到一阵咸腥的味道,吞咽了一下口水,然后开始答题。

一阵风过,那团纸灰,终于似尘埃落定,慢慢的的飘落到阿桑的脚前,他踢了一下,纸灰四散,他的心里痛了一下。最近在家待着的时候,他总是那么的小心翼翼,因为他知道他偶尔的小错误都会引来爸爸的破口大骂。自从分数出来,明白大学再一次无望的时候,他和他爸爸的神经底线早已都崩溃了,双方都一触即发的危险。

虽然一直都在小心翼翼着,但吃晚饭的时候,战争终于还是不可遏止的爆发了。现在想想,居然已经想不起事情的来由,大致总是生活中最细小无关的事情,但最近总是能被无限止的夸大,从而成为一个大事件。接着,他便是离家出走,重重的甩门声,把爸爸不堪的怒骂和妈妈帮衬着的教训统统关在门里。

“滚!你这个不长进的东西,活着还有什么用!真把我们的老脸都丢光了。”

“你考了三次了,究竟还要考多少次才能考上大学?”

“真是没用,这些年我们花的心血就是教头猪也成才了!就你,废物!”

……

阿桑的心里痛着,难道自己真的是蠢笨的连头猪也不如吗?难道自己真的是没用么?风穿过街道两边的梧桐树隙,叶子哗哗作响,仿佛都在嘲笑着阿桑:“无用,无用!”阿桑插在左边裤袋的手紧了一下,握住了一个纸包。

小纸包里包着几粒白色的药片,这是他刚才街角卖老鼠药的老头那里买来的。老头说药性很强,一粒药碾碎了投放,能毒死好几窝的老鼠。阿桑捏了一下小纸包,低声说道:

“既然没用,活着也是浪费。”

市政公园的草坪很软和,阿桑轻轻的躺下来,仰着望着天空。天空很黑,一眼望过去就像是能够穿透一样,见不到底。阿桑想起小时候,到了夏天的晚上,爸爸经常带他带这儿来乘凉。

那个时候的天空是很深很深的蓝色,上面挂着的月亮,有时像是弯钩,有时又圆如满月,十分的皎洁明亮。而四处闪烁的繁星,又好像很多调皮的小孩子提遛着灯笼在天上戏耍,格外的热闹。爸爸会给他打着扇子,看着月亮,数数星星,讲一讲牛郎织女的故事。

“那个时候,可真是快乐啊!”阿桑的眼泪流了下来,他哆哆嗦嗦的打开那个小纸包,然后捻了几粒白药片,放到嘴里,哽咽着用口水咽了下去。“人要是永远都不用长大,永远都不用考试,那该多好啊!”他的心里这样想着,然后静静的等待着药性的发作。

药片经过食道,在胃里的某个角落,开始慢慢融化。阿桑的肚子开始感觉到有千军万马一齐冲锋打仗似的翻腾不定,疼痛难耐。“我快要死了!”阿桑弓着身子,像一只受到煎煮的龙虾一样,在原地打滚以减轻痛苦,但他的脸上却带着一种终于可以解脱了的表情,在跟自己讲话:“我快要死了。我宁愿死,也不要做一个没有用的废物,爸爸、妈妈,再见!”

可是最终没有再见,在经历了最初那种翻江倒海的疼痛以后,他便开始不停的呕吐,再等到他吐得连胆汁水都快要吐尽的时候,疼痛竟然慢慢的减弱了,最后奇迹般的像是天空中刚才还轰轰隆隆的雷声,现已远去一般的无踪无迹。

“假药!”阿桑吃力的从地上爬起来,嘴里恨不得把那个卖药给他的老头骂个半死:“死老头,居然买假药给我!让我死又死不得,活着又难受。我咒死你!缺大德的假药贩子!”

头有点晕乎乎的,因为刚呕吐过,全身乏力,阿桑努力站直了腰,眼睛向四处瞍寻打量着,“我想死难道还会死不成?对了,那边有一个公园水塘,水很深。听说每年都会有偷偷跑去游泳的人会淹死。我不会游泳,下次肯定是必死无疑。”

主意既定,阿桑便摇摇晃晃的向水塘走去。公园的水塘说是水塘,却大的像一个湖,里面的水很深。每年夏天的时候,都会有人违反规定,跑去游泳,结果就淹死在这个塘子里,为此公园专门组织了人员看护,但成效不大,总还是有意外发生。

阿桑站在水塘的边上,看着满塘的水,在夜色昏灯下波光粼粼的闪着神彩,就好像是在召唤着他似的,显得格外亲近。阿桑是不会水的,但此刻,他觉得自己就是水,是属于水的一份子,如果他一纵而入,那么世间所有的烦恼都将远离他而去,他将再也不用为了考试而发愁,再也不用为了考大学而烦心,更不会听到父母责骂他的无用。“只要这轻轻一纵。”阿桑心里想着,然后闭上眼睛,往下一跳。

就在这个时候,阿桑忽然感到T恤被人一拽,他下纵的趋势就停顿了,整个身子晃晃荡荡的悬空在水面上,接着他的手臂也给人一把拉住往后扯,然后他便一下子跌坐在了堤岸上。他回过头,身后没有任何人,只有塘边的柳树枝在摇晃着身影。

阿桑定了定身子,再次站到了岸边上,一纵身:“永别了!”话音未落,身子又是一轻,阿桑再度被拉回到了岸上。这次阿桑心里有些发毛了,他四处环顾了一下,无人。还是只有柳树随风摇摆。

“是你把我扯回来的?”阿桑指着柳树问,但随即便又笑着摇头了:“我真是昏了头,那只是一棵树而已。一定是我没有勇气,自己害怕。”

阿桑给自己打了一下气,然后重新站到了临水的岸沿,他看了一下四周,然后闭上眼睛,要跳。就在这个时候,他忽然听到“嘻”的一声笑,紧接着阿桑感到一股寒意,全身的汗毛骨都竖了起来,他转身,看见了有两个人站在他后面。

“公园看护队的?”阿桑问道,但随即便摇了摇头,自己否认了。因为这两个人看起来不像。他们一个年纪很大,最起码也要超过六十岁了,是一个老头。而另一个却是只有六七的小男孩。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救我?”阿桑很是气恼,居然想要寻死也不那么清静。

那小男孩笑嘻嘻的看着他,然后吐了一下舌头,调皮的说:“我们不是人,我们是鬼。”

“是鬼?”阿桑不信,是鬼怎么会救他。

老头喝斥了一下那小孩子,转头问阿桑:“年轻人,为什么要寻死?”

“我寻死又关你什么事?”阿桑忿忿的反问道。

“父母把你养这么大,可不容易啊!你这一死,怎么对得起他们呢?”老人慈眉善目的劝他。

“父母?哼,就是他们把我逼上绝路的。让我考!考!考!可是我就是考不上大学。他们骂我废物,骂我没用,骂我连猪都不如。这样的父母,你说,我死了,他们会心疼吗?”一提到父母,阿桑的情绪便十分激动,他仿佛又听到他爸爸在怒不可遏的骂他。

“哎,孩子,你要知道,父母总是恨铁不成钢的,他们逼孩子,骂孩子,甚至打孩子,也是为你们好。他们希望你们能考上大学,将来出人头地,过上好日子啊!”老人苦口婆心的劝他。

他嘴里喃喃着想要辩驳,但老人滔滔不绝,继续在说:“也许,他们骂过你,打过你,这是他们的不对。但他们现在一定十分的后悔,他们一定很焦急的在四处找你。你是他们的孩子,你是从你妈妈的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他们怎么会说舍弃就舍弃你呢?他们就是因为不能舍弃你,恨你不成器,才会打骂你的。”

“是啊,我不听话的时候,爸爸也打我,也骂我,但找不到我了,爸爸会很伤心很痛苦的。”老人旁边的小孩子眼里含着泪水,插嘴说道:“我走了以后,爸爸很后悔,他打自己,骂自己,甚至于连头发都在一夜之间白了。”

“可是我真的很没用,我高考三次了,一次都没有考好。上不了大学,我还能干什么呢?”阿桑痛苦的用手搅着头发,问道。

“社会上有这么多人,不是每一个都一定要考上大学的。有时候,一技傍身比大学文凭重要的多。很多经济发展迅速的地区,像一些高级的技工是非常抢手的,他们的收入比科班大学生、研究生的都要多。”老头顿了顿继续说:“高考成绩不好,不代表你到底是有用还是没有用。一个人活在世上,给身边的人带来了好处,那就是有用。”

“那我有用吗?”阿桑抬起脸,看着老人,迟疑的问。

“当然有用。你活着,让你的家人安心那便是有用的。你活着,只要能帮助到他人,给他人带来快乐,那也便是有用的。”老人肯定的点着头。

“真的吗?”阿桑的眼神中一闪而过快乐的火花,但随即便熄灭了,他难过的说道:“可是,我爸爸妈妈却不这样认为。对他们来说,考上大学是最最重要的事,其他的都免谈。”

“孩子,尝试着好好去沟通。我想他们一定会明白过来的。天下没有解不开的结,特别是父母与孩子之间。但是如果连这样互相沟通的机会都不给,就去死了,那么你和你父母一定会追悔莫及的。”

老人牵起了那个小孩子的手,向他挥了挥手,说:“好了,时间不多了。你好好想想吧,不要再做傻事了。你的爸爸妈妈现在一定在四处找你,不要让他们担心了,快回家去吧!我们也该要走了,再见!”

说完,那个老人便牵着孩子的说,转身慢慢离去。阿桑看着他们的背影,心里一阵感慨,他喊着:“老人家,谢谢你!”

老人回过头来,笑着:“不用谢,小伙子,我们很快会再见面的。”

阿桑细细的咂味着老人的话“只要能帮助到他人,给他人带来快乐,那也便是有用的”再抬头,眼前却一晃,失去了两人的踪影。紧接着,远处忽然传来一个女子尖利的叫声:

“救命啊!抢劫!快来人啊!”

阿桑二话没说,连想都没有想,便向发出呼救的地方跑去。跑过公园小径的拐角,他便看到一个黑影向他这边直冲过来,后面有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女人边追边在喊:

“抓住他,他抢了我的皮包。”

阿桑伸出手来,一把逮住了那个人,但随即便被那个人一拳打中脸部。他并不松手,也跟着大声的呼叫:

“快来人啊,有抢匪,我捉住他了,快来人!”

话音未落,一个冰凉锋利的东西便插进了他的胸膛,阿桑的手应着本能的痛一紧,更是死死的抓住了那个人的衣服。紧接着,那东西被抽了出来,再次狠狠的扎入身体内,一下,两下,三下……意识已经渐渐模糊,但他的双手一直都没有放松过,眼前有些天旋地转的感觉,好多呼喝声伴着脚步从四面八方赶来,他慢慢的倒下了,脸上带着微笑,他在心里喃喃自语道:

“爸爸,我不是一个没用的人。”

所有的声音,慢慢的在消失,所有的光亮,也在慢慢的暗淡。但是阿桑忽然看见了,在黑暗中,刚才那个老人和小孩静静的站在一旁,朝着他微笑。

小孩子说:“他还是死了。你还是救不了他。”

老人微笑:“是啊,他注定会死,我无法救他。他如若不是将死,又怎么可能会看得见我们?”

阿桑也微笑:“不,你救了我,我不是一个没用的人。”

内容纯属娱乐,请勿当真!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