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自杀无关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3-01-17 15:52 出处:网络 作者:轶名编辑:@女鬼屋
贾茂感觉今天特晦气,他在去公司的途中沾到血光了。一位身着洁白连衣裙的美丽姑娘从8楼的窗台上跳了下来,摔得血肉模糊。糟糕的是,一滴血溅在他乳白色的皮鞋上,跟烙上一样刺目,还嘶嘶地冒着热气。【如果】如果他不是挤

贾茂感觉今天特晦气,他在去公司的途中沾到血光了。

一位身着洁白连衣裙的美丽姑娘从8楼的窗台上跳了下来,摔得血肉模糊。糟糕的是,一滴血溅在他乳白色的皮鞋上,跟烙上一样刺目,还嘶嘶地冒着热气。

【如果】

如果他不是挤到人群前面去欣赏那死亡前的美丽,就不会沾上这滴晦气。那时,几个黄毛呲着牙,狼一样嚎着,跳!跳!跳!不跳是傻×!

如果不是他那辆别克车在100米外抛锚了,他也不会去欣赏那死亡前的美丽。那辆别克车刚买一个月,前几天让他小舅子借去用了两天,不知在哪个破地方颠断了轴承,也不知在哪个破维修站更换的破轴承。刚才在过减速拱时,轴承哐啷一声就断了,气得他直骂丈母娘,养了那么个讨厌的小舅子!

如果他不把车借给他讨厌的小舅子,他也不会遇上半路抛锚的倒霉事儿。他那个小舅子,注册了个象模象样的威列公司,自己做总经理。小舅子也不是故意的,他只是车速快了一点,谁知道行到郊区,轴承就被颠断了呢?

如果他小舅子不显威风,在破烂不堪的土路上狠踩油门狂奔,轴承也不会断掉。那时他身边坐着他的小甜心,娇滴滴的模样。在他张扬雄性的狂奔里,她惊叫着直向他怀里钻,弄得他握方向盘的手都把持不住。车被一块大石头高高地顶起,又飞一般地冲下来,轴承就在那时侯断掉了。

【现在】

现在,贾茂掏出了纸巾,弯下腰皱着眉头使劲儿揩那血迹。那血迹似乎真的烙进去了,揩了也留着淡淡的红印儿。他气得踢踢脚,烦躁不安地向公司走去。

他的公司专营酿造业,“鲁圣酒”在全市可是响当当的牌子,占了全市30%以上的市场份额。

踏进公司大门后,他还是觉得很不自在,那淡淡的血腥气总缠着鼻息不散。顾不上和下属打招呼,他快步直冲总裁办公室,呼地一声推开门,却和女秘书撞了个满怀。

就在此时,伴着女秘书的惊叫声,他那宝贝紫砂壶从女秘书手上脱落,砸在他脚上,弹起来再摔到地板上,在清脆刺耳的碎裂声里,溅了他满鞋的茶水。在他的怒视里,女秘书惊恐万状,蹲下身哆哆嗦嗦地拾起碎片,仓皇出门而去。

他低头再瞧,心像被夹钳咬了一下,又酸又疼。那鞋上的血痕,经茶水一淋,竟然更加刺目了。他狠狠地扔下公文包,气呼呼地传来人事部经理,让那女秘书拿薪水走人。然后靠在软椅上,心里一阵发慌。

这时,手机响了,是定点维修站打来的。维修站称所断轴承非原装配件,不在保修范围内,并且那轴承是假冒产品。他压着火气问,知道是哪个厂家生产的吗?电话里说,所有标识都是假的,您得查那修理站啊。搁下电话,他骂道,妈的,这些个造假的狗东西,今天要是在高速路上,还不要了我的命啊!

他传来法律顾问部经理,恨恨地说,你让王律师去查查我那别克车换轴承的事儿,发票在挡风玻璃下压着的,弄清楚了,把那修理站和生产厂家告上法庭!简直是害人嘛!那经理问,查清楚了直接就告?他挥挥手说,查清楚了直接就告,不用向我汇报!

末了,他疲倦地窝进软椅里,感觉那血腥味儿都刺进他灵魂里了。

一个月后

一月后,他同时收到了两张法院的传票。

一张传票上的原告是他,被告是一个破修理站和威列公司。

另一张传票他看后几乎背过气去。上面的原告是他小舅子胡来,被告是一个小卖部和鲁圣酒业公司。

【补丁】

补丁一:胡来其实做的全是造假的勾当。他啥都造,就差人民币不造了。更换的别克轿车轴承就是他下属的汽车配件厂造的假冒产品。

补丁二:胡来在更换轴承时,在旁边的小卖部买了瓶可乐喝。回家后便开始腹泻,最后竟便血了。医院告诉他,腹泻就是因为喝了那瓶被严重污染的可乐所致。胡来气急败坏,在医院里就请律师调查取证,懒得听调查的详细结果就将小卖部和生产厂家告上了法庭。

补丁三:那个自杀的姑娘其实不是真的要自杀。她爱上了一位有妇之夫,遭到父母的强烈反对。姑娘以死相威胁,便爬上自家的窗台。无奈观看的人逐渐增多,风又不时掀起她的裙摆。在人群的怪叫声里,姑娘身子摇晃了,在向外倾的刹那,本来被她紧紧抓住的铝合金窗框居然承受不住那样的拉力,弯折了下来。姑娘抓握不牢,摔下楼去。

补丁四:其实,胡来除了人民币不造之外,还有可乐不造,因为他姐夫在造;贾茂除了造假冒的可乐外,还造铝合金门窗,只不过在地下工厂造而已。

补丁五:胡来把别克车的轴承颠断时,身边坐的小甜心,就是那个自杀的姑娘。

补丁六:……

内容纯属娱乐,请勿当真!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