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姨

女鬼屋 http://www.nvgui.cn 2023-01-17 15:52 出处:网络 作者:轶名编辑:@女鬼屋
这个故事里没有鬼,但是却充斥了欲望,满是哀伤。付姨是是我妈的一个同事。第一次见她的时候我大概上初中。那时候她30多岁,比较丰满、比较时髦。我妈让我叫她,我就乖乖地叫她“阿姨”。付姨并不漂亮,而且她的眼神让人不

这个故事里没有鬼,但是却充斥了欲望,满是哀伤。

付姨是是我妈的一个同事。第一次见她的时候我大概上初中。那时候她30多岁,比较丰满、比较时髦。我妈让我叫她,我就乖乖地叫她“阿姨”。付姨并不漂亮,而且她的眼神让人不舒服。多年后,长大的我知道,那叫眼神流转。我也明白了,看一个女人是不是安分,就要看她的眼神。如果她的眼神总是飘忽不定,那么就说明这个女人内心是不怎么安分的。我想,这样说付姨并不过分。

那时候,妈妈和单位里一些人关系不错,经常一起吃饭唱歌,大家轮流坐庄,很开心。但是后来渐渐的就散了。因为付姨和这些人中一个有妇之夫在一起了。在这儿要说一下,付姨也是有家室的人。她有个儿子,长得挺精神,汲取了父母的优点,她老公是个老实巴交的公务员,人也不错。但就是这样,她还是出轨了。本来大家在一起吃饭唱歌很开心,但是慢慢大伙就发现这俩人不对,所以逃个清静,也就散了。总不能这么多人继续当灯泡儿吧。你知道的,有时候出轨的人就好像迷了心窍,谁劝也没用。大家劝也劝了,骂也骂了,都是未果,这俩人让“爱情”蒙住了眼睛。

付姨是个占有欲很强的女人,她很好强,简直可以用野心来形容。她的好强多半来源于她年幼时的经历。她的母亲肚子里怀着付姨嫁给了付姨的养父,那时候付姨的养父比付姨妈大不少,前妻还留下两个男孩儿,家里还有公婆两位老人。由于孩子不是人家的,所以可想而知,母女俩的生活是什么样的。她们从来都是被歧视的,家里有好吃的、分好东西永远都是轮不到她们或者到她们那里就没了。这样过了没几年,老头子还死了,母女俩更是成了大家的眼中钉肉中刺,终于有一天,母女俩被赶到了大街上。那一刻,小小的付姨恨得咬破了嘴唇,她暗自发誓:早晚有一天,我没有的我自己都要挣回来!

这样的童年造就了今天的付姨,让她成了一个争强好胜的女人,似乎冥冥中也定下了她最终的归宿。一个人好强当然没有错,但是要看途径,还要讲究个度,否则真的容易走火入魔。

付姨和那人的感情迅速升温,好像没遇到彼此的时候日子都是白活了。她铁了心到底和老公离了婚。然后就准备和那人出去旅游,他们在飞机场正好被付姨的老公和儿子堵住。那时候付姨的孩子也半大不小了,一大一小两个男人劝她不要走,留下来。她甩甩手,没有半点留恋。望着飞机起飞,两个男人在空旷的大厅里抱头痛哭。我想不出什么事能让两个男人在众目睽睽之下哭成那样。

付姨和某人的事终于弄得沸沸扬扬,大家都是一个圈子里的人,男方又是个中层,领导也不是摆设,大奶到单位告状,高层找那人谈了话,晓之以情、动之以理、施之以压。那人终于还是不堪压力,选择了冷处理。

大奶看丈夫终于老实了,弄来付姨的电话,打过去把付姨骂了一个狗血喷头。其实骂也无可厚非,被分享了老公的女人难道还不应该骂骂第三者么?付姨一句话也没说,悄然放下电话。几天后,付姨摸清楚那人家里只有大奶一人在家,换了球鞋,跑去人家门口按了门铃,大奶不明就里,迷迷糊糊出来开门,付姨上来就是一个嘴巴子,扇完就跑。付姨,就是如此这般的女人。终于,在付姨的一掌之下,那人和付姨彻底断了关系。不过在付姨心里,也许也没有作长远的打算。

等我考上了大学,回家的时间少了,关于付姨的消息也少了。直到有一天,我给我妈打电话唠唠家常。

聊了一会儿,我妈告诉我:“付姨失踪了。”

“嗯?失踪了?”

“嗯,她两天没回家手机也打不通。她儿子报了警。(付姨离婚后孩子归自己)。”

“啊!”我听了唏嘘不已。“那人找到了么?”

“没有,警察只是在路边找到了她的车,东西没丢,就是人不见了。车子就在一片出租房比较多的地方发现的。”

生平我的身边第一次有人消失,心下忐忑。两天不见?难道……只是希望她平安。

又过了几日,我打电话给家里,询问付姨的事情。即便是现在,再谈到这事都会令我心生恐惧。原来付姨一直和一个作小生意的人在一起,并许诺人家要结婚,然后把那男人的钱都弄了过来,之后就闭口不提结婚的事情。

那男人三番五次找她,她都避而不见。那天,付姨在舞场跳舞,就是夏天那种露天舞场。那男人疯了一样终于寻到她,然后就要搓火。付姨急忙安抚,俩人回到了在某地的出租屋(二人已交往了一段时间)。半夜的时候两人起了争吵,那男人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怒火了……那时候,天气很热,三伏天儿,本来付姨的事一点线索也没有,但是有一家人老闻到有股臭味儿,而且越来越浓烈,然后那家人就报警了。

据后来进现场的警察说,那是他见过的最惨的案子,没有比那个更血腥的了。尸体已经血肉模糊,基本已经刮成了肉酱,脑袋也分家了。据说按尸体的样子根本辨认不出死者的身份,最后还是运用了其他方法,亲属通过死者的某些细节而辨认出来的。由此可想,那凶手也是恨到了一定地步。

我听到这事儿的时候,虽然天气很热,但是我的胳膊上还是在一瞬间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我还记得最后一次见付姨时的情景。那时候我上高中,可能因为用眼过度,所以视神经总是痛,我妈陪我到医院一看,人家让我打了“封闭”,一眼一针,打完以后那些液体充斥在脑门儿和眼睛的地方,我什么也看不见,双眼都肿了起来。

回家的路上,路过我妈单位,我妈就带我到她单位去歇会儿,当时付姨也在,我们就一起聊天。我当时看不清付姨,只能看见一个模糊的轮廓。我们谈到了减肥的事情。她就说,阳阳你不胖,女孩子要那么瘦干嘛,就剩两根杆儿支着两块布。这是付姨和我说的最后一句话。

付姨的葬礼我妈也去了,毕竟同事一场。

葬礼上,付姨的儿子,那个半大的英俊少年,穿了白的衬衫,哭得抽噎。

我只想说,最可怜的,还是孩子。

那个凶手逃到了外地,至今也没有抓到。其实与其说付姨被那人杀死了,到不如说她被欲望杀死了。付姨是个有能力的女人,家里车子房子都是自己弄的,包括她妈妈那里她也孝敬得很好。本来这样已经很好了,但是她却始终不满足,最终被自己的欲望给吞噬了。

所以嘛,作人云淡风清一些,不是坏事。

内容纯属娱乐,请勿当真!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